日前,为期 3 个多月的“绍兴九天杯”首届集成电路产业设计大赛落下帷幕,一、二、三等奖的获奖队伍也全部出炉(获奖队伍)。<与非网>在赛事现场专访参赛团队和评委专家,了解参赛项目、团队和各方对此次赛事及参赛作品的印象(采访一)。其中有一支特别的队伍给与非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新岸线(北京)团队,这是唯一一支两个参赛作品都进入决赛的队伍,看看他们对于“绍兴九天杯”这个大赛以及自己参赛作品的采访实录。

 

图:新岸线团队

 

与非网:

新岸线在不同领域都具有深厚的研发实力,参赛能选择的方向很多,此次大赛为何选择较为传统的 ADC 还有锁相环作为切入点?有什么特殊考量或者优势吗?

 

新岸线团队:

的确,新岸线在无线通信系统 SoC 和模拟、射频等众多领域都具有深厚的技术实力,其 EUHT-5G 通信技术是在现代无线通信理论基础上,由新岸线公司主导研发设计的一项全新的无线通信技系统和标准,已成为国际电信联盟(ITU)5G 的候选标准之一。。该系统中的基带 SoC(从核心算法到无线通信关键核心技术等),射频芯片(从 250M 到 6G 频段),模拟芯片(电源管理 IC/ADC/DAC/PLL 等)全部自研,可以说,无论我们拿出哪一个模块,都可以单独参赛,都具有很强的竞争力。当然,参赛获得的名次是各方面因素促成的,要想获得好名次,仅具有强的竞争力是远远不够的。


比如以我们的高速高精度低功耗 ADC 参赛作品为例,我们是这么考虑的:

 

首先,据于新岸线(在 EUHT-5G 技术上的演进,高速高精度低功耗 ADC 是不可或缺的。EUHT-5G 技术也是朝着大容量吞吐,超低时延,高可靠性方向进行演进,因而 EUHT-5G 技术需要更高速,更高精度,更低功耗的 ADC;

 

其次,目前 5G 在国内正如火如荼的大规模建设中,而高速高精度低功耗 ADC 正广泛应用于 5G 设备中,特别是基站上,几乎是必须的元器件;

 

再者,在光纤通信、大数据中心、以太互联网等领域,高速高精度低功耗 ADC 都可以大显身手,此外超高速 ADC 在军用领域也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雷达设施、电子对抗设备和军用通讯设等都需要高速 ADC 作为关键部件。

 

新岸线公司在各种 ADC 上的储备也很丰富,除应用于 5G 基站类的高速高精度 ADC 外,还有比如应用于 80M 信号带宽的 Sigma Delta ADC,应用于毫米波 800M 带宽场景下的时间交织 SAR ADC,应用于 EUHT-5G 技术各场景下的各类 Pipeline 或者 SAR ADC,也有应用于 2G/3G/4G 下的 Sigma Delta ADC 或者应用于音频 Codec 中的 Sigma Delta ADC 等。

 

最后,我们也是希望了解一下 IC 行业下各家的发展情况,广交朋友,正好,“绍兴九天杯”集成电路产业设计大赛提供了这个平台,让我们能够分享我们的技术,借机会与广大同行深入交流。

 

与非网:

“绍兴九天杯”参赛要求中有一条很明确的规定,希望参赛者使用“包含任意至少 2 款国产 EDA 软件”,你们团队使用了哪些?是否能谈谈国产 EDA 软件的优势或者需要改进的地方?

 

新岸线团队:

我们用到的国产 EDA 软件有:华大九天的模拟或混合信号仿真软件 ALPS、看图软件 iWave、版图和原理图编辑软件 Aether、版图 DRC 和 LVS 工具软件 Argus。事实上,我们还用到了 IP Merge 软件 Skipper。

 

这些国产软件中,华大九天的模拟或混合信号仿真软件 ALPS 功能很强大,非常给力,特别是有对于巨大网表的后仿真,仿真时间要比同行业竞争对手的仿真软件缩短至少 4~5 倍,有时候甚至达到 7~8 倍的程度。当然对于前仿真,其仿真时长也是大大缩短,这对于提升设计效率作用巨大。看图软件 iWave 功能比较全面,只是用法上需要习惯。版图 DRC 和 LVS 软件 Argus,在对于数据量大的 GDS 上,在比对时间上大大缩短,操作界面也比较友好。另外就是版图和原理图编辑软件 Aether,也非常好用。

 

这几款国产软件中确实有一些小的 bug,需要不断迭代,不断改进,并且需要培养用户使用习惯。还有就是支持的 Foundry 厂不够全面,但只要大量厂家用起来了,这些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与非网:

今年中美之间大环境不太好,导致了“芯片”和“EDA 软件”有种“书到用时方恨少”的窘境,都说危中有机,这是否也会是国产芯片或者国产 EDA 软件崛起的一次机会?在这过程中我们可能又会遇到哪些困难?

 

新岸线:

大环境不太好,这是外因,属于不可控的,但导致“芯片”和“EDA 软件”有种“书到用时方恨少”的窘境的因数主要还是内因吧。“芯片”和“EDA 软件”是“硬骨头”,需要长时间投入,坚持,积累,不可能像互联网那样短平快。像新岸线公司的 EUHT-5G 技术,也是占公司员工 70%-80%的硕博士研究生集十几年的研发,公司股东的十几年的持续大投入,才实现比肩甚至一些关键核心指标超越华为,中兴的 5G 技术。

 

当然,大环境不太好,也刚好让大家看清了“芯片”和“EDA 软件”的短板,希望国内大量的资本能够投入到这些真正具有高科技的,短时间还不能产生效益的卡脖子的行当中来,还有就是国内上下游厂商需要联动,将市场需求和设计相结合,避免设计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或者卖不出好价格。当然,国内厂商应当给与“芯片”公司和“EDA 软件”公司试错的机会,尽量购买国内“芯片”和国内“EDA 软件”,在这样的过程中,也许国产芯片或者国产 EDA 软件就会真正崛起。为了促进国内“芯片”和国内“EDA 软件”的发展,新岸线公司已经购买了华大九天公司的上述几款软件并一直在使用,同时也派出了两支队伍参加此次“绍兴九天杯”首届集成电路产业设计大赛,也算是为国产“芯片”和国产“EDA 软件”尽一些绵薄之力吧。

 

至于困难,肯定是有的,比如国内 IC 设计公司是否愿意给“EDA 软件”公司试错的机会,国内终端厂商是否愿意购买国产“芯片”,而资本是否青睐集成电路产业,集成电路产业人员是否会经常转行到那些赚快钱的互联网或者金融行业,等等。

 

与非网:

这是“绍兴九天杯”首届集成电路产业设计大赛,你们对这次大赛有何感想?

 

新岸线:

作为“绍兴九天杯”集成电路产业设计大赛的第一届,我觉得主办方各方面组织得非常不错,安排周到,通知到位,技术支持也是随叫随到,我们团队都觉得比较满意合理。

 

当然,如果将通知参赛的时间再提前一两个月,准备会更充裕一些,设计报告会更完善,仿真也会更充分,甚至有测试数据就更完美了。

 

“绍兴九天杯”评审组长天津大学微电子学院副院长刘强也特别提到了新岸线团队,尤其对他们的低噪声高性能锁相环项目印象深刻。刘强表示,新岸线的锁相环项目不仅仅是复现原有的产品,它确实可以对标国际上近三年同类产品的最高水平,而且它覆盖的频率比现有的同类的产品覆盖的频率更宽,体现出他们在架构上的诸多创新和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