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在一家成功的企业背后,是其管理者对产业大势的大局观和敏锐洞察,即道,以及对企业长期发展战略的精准判断和执行,即术。

 

毋庸置疑,西门子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一家成功的企业,从1847年成立到今天,西门子的成功离不开其经历的电气化、自动化以及数字化的3次转型,每一次转型都踩准了工业变革的鼓点,当前西门子业务涉及数字化工业、智能基础设施、交通、医疗等,其中数字化工业集团已成为其业绩增长的主力军,在数字化工业集团下又进一步分为六大业务部门:软件(工业)部门、工业自动化部门、运动控制部门、过程自动化部门以及客户服务部门。

 

在数字化技术领域,西门子已处于行业龙头地位,也是全球少有的能在「产品开发、制造以及工厂管理」整条制造链路上提供三个数字孪生创建与互通的公司。而其数字化工业软件部门则可视为这家传统硬件设备领域的巨头面向未来的技术发展布局,在硬件走到极限后,软件仍有无限可能,尤其是在数字化进程不断推进的今天,在数字孪生领域,软件的角色和价值愈发凸显。

 

近日,在西门子EDA与媒体的交流会上,我们通过一场深度对话,一探这家企业对EDA软件业务未来发展的思考。

 

产业技术趋势
作为一家技术型企业,西门子EDA所处的EDA领域的产业大势更多和相关领域的技术发展路径息息相关。

 

西门子EDA亚太区技术总经理李立基

 

就西门子EDA相关产品覆盖的芯片设计和系统PCB设计两大环节。在芯片设计领域,更先进的工艺技术、更大的设计规模以及向系统规模的扩展无疑是看得到的技术演进方向;而在系统PCB设计领域,数字化集成,搭建系统级设计的概念及技术,借用数字原型去做验证,基于模型的工程设计(MBSE),以及弹性的供应链,则是大势所趋。

 

而据西门子EDA亚太区技术总经理李立基介绍,以上也是西门子EDA确定的目标和发力方向。

 

企业发展策略,软件业务的可能性

部署人工智能和云
西门子EDA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凌琳表示,为了能够更好地优化芯片性能,在如今的EDA工具中,采用了大量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来提升计算的速度和精准度。此外,将人工智能技术引入EDA工具后,能有效解决模型、材料不统一等问题,还能将设计过程中的问题以及可制造性设计(DFM)问题提前检测出来并采取相应措施。

 

西门子EDA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凌琳

 

随着EDA技术变得愈发智能化,模拟仿真技术以及EDA上云技术变得更加火爆。针对于大规模集成电路,模拟仿真验证方法学往往从芯片设计原理图开始,逐层仿真、验证和实现,并完成可以交付制造的芯片设计版图信息,有效提升芯片电路设计的准确性。通过人工智能技术,EDA将成为一种模拟仿真验证的工具,使设计师不用将电路真正制造出来去检查电路是否正确,而是通过模拟仿真即可验证芯片设计的准确性和安全性,为芯片设计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和成本,并有效提升芯片电路设计准确性,为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提供有力保障。

 

在人工智能崛起的同时,云计算也在悄悄改变着EDA的运行架构。特别是芯片设计变得愈发复杂之后,算力和存储开始出现了瓶颈,传统的自建数据中心已不堪重负。因此如今无论是EDA厂商、IC设计企业还是代工厂,都开始追求EDA上云,全面交给云服务商部署托管或采用混合云等方式。

 

凌琳表示,EDA上云变得愈发火热,也意味着随着摩尔定律的发展,芯片设计变得越来越难,需要用到的资源也越来越多。例如软硬件的计算资源、人力资源等,资源整合会变得越来越困难,也变得越来越难得。因此,当在资源方面遇到瓶颈后,EDA上云能够使企业用更便捷的方式将资源进行整合。

 

而西门子EDA在云端工具方面的部署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1. Cloud Ready。李立基介绍,“我们现有的工具,设计成云搭建,客户能自主管理,可以采用自己的云,也可以用第三方供应商的云服务。”
2. Managed Cloud(云管理)。即可以采用西门子提供的云服务。
3. Cloud Connected(云联接)。李立基提到,“工具有一部分运行在本地,在客户的机器上,也有一部分是在云上。”适用场景如有些仿真要用很多服务器,前端一些处理需要本地进行,在云上完成大部分计算的部分。
4. Cloud Native(云原生)。即整个工具设计的时候,完全在云上运行,可以联接前端,在本地只做显示。
5. Veloce云。即硬件加速器,是云上的服务。

 

纵向拓展,从芯片到系统,从设计到供应链
凌琳提到,“EDA这个行业是需要不断地加强产品套件,包括产品的能力,才能够适应客户的需求。“而在前面提到的EDA工具向系统规模的扩展上,也需要软件企业将自己的工具链条向纵深拓展。

 

坐拥西门子雄厚实力支持,这五年里,西门子并购了很多关键的EDA领域公司,纳入西门子EDA,把一些原有薄弱或者缺失的点工具进行补强,如对Avatar、Fractal、Supplyframe、OneSpin等企业的收购,凌琳表示,“这大大加强了西门子EDA产品的广度和深度。借由西门子EDA的两大核心业务,包括芯片设计和系统PCB设计加在一起,就是一个非常完整的闭环,能够从头到尾更好地实现从设计到物理世界的对接,实现更完整的数字孪生,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至此,西门子EDA产品覆盖从芯片到系统,从设计到供应链的全生命周期管理。“我相信从我们自身不断地完善和补强,加上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的协同,我们会成为一个更强大的、从端到端、从微观到宏观系统的设计解决方案提供者,可以更好地解决客户的终极问题。”凌琳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