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报道信口称美光和英特尔可能成为特朗普和中国的贸易战的牺牲品,显然这位作者忽略了一些细节;
  • 英特尔和美光的地理分布很优越;
  • 英特尔 CEO 科再奇似乎与当选总统特朗普相处的还算融洽;
  • 中国希望能联合英特尔和美光来开发 3D NAND 和 3D Xpoint。

 

彭博社在 1 月 5 号很激动的启用了这么一个标题:
当特朗普任期开始,中国将启动对美国公司的审查


他们还用下面图片来描述这些公司的销售收入中有多少比例是来自中国市场。

 


这篇文章接着建议这些来自中国区的份额较大的公司可能受到税收和反垄断调查的双重打击。


但是我们很容易判断芯片制造商美光和英特尔能承受住中美贸易战的冲击。事实上,英特尔和美光是长期的合作伙伴,这里我们将详细介绍他们在半导体工厂和销售的国际扩张中的布局。


英特尔和美光的销售收入有很多的地域分布。英特尔的销售非常分散不只限于中国。


其中到 2015 年 12 月 26 号结束的这个财年,英特尔公司在美国以外的销售占比 80%。


对于美光,销售给美国以外的客户的收入在合并净销售额中的占比达到 84%,这是 2016 年的数据。


这两家公司也将制造工厂进行了很好的布局。位置肯定是优先考虑的因素。下面是英特尔工厂的一个列表。

 


这张表很重要,是因为,
1. 他们在大连的工厂正是中国所需要的。据悉这个工厂已经转型开始 3D NAND 工艺的制造,很有可能还会开始 3D Xpoint 的生产。这显然不是中国政府将施以税收和反垄断调查的行为。


2. 如果英特尔被迫需要放弃在大连的工厂,他们还有 Fab 42 这个选项。这里是目前为止全球范围内未启动的拥有最大产能的一个代工厂。


3. 位于以色列水牛城的工厂过去是英特尔 / 恒忆的工厂,后来属于美光,现在又重新归属于英特尔。这些玩家在很多层面上合作的相当紧密。

 

下面是美光的工厂列表:

 


这里面一个细节让人惊讶,位于犹他州 Lehi 的工厂实际上属于英特尔 / 美光的合资公司,有 230 平方英尺,其中洁净室面积为 20 万平方英尺。我好奇在这个工厂是全球唯一一个可生产 3D Xpoint 的工厂,显然他们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扩充 3D Xpoint 的产能。


正如英特尔和美光交换过在以色列工厂的所有权,美光新加坡工厂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一些专家称英特尔将工厂给了美光,这无疑是让我们看到英特尔和美光的紧密程度的另一个角度。


英特尔 CEO 科再奇似乎已与特朗普建立密切联系。过去的这个夏天科再奇趁热提议进行一次讨论,这很快落实成为特朗普的一个筹款活动。
他也是当选总统在 2016 年 12 月 14 日与科技巨头会晤的核心人物。可以相信特朗普在评价和中国的贸易战之前会很愿意听听科再奇的想法。


为啥中国会打算开始一场基于英特尔和美光制造的存储器的贸易战?中国是全球 DRAM 和 NAND 的最大购买方,我不认为他们会开启一场贸易战让存储器变得更贵。惩罚最后仅存的美国生产商将让中国更加依赖韩国的海力士或三星的 DRAM,以及日本的东芝和西部数据的 NAND。我可不认为中国想让自己处于这样的境地。


如图示,目前这些存储器产品已经越来越贵了。

 


在任何时候打贸易战都不是最佳选择。在现在存储器价格上涨期间打贸易战就更加疯狂了。

 

结论
我一直对存储芯片的贸易战感兴趣,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因为:
1. 全球最大芯片公司的 CEO 对我们当选的好战总统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2. 英特尔和美光在中国有很好的布局,也有一些领先的产品,如 3D NAND 和 3D Xpoint,这些都是中国非常需要的;


3. 中国是存储器的全球最大买家,不会希望这些产品的购买成本上涨;


4. 如果被中国打击,英特尔和美光还有其他工厂可以用来生产目前在中国生产的存储器产品。

 

更多有关存储器市场的资讯,欢迎访问 与非网存储器专区

 

与非网编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