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睿力集成进入外媒视野,DRAM初创企业背景却大有隐秘?

2017-07-04 09:31:27 来源:EEFOCUS
标签:

近日有外媒关注到合肥睿力集成,下面为外媒报道全文:

合肥睿力集成电路,此前曾名合肥长鑫,这是中国的一家DRAM初创企业,称今年年底将完成前端设备组装,并在2018年2月实现19nm DRAM量产。


据称睿力集成已经开始和晶圆厂商谈判以保证供货。


中国3D NAND初创企业长江存储预计将在今年内提供32层芯片的样片,并在2019年开始生产64层芯片。


基于全球主要DRAM供货商已经降到三家,主要NAND厂商只有四家,同时鉴于资本支出的控制限制了供货,存储器价格不断攀升,很多系统厂商认为此时中国进入存储市场正是时候。

 

英文原文:

Hefei Rui-Li IC, formerly called Hefei Chang Xin, the China DRAM start-up, intends to instal front end equipment at the end of this year and begin production of 19nm DRAM at the end of February 2018, reports Digitimes.

Rui-Li is said to have started negotiating with wafer companies to ensure supplies.


China’s 3D NAND start-up Yangtze River is due to sample 32-layer chips this year and start making 64-layer chips in 2019.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s major DRAM players down to three, and the major NAND players down to four, and with restraints on capex restricting supply, and with memory prices rising, many systems companies will think that the entry of China into the memory business is not before time.

 

---------

外媒报道的睿力集成近期的大动作没错,但显然这位记者也没搞清楚合肥睿力集成、合肥智聚以及合肥长鑫这三家公司的关系,因此误以为是长鑫更名为睿力集成。下面与非网小编就给大家八一八这家引起外媒关注的合肥睿力集成到底有啥神秘背景。

 

2016年11月22日,太极实业在上交所发布公告称,旗下子公司十一科技获得总额为6,686,777,099.4元(约67亿元)重大工程总承包合同。公告显示,该项目主要是合肥长鑫12英寸存储器晶圆制造基地EPC工程总承包,服务范围为项目前期文件编制和评审(包含可研、环评、能评和安评等)、工程项目设计(不含工艺二次配管配线设计)、工程总承包管理(服务),专业发包,配合发包人办理报建等相关工作。

从始至今,合肥存储器项目一直很低调,偌大的互联网上除了2016年发布的环评公告和上市公司太极实业的公告外,竟然找不到一点有关合肥存储器项目建设的情况。也许这也得益于百度的功劳,让有价值新闻消失于度娘手中,因为合肥存储器项目还没生产,估计还没钱付竞价费。

汇总最近种种迹像表明,合肥存储器项目确实已经提前开工建设。原计划是2017年7月开工。

既然不清楚,那么就让与非小编来理理情况吧。

首先从相关公司开始。

一、睿力集成
查阅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资料显示睿力集成电路有限公司的前身是成立于2016年6月13日合肥智聚集成电路有限公司,2017年4月18日才完成更名,公司注册资本是5000万元(2017年3月17日才完成增资,之前注册资本是1000万元),其投资方是合肥才聚科技有限公司。

注意:2017年3月17日智聚集成注册新资本由1000万变为5000万,法人由曹堪宇(疑是北京兆易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负责内存系统部NSG)变为David N.K.Wang(王宁国)。到4月18日,原智聚的高管陈徐也离开了,换成了乔卫红。

说到王宁国,地球上玩半导体的人都知道。这真是一个牛人呀。王宁国出生于南京,在台湾长大,在加州伯克力取得博士学位后,曾服务于劳伦斯放射实验室及贝尔实验室,进行研究工作。20世纪80年代进入美国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曾任职应用材料公司全球执行副总裁及亚洲区总裁。主导多项技术开发,为半导体制程设备技术带来许多成功的突破,拥有百余项专利,被誉为“应用材料专利之王”。2005年退出应材,2005年9月至2007年6月,担任华虹集团CEO及华虹集团附属公司华虹NEC董事长。2009年11月11日至2011年7月13日担任中芯国际总裁、CEO兼执行董事。

查阅合肥智聚集成电路有限公司3月发布的2016年财报,可以看到,其股东方合肥才聚科技有限公司1000万的出资额的认缴出资时间和实缴出资时间竟然是2036年6月13日。天呀,竟然是在公司运营20年后。

二、合肥才聚
接下来与非小编赶紧又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阅了合肥才聚科技有限公司的信息,资料显示,合肥才聚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6月12日成立,注册新资本1000万;股东是曹堪宇(990万)和苏素珍(10万)。

查阅合肥才聚科技有限公司3月发布的2016年财报,可以看到,其股东1000万的出资额的认缴出资时间是2016年6月12日,实缴出资时间竟然也是2036年6月11日。天呀,竟然也是在公司运营20年后。

好了,20年后就20年后,他就是不出钱也和我没半毛钱关系。

如此年来,合肥才聚成立的目的就是用来成立合肥智聚,具体那个1000万怎么回事,大家也不要多想了。

三、长鑫集成
与非小编又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阅了集成电路有限责任公司的信息,资料显示公司成立时间也是2016年6月13日,和睿力集成(智聚集成)竟然是同一天成立,不过注册资本5亿元,这可比睿力集成(智聚集成)要大多了,当然我们看看投资方是合肥市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而合肥市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是合肥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这下大家伙心里就有数了。钱不是问题。环评公告里的494亿投资有着落了。

合肥长鑫集成电路有限责任公司的经营范围是:集成电路及相关产品的生产、研发、设计、销售;集成电路领域的设计服务、技术服务;厂房、设备租赁。

长鑫的经营范围包括厂房、设备租赁;合肥出钱建厂房,买设备,应该是确认无疑的。如此一来,这个存储器项目也就不神秘了。

四、技术来源
说到技术来源,我想合肥市政府肯定不掌握。至于技术来源来自哪里?你们就大胆猜测吧!

反正我猜不到也就不猜了,省得白头发又加重。

五、运营模式
综合各方情况分析,合肥存储器项目有点类似当年武汉新芯与成都成芯和中芯国际的托管关系。

所以下面是可能的运营模式:

1、租赁给睿力集成运营,政府收取租金,至于多少不知。

2、睿力集成进行托管,前期政府可能还要付管理费给睿力集成;

3、长鑫是一家代工公司,为睿力集成进行DRAM代工。

 

更多有关DRAM存储器的资讯,欢迎访问 与非网DRAM存储器专区

 

与非网编译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作者简介
与非网记者
与非网记者

电子行业垂直媒体--与非网记者一枚,愿从海量行业资讯中淘得几粒金沙,与你分享!

继续阅读
集邦咨询:2018年内存模组厂营收年增逾4成,前十大排名出炉

根据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DRAMeXchange)最新全球内存模组厂排名调查显示,尽管2018下半年整体DRAM(内存)价格反转向下,但全年平均销售单价仍较2017年上涨超过10%,加上出货增加,带动2018年全球模组市场总销售金额达到166亿美元,年增41%。

将计算过程移步至内存里,这家公司有什么“骚操作”?

关于这个计算世界的一个关键的未来要素是移动数据。移动数据需要功率,以至于从内存中调用数据要比实际对其进行“计算”消耗更多的功率。这就是我们有缓存的原因,但即使有缓存,也需要对CPU进行广泛的管理。对于简单的操作,如位转移或和操作,目标是将计算能力转移到主DRAM本身,这样它就不必来回穿梭。

2018 全球闪存模组排名:金士顿稳居现货龙头

根据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DRAMeXchange)最新全球内存模组厂排名调查显示,尽管2018下半年整体DRAM(内存)价格反转向下,但全年平均销售单价仍较2017年上涨超过10%,加上出货增加,带动2018年全球模组市场总销售金额达到166亿美元,年增41%。

全球 DRAM 连续下跌 9%,闪存业第三季度有望增长

DRAMeXchange数据显示,第二季度全球DRAM存储器产业的产值连续下降9%,而NAND闪存业则持平。 全球 DRAM 连续下跌 9%,闪存业持平

日韩争端下,存储市场滑向失控,国内存储厂商能否顺势追赶?
日韩争端下,存储市场滑向失控,国内存储厂商能否顺势追赶?

也许是美国近两年发出的一张张“实体清单”给了日本启示,韩国半导体产业成为日本展开狙击的目标。 日本政府一张“出口管控”把韩国企业陷入困境。

更多资讯
罗德与施瓦茨联合COMPRION公司,为嵌入式SIM卡eSIM的远程sim配置提供组合测试解决方案

罗德与施瓦茨宣布与移动测试专业公司COMPRION合作,为通信解决方案提供商提供了用于测试工业4.0和联网汽车应用所需的嵌入式UICC(eSIM)的远程SIM配置(RSP)的一种方法。

华为将借鸿蒙打造万物互联时代?汽车或将是首个爆点

犹如十几年前微软如日中天的时候,所有科技界的人物在思考着“下一个微软在哪里?”

鸿蒙想要成功,开发人员、生态、用户一个都不能少

华为已经发布Harmony OS(鸿蒙操作系统),之前我们已经看到许多野心勃勃的移动OS折戟沉沙,败北而归,为什么失败?因为缺少App支持,缺少开发者支持。对于Harmony,外媒到底是怎样看的?有了

嵌入式“软”硬领域缺乏探索,使用 FPGA 有何潜力?

在一个领域中,如果唯一不变的是变化,那么不需要对电子技术 和设计方法的发展变化做多少回顾,就能见证到变化是如何使设计工程师能够创建出下一代创新产品。

苹果“双标”,竟然在iOS 13 中限制第三方软件的位置跟踪功能?

iOS 13虽说还没有推出正式版,但是测试版已经进行了多版,其中苹果对一些功能的改进,引起了开发者强烈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