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多季走强的 NAND Flash 报价,在 2018 年第一季可望暂时回跌,然由于 3D NAND Flash 制程工序繁复,会使晶圆厂的实际产能下滑,故 NAND Flash 颗粒的供应量在 2018 年仍难看到明显成长,下半年 NAND Flash 报价可能会再度因供需紧张而走强。

另一方面,虽然固态硬盘(SSD)在桌面计算机、笔记本电脑等终端应用的普及率持续提高,但由于 SSD 所采用的控制器,大多也是由 NAND Flash 供货商提供,因此,像群联这种独立控制器供货商能分到的市场大饼相对有限, 这也使得 SSD 控制器芯片公司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内出现整并、洗牌。

NAND Flash 报价先蹲后跳
群联董事长潘健成表示,已连续多季上涨的 NAND Flash 报价可望在 2018 年第一季回跌,跌幅约可达三成左右。 不过,由于 3D NAND Flash 制程的工序远比 2D NAND Flash 繁复,一座月产能 10 万片的 2D NAND Flash 晶圆厂转进 3D 制程后,实际产出可能只剩下 6 万片左右,因此在没有新晶圆产能大量开出的情况下,NAND Flash 供应依然紧张。 随着时序进入产业旺季,下半年 NAND Flash 可能还是会供不应求。
 


群联董事长潘健成表示,2018 年第一季 NAND Flash 报价走跌,对产业发展来说未必是坏事。
潘健成认为,NAND Flash 价格暂时回跌,对群联来说未必全然是利空消息。 由于价格持续走强,过去几季很多客户的采购行为都趋于保守,但最近 NAND Flash 报价松动后,客户下单、询价的情况比以往热络许多,这是个好现象。 另一方面,价格暂时走跌,也不失为补库存的好时机,毕竟在 NAND Flash 颗粒供应量没有显著提升的情况下,供需缺口还是有可能出现。

不过,如果用储存容量的角度来看,2018 年 NAND Flash 的位成长率还是相当值得期待,因为改用 3D 结构后,单一 NAND Flash 颗粒的密度出现明显成长。 3D NAND Flash 将在 2018 年进入 96 层堆栈时代,再搭配 TLC 技术,单一颗粒的容量将从 256Gb(32GB)起跳。

潘健成指出,由于内存颗粒的密度大幅增加,2018 年许多应用产品的储存容量都将出现明显成长。 举例来说,智能型手机储存容量的主流规格应该会提升到 128GB,64GB 则成为入门款。 终端应用产品搭载的内存容量持续成长的趋势,目前还没看到尽头。

SSD 控制器将进入产业整并期
除了 NAND Flash 价格走势之外,潘健成也谈到 SSD 控制器产业的未来走向。 他表示,虽然 SSD 的应用越来越普及,但对于 SSD 控制器业者来说,生存压力还是很大。 由于三星(Samsung)、SK 海力士(SK Hynix)都有自己的 SSD 控制器方案,美光(Micron)则是自制跟外购都有,仅东芝完全外购,因此 SSD 市场的规模虽然近几年明显成长,但对于独立控制器业者而言, 能分到的市场大饼幅度其实有限。

整体来说,三星、SK 海力士与美光三家原厂的总市占率大约在八成上下,独立控制器业者的市占率则为两成左右。 因此,虽然 SSD 出货量不断攀升,但独立控制器业者能分到的饼其实有限。

在这个情况下,潘健成预期,未来几年 SSD 控制器产业将会出现一波洗牌潮,有些供货商将会退出市场。 目前独立 SSD 控制器市场是由 Marvell、群联、慧荣与大陆上百家小型 IC 设计公司分食,但客观地分析,这个市场容纳不了那么多供货商,因此潘健成认为,未来几年群联最重要的策略目标,就是要设法成为市场上的唯一生存者。 而为了达成这个目标,群联近几年的产品组合已更趋于多元化。 除了 PC、服务器使用的 SSD、智能型手机的 eMMC、SD 记忆卡等核心产品外,包含工业控制、汽车、嵌入式系统等垂直应用,都是群联很重视的新市场,而且经过几年耕耘,目前已经开始进入收获期。

至于中国的 SSD 控制器业者,潘健成则认为,群联目前还保有两到三年的技术领先优势,这是群联可以善加利用的竞争筹码。 也因为有筹码在手,因此群联在中国市场上可以操作的策略选项有很多,跟中国当地的 SSD 控制器业者,也不一定只能是竞争关系。

产业上下游广结善缘 整并潮中立于不败
除了内存供需问题外,其实 2018 年还存在一只会对内存产业造成重大影响的黑天鹅,即朝鲜半岛的局势演变。 潘健成表示,万一朝鲜半岛的局势出现重大变化,内存的报价肯定会出现大幅波动。 不过,对科技业者来说,国际局势如何变化,不是业者能够左右的,只能设法做好各种因应准备。

内存本质上还是一个景气循环很明显的产业,因此,要在这个产业长期经营,平常就要广结善缘,与上游供货商、下游客户建立深厚的伙伴关系。 最近几年内存行情好,缺货状况时有所闻,在这个情况下,内存颗粒供货商要配货给谁,除了看价钱之外,过去的关系经营也很重要。 在内存市况不好的时候,群联帮上游内存供货商屯了不少货,本身也承受不小压力;但在内存缺货的时候,供货商也会投桃报李,互相支持。 跟下游客户的关系也是如此。

产业链上下游互相帮忙,分摊风险,是在内存这个景气循环激烈的产业经营,很重要的心法。 群联能走到今天的规模,除了本身的技术底子扎实,产品规格领先外,跟东芝(Toshiba)、金士顿的关系深厚,也是许多独立控制器供货商所欠缺的。 未来群联还是会继续跟这些重要伙伴保持紧密合作,以便在即将到来的产业整并潮中立于不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