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 SEMICON China 2018 在上海如期举行,会上兆易创新战略市场部总监苏志强先生,做了《特殊存储器市场:建立生态系统,促进快速成长》的专题报告。
 
我们特将两次会议纪要以全文方式发布,以飨读者,相信读完后对于行业会有深刻的认识。正如苏总所说,我们半导体人要感谢这个时代,无论从国家政策、资本支持、技术发展都有了较好的发展,但长路漫漫,我们要正视差距努力追赶,半导体最好的时代不是现在,而是大陆在全球半导体真正掌握话语权之时。我们国君电子作为半导体最专业的卖方分析团队,也会一路走下去看看哪些公司最终长大。
 
祝福中国半导体产业,愿好事都能有好的结果。
 
优秀半导体公司寻踪(2):
存储器国产化的求索之路—对话兆易创新
对话嘉宾:苏志强 兆易创新战略市场部总监 
主持人 :张天闻   国泰君安电子分析师
 
兆易创新介绍
兆易创新是朱一明先生 2004 年于美国硅谷车库创立,2005 年于清华科技园正式成立的一家芯片设计公司。主营 NOR Flash、SLC NAND Flash 和 MCU 等产品,并通过外延并购和合作协议等方式成功切入指纹识别芯片与 DRAM 产业,经过 13 年的发展,公司已经成为大陆存储龙头企业,目前公司最新市值(截止 3 月 16 日收盘)为 385 亿元,2017 年预计净利润 4 亿元左右。
 
中国半导体市场整体向好
整体来说,国内半导体市场情况是向好的。据统计,中国在电子系统、消费电子终端以及白色家电中大部分领域的生产厂家占全球的比例都超过了 50%。消费电子信息处理需要集成电路,白色家电需要功率器件,这些都是半导体的应用场景,中国半导体终端产业很多,因此需求较大。
 
中国半导体产品有亮点,但也有痛点,如存储
现在中国手机处理器芯片已经迎头赶上,但是在占半导体市场超过 30%的存储器领域 DRAM 和 NAND Flash 中,中国产值占比是 0%,而就 NOR Flash 这个利基型存储器市场而言,兆易创新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在串口 NOR Flash 市场仅排到第三,根据第三方的报告市场份额在 12%左右,所以现在中国存储与国际水平还存在较大的差距,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去做。
 
现在环境较 10 年前有很大改善
10 年前发展存储器并不容易:(1)技术差距很大,追赶起来很费力气;(2)当时各种配套生态还没有建立起来。例如,从大家整体认识上来说,当时大家都觉得存储产业较低端,因此这个行业吸引不到人才;从产业链上来说,当时很难找到适合存储产品的封测厂,只能是公司和封测厂一起开发相配套的封装方案。中国存储器产业较十年前有了很大改观,具体表现在(1)大家对产业的认识提升了,现在,大家都觉得存储器市场是很好的市场,(2)产业相关配套更加完善了,(3)资金也较过去充裕。朱一明先生相信存储在中国会有大发展,于是在 2004 年回国创办兆易。同时现在产业、应用、政策和社会资金都在往半导体产业投资,现在的差距虽大但发展方向乐观。
 
存储器的周期性有所回落
20 世纪 90 年代一次存储器的周期波动,市场会萎缩 60%,从 600 亿美元回到 300 亿美元,21 世纪以来一次大的景气度下滑影响市场是 18%。同时市场的重点不同以前是 DRAM 为主,现在 DRAM 与 NAND 占比都很大。
 
存储市场周期性减弱,成长性依旧的原因
第一,存储的特点,属于标准品。它的可替代性很强。对价格非常敏感,竞争激烈。第二,在 PC 时代,DRAM 都设置在 PC 上,就意味着受社会消费变动影响大。当经济萧条消费不足时,大家如果选择不更换电脑,那么势必对存储市场有影响。同时随着微软英特尔等厂商对软硬件的不断升级,对于 PC 的更新换代便有了要求。现在存储的应用不再是 PC,第一市场是在移动端,包括 PC、AI 等等。还不断出现新的应用,如小米智能行李箱。使得需求也不断的增加和多样化,这样下游应用增多,使得单一应用消费市场需求变化的影响不再那么大。同时存储新的技术发展比较缓慢。第三,以前市场上大小厂商众多,竞争不断。而近年来随着并购的进行,市场上逐渐走向大厂商竞争时代,话语权集中。不用进行那么激烈的价格厮杀,转而寻求增量。这样就致使存储周期性相对而言减弱了。
 
未来行业市场的波动性 --- 与国外厂商的竞争情况
国内在半导体存储行业积极布局,稳定情况下市场将会平稳运行,不排除国外龙头会采取一些措施稳固利益。但是也有一些原因使得他们不会采取措施,一是市场在大陆这里;二是国外厂商会考虑竞争中打压国内厂商所需的成本问题。其实国内还是处于一个刚起步阶段,应该抱有谦虚学习的心态,攻克技术难关、摸清行业规律等。
 
兆易创新施行的策略
兆易创新的策略就是踏实扎实,每一步量力而行。比如公司一开始做 NOR flash 的时候,市场出现萎缩,技术也遭遇瓶颈期。2008 年很多厂商 65 纳米已经量产,45 纳米也在研究当中,但 45 纳米往后就会比较难。这种情况下,兆易创新相对而言就可以挣得一席之地了,是通过努力可以进军的方向。
 
公司的商业模式
从模式来看,以前做存储器的比较少,主要是 IDM 的形式,兆易创新以 fabless 这样的形式也要感谢所拥有的资源,比如一些合作伙伴中芯国际等。至于目前的业务适合 fabless 形式,主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量,即 nor flash 和 slc nand 的一年消耗的硅片量至少需要 5 万片以上;二是技术设备的非专用性,因此是适合用 Fabless 的形式。至于其他模式还是需要根据具体的技术特点和容量来分析。商业模式的选择主要在于成本效率的提高,存储器的可替代性很强,因此在其余条件相似的情况下,成本的效率性则显得非常重要。
 
未来市场的转向以及 SLC NAND 的市场空间问题
海外大厂商逐步退出 SLC NAND 市场,转向 3D NAND。海外大厂商主要优势在于先进,但当出现市场衰退和技术瓶颈期,难以做到先进的时候,成本则成了盈利最关键的因素,这个时候就适合东方的厂商去做,可类比 nor Flash 当时的情况。针对 NAND 由平面往 3D 转向,以前是把尺寸做小,现在是把楼层做高,因此生产效率大幅提升,容量提升、成本降低。未来包括智能驾驶等,每天需要平均 4TB 的数据量,因此 3D NANG 会有很大的市场空间。而 SLC NAND 则需守护自己的应用空间比如在嵌入式里面以及 8G、16G 等小储存设备。
 
国内产业状况
针对外界所说目前是存储产业最好的时代说法,还是要以辩证的目光看待,这个行业还是一个比较难的行业,需要大陆企业沉下心来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前进。兆易创新是有远大目标的,但是目前需要做好积累。
 
公司成功的原因
第一、以技术为导向,踏踏实实做技术,这也是最根本的原因;第二,在做战略规划的时候需要尊重行业规律。总体来说,以技术为根基,踏实为辅助。最后也要感谢现这个时代,保持谦虚之心。
 
新型存储的变化
针对新型存储,公司的态度是目前大陆确实在新型技术方面有所落后,因此会去看一些新型的技术,但这不是公司的重心,其实历史上有很多昙花一现的技术。因此兆易创新会更加踏实,而不会去投机取巧。
 
如何进行自主研发
关键是看这些专利能否进行量产。公司会花一些精力去看专利,但这不是重心,重心主要还是会集中在踏踏实实做好现在发展的技术上,缩短与前面先进企业的差距。目前国内高校科研资源丰富,与国外高校研究所的差距相对于产业方面较小,公司要充分利用国家与高校资源展开合作。目前已有所进展,包括与清华开展联合实验室等活动,会继续利用这种关系合作下去。
 
人工智能时代给存储器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从产业角度上看应该冷静对待热门科技概念,半导体产业在某些方面确实会有些红利出现,但我觉得还是要踏踏实实地做好自己在做的行业和事情,量力而行,在自有资源下做事。人工智能能替人去做事,是基于大数据,包括物联网 IoT,都是依靠数据。我们要踏踏实实做存储业务,毕竟存储器业务是需求,在产业中的比例是逐渐提升的,而且目前看来未来还是会提升。关于智能,新型存储器提供了一些想法,传统的存储器也有一些功耗方面的问题。人脑是个极其厉害的东西,学很多东西都很快。比如说拿柯洁和 AlphaGo 对比,柯洁功耗 20W,AlphaGo 是庞然大物,15000W。我们会应用这上面有一些数学的算法,我们和高校也有一些积极的尝试,但是到产业化还是有很长的距离。
 
公司对于芯片行业公司扩展协同效应业务的看法
对兆易创新来说,公司在原有存储器业务的基础上开展 MCU 业务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原有的 NOR Flash 和 MCU 业务具有多个方面的协同性。首先,原有的存储器业务和扩展的 MCU 业务是同类产品。其次,二者在应用和渠道上具有契合性,使用 Flash 必须使用 MCU。再者,MCU 中 NVM 占比达 30%以上,NVM 会烧录研发软件,这会应用到兆易创新的原有业务。目前来看,兆易创新的 MCU 业务发展不错,也得益于企业领导的决策和兆易把握时机的能力。
 
对于中外芯片设计公司区别和芯片设计公司规划发展路线,降低风险的看法
从本质上说,海外芯片设计公司和大陆芯片设计公司是没有区别的,两者都是不同时代的产物。过去,二十世纪初大陆市场增长比较快,需求大,硅谷人才多。最重要的区别在于人力成本,国内工资低,对企业利润影响比较大。现在,大陆、台湾和硅谷的人力成本相差不大,国内的产业配套发展较快,另外,很多芯片设计公司和用户之间沟通密切,能够紧贴客户需求去设计产品。
 
优秀的芯片设计公司应该具备的特质
首先,要有好的人才,主要体现在对于技术的掌握和丰富的经验。第二,要有完整的产业配套。好的芯片设计公司周边要有封装厂、实验测试、芯片贴线等配套产业和企业。第三,客户是企业发展的重要环节,芯片企业必须快速明确客户的需求并且能够提交相对应的产品。总体而言,满足客户需求、整合配套资源、提供具有竞争力的成本是行业对于优秀芯片设计公司的评判标准。
 
兆易创新发展迅速的一大原因——重视企业文化与人才
兆易创新发展迅猛的还在于良好的企业文化,企业具有向心力。兆易创新的股权架构较为分散,在于兆易秉承和资本方、员工共享红利的股权策略。即使在 2008 年金融危机企业运营最艰难的时候,兆易创新坚持不裁员、不拖欠工资。对于半导体产业而言,最有价值的是人才。只有好的人才,看重长远利益,才能降低风险,企业才会越做越大。
 

 

公司对行业周期性规律的看法
周期性规律对芯片企业来说是外在环境因素,无法避免,也很难去预测。对公司而言,无论在市场好的时候和市场不好的时候,都要找到企业的发力点。例如 Fabless,任何时间都有困难点和机会点。企业应该在大趋势下保持冷静,创新技术和产品,降低成本,提高运营,具有危机意识。兆易始终秉承危机意思,在不同外部形势下,做好预案,发挥自己的优势。
 
公司对自身长期规划的看法
兆易创新目前拥有 NOR Flash、MCU、自产的 Slcnand、指纹识别、DRAM 等多个业务。从兆易得基因来说,长期发展的策略是坚持踏踏实实,稳扎稳打,创新产品,提高运营效率。兆易创新希望自己永远是一家注重技术的公司,而非重资本公司。
 
特殊存储器市场:建立生态系统,促进快速成长
发言人: 苏志强  兆易创新战略市场部总监
 
半导体产业现状与发展趋势
大体上,从七八十年代的 pc 时代,发展到九十年代的智能主机、移动互联,再到现在的万物互联、人工智能。前两个阶段由人产生数据,在第三个阶段由万物产生数据。
 
 
在这个趋势中,电子设备运行、连接的器件数目越来越多,数据处理的量和速度大幅提升。虽然有所波折,半导体存储器所占的比重从 2001 年到 2015 年持续上升。到了 2017 年,存储器行业获得了一个大的增长,营业额超过了 1200 亿美元。存储器在半导体产业中占的比例达到了 30%以上,以显著优势成为半导体产业最大的一块。2017 年,过去 25 年半导体产业的霸主 Intel 的营业额被以存储器为主要业务的三星超越。存储器行业的增长快于其它行业,并且具有持续性。
 
 
存储器行业的分类
存储器分为(1)易失性存储器:在失去电源时会丢失数据,通常用作内存(memory);(2)非易失性存储器:失去电源后,所存储的数据继续存在。小部分用作内存(memory),大部分用于外存(storage)。
 
存储器各分类市场份额
NAND 和 DRAM 占据了 95%以上。产业形成一个高度集中的态势,内存(memory)和外存(storage)有清晰的分界。一种主流的技术就可以主导整个市场。
 
 
现在主流存储市场主要包括两部分,(1)包括移动存储、PC、服务器和显卡等的主流 DRAM 市场,(2)含外存(SSD)和外置存储卡等的主流 NAND 市场,除了这两大主流市场之外存储市场都称为 specialty,其包括了 NOR Flash,SRAM,specialty-DRAM, 以及一些新型的还没有找到应用场景的存储器,它们合计占据了整个存储器市场的 10%左右且其在去年的营业额大约为 100 亿美元。虽然这块市场占比较小,但体量已经 FPGA, CIS 等市场相当,还是比较可观的,并且处于持续增长状态。
 
 
 

 

主流(mainstream)与特殊(specialty)的差异
商业模式上主流存储器主要采取 IDM 形式,specialty 则具有较大的多样性。市场方面,特殊存储器的市场容量较小,通常小于 30%,但其种类和应用场所较丰富。投资、研发风险方面,主流存储器的更新周期较长,适合技术不先进的个体发挥灵活的优势。对于特殊存储器,随着 3D-NAND 产业的成熟,大宗的产能向其转移,2D 的 NAND 只能停留在小容量的领域,趋于成为 specialty。新颖的存储器的应用空间发展缓慢,但在一定的市场与技术结点上,它们能够迎来快速的增长,成为主流。 总体上,主流与特殊处于动态的变化中。2D-NAND、PC 的 DRAM 的份额都有可能随着技术的进化不断缩小。新型的存储器,可能随着技术的成熟与应用场景的丰富,进入主流存储器的市场。
 
 
 
特殊存储器市场的特点
(1)上升性。2017 年,NOR Flash 的价格快速上升,也正符合整个存储器市场的趋势;(2)动态性,一些非主流存储器随着技术的成熟成为主流。而一些主流存储器,随着其技术和销售的优势的丧失,成为特殊;(3)分散性,每一种技术类型占有的市场都较小,不同的技术指标也千差万别;(4)生态的丰富性,有 IDM 形式,如台湾的华邦,也有 Fabless,如大陆的一些厂商。从使用的技术来看,NOR,EEPROM 等等,非常宽泛。总体上看,存储器市场门槛较低,容量极大,适合基础较薄弱的厂商。
 
 
国内厂商生态
Special-DRAM 方面,有 ISSI 和紫光国芯;specialty NAND Flash 和 NOR Flash 方面,有兆易创新,ISSI,东芯,以及一些较小的厂商。其中的 Foundry 包括东芯、ISSI、华力、武汉新芯。在 EEPROM,国内最大的厂商是复旦微电子,制造商有华虹等。SRAM 方面,其中主要是 ISSI。新型存储器领域,已经有一些厂商开始触及,包括思宇、AMT。
 
 

 

兆易的业务
兆易创新主要以特殊存储器为业务。SPI NOR Flash 业务为全球第三,2016 年市占率为 12%,SPI NAND Flash 业务全球排第一。同时,公司是国内最大的 32 位 MCU 供应商。在中国大陆闪存市场,公司位居第十。兆易的业务快速增长,运营的产品数目在 16 年达到 16.6 亿颗。根据第三方报道,公司 17 年的营收达到 20 亿人民币。兆易通过自主研发与投资,建立了存储器的开发生态,在如存储器芯片、NOR、NAND 等领域制定了一系列接口标准。公司投资涵盖控制器、模组和新型存储器等。公司认为必须联合产业链上下游结成战略,构建虚拟 IDM 模式才能取得发展。公司 2017 年投资中芯国际,目前持有其 1%的股权,成为中芯第五大股东。此外,其与清华大学合建了一个实验室进行研究,并于去年在 IDM 上发了两篇文章。
 
兆易的知识产权
通过自主研发,已经申请了超过八百件专利,赢取的授权超过 270 家。此外,其在 RAM 行业提交了标准草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