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D Flash浮栅晶体管的结构、工作原理及其局限性

2018-11-23 17:07:11 来源:半导体行业观察
标签:

 

作为最为常见的存储芯片NAND Flash已经被广泛采用,特别是在消费类电子产品当中,因此,在其存储密度不断提升的同时,成本也越来越敏感。由于Flash闪存的成本取决于其芯片面积,如果可以在同一区域存储更多数据,Flash将更具成本效益。

 

NAND闪存主要有三种类型:Single Level Cell(SLC),Multi Level Cell(MLC)和Triple Level Cell(TLC)。顾名思义,TLC Flash在与MLC相同的区域中存储的数据更多,同理,MLC存储的数据多于SLC。另一种类型的NAND闪存称为3D NAND或V-NAND(垂直NAND),其通过在同一晶片上垂直堆叠多层存储器单元,这种类型的闪存实现了更大的密度。

 

浮栅晶体管

闪存将信息存储在由浮栅晶体管组成的存储单元中。为了更好地理解不同类型的NAND闪存,让我们来看看浮栅晶体管的结构、工作原理及其局限性。

 

浮栅晶体管或浮栅MOSFET(FGMOS)非常类似于常规MOSFET,区别在于它在栅极和沟道之间具有额外的电绝缘浮栅。

 

 

图1:浮栅晶体管或浮栅MOSFET(FGMOS)类似于常规MOSFET,但FGMOS在栅极和沟道之间有一个额外的电绝缘浮栅。

 

由于浮栅是电隔离的,所以即使在去除电压之后,到达栅极的电子也会被捕获。这就是闪存非易失性的原理所在。与具有固定阈值电压的常规MOSFET不同,FGMOS的阈值电压取决于存储在浮栅中的电荷量,电荷越多,阈值电压越高。与常规MOSFET类似,当施加到控制栅极的电压高于阈值电压时,FGMOS开始导通。因此,通过测量其阈值电压并将其与固定电压电平进行比较来识别存储在FGMOS中的信息,被称为闪存中的读操作。 

 

可以使用两种方法将电子放置在浮动栅极中:Fowler-Nordheim隧穿或热载流子注入。对于Fowler-Nordheim隧穿,在带负电的源极和带正电的控制栅极之间施加强电场。这使得来自源极的电子隧穿穿过薄氧化层并到达浮栅。隧穿所需的电压取决于隧道氧化层的厚度。利用热载流子注入,高电流通过沟道,为电子提供足够的能量以穿过氧化物层并到达浮动栅极。

 

通过在控制栅极上施加强负电压并在源极和漏极端子上施加强正电压,使用福勒 - 诺德海姆隧道效应可以从浮栅移除电子。这将导致被捕获的电子通过薄氧化层回到隧道。在闪存中,将电子放置在浮动栅极中被认为是编程/写入操作,去除电子被认为是擦除操作。

 

隧道工艺有一个主要缺点:它会逐渐损坏氧化层。这被称为闪存中的磨损。每次对单元进行编程或擦除时,一些电子都会卡在氧化层中,从而磨损氧化层。一旦氧化层达到不再能够在编程和擦除状态之间进行可靠性区分的点,则该单元被认为是坏的。由于读取操作不需要隧穿,因此它们不会将单元磨掉。这就是为什么闪存的寿命表示为它可以支持的编程/擦除(P / E)周期的数量。

 

SLC闪存

在SLC闪存中,每个存储单元仅存储一位信息:逻辑0或逻辑1.单元的阈值电压与单个电压电平进行比较,如果电压高于电平,则该位被视为逻辑0。反之则为逻辑1。

 

 

图2:将SLC闪存单元中的电压与阈值电压进行比较,以确定它是逻辑0(高于阈值)还是逻辑1(低于阈值)。

 

由于只有两个级别,因此两个级别之间的电压裕度可能非常高。这使得读取单元格更容易,更快捷。原始误码率(RBER)也很低,因为由于较大的电压余量,在读取操作期间泄漏或干扰的影响较小。低RBER还减少了给定数据块所需的ECC位数。

 

大电压裕量的另一个优点是磨损的影响相对较小,因为微小的电荷泄漏具有相对较低的影响。每个逻辑电平的更宽分布有助于以更低的电压对单元进行编程或擦除,这进一步增加了单元的耐久性,进而增加了寿命,即P / E循环的数量。

 

同时也有一个缺点,就是与在相同芯片区域中存储更多数据的其他类型的Flash相比,每个单元的成本更高。SLC闪存通常用于对成本不敏感且需要高可靠性和耐用性的场合,例如需要大量P / E循环次数的工业和企业应用。

 

MLC闪存

在MLC闪存中,每个存储器单元存储两位信息,即00,01,10和11,在这种情况下,阈值电压与三个电平进行比较(总共4个电压带)。

 

 

图3:将MLC闪存单元中的电压与三个阈值电压进行比较,以确定其逻辑两位值。

 

通过更多级别进行比较,读取操作需要更加精确,与SLC Flash相比,读取速度更慢。由于较低的电压余量,原始误码率(RBER)也相对较高,并且给定数据块需要更多的ECC比特。现在磨损的影响更为显着,因为与SLC闪存相比,任何电荷泄漏都会产生更大的相对影响,从而减少寿命(P / E循环次数)。

 

由于需要仔细编程以将电荷存储在每个逻辑电平所需的紧密窗口内,因此编程操作也要慢得多。其主要优点是每比特成本更低,比SLC闪存低2~4倍。MLC闪存通常用于成本更敏感的应用,例如消费电子或游戏系统,其性能、可靠性和耐用性不是那么关键,并且所需的P / E循环次数相对较低。

 

企业级多单元(eMLC)闪存

MLC闪存的低可靠性和耐用性使它们不适合企业应用,而低成本是一个驱动因素。为了带来更低成本的优势,闪存制造商创建了一种优化级别的MLC闪存,具有更高的可靠性和耐用性,称为eMLC。eMLC中的数据密度通常会降低,从而提供更好的电压余量以提高可靠性。较慢的擦除和编程循环通常用于减少磨损的影响并提高耐用性。还有许多其他技术可以提高eMLC的可靠性和耐用性,这些技术因制造商而异。

 

TLC闪存

在TLC Flash中,每个存储器单元存储3位信息。现在将阈值电压与7个电平(总共8个电压带)进行比较。

 

 

图4:将TLC闪存单元中的电压与7个阈值电压进行比较,以确定其逻辑三位值。

 

与SLC Flash相比,TLC的读取操作需要高度精确且速度慢。原始误码率也很高,增加了对给定数据块的更多ECC位的需求。磨损的影响也被放大,大大减少了寿命(P / E循环次数)。编程操作也较慢,因为电压需要精确以将电荷存储在每个逻辑电平所需的窗口内。

 

TLC的优势在于每比特的最低成本,与SLC或MLC闪存相比要低得多。TLC闪存用于高成本敏感型应用,对P / E循环的需求较少,例如消费类应用。

 

SLC,MLC,eMLC和TLC的比较

表1给出了假设类似光刻工艺的不同类型闪存的主要参数的比较。这些值仅表示比较性能,并且就特定存储器产品而言可能不准确。

 

 

表1:每种不同类型Flash的主要参数的比较。

 

* ECC位数取决于制程节点; 较小的制程节点需要更多的ECC位。

 

3D NAND Flash

上面讨论的所有不同的闪存都是二维的,意味着存储单元仅布置在芯片的XY平面中。使用2D闪存技术,在同一晶圆中实现更高密度的唯一方法是缩小制程工艺节点。其缺点是,对于较小的节点,NAND闪存中的错误更为频繁。另外,可以使用的最小制程工艺节点存在限制。

 

为了提高存储密度,制造商开发了3D NAND或V-NAND(垂直NAND)技术,该技术将Z平面中的存储单元堆叠在同一晶圆上。以这种方式构建有助于为相同的芯片区域实现高位密度。在3D NAND闪存中,存储器单元作为垂直串连接而不是2D NAND中的水平串。

 

第一批3D Flash产品有24层。随着该技术的进步,已经制造出32,48,64甚至96层3D闪存。3D闪存的优势在于同一区域中的存储单元数量明显更多。这也使制造商能够使用更大的制程工艺节点来制造更可靠的闪存。

 

3D Flash的另一个主要技术转变是使用电荷阱Flash而不是浮栅晶体管。除了用氮化硅膜代替浮栅之外,电荷阱在结构上类似于FGMOS。注意,由于大规模制造的困难,电荷阱在市场上没有被广泛使用。由于难以制造浮栅晶体管的垂直串以及电荷阱的其他固有优点,已经采用电荷阱技术用于3D闪存。

 

与FGMOS相比,基于电荷阱的存储器有许多优点。可以在较低电压下编程和擦除基于电荷阱的存储器,从而提高耐用性。由于捕获层(氮化物)是绝缘层,电荷不会泄漏,从而提高了可靠性。由于电荷不会从电荷阱的一侧流到另一侧,因此可以在同一阱层存储多于一位的电荷。赛普拉斯(前Spansion)在NOR闪存中有效地利用了这种功能,称为MirrorBit技术,将两位数据存储在一个类似于MLC闪存的单个存储单元中。

 

未来的趋势

所有主要的闪存制造商都积极致力于开发不同的方法,以降低每比特闪存的成本,同时正在积极研究增加3D NAND Flash中垂直层的数量。虽然15nm似乎是目前NAND闪存中最小的成功节点,但Flash的光刻节点的缩小仍在继续。将MLC和TLC技术与3D NAND闪存相结合的方法也正在积极探索当中,许多制造商已经看到了成功的曙光。随着新技术的出现,我们可能很快就会看到存储单元可以存储一个字节的数据和垂直层,达到256层,甚至更高。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存储市场动荡,NAND闪存未来市场走势分析

孙子兵法中有过这样的描述: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意思是善战者追求形成有利的“势”,而不是苛求士兵,因而能选择人才去适应和利用已形成的“势”。古人留给后人的大智慧说顺势而为比尽力而为更重要,今时之人对于这句话有了结合当下时局的全新理解。

美光正式开始收购IM Flash英特尔股权,3D XPoint能否成为存储新势力?
美光正式开始收购IM Flash英特尔股权,3D XPoint能否成为存储新势力?

1月15日,美光宣布正在执行在合资公司IM Flash Technologies中英特尔股份的认购权,交易将在未来半年至1年内完成,完成当日美光需要支付英特尔现金约15亿美元。

存储市场被三星、美光、海力士纷纷看衰,会给中国存储芯片事业带来哪些影响?
存储市场被三星、美光、海力士纷纷看衰,会给中国存储芯片事业带来哪些影响?

继手机业务在华遭遇“滑铁卢”后,1月8日,全球最大的存储器厂商韩国三星电子发布2018年第四季度初步财报,业绩将大幅低于此前预期。

Bigtera全闪存SDS新品VirtualStor™ Extreme亮相2019 CES

美国时间2019年1月8-11日于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的美国消费电子展(CES)上,北京大兆极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Bigtera)将联合技嘉科技,共同展出双方合作的全新存储产品VirtualStor™ Extreme和解决方案。

供需失衡态势难止,NAND Flash供应商2019年资本支出年减2%

根据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DRAMeXchange)指出,2018年NAND Flash市场经历全年供过于求,且2019年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服务器等主要需求表现仍难见起色,预计产能过剩难解。

更多资讯
当树莓派遇到FPGA ——拥有立体视觉和LiDAR的“驴车”
当树莓派遇到FPGA ——拥有立体视觉和LiDAR的“驴车”

为大家介绍一款基于树莓派和Xilinx FPGA的拥有立体视觉和LiDAR的 DonkeyCar。

2018年半导体存储领域排行榜,哪些企业排在前列?

16日,由国内存储行业门户网站中国存储网主办的“2018年度中国存储市场影响力排行榜”榜单揭晓,本届评选活动由中国存储网联合ITbrand品牌研究中心,综合网络投票、第三方评测、专家评审意见,最终二十多家存储企业及产品上榜。

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智能锁设计中的可行性分析

智能”或许是科技行业中被用得最多的一个词。有些公司认为项目的智能就是在上面安装一个WiFi适配器,然后制作一个应用程序。但智能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呢?物联网设备意味着什么?我相信,当设备集合在一起,创造出比单个设备的总和大得多的东西时,它们就会变得“智能”。

从编码规范到编码注意事项解析Linux内核编码风格

这是一份简短的,描述linux内核首选编码风格的文档。编码风格是很个人化的东西,而且我也不愿意把我的观点强加给任何人,不过这里所讲述的是我必须要维护的代码所遵守的风格,并且我也希望绝大多数其他代码也能遵守这个风格。所以请至少考虑一下本文所述的观点。

希捷和西部数据领跑下一代磁存储技术,微波和激光谁将胜出
希捷和西部数据领跑下一代磁存储技术,微波和激光谁将胜出

在过去5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硬盘的面密度——一个用以衡量工程师能在给定区域内塞进多少位数据的指标——每年平均增长近40%。但最近,这一增长速率已经放缓至10%左右。从事磁存储工作的人都很清楚这个问题,但只是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希捷和西部数据这两家领先的硬盘制造商的高管才在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上公开表露分歧。在2017年10月发布的一系列声

电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