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出世,风雨欲来。在未来的路上,鸿蒙面前还有诸多领域中的强敌,其又有几分把握承担起“国产操作系统之光”这一殊荣,胜算又有几何呢?

 

 

在刚刚过去的 2019 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备受瞩目的鸿蒙操作系统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在对外宣讲的过程中,数次被台下传来的掌声打断。毫无疑问,新的历史背景下,外界对于鸿蒙操作系统的期待太久了。

 

正值中美贸易战期间,包括谷歌在内的一大批美国高科技企业受到美国禁令的影响,不得以对华为采取暂时“断供”。一时间,由去年“中兴事件”、“孟晚舟事件”等一系列事件积攒的“民愤”再次被激发,围绕着“芯是中国魂、操作系统是中国魄”的讨论也日益高涨。

 

而自今年 5 月传出华为秘密研发鸿蒙的消息以来,更是让这种讨论达到了沸点,鸿蒙无疑也成为了外界普遍认为的“国产操作系统之光”。

 

如今,鸿蒙出世,风雨欲来。不过就目前现有的消息而言,鸿蒙的“预产期”显然要比之前计划的日期有所提前,而且华为一直宣称鸿蒙是面向未来物联网时代而准备,从现有且仅有的一款产品——荣耀智慧屏来看,也不足以洞见未来。何况在未来的路上,鸿蒙面前还有诸多领域中的强敌,其又有几分把握承担起这一殊荣,胜算又有几何呢?

 

操作系统战场早已尸骨遍地
胜利者脚下满是“白骨”,这在操作系统领域也同样受用。遥想十年之前,在智能手机市场占据半壁江山的诺基亚正“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十年之后,它却已成为胜利者脚下的一堆白骨,无人问津。

 

诺基亚之后,曾经的老牌王者微软也未能幸免。苹果和谷歌的成功极大压缩了曾经第三大操作系统 Windows phone 的市场份额,不得已,微软宣布即将在今年年底(2019 年 12 月 10 日)停止对 Windows phone 进行更新,并停止相关技术的支持。比尔·盖茨曾在 6 月的一次采访中坦诚自己在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上所犯的错误,为此致使微软丢掉了 4000 亿美元的市场。

 

 

成王败寇,无需多言。当时的微软或许也不会想到,自己能独霸 PC 市场,却在移动市场失败的一塌糊涂。诺基亚和微软的失败都归结于对安卓的“不够重视”。盖茨谈到,“在软件世界里,特别是在平台领域,这些都是赢家通吃的市场。”处于领先地位的微软当时并没有将安卓大肆流入市场当回事儿,才致使安卓成功拿下除苹果外的几乎所有的移动市场。同样,曾经风光无限的诺基亚亦是败于此。

 

当然,苹果和谷歌脚下并非只有诺基亚和微软。十多年前在移动办公领域与微软三分天下的 palm 和黑莓,数年来智能手机出货量冠绝全球的三星,同样都倒在了 iOS 和安卓脚下。

 

如今,在智能手机市场,谷歌安卓系统占据了 76%的市场份额,苹果 iOS 占据着 22%的市场份额,两大阵营几乎无可撼动。微软虽然年初宣布了完全放弃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业务,但却并未像黑莓或者诺基亚一样,彻底改头换面。微软依旧独占 PC 桌面操作系统市场近 80%的市场份额,第二则是微软的老对手 MacOS,有近 20%的市场份额。

 

苹果和安卓的成功并非偶然
从不被看好,到一马当先,苹果和安卓的成功看似奇迹,却并非偶然。2007 年第一款 iPhone 问世时,彼时的手机操作系统市场三甲正是诺基亚的 Symbian、微软的 Windows phone 和黑莓的 BlackBerry,其中由 Symbian 系统打造的一款款爆机更是席卷着全球。当乔布斯站在发布会的舞台上侃侃而谈时,外界的回应中却夹杂着质疑与嘲讽。

 

然而,即便微软、诺基亚均早早布局移动市场,并在已经获得一定成就时,却依旧不能改变市场的选择。其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

其一,微软起家于桌面操作系统,其移动操作系统 Windows Mobile 难以摆脱历史包袱,沉重的设计,加之其并非专为智能手机而生,从技术角度看,Windows Mobile 已经算失败了;

其二,微软拥有世界上最好的软件生态系统,却并未开源该系统。在商业模式上也难以舍弃蝇头小利,向手机厂商收取大量费用,导致下游厂商数量难以达到规模;

其三,末期诺基亚找到了微软,在 iOS 和安卓已经成气候时,穷途末路的两家并非是抱团取暖,而是组团团灭。

 

其四,诺基亚是智能终端大厂,在其顶峰时也难见像三星、摩托罗拉一样的大厂与之深度合作,其本身就是一种“排外”体质,因此扩充其生态队伍也只是黄粱一梦。

 

反观安卓和苹果,既要成功,便要做到极致。众所周知,安卓的成功是其引以为傲的生态,安卓系统是完全开源免费的,因此,在如今的智能手机市场上,安卓拥有像三星、小米、华为、OV 等大牌智能手机厂商的支持。其次安卓基于 Linux 而来,虽然它庞大的内核导致其与 iOS 在体验上无法相提并论,但较低的开发门槛却能吸引众多开发者来共同打造安卓的软件生态。

 

而苹果的商业模式则将其推向另一个极致,在开源的名单中虽然不见苹果 iOS,但其却打造出了体验最佳的操作系统。这也是安卓杀死了出 iOS 外的所有操作系统,却杀不死 iOS 的原因之一。

 

可以看出,谷歌和苹果对时机的把握在移动市场上远远优于微软、诺基亚等老牌“名将”。在不同时代进行商用模式和技术的创新为谷歌安卓和苹果 iOS 的成功奠定了基础,那么鸿蒙是否也有机会呢?

 

鸿蒙出世,风雨欲来
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上,我们要以新的姿态观看。客观来看,鸿蒙面世之所以使外界感到热血澎湃,其实更多是在情感上,说白了就是在中美大环境下,爱国情怀难以克制。

 

 

国产操作系统概念并不是“华为事件”之后才被提出的,千禧年之后,Windows 系统在桌面操作系统的垄断局面已经使国家相关部门和企业意识到自研操作系统的重要性。而我国在操作系统上并没有像苹果、微软、谷歌那样成功的企业也并非全因核心技术问题受阻。

 

笔者认为,操作系统获得胜利的基础有三点,第一是时机,第二是生态,第三才是实力。

 

何为时机?2007 年,移动互联网兴起,在诺基亚还以功能机引以为傲之际,乔布斯却已经开始着手下一代智能终端,这就是时机。毫无疑问,在移动互联网之后是物联网、智联网时代,随着 5G、AI、边缘计算等新兴技术的发展,汽车被看作下一代杀手级智能终端。

 

前段时间,华为成立了智能汽车 BU 以此为汽车行业服务,并将其自身定位为汽车行业的服务商,而非汽车制造商。鸿蒙并非只是手机专用操作系统,而是实现软硬件解耦的跨终端软件平台,将鸿蒙 OS 用在汽车上,华为只做服务提供无疑将为打造汽车生态建立条件。

 

不仅是在未来的生态建设上,在当下智能手机生态上,华为也并不会因为自身是智能终端大厂而陷于像诺基亚那样孤立无援的窘境。首先,笔者在文中开篇便提到中美贸易战大环境,与诺基亚时代不同,中国所有厂商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华为,而中国智能手机厂商在全球前 10 中独占 6 家,几乎全部都对外部供应有着较高程度的依赖。这为华为鸿蒙今后的生态建设和发展提供了一定的条件。

 

最后是实力,不管你是否愿意承认,在中国的所有智能终端制造商中几乎找不出任何一家像华为一样的公司,无论是在资金、技术还是其他资源上都足以培育一个自研操作系统。

 

结语
当然,对于鸿蒙而言,虽为开天辟地之意,但却也无须捧杀。无论是苹果 iOS 还是谷歌的安卓,也都曾在在诺基亚 Symbian 的阴影下求生。时间是最好的答案,不如待物联网时代全面到来之时再回首这段往事,想必定会有趣,您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