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物联网操作系统,为什么是一个“九死一生”的行当?

2019-08-19 08:45:16 来源:物联网智库
标签:

阿里AliOS、谷歌Fuchsia、西门子Mindsphere、ARM公司mbedOS…成功的IoT操作系统意味着更大的市场份额、更高的话语权和可观的经济回报。而且已经存在多时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亦可被看作是某种层面的IoT操作系统,这篇文章我们不妨从多个角度观察IoT操作系统的走势。
 
如果说物联网的世界是一台“大戏”,那么在过去的一周,各大公司可谓“戏份”十足。
 
首先,最受人瞩目的莫过于因为曾经开创了工业物联网平台先河而在物联网圈大放异彩的老牌工业巨头GE。
 
有句名言说:“昨天GE还是一家工业企业,一觉醒来,GE已经成为一家软件和数据公司了。”最近GE又经历了一个漫漫长夜,此次剧情急转直下,几乎进入了狗血剧的范畴。GE被指控财务造假,其会计问题涉及的金额达到380亿美元,占其市值的40%。
 
冰火两重天。
 
不久之前,华为公司自主研发的分布式操作系统鸿蒙HarmonyOS高调亮相,迎来赞誉无数。鸿蒙的定位是物联网(IoT)操作系统,提出“一次开发,多平台布局”模式。在当前的大背景下,鸿蒙还被寄托了诸多情感因素,有媒体将鸿蒙形容为中国“高科技突围”的领跑者。
 
之所以提到这两家风马牛不相及的公司,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把IoT操作系统列为战略高地,无论是GE Predix还是华为LiteOS、鸿蒙,都是IoT操作系统不同形态的存在。
 
另据消息称,苹果计划在2020年的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上推出全新操作系统SiriOS,此举或将解绑人们此前认为操作系统必然依托于硬件设备的想象力,以便更加积极的推动Siri在各类设备上的应用。
 
一时之间,IoT操作系统的热度迅速攀升。
 
阿里AliOS、谷歌Fuchsia、西门子Mindsphere、ARM公司mbedOS…成功的IoT操作系统意味着更大的市场份额、更高的话语权和可观的经济回报。而且已经存在多时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亦可被看作是某种层面的IoT操作系统,这篇文章我们不妨从多个角度观察IoT操作系统的走势:
 
操作系统的难度系数分析。


IoT操作系统,应当具有什么特性?


为什么说IoT硬件和IoT操作系统,底层逻辑完全不同?
 
本文由我和好友黄鱼君共同完成。
 
01
操作系统的难度系数 

操作系统是一条九死一生的不归路。
 
存活率就不提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操作系统,现存的那些十根手指数得过来。
 
PC端操作系统完全是Windows的天下,占据近80%的市场份额,“老二”MacOS几乎包圆儿了剩下20%的市场份额。
 
服务器端操作系统Linux占据大壁江山,微软Windows Server位居第二。
 
手机端操作系统Android占据76%的市场份额,苹果的iOS占据22%,微软在今年年初宣布完全放弃手机端OS。
 
操作系统的难度系数可以从下面4个方面体现:
 
1. 操作系统并不是一款产品,而是一个生态体系。想要建立一个与操作系统相呼应的生态环境,其难度远比开发一款操作系统本身要大。
 
操作系统并不能独立存在,需要硬件的配套支持和软件开发者生态的支撑。互联网时代,微软的Windows和英特尔的芯片高度耦合。尽管对于PC厂商来说,一边倒的支持Windows并不符合长远利益,这样做就相当于将自己的命运掌控权拱手交给微软,但因为英特尔和微软构成的Wintel商业联盟,迫使众多PC厂商就范。
 
移动互联网时代,Android获得了ARM处理器的极大支持。为了推进Android的普及,谷歌还在2007年宣布成立开放手机联盟,联合数十家公司共同扩展生态。谷歌将Android开源,此举让各个硬件厂家都可以参与它的开发,将自己的代码放进Android。
 
作为反例,孤傲的苹果早在1990年代就曾遭遇过大批Mac平台开发者逃离至Windows的情形。好在那时Mac已经建立了小众的产品形象,培养了一批忠实消费者,才得以在Windows统治市场的PC年代存活。
 
2. 从发展周期上来看,根据BCG波士顿咨询的市场分析,开局的最初几年对于操作系统尤为关键,需要抓紧时机建立生态并迅速扩大规模。
 
大约80%的成功者在前5年就获得了超过50%的市场份额,他们平均使用7年时间达到市场份额的峰值,市场占有率约为80%。
 
反观失败者的数据,他们在前5年获得的市场份额平均值为8%,峰值也仅为13%。比如微软的Windows Phone和黑莓的操作系统,它们的峰值市场份额仅为15%。
 
大约40%的操作系统胎死腹中。如果无法快速扩大市场占有率,可能连参赛的资格都没有就已出局。
 
把握开局就够了吗?不幸的是,赢了一时不等于存活一世。
 
操作系统是一个极具动态的“高危”赛道,即便拥有完美开局,遭遇“中年危机”剧情反转的案例也比比皆是。
 
移动互联网的操作系统Symbian,曾经一度占据70%的市场份额,然而却因为决策失误让生态合作伙伴丧失信心,其市场份额几乎一年内崩溃到25%,甚至沦落到破产。
 
3. 关于操作系统的另一个客观现实是,它在早期很难盈利。因此,成功者往往更愿意用盈利换速度,追求增长而不是利润。
 
同样根据BCG波士顿咨询的统计,即便获得了50%的市场份额,成功的操作系统平均需要3年时间才能实现盈利。最初几年的平均利润率是-60%(负百分之六十),初始投资常常无法获得回报,没有丝毫保障让这笔投资不会打水漂。
 
其中不乏惨烈的例子,即使强如阿里,却依然尚未打造出一款完美的手机端操作系统。2014年,阿里YunOS在发布初期曾经名噪一时,很多人自发支持国产的操作系统,但最终适配YunOS的手机厂商却寥寥可数。
 
事后复盘,多重原因造成了YunOS的失败。一方面是YunOS自身体验不够流畅;另一方面是其过早的进行商业利益获取,绑定了支付宝、虾米音乐、阿里旅游等阿里系应用,招致一些用户反感。
 
4. 操作系统不具有可移植性,上一个时代成功的操作系统,并不能在下一个时代续写辉煌。
 
历史上的成功,不一定是操作系统的加分项,还有可能成为包袱。
 
作为PC操作系统的霸主,微软很早就着手布局手机端的操作系统,但最终却完全放弃,她用亲身经验证明了互联网时代的操作系统并不适合于移动互联网时代。不能指望相似的操作系统兼顾个人电脑和移动设备,更不能奢望将所有移动终端一口气通吃。
 
如今反而是彻底为手机而生的Android后来居上,拔得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头筹。

 

 

02
IoT操作系统,具有什么特性?
 
开局猛冲、难以盈利、高危工种、九死一生…这还不足以描述IoT操作系统的特性。
 
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不同,IoT操作系统并不是单兵作战,而是海陆空集团军联合攻坚。
 
在此前的文章中,我曾经提到互联网时代的操作系统,调度的是PC或者手机的计算能力,而物联网的操作系统,需要调度“物”的底层计算能力、物体本身、由物体构成的集群,甚至脱离物体调度其社会关系和协作网络。
 
因此,将物联网作为核心赛道的企业往往会布局“云、边、端”多款IoT操作系统。
 
比如华为的LiteOS、鸿蒙OS和华为云,阿里的AliOS Things、Link Edge和阿里云,谷歌的Android Things、Fuchsia和谷歌云。
 
这还没完。
 
即便是同一种大类的物联网设备,往往也对应着多种应用场景。轻量级低功耗设备既有智能仪表,又有传感器、追踪器;无屏的人机交互设备既有智能音箱,又有路由器、工业机器人;移动交通设备既有智能互联汽车,又有工程机械、物流车辆……
 
PC和手机经过漫长的发展历程,已经完成了硬件标准化的步骤,形成了由软件定义更多功能的局面,因此互联网时代的Windows、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安卓几乎可以支持各种同类设备。
 
即便如此,为了更好的获得应用体验,不同硬件仍需搭配不同的操作系统。比如苹果拥有macOS、iOS、watchOS和tvOS这4大操作系统,分别对应MacBook笔记本/ Mac台式机、iPhone/ iPad、Apple Watch和Apple TV。
 
对于物联网,还没有一款操作系统自证可以支持同类设备的各种跨场景应用。
 
参考微软在PC端和手机端的前车之鉴,成功的IoT操作系统,并不一定是原有OS的裁剪版或者改良版,而更可能是根据某个细分场景,采用全新的架构,量身定制的操作系统,满足该特定物联网场景的实时性、可靠性和个性化需求。
 
因此,从纵向架构上来看,IoT操作系统大致划分为云、边、端三个层次,从横向场景上来看,物联网尚未实现硬件标准化,因此针对不同设备类型,IoT操作系统需要量身定制。

 

 
如果基于这些特性考量,很容易觉察到市场中现有IoT操作系统的先天不足。
 
比如GE Predix的团队成员大量来自于IT和互联网领域,缺乏对工业know-how和场景的理解。因此一些GE的客户很快发现Predix灵活度和实用性缺陷:“如果要求自定义功能,则需支付相当大的成本”。
 
虽然华为鸿蒙OS多次强调,它的初始定位就是IoT操作系统,但它是否能够完美支持物联网设备,或者支持智能网联汽车等某一细分场景,还是未知之数,有待市场验证和多次迭代。
 
鸿蒙OS目前还只是用到智慧屏上,而且开源要等到一年之后,彼时市场风云如何变换,华为能否成功搭建生态系统,变数颇多。
 
03
IoT硬件和IoT操作系统的底层逻辑
 
在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成功的操作系统,一般都具有很清晰的边界。
 
比如微软为了推广Windows与英特尔联手发展生态,而且不碰PC硬件。谷歌推出手机只是为了示范,展示Android应用。
 
清晰的边界刻画了微软和谷歌人畜无害的形象,在PC和手机端没有给任何厂商构成威胁,获得了众多合作伙伴的支持。
 
而手机巨头诺基亚推出的Symbian系统,自然无法获得摩托罗拉、三星、索爱等竞争对手的青睐,最终销声匿迹。当然,比较特殊的是苹果,自己的操作系统自己用,而且只给自己用。
 
在物联网时代,因为生态系统处于发展初期,很多硬件并不成熟,还有很多企业通过IoT操作系统谋求转型,物联网硬件和操作系统在一家公司中并存的案例比较常见。
 
比如GE、华为、西门子,都是既有硬件设备又有IoT操作系统。
 
无疑,物联网的相关服务需要较长时间的持续开发和维护,有了IoT操作系统的支持才能减少研发成本。但如果IoT操作系统的提供者对客户未来提供的服务产生威胁,客户可能就不再选择。这个原因触发了全球400多家物联网平台的大量消失。
 
除了触碰客户商业利益的问题,物联网硬件设备和操作系统在同一家公司中并存,这背后还有另一个不易察觉的陷阱。
 
提到物联网硬件,往往伴随的卖点是提质增效、降本减存。
 
物联网硬件属于设备型生意,设备通过软硬件一体化系统和服务与客户互动,目前普遍还是采用传统的销售方式,销售一次性完成,采购金额通常比较可观。
 
伴随物联网硬件的首要关系是物联网企业与客户之间的关系。
 
客户当然是希望少花钱多办事。
 
所以物联网硬件的底层逻辑是帮客户省钱。
 
那么IoT操作系统,最大的卖点是什么呢?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往前看看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做法。
 
互联网时代,微软的Windows帮助英特尔提升了处理器的销量,帮助硬件厂商出售PC。
 
Windows之所以战胜Unix、Linux和DOS,因为搭配Windows系统让合作伙伴赚到的钱更多。每次微软发布新的Windows版本,都带来PC销量的新一轮提升。
 
类似地,Android和iOS不仅创造了消费者对智能手机的需求,而且刺激了消费者对于数据服务的需求。
 
比如苹果的合作对象是移动运营商,AT&T就心甘情愿将内容销售、软件更新和可视语音等关键服务的控制权交给苹果,因为苹果刺激了AT&T那昂贵的数据套餐的销量。
 
操作系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硬件原有的商业模式,实现从卖产品到产品+服务的延伸。
 
让我们回到IoT操作系统卖点的问题,可以看到,伴随操作系统的往往是商业模式的创新。
 
操作系统属于技术服务型生意,本身可以创造客户粘性,销售方式正在从一次性的许可证转型为订阅式,采购金额虽然不大但却具有延续性。
 
伴随IoT操作系统的首要关系是企业与合作伙伴之间的关系。
 
合作伙伴当然是希望营收利润双丰收。
 
所以IoT操作系统的底层逻辑是帮合作伙伴赚钱。
 
物联网硬件和IoT操作系统,一个逻辑是帮客户省钱,一个逻辑是帮合作伙伴赚钱。

 


两者的逻辑完全不同。
 
它们的业务形态、商业模式和布局章法也完全不同。
 
很多企业掉入了用物联网硬件的逻辑做IoT操作系统的陷阱——同时兼顾两者。
 
如果仍旧用帮助客户省钱的逻辑做IoT操作系统,结果有可能发现根本无法创造客户粘性,也没办法营造出具有活力的合作伙伴生态。
 
水土不服的案例已经有一些了。
 
比如颇有德国版Predix风范的AXOOM,令人大跌眼镜地被一家信息服务公司所收购。
 
AXOOM从德国机床巨头通快Trumpf的母体中,含着金钥匙出生。Trumpf是一家典型的设备型厂商,具有丰富的工业知识和客户基础,但AXOOM提供的IoT操作系统属于技术服务型生意。
 
他们的商业逻辑完全不同,用物联网硬件的底层逻辑和KPI关键绩效指标来考核IoT操作系统,内部必然会产生很大冲突。根本不在一个频道里交流,AXOOM怎么可能在Trumpf的母体中活得下去?
 
德国AXOOM最终被深谙信息技术服务的GFT咨询公司接盘,不失为一条好的出路。
 
----写在最后----
 

目前物联网应用和服务的开发尚未产生足够的量级,仍在市场的概念验证PoC阶段,对于IoT操作系统的需求并没有达到非常紧迫的程度,采用的积极性不足。


虽然用户使用的积极性不足,但IoT操作系统却需要在传统行业的know-how和认知基础上进行孵化,IoT操作系统面临的问题是物联网市场成长的普遍问题,其难点在于如何与传统厂商建立联盟,有更清晰和互利的商业关系。


经过几轮信息化革命的浪潮之后,传统行业对于商业模式的变革意愿、对新技术的理解能力和与新型物联网企业合作的警惕性都在提升。

 
目前为止,各家IoT操作系统的生态环境都在建设初期,有些带着包袱,有些面对陷阱…作为IoT操作系统的提供者,重点是开放,其次是联合,核心是利他,希望他们都能一路走好。


最后,欢迎在本文下方的留言区分享你对IoT操作系统的观察、实践或者任何想法,点赞数最多的5位朋友,都将收到由我诚挚送上的签名版《智联网•新思维》。

 

本文小结:
1.操作系统并不是一款产品,而是一个生态体系,想要建立一个与操作系统相呼应的生态环境,其难度远比开发一款操作系统要大。因此操作系统具有超高难度系数。


2.IoT操作系统并不是单兵作战,而是海陆空集团军联合攻坚,企业往往会布局“云、边、端”多款IoT操作系统。。


3. 物联网硬件和IoT操作系统,一个逻辑是帮客户省钱,一个逻辑是帮合作伙伴赚钱。两者的逻辑完全不同,它们的业务形态、商业模式和布局章法也完全不同,同时兼顾两者,很多企业掉入了用物联网硬件的逻辑做操作系统的陷阱。

 

参考资料:
The Emerging Art of Ecosystem Management


What Does a Successful Digital EcosystemLook Like?


How Business Ecosystems Rise (and OftenFall)


The Elements of Platform Leadership


鸿蒙成功的概率不大,中国企业能推出成功的操作系统、数据库吗?


为什么说iOS是新时代的Windows?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作者简介
iot101君
iot101君

物联网智库是发布物联网干货的智囊平台,我们关注物联网领域的热点方向(智能家居、智慧城市、智能工业、底层技术、可穿戴设备、云计算等)。提供行业现状趋势分析,汲取百家交锋观点,分享独家深度见解。

继续阅读
实施开放标准数据安全

随着全自动飞行器的出现,航空工业正进入第四次浪潮。相互独立的嵌入式设备、联邦系统、集成模块化航空电子设备(IMA)分别是前三次浪潮的特征。如今迎来的是遍布航空航天领域的系统之系统(Systems-of-Systems)。

华为智慧今日开启预约,比荣耀智慧屏更黑科技?

与非网9月9日讯,于今天上午10:08华为智慧屏开启线上预约,而正式发布时间是9月19日

鸿蒙 OS 将被搭载至华为 P40,体验毋庸置疑

与非网9月9日讯,近日,在德国IFA期间的沟通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透露,正在让开发者把在安卓上的应用向鸿蒙系统迁移,工作量不大,主流应用很快会在鸿蒙系统上运行,而且体验会更好,即将发布Mate30也在做准备工作。

TE Connectivity 传感器如何布局中国市场,加速工业物联网进程?
TE Connectivity 传感器如何布局中国市场,加速工业物联网进程?

成为“工程师的工程师”一直是TE始终追寻的使命。

如何选用工业控制器?
如何选用工业控制器?

大多数工业控制器,如可编程逻辑控制器(PLC)和可编程自动化控制器(PAC),可以处理基本功能,如离散和模拟输入/输出(I/O)连接的实时控制。事实上,这种类型的功能是大多数控制器自带的,关注点主要是能处理的I/O点数量的能力,通常情况下这很容易确定。

更多资讯
兼容性差、无法跑ARM 64位程序成 Windows on ARM 的致命缺陷?

在IFA上,Intel以运行Dropbox、Logitech、Plantronics等程序的兼容性问题,和无法顺利跑ARM64游戏为例,来梦里抨击Windows on ARM设备。

谷歌又涉嫌垄断?美国 50 名总检察官正在调查

与非网 9 月 10 日讯,谷歌最近又摊上事了,美国的50名总检察官正在参与对谷歌涉嫌从事反垄断行为的调查。

Microchip大中华区技术精英年会2019报名注册现已开放

Microchip Technology Inc.(美国微芯科技公司)今日宣布,2019年大中华区技术精英年会现已开始接受报名。技术精英年会是Microchip为嵌入式控制工程师举办的技术培训盛宴。

IEE2019第八届嵌入式系统展将于12月19-21日在深圳举办

首先是平头哥正式发布RISC-V处理器玄铁910、并开放IP Core。仅仅半个月后,华为也推出基于微内核的全场景分布式操作系统 -- Harmony OS鸿蒙。

8421编码器、4线-2线编码器、优先编码器等,这些编码器的原理你都懂吗?
8421编码器、4线-2线编码器、优先编码器等,这些编码器的原理你都懂吗?

在数字系统里,常常需要将某一信息(输入)变换为某一特定的代码(输出)。把二进制码按一定的规律编排,例如8421码、格雷码等,使每组代码具有一特定的含义(代表某个数字或控制信号)称为编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