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量产到出货,再到投资风向,存储器行业的每一个变动都牵动人的心弦。这个年轻的行业在未来是否会有一片独特的天地,是很多观众非常关心的话题。从观众提问我们可以看出,大家对存储器的关心,不仅是在乎投资的失败与否,更是一种为国为民的精神。

 

芯片揭秘的每一期节目里,嘉宾都会与观众进行互动答疑,用自己的行业经验和智慧,为观众解读半导体行业里的疑难问题。 

 

本期互动话题:

 

Q1:新型存储器,比如铁电存储器、阻变存储器等的未来如何?

Q2:现在介入 SIP,磨划封测这个领域的发展前景如何?

Q3:存储器行业的投资机会在哪里?

Q4:什么样的项目会有指数级增长?产业内这种情况多吗?

Q5:规模量产、规模出货之后,长江存储和武汉新芯会不会改变局势?

Q6:三位嘉宾还会投资 Flash 吗? 

Q7:2020 年,各位嘉宾对存储器行业有哪些展望或预期?

 

嘉宾简介

 

 

Q1:新型存储器,比如铁电存储器、阻变存储器等的未来如何?

 

陈磊:

 

铁电存储器包括 MRAM 、RRAM 和 PCRAM,都是下一代新型存储器。它的发展目标是要打造一个完美的存储器,不仅要具有 DRAM 的快速读写、3D NAND 的大容量,还要有 NAND、Nor 的非掉电易失性。 

 

FeRAM、MRAM、RRAM 目前还处于初期阶段,在容量和市场上都比较狭窄。比如富士通开发的铁电,Everspin 发明的 STT-MRAM,它们仍然集中在细分市场,没有达到下一代新型存储器的标准。这些新型存储器成熟之后,首先会替换 eFlash。 

 

我们的 CPU、GPU 和一些 SOC 内置的 eFlash,这部分在市场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若是外扩到外置,比如 SPI 的 NOR Flash 的市场,它的发展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总体说来,新型存储器的发展仍在继续,需要努力。 

 

陈强:

 

我们公司曾经以应用单位的身份参加了国家 02 专项的 PCRAM 板块。我觉得对新型存储器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一个是从技术层面,它可能需要时间。第二个是市场操作方面,比如 MRAM、PCRAM,美光自有专利,具备量产条件,但是从市场角度要去衡量量产是否对公司有利?现在 NAND Flash 市场不错,为什么要推一个新产品出来?

 

我们要从市场应用、市场运营的角度去考虑,新公司去推新产品才有机会。现在面临的是国际巨头,它会打压市场。新型存储器面临的不止是技术问题,还有市场的挑战。 

 

罗彤:

 

如果你是庄家,这方面发展热心程度不会高,反过来看却是我们应该做的。从国家层面上,从专利绕过壁垒的能力的程度上,这是比较值得做的事情。如果真的做成了,对这个市场有较大的贡献,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从市场方面来说,中国本来就是一个很大的市场,若是国内有政策来扶持,是可以成功的,但是不能急,需要稳扎稳打。

 

Q2:现在介入 SiP,磨划封测这个领域的发展前景如何?

 

罗彤:

 

我对封测方面有一定的了解。SiP 现在不是什么新事物,里面有一些新技术,比如 fan-out。

 

异构存储器这块,以前计算机比较在意延时,就是所谓的 latency,处理器和内存之间数据传输延迟。因为以前的计算是串行计算,编一个程序,从第 1 步算到第 1 万步。就像我写一行数据,写完了打开抽屉,把它存在抽屉里,这个抽屉就是 DRAM 存储器。继续写下一行,有个数据需要调一下,又打开抽屉一下。

 

以前是算一下开一下抽屉,如果处理器和存储器之间数据传输的速度太慢,每次开抽屉时间都很长,开 1 万次抽屉更是麻烦。现在 AI 运算是并行计算,是同时要开 100 万个抽屉,同时开同时关就是带宽。

 

如果同时能开 1000 万个抽屉,一定比同时能开 100 万个抽屉的带宽高 10 倍,运算效率、运算速度不可同日语。在这种情况下,对带宽最大的限制是连接,跟封装密切相关。

 

晶圆级封装,如 Wafer on Wafer 以后会非常流行,这方面只有长江存储等几家大厂家在做,水平还是离期望值很远。本土产业需要更加努力,只要肯努力,就有机会实现进口替代。 

 

Q3:存储行业的投资机会在哪里?

 

罗彤:

 

在国内来讲,团队非常重要,好的团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资源,若是团队靠谱的话,有升值的希望就可以去投。从市场的角度来看,比较能够有指数上升能力的公司才值得投资,如果这个公司指数平稳,基本上不是投资者理想的投资标的,需要花长时间的观察才能进入这个行业。 

 

不要贸然的进入投资领域,这个行业非常难,投资本身就是很难的事情。进入半导体投资的话,更难的事情可能是需要非常多的时间去观察。

 

陈磊:

 

我会非常谨慎地去投资存储器行业。

 

现在低端市场上,国内的团队已经比较多了,我们的创业都是把低端市场变成红海市场。存储器市场比较高端,是“大基金”应该干的事情,所以大基金在合肥长鑫、长江存储投入了巨额资金。 

 

我会选择一些做新型存储器的小而美的团队。它们只要在某一点上取得突破,就会被大公司并购。每个人都想把自己的公司做到 IPO,这个是非常难的。因为一家著名的基金公司做过统计,100 个 A 轮的能走到 IPO 的估计只有一个。 

 

Q4:什么样的项目会有指数级增长?产业内这种情况多吗?

 

罗彤:

 

不多,根据我的观察,除了和信息相关的行业会指数增长,几乎所有的行业都不会有指数增长。因为信息量是指数增长,随着时间的变化,它的需求也会发生指数增长。其他的行业,个人消费不会出现指数增长,人口也不会出现指数增长。这两个最基本的因素没有出现指数增长,总量怎么会持续增长?

 

如果需求指数增长,供应也指数增长,半导体会成为一个非常动荡的行业。因为你要选择是需求指数增长,可是供应没法实现指数增长的地方,才是你要守的风口。我选择的 DRAM 就是这样,看不到供应会出现指数增长,但需求明确。 

 

Q5:规模量产、规模出货之后,长江存储和武汉新芯会不会改变局势?

 

罗彤:

 

我觉得长江存储是非常强的。我非常看好长江存储未来的发展。DRAM 那块不是很了解,但是闪存这一块,我认为它们做得很成功。 

 

从团队来说,它们有非常强的领军人物和团队,这个非常难得。经过此次疫情,它们会受一些损失,但是也因此吸引了大家的目光,起到了宣传效果,不是坏事情。

 

Q6:三位嘉宾还会投资 Flash 吗? 

 

陈磊:

 

如果你是做 Flash,我不会跟你去讲投资,我会劝你只要做成一个小生意就好。这是我从内心发出的一个建议。 

 

陈强:

 

整个半导体是有投资价值的。首先要做好长期投资的思想准备,不是今年投了,三年就能上市,然后套现走人。

 

纯财务投资有点不适合,需要有行业背景的去投。纯财务投资半导体行业的风险相对比较大,周期比较长。但是成功的企业应该有担当,要对整个产业、对民族自愿担当。所以投资人应该先去相对理性地了解半导体行业,为半导体行业添砖加瓦。因为半导体对国计民生很重要。 

 

没有不赚钱的生意,只有不赚钱的公司,所以运作很重要。 

 

Q7:2020 年,各位嘉宾对存储器行业有哪些展望或预期?

 

陈磊:

 

国内的存储器大多数是 Fabless 模式,这是我国国情决定的。长江存储、武汉新芯、合肥长鑫,它们基本是 IDM 模式,从理论上来说很有发展前景,因为它们有自己的产能,产能是存储器非常关键的指标。希望国内存储器同行一起努力,一起进步,把存储器做得越来越好,早日实现国产替代。 

 

存储器一年有 1000 多亿美元的市场,这个市场足够大,可以容纳很多竞争对手和友商。

 

陈强:

 

我对合肥长鑫、武汉新芯的存储模块的发展非常抱有信心,发展的道路可能会有曲折。 

 

我们做 NAND controller,所以一直关注长江存储 NAND Flash。从它现在的量产情况、测试情况来看,它的工艺水平、制造水平、设计能力都已具备一定的竞争力。

 

“长江”这个名字很好,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是后来的,一定能成功。我们祝福中国的存储器行业。 

 

罗彤:

 

长江后浪推前浪,储存器行业寄希望于年轻人,是一个非常年轻的行业,需要年轻人进来做,不止需要经验,更需要新的思想,新的活力。非常热忱的欢迎有能力、有干劲的年轻朋友加入存储器行业,我认为你们加入后不会后悔,祝福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