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全球第三大内存生产商美光在 BMO 虚拟技术峰会上回应媒体,表示该公司将无法在 9 月 14 日之后继续向华为供货。当时就有媒体报道称,三星电子和 SK 海力士都在使用美国制造的电子设备,所以最终的选择很可能和美光一样。

 

果不其然,就在昨晚,据韩国媒体《朝鲜日报》报道,三星电子和 SK 海力士也确认将在 15 日起停止向华为供应芯片,“断供”内容还包括存储器和移动 AP。

 

 

自去年 5 月份以来,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接连出台多项针对华为的制裁性技封锁政策,并且设定 9 月 15 日为禁售令生效日。如今,离禁售日只剩 5 天,华为最艰难的时刻即将来临。

 

两败俱伤的结果

三星和 SK 海力士的断供对华为目前的境遇绝对是雪上加霜。

 

如果说国产芯片是不太给力,那么国产内存完全就是还没开始使力,芯片尚且有 20%的自给率,但国产内部基本上市场份额为 0,性能和产能都跟不上需求。

 

现在的内存市场可以说是外企的天下,三星、SK 海力士、美光和东芝占据了全球智能手机内存芯片市场九成以上份额,目前两家韩企和美国本土企业美光已经受制于特朗普禁令,一旦日本东芝断供华为,华为的内存芯片获取将十分艰难。据“智东西”报道,不仅是华为手机,几乎所有智能终端产品都需要用到存储芯片,因此这二者断供其影响范围将比较广泛,华为整个消费者业务乃至云业务都会受到波及。

 

虽然之前已经做过相关报道,但最近还是有很多读者在后台留言询问为什么韩企也要受美国的限制?这里不妨再次解释一下,8 月 17 日,美国针对华为的制裁再度升级,可以说是用了“终极杀招”。

 

 

在升级的制裁措施中,有两个点需要特别注意

 

新出台的修正案将禁止华为购买基于美国软件或技术来开发或生产的“零件”、“组件”或“设备”,除非获得美国的许可证。

 

当实体清单上的华为及其子公司充当“买方、中间收货人、最终收货人或最终用户”时,涉及商务出口管制管辖范围内的项目的任何交易,均需要许可证。

 

这看似拗口的两句话,实际上相当于对华为实行了“无限追溯”机制。过去,华为尚且可以通过购买非美国的芯片,或者国产芯片来进行对美系芯片的替代,从而维持运转,而新的修正案则直接限制华为购买基于美国软件或技术来开发或生产的芯片。(详见报道《终极杀招!美国对华为启动“无限追溯”,又拉黑 38 家子公司,连华为手机都要绝版了么?》)

 

三星电子和 SK 海力士都在使用美国制造的电子设备,所以他们也无法向华为供货,其他企业也是同样的道理。

 

断供对华为来说绝非好事,对三星电子和 SK 海力士同样也是巨大的打击。

 

援引“集微网”报道:数据显示,华为是全球半导体极为重要的采购方,去年采购半导体芯片总额为 208 亿美元,仅次于苹果(361 亿美元)和三星电子(334 亿美元)。

 

三星和 SK 海力士一直是华为非常活跃的合作伙伴,华为分别占三星电子半导体部门(DS)和 SK 海力士销售额的 6%和 15%。所以韩国媒体评估,9 月 15 日之后,美国商务部华为禁令对 SK 海力士的影响要大过三星。

 

韩国半导体行业分析显示,失去华为这个客户对于本就不景气的全球存储芯片市场也是又一次冲击。根据市场研究公司 DRAM Exchange 的数据,从 6 月底到 8 月,DDR4 8GB DRAM 的固定交易价格下跌了 5.44%,并且根据预测,内存价格可能会在今年下半年继续下跌。

 

国产内存的机会?

芯片是一个宽泛的概念,既有麒麟、展锐等负责运算和判断的逻辑芯片,也有基带芯片、模拟芯片、射频芯片等,当然还有上文中提及的被外企制霸的内存。

 

内存的正式名字叫做“存储器”,是半导体行业三大支柱之一。内存是电脑最重要的组成部件之一,没有内存的电脑是完全无法运行的。在计算机的组成结构中,有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就是存储器。存储器是用来存储程序和数据的部件,对于计算机来说,有了存储器,才有记忆功能,才能保证正常工作。

 

对于你身边的手机、平板、PC、笔记本等所有电子产品来说,存储器就类似于钢铁之于现代工业,是名副其实的电子行业“原材料”。如果再将存储器细分,又可分为 DRAM、NAND Flash 和 Nor Flash 三种。

 

“饭统戴老板‘曾在《内存的战争》一文中提过:DRAM 领域经过几十年的周期循环,玩家从 80 年代的 40~50 家,逐渐减少到了 08 年金融危机之前的五家,分别是:三星(韩)、SK 海力士(韩)、奇梦达(德)、美光(美)和尔必达(日),五家公司基本控制了全球 DRAM 供给。

 

显然,之前一直还没中国什么事儿~在内存领域,中国向来是个“弟弟”。

 

然而,机遇永远与危险并存。这次断供也被不少媒体人积极地解读为国产存储发展的机会来了,毕竟,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最安全的。目前,一大批国产存储厂商也正在崛起,包括宏杉、宇视、华为、万拓、长鑫、长江等 ......

 

2 月 26 日,长鑫存储发布了旗下自研的 DDR4 内存芯片、DDR4 内存条以及 LPDDR4X 内存芯片,这几款产品均符合国际通行标准规范,可以说第一次填补了国产内存在这一领域的空白。要知道,这是真正看得见、摸得到、可量产,并且可以插在你的台式电脑上使用的内存条,而不是实验室里通过测试的样品。

 

 

内存颗粒方面,虽然受到疫情影响,比预计到来的晚一些,但合肥长鑫还是量产了 DDR4 与 LPDD4 两种颗粒,首批采用长鑫颗粒的产品有深圳嘉合劲威集团旗下的光威弈系列 Pro 内存,上市后以纯国产、高性能受到 PC 玩家的一致好评。6 月下旬,板卡大厂七彩虹也宣布推出了国创·战戟系列内存,采用合肥长鑫颗粒,真正实现了电脑内存的 DRAM 颗粒国产化。

 

有业内分析指出,今年将会是国产存储全面爆发,吹响国产化号角的一年。希望国产内存能顶住压力,趁势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