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又中枪了。

 

11 月 11 日凌晨,就在中国消费者都在紧张的清空购物车时,苹果召开了使用自研芯片 M1 的 Macbook 系列电脑发布会。在发布会的 PPT 里,苹果明里暗里的用各种“三倍性能”,“一倍续航”“一半功率”挤兑老朋友英特尔的 CPU 芯片

 

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不过,被老客户苹果嘲讽,还不算英特尔这几年最烦心的事,毕竟苹果能不能真实现“去英特尔化”还待观察,况且苹果笔记本市场份额也就 10%,全部损失也还可控。

 

真正让英特尔焦头烂额的是,自己一再在 14nm 挤牙膏,但老对手 AMD 却靠着台积电的 7nm 进步神速,消费者也在一片“AMDYES” 的呼声浪潮转向,动摇英特尔稳坐十几年的 PC 芯片的王座。

 

与此同时,在过去近 30 年里一统江湖的“Wintel”联盟也同样渐行渐远:同一起点出发,如今的微软已经迈过 1.6 万亿美金的市值大关,而作为全球最大半导体企业的英特尔,市值却早已跌破 2000 亿美金,迟迟未见起色。

 

资本市场角度来看,如今的英特尔,估值水平只有 8 倍 PE,已经比 A 股的水电股还低,连绵一年的下跌放佛在昭示着英特尔似乎已经走到了危急时刻。

 

那么,英特尔真的要守不住自己的王座,迎来企业命运的“诺基亚时刻”吗?

 

我们看,并不见得。

 

 

诺基亚的巅峰坠落,始于已经垄断了手机市场 50%市场份额的 2007 年。那一年,诺基亚是功能机的代名词,提起新发布的 N95,人们只知一代机皇,尚不知十多年后,它还会成为口罩的代名词。

 

也同样在那一年,前有苹果的初代 iPhone 发布,时任诺基亚 CEO 奥利 - 佩卡 - 卡拉斯沃坐在台下一脸茫然;后有谷歌的安卓系统发布,开启了 HTC、Nexus、三星、小米分食昔日巨头领地的群雄逐鹿。

 

这是科技产业中关于巨头巅峰坠落最经典的一幕,日后,这种“诺基亚时刻”还注定在无数产业中上演,而英特尔似乎已经走到了诺基亚时刻的生死边缘。

 

最核心的原因指向了连年萎缩的 PC 市场,Gartner 数据显示,自 2011 年到达顶峰之后,全球 PC 市场的销量便开始了连续 7 年下滑,2016 年后的市场,更是连续创下了 2006 年之后的最低水平。

 


然而,就是在这个连年萎缩的 PC 市场,除了老朋友苹果的抛弃之外,英特尔还遭遇老对手 AMD 的绝境逆袭。据 PassMark 最新数据,AMD 的 CPU 市占率,已经从 2016 年的不足 10%一路增长至如今的 37.5%,创下 14 年来的最高纪录。

 

背后最直接的原因在于,英特尔在产品制程上的落后,给了原本在生死线徘徊的 AMD 一个绝佳的赶超机会。

 

根据原本英特尔的 tick-tock 技术路径规划,每隔两数年,英特尔就会完成一次制程与产品新架构的升级。其中,第一年 tick 制程升级,第二年在新制程基础上 tock 架构升级。在这一路径规划中,英特尔最新制程一般由 GPU 先行量产,主力产品 CPU 随即上马,之后随着产能不断爬坡,服务器、FPGA、mobileye 等部门再依次从落后制程排队跟上。

 

原本这是一个既遵循摩尔定律,又能同时兼顾 TMG(技术与制造)部门、CPU 部门以及其他边缘部门三大力量的方案。因此,一直到 14nm 阶段,tick-tock 都主导着英特尔的研发节奏。

 

然而随着英特尔 TMG 部门在 10nm 研发中过于追求晶体管密度,使得工艺量产一再延期,造成了英特尔 CPU 在 14nm 制程中出现了断挤牙膏的 tick-tock-tock-tock 式更新,制程从 14nm,变成 14nm+,又变成 14nm++,14nm+++。

 

除此之外,本该过渡到 10nm 阶段量产的 CPU,却集体排队在 14nm 与其他边缘产品排队抢产能,就导致了抢不到产能的边缘产品线不得不寻找外部力量代工,而原本该进行 10nm\7nm 研发的 TMG 部门主力,也不得不匀出大部分精力去兼顾 14nm+,14nm++,14nm+++的量产,从而使得先进制程的研发一拖再拖,与业界先进工艺差距越拉越大。

 

相比之下,卖掉了自家代工厂格罗方德的 AMD 自 2018 年三代锐龙就转投台积电 7nm 怀抱,并早早预定下台积电 5nm 产能。而制程落后的英特尔尽管单核性能优秀,尽管架构不断更新,但早已失去了昔日的碾压性优势。

 

被盟友抛弃,被对手紧追,IDM 模式备受质疑,PC 市场也已经成为明日黄花,短短两年,英特尔从一代霸主,变得四面楚歌。

 

但英特尔真的已经沦落至此吗?

 

 


尽管“四面楚歌”,尽管强敌环绕,但翻开英特尔的财报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家几乎与半导体产业同龄的巨无霸,最近几年似乎过的还挺好:无论是营收还是毛利、净利,都处于一个不断正向增长的状态。

 

 


那么问题来了,在一个夕阳行业中,面临着不断下滑的市场,英特尔为什么还在增长?

 

根本原因在于,X86CPU 其实找到了新的蓝海市场。

 

在普通用户看不见摸不着的数据中心,服务器同样是 X86 芯片的核心战场。根据 IDC 数据,2019 年全球服务器出货量和销售额分别为 1174 万台和 873 亿美元。市场预计,全球服务器半导体市场 2020 年增长将达到 10%以上,2021 年可增长超过 20%。

 

 


而英特尔,恰是这个蓝海市场中,常年占据了超过 90%市场份额的超级巨无霸。

 

这一点体现在财报中,可以看到英特尔数据中心业务营收从 2009 年的 65 亿美金,提升到了 2019 年的 235 亿美金,增长达 260%。

 

考虑到英特尔在个人电脑上的表现,这 10 年来一直在 300 亿美金营收来回打转,完全可以说,过去十年,英特尔在数据中心再造了一个英特尔或者 3.6 个 AMD 的营收。

 

当然,这一点也很显著的反映在了利润上,在云计算产业带动数据中心兴起后,英特尔的利润也整整翻了一倍,突破了 200 亿美金大关。

 

而自疫情以来,云计算产业的提速更为明显,今年一季度,随着各国推行在家办公导致服务器需求大增,英特尔的数据中心业务也顺势创下了半年增长 40%的记录,吃下了疫情中最大的蛋糕,这足以说明英特尔在服务器端端统治力。

 

更何况,服务器芯片是一个极其注重生态,具备复利效应的市场。其生态一方面是围绕芯片需要的相关软硬件开发,另一方面,则包括了开发者也就是工程师团队的生态建设。

 

对于 C 端用户而言,CPU 的性价比更高,制程更先进,就足以下定决心购买。但是对于 B 端的服务器工程师而言,他们还需要考虑芯片企业提供的开发套件是否好用,开发中遇到问题芯片企业又是否有足够的工程师辅助开发,一旦形成开发习惯,变革难上加难。

 

也就是说,同样的 X86 芯片,英特尔用更多生态建设投入,换来了服务器市场难以撼动的霸主地位。

 

而唯一的隐忧则来自于,AMD+台积电+性价比的组合拳优势,是否还会在服务器领域完成对 tick-tock-tock-tock 挤牙膏的英特尔的“诺基亚时刻”反超?

 

 

 

苹果能够颠覆诺基亚,根本在于智能机对功能机的取代。

 

这使得诺基亚旧的专利,旧的经验,以及旧的生产模式,在一个全新的战场中,全部归零,甚至成为了变革的负累。

 

事实上,就在变革发生的 2007 年,诺基亚当年营收高达 511 亿欧元,利润收入达 72 亿欧元;即便到了市场格局完全颠覆的 2014 年,诺基亚也依旧手握专利数量超过一万两千多件,其中发明数近四千件,发明授权三千六百多件。

 

这是什么概念呢?

 

如果没有智能机的出现,仅凭手中的现金以及专利数量,就足以让诺基亚以价格战、专利战等各种方式,在功能机市场之中,远远的将其他竞争者远远甩在身后。

 

同理,在不断增长的 X86 市场中,英特尔不但没有迎来智能机取代功能机的诺基亚时刻,而且有的是资本与研发的底牌。

 

2019 年,英特尔营收 720 亿美元,净利润 218 亿美元;同年,台积电营收 357.74 亿美元,净利润 118.36 亿美元;AMD 营收 67.3 亿美元,净利润 3.41 亿美元。

 

也就是说,英特尔一家,营收与净利润几乎是台积电+AMD 联盟之和的两倍,英特尔每年的研发投入,更是台积电与 AMD 之和的 3-4 倍。

 

 


而反观 AMD,尽管在 CPU 市场,AMD 的市占率从 2016 年的不足 10%一路增长至如今的 37.5%,创下 14 年来的最高纪录,但是翻倍的市占率显然没能带来翻倍的营收与利润:2016 年至 2019 年,AMD 的营收仅仅从从 43 亿美金提升到了 67 亿美金。

 


这意味着,AMD 市占率增长的前提是以牺牲一定利润为代价。

 

而研发上,相比需要一份研发投入同时供给 CPU 与 GPU 两条线,就连收购赛灵思也需要换股操作的 AMD;兜里有粮(180 亿美金现金)的土财主英特尔,依旧拥有同时在芯片设计和芯片制造双线作战的本钱。

 

更何况,为了迎战台积电 -AMD 联盟,今年 10 月 20 日,英特尔将自己的闪存芯片业务以 90 亿美金出售给了韩国的海力士。

 

对于英特尔来说,这项规模巨大的业务不但难以盈利,还牵扯了大量的研发资源,通过这笔交易,它不但卸下了一个包袱,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制程拥堵,现金储备还猛增了 50%。可以说,大战前,兵马未动,粮草已然先行。

 

 


尽管账上有钱,尽管服务器生态稳固,但是一拖再拖的制程延宕,与消费者的倒戈已经用事实证明了英特尔经营上的失误,至少在半导体制造上,还在 14nm 挤牙膏的英特尔已然被曾经的小弟三星与台积电用 5nm 技术挑落马下。

 

资本市场也随之做出了最诚实的选择:纯设计的 AMD,伴随着 AMDyes 的口号,PE 已经站上了 100 倍,执掌制造端的台积电,也有 27 倍,然而英特尔的估值水平,已经降到了 8 倍,比中国股市里的水电和铁路股票估值水平还低。估值角度来说,英特尔无疑已经成为半导体股票的地板。

 

不过,从目前来看,英特尔显然不准备束手就擒,而且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排兵布阵:7 月下旬,2015 年进入英特尔的二号人物——首席工程官、技术、系统架构和客户部门总裁 MurthyRenduchintala 离任,此外,其执掌的系统技术、系统架构与客户事业部拆分成五大团队直接向 CEO 汇报。

 

至于英特尔是否能够凭借此举能重回巅峰,中国除了有兵败如山倒这句被验证了无数遍的俗语之外,另一句俗语也同样出名:瘦死的骆驼比马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