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国内桌面操作系统被微软垄断。究其根源,既有微软技术更成熟,软件生态丰富、服务完善、商业化水平更好等因素之外,也有老百姓习惯于使用 Windows 等因素。老百姓之所以习惯于Windows,则是因为破解版横行和微软早在20多年前就占领了学校机房和体制内单位。

 

 

在二十多年前,电脑价格昂贵,一台及其要万元左右,而那时的收入则非常有限,一个月不过数百元,加上电脑更新换代非常快,而且没啥正面的应用——在家庭场景下,当时看电影主要是VCD和DVD,电脑用的最多的就是给小孩打游戏。由于价格昂贵,且没啥正面的应用,大部分普通老百姓不会去买这种昂贵且快速折旧的电子家具。

 

当时,批量采购电脑的是机关、金融机构、国企这些单位,而微软则通过这些体制内单位为抓手专区高额利润。铁流父母那一代人就在官方或半官方培训机构下学习使用 DOS,然后是学习Win95,以及Word、电子表格等软件。另外,这些体制内单位工作人员都属于社会中坚阶层,在已经习惯于使用微软的产品,并认可微软的品牌后,之后如果家庭要购买电脑,那么必然选择微软的OS。

 

微软推广的另一个引擎则是学校,铁流则是在学校机房里学习使用 Win98/2000/XP,从小学到大学,学校机房都被Windows占领。由于学校的计算机课程只学习最简单的编程和应用,根本没有机会接触Linux。加上主流游戏都在Windows平台,大家在课余时间也没有多少主观动力去玩Linux。可以说,国内的大学、中学、小学为微软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忠实客户。

 

当下,科技自强和内循环已经成为发展战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完全可以学习微软当年的套路,抓住体制内市场和孩子两个引擎推广国产 OS。庆幸的是,在政策的扶持下,OS厂商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在网信事业的推动下,国内CPU和OS厂商均迎来利好,从1月14日的公告看,统信桌面操作系统V20和统信服务器操作系统V20产品成功入围中央国家机关2020-2021年Linux操作系统协议供货采购项目,机关单位已经开始规模替换英特尔CPU和Windows,虽然替换数据没有公开,但从相关CPU、OS厂商的营业收入上可以看出,2020年政策支持的力度很大,2021年很可能会延续2020年的政策。接下来,替换范围也许会从机关扩展到九大行业。

 

就学校这方面而言,很多学校已经开始换装国产 OS,以西安市为例,已经有10所学校在新建机房采用统信UOS,科大讯飞还基于UOS开发了英语口语监测工具,可以为上万名学生同时提供英语听说能力测评。

 

 

另外,统信学院将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新疆农业职业技术学院、硅湖职业技术学院、北京网络职业学院、山西青年职业学院等高校通过课程植入、联合实验室、教材出版、考点共建等形式开始了在高校推广应用的第一步。

 

“计算机普及要从娃娃抓起”,国产操作系统的普及也需要从娃娃抓起,从学生教材、教学软件到日常工作等场景全面渗入,让学生习惯于国产OS。同时,让体制内单位、九大行业员工习惯于使用国产OS,有鉴于我国有700万公务员和3000万事业编制人员,以及数千万国企员工,这些人基本是社会中坚阶层,当这些人习惯于国产OS,且国产OS软件生态越来越完善后,在家庭场景下使用国产OS也就水到渠成,国产操作系统有望在寻常百姓家普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