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灵思可编程芯片产品市场的不断增长推动它的发展壮大,5G 网络的推出也是它继续前行的助推器。

在刚刚过去的 12 月份这个季度,整个半导体行业一夜入冬,凛冬已至,许多芯片开发商巨头的收入只录得很少的增长,甚至出现了零增长。无边落木萧萧下,赛灵思却脱颖而出,创下收入同比增长 34%的靓丽成绩。

尽管根据分析师预计,赛灵思未来的增长也有可能会有所放缓,但是其减速力度有限,赛灵思在 2020 财年(于 2020 年三月份结束)仍然有望实现两位数的增长。在这个时期,由于库存调整、终端市场需求放缓、芯片买家对贸易战和宏观经济的担忧导致投资收缩,在这一系列负面因素的组合下,很多芯片同行预计会出现负增长。

 


为什么赛灵思的表现优于它的同行们,而且是以这么大的幅度领先?这与现场可编程门阵列和其它可编程逻辑芯片可扩展的整体可寻址市场有很大关系。搭载可编程器件的电路可以在芯片制造完成后重新进行配置,提供了很大的灵活性,另外,FPGA 主要买家市场将出现长期的周期性上升。

一直以来,赛灵思和英特尔的可编程系统事业部(其前身为英特尔 2015 年以 167 亿美元巨资收购的 Altera)双双统治着 FPGA 市场,同时也是其它类型可编程逻辑芯片的主要供应商。与制造后无法重新进行配置电路的其它芯片 - 比如可以运行各种应用的 CPU 和 GPU、或者为处理诸如解码视频、网络流量路由、运行 AI 软件框架等特定应用而专门打造的专用集成电路(ASIC)- 相比,FPGA 的优点和缺点一样明显。

 


先说缺点,相较于经常发生竞争关系的 ASIC 和专用标准产品(ASSP),FPGA 往往具有较低的处理能力密度(它会影响芯片尺寸、性能和功耗),最大时钟速度也较低。对于那些需要部署几千万颗甚至或数亿颗芯片的应用来说,它们也往往更昂贵。

另一方面,针对特定任务设计开发 ASIC,并把它打磨到可以批量生产的水平上可能需要长达两年的时间,而对于同样的任务,开发人员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通过配置现成的 FPGA 来实现它。对于小批量应用的场景,FPGA 的使用成本通常会更低,因为将 ASIC 设计到可以进行大规模生产的程度的研发成本可能非常高。

出于以上这些原因,FPGA 被开发人员广泛用于需要快速部署优化以运行新算法或其它代码的应用中,以及部分代码需要在部署后快速更新的场景。这也是 FPGA 和其它类型可编程逻辑芯片被广泛用于硬件测试设备和芯片原型设计的主要原因。

近年来,随着各种前沿算法、软件平台和标准的发展日新月异,选用 FPGA 的开发人员越来越多。一些值得注意的应用场景包括用于驾驶员辅助系统的处理器(赛灵思表示它是该领域的二号玩家,头号玩家是英特尔的 Mobileye)和执行 AI 推理的服务器加速器(针对实际数据和内容训练 AI/ 深度学习模型)。

混合了可编程电路、CPU 内核和专用于特定任务的硬连线处理引擎的片上系统(SoC)的可寻址市场也在不断增长。在 12 月份这个季度,赛灵思的 Zynq SoC 产品家族的收入同比增长了约 80%。

2019 年晚些时候,赛灵思将推出第一批基于其强大的 ACAP 平台(去年推出)的芯片,支持许多不同类型的处理引擎,这将进一步帮助赛灵思扩大其市场存在。值得注意的是,赛灵思将在一个名为 Versal 的新产品系列中销售这些芯片,而且它们将使用台积电最先进的 7 纳米制造工艺。

与此同时,长期以来,可编程芯片经常用在移动基础设施市场,用来处理无线电子系统和核心信号处理(基带)应用。随着 5G 网络的开始部署,这部分需求将会增加。上个季度,赛灵思面向“通信”客户的销售额增长了 41%,而且,5G 网络扩建将带来比 4G 网络扩建更大的机会,因为需要网络部署需要的硬件数量更多,用在基础设施设备上的芯片需求也更大。

这些长期增长趋势结合赛灵思管理层坚定的执行能力,似乎可以让赛灵思从英特尔的 PSG 事业部夺走一些市场份额,不仅如此,智能手机的疲软也不会对赛灵思造成重大影响。因此,即便其它芯片开发商巨头已经出现或者将要出现低增长甚至零增长,一点也不妨碍赛灵思单兵突进,一路飘红。

当然,这些积极因素已经表现在了赛灵思公司股价的表现上。在发布 12 月份季度报告后的两个工作日内,赛灵思股价飙升了 23%。该公司目前的股价相当于每股盈利 3.80 美元,对应于 2020 财年每股市盈率 29 倍,和许多其它芯片公司相比,这是一个相当稳健安全的估值。正是出于这个原因,看好英伟达未来增长的投资者可能希望等待出现更好的买点。

需要指出的是,现在这个时刻,赛灵思的增长故事看起来就是芯片开发商中的一朵奇葩。

 

与非网编译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