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小长假复工第一天,朋友圈被一条重磅消息刷爆了:

 

 

来自《华尔街日报》的消息,AMD 正在计划以 300 亿美元收购 FPGA 大厂赛灵思。两家公司正在对此进行“深入的谈判(advanced talk)”,并且可能最快本周就会达成交易。

 

在魔幻的 2020 年,我们刚刚见证了英伟达 400 亿美元收购 ARM 的世纪级交易,现在又来了一笔同样重磅的收购传言。虽然截至目前为止,这个消息还停留在“传言”的层面,但是它给人们来的震撼程度和想象空间,完全不亚于五年前的另一个收购案。当时,英特尔以 167 亿美元,收购了 FPGA 全球第二大厂 Altera,这也是英特尔历史上最大手笔的收购。

 

小朋友才做选择题,我全都要

时间先回到 2015 年。当时我和家人在日本旅游,看樱花。我印象很深,有一天早晨刚出门,随便刷手机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新闻大标题:有传言称,英特尔将收购 FPGA 公司 Altera。

 

我当时连上野的樱花都没心思看了,直接跑回酒店看新闻,各种发朋友圈,激动的畅想了一下行业未来,心里各种此起彼伏。

 

2015 年樱花季,摄于东京上野公园

 

后来传言尘埃落定,英特尔正式宣布并完成收购 Altera。尽管当了地主很多年,但是 167 亿美元的收购价,对于财大气粗的英特尔而言,也创下了它收购历史上的新高,这个记录也一直保持到了今天。

 

从现在看来,这次收购有着很强的象征意义。在此之前,芯片行业里的不同芯片类型,往往保持着泾渭分明的状态。比如,CPU、GPU、FPGA、ASIC 等等,大家都各玩各的。大厂之间的合作和竞争,比如在 FPGA 中集成嵌入式 CPU 等等,也都保持着不失尴尬的礼貌。少数的一些“越界”行为,就像 2006 年 AMD 收购 GPU 公司 ATI,还导致 AMD 深陷债务泥潭,差点把自己玩死。

 

然而,英特尔作为一家传统的 CPU 公司,通过收购 Altera,一举获得全球超过 30%的 FPGA 市场份额,这就开启了人们无限的想象空间。毫不夸张的说,这就好像人们发现徐锦江老师不仅体能充沛,在艺术领域还颇有造诣一样。英特尔也给当时的其他公司上了一课:小朋友才做选择题,而我全都要。

 

 

其中最为广泛传播的一个脑洞,就是将高性能的 x86CPU 和 FPGA 做成一个芯片,这也是我当年畅想的模式之一。事实上英特尔的确也做了这方面的尝试,比如所谓的多芯片封装(Multi-Chip Package,MCP),但这些尝试大都停留在了脑洞的阶段。个中缘由,在后面我还会继续讨论。

 

我在 2015 年发的朋友圈,图样图森破

 

另外一个脑洞,就是畅想另外一个 FPGA 大厂赛灵思的归属。这些吃瓜群众的心态,像极了一群催婚的亲戚:隔壁的丑丫头都嫁给王老五了,你这个优秀的大龄女青年,怎么还没找下家?

 

当时几乎所有的芯片大厂,都被拿来和赛灵思强行配对了一波。我的博士导师还信誓旦旦的给我说,他觉得 IBM 会考虑收购赛灵思。也有消息传出,说博通将放弃收购高通,转而收购赛灵思。当时的芯片行业,就是这么玄幻。

 

还有很多人建议,让赛灵思收购 AMD 得了。要知道当时 AMD 的市值还不到 30 亿美元,穷小子一个,凑合过吧,还要啥自行车。

 

谁能想到,五年之后,当年的穷小子发达了。

 

给你三百亿,你会怎么做?

2015 年 10 月,AMD 的股价还不到 2 美元。当时有很多人调侃,AMD 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避免英特尔形成行业垄断。一旦 AMD 经营出现问题,就能以破产要挟英特尔打钱,诸如此类。当然这些都是笑话,但也足以看出 AMD 当时的地位有多么的“卑微”。

 

五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事情。如果你在 2015 年 10 月买入了 2.3 万美元的 AMD 股票,并且持有到今天,那么你手中的股票就会价值 100 万美元。

 

 

在过去的五年里,AMD 的股价蹭蹭的上涨了 40 多倍,市值接近 1000 亿美元。相比之下,老对手英特尔的股价,五年间只增长了 1.6 倍。也就是说,如果五年前你拿着 2.3 万美元没有选择买 AMD,而是买入了英特尔,那么五年后你只有 3.7 万美元。所以说,人生的这些选择就是那么神奇。

 

AMD 起飞的原因有很多,比如苏妈的领导,新架构的加持,转向台积电代工等等。受篇幅所限这里不再展开了。但 AMD 这个曾经的穷小子,一步步变成富农、再到地主,走向人生巅峰,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在《西虹市首富》里,王多鱼在一个月里花光了十个亿,从而继承了三百亿财产。用个不恰当的比方,AMD 这个现实生活中的王多鱼,五年间市值增长了九百多亿美元,自然要考虑拿一部分“挥霍”一下。

 

 

这不,三百亿美金,准备“迎娶”当年那个优秀的大龄女青年 — 赛灵思。这也比五年前,土豪英特尔给隔壁丫头 Altera 的聘礼,高了将近一倍。

 

关于赛灵思三百亿美元的估值,业界众说纷纭。一方面,相比 Altera 五年前 156 亿的身价,300 亿似乎是个合理的估值。然而另一方面,在传出收购消息后,赛灵思股价大涨 14%,市值已经来到 295 亿美元。再加上收购的溢价,300 亿显然低了。

 

不过,按王多鱼的经验,任何项目、任何投入,只有回本且大赚一种可能。根据接下来分析的收购逻辑,再多付出一部分溢价,对于 AMD 来说也并非不是一种合理的选择。

 

收购背后的三个主要逻辑,和几个迷思

这次收购背后的主要逻辑有三点:数据中心、数据中心、数据中心。

 

AMD 意图收购赛灵思,并不是为了补强自己的消费者业务。FPGA+CPU 的这种使用模式,本来就不是为了消费级业务设计的,这也是关于这次收购的迷思之一。很多文章都在介绍,近年来 AMD 的桌面和移动 CPU 增长如何如何,但这些增长,除了为本次的收购传闻提供更多资金支持,并没有其他的技术意义。

 

数据中心的重要性在之前的文章里介绍过多次了,这块蛋糕早就成了各家芯片巨头的必争之地。英特尔早在几年前就昭告天下,要从一个以个人计算机和 CPU 为主的企业,转型成为以数据为中心(注意这里措辞的细微之处)、并围绕其发展全栈式解决方案的公司。

 

赛灵思也在 2018 年高调宣布,要将数据中心作为公司的优先发展方向。

 

类似的,数据中心业务也成为了英伟达的主要业务领域。在上个财季,英伟达数据中心业务的营收已经超过了它的传统优势领域 — 游戏业务。为了进一步扩展数据中心业务,英伟达还收购了网络设备提供商 Mellanox,并在不久前宣布收购另一个 CPU 巨头 ARM。

 

这样的大环境,势必会迫使 AMD 严肃考虑数据中心业务的重要性。虽然 AMD 坐拥 x86 CPU 和 GPU 两大技术,但在数据中心领域,CPU 不如英特尔,GPU 不如英伟达,这也是 AMD 必须直面的尴尬。

 

如何解锁更广阔的数据中心市场,或许就要靠 FPGA 这把钥匙。

 

值得注意的是,这把解锁数据中心市场的钥匙,并不是随便哪个 FPGA 公司都能提供的。比如,为了提供足够高的并行度,FPGA 的可编程逻辑单元要够多够大,这就过滤掉了很多专注于小型 FPGA 的厂商。为了实现高速数据处理,在 FPGA 上要集成高速收发器、硬核通信协议栈,比如 PCIe、以太网等等。为了实现对某些应用的针对性加速,比如人工智能,就要集成 AI 引擎,或者可变精度的 DSP 等单元。为了实现控制逻辑的优化,就需要集成硬核的 CPU 处理器。为了扩展存储器带宽,就要支持 HBM。等等等等。

 

这样一来,基本就过滤掉了大部分的 FPGA 厂商。当今市面上,能提供这把钥匙、并且还能和 AMD 合作的 FPGA 公司,只有赛灵思。

 

关于数据中心,业界常见的迷思,就是硬件加速单元大都依赖高算力的 GPU 实现,特别是云计算场景。然而,在过去的几年,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开始采用 FPGA 作为云数据中心的硬件加速单元。比如微软的 Catapult 项目,以及阿里云基于神龙架构的弹性裸金属服务器等等。这些内容我在之后的文章里会慢慢介绍。可以看到,FPGA 在云数据中心的核心价值正在逐渐展现,也逐渐被更多的公司所接受。

 

在这个领域,FPGA 最核心的竞争优势,就是它的灵活性。这使得它能够根据不同的场景、负载和需求,针对性的对计算、网络和存储进行加速和优化。因此 FPGA 开始被广泛用于很多云数据中心的基础设施架构里。

 

人们的另外一个迷思,就是希望将服务器的 x86 CPU 和 FPGA 做成单芯片的形式,类似于常见的 ARM+FPGA 的 SoC 形式。事实上,我在五年前也曾这样 YY 过一番。

 

然而,理想和现实总有着最遥远的距离。英特尔曾一度尝试的多芯片封装技术,由于功耗和性能等因素,最终不了了之。而目前 FPGA 在数据中心里的部署方式,仍然以 PCIe 加速卡的形式为主。

 

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作为英特尔共同的敌人,AMD 和赛灵思的合作其实早就不止一两天了。比如各种协议的制定,包括之前文章提到过的缓存一致性协议 CCIX 和 OpenCAPI,二者都是深度合作伙伴。

 

英特尔的另一个主要竞争对手英伟达,近年来在收购领域接连搞出大新闻,包括之前收购的 Mellanox,以及最近收购的 arm,都饱受市场热议。黄仁勋很好的展示了,当公司市值飙升千亿美元之后,如何利用这些额外的资本去做更多的资源整合。老黄对优质资产的眼光,也堪称毒辣。关于这两件收购的具体分析,可以看一下这两篇文章:《Mellanox 为何让巨头“趋之若鹜”》《英伟达收购(或不收购)ARM 背后的深层逻辑》

 

 

自然的,当市面上的优质资产慢慢变少的时候,AMD 这个从穷小子一步步暴富的新晋地主,肯定就越来越坐不住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今年 1 月,AMD 宣布 Dan McNamara 加入公司,并担任资深副总裁,兼服务器业务部的总经理。

 

这位仁兄大有来头,熟悉 FPGA 行业的朋友应该知道他的背景。他从 2004 年起,就一直就职于 Altera,并在英特尔收购 Altera 之后,一跃成为英特尔 FPGA 部门(可编程逻辑方案事业部,PSG)的总经理,后历任英特尔的资深副总裁,并成为英特尔的最高层管理团队的成员之一。

 

图片来自 AMD

 

在 2019 年暑期,英特尔对 FPGA 部门进行了一次重磅架构调整,把旗下的 FPGA 部门 PSG、和网络平台事业部(NPG)合并成为了一个全新的部门:网络和可定制逻辑事业部,即 Network and Custom Logic Group (NCLG),并由 Dan McNamara 担任总经理。这个新的部门,下属于英特尔的数据中心事业部(DCG)。

 

这次架构调整的主要意义,就是将 FPGA 整合到数据中心的计算和网络里,让二者更有机的相互作用。不用说,就是进一步在数据中心里推动 FPGA 的使用。

 

然而,在这次架构重组后仅仅几个月的时间,Dan 就离开了英特尔。更有意思的是,他并来到了竞争对手 AMD 这边,负责云计算、企业和生态系统的高性能服务器产品线,可以说是杀了个回马枪。

 

   物是人非,两位老哥都已经离开了英特尔

 

更更有意思的是,如果 AMD 这次对赛灵思的收购得以完成,那么 Altera 老兵 Dan,就会和昔日拼刺刀的友商一起亲密合作,甚至有可能成为赛灵思的直接领导。当然,到时候赛灵思的现任掌门 Victor Peng 是否还会留任,也是值得关注的,不过据我了解,行业人士认为他继续留在 AMD 的可能性很小。

 

Dan 负责 FPGA 和数据中心两块业务多年,有着丰富的经验,他也深知 FPGA 对于数据中心的重要性。此人的存在,或许是 AMD 尝试收购赛灵思的另外一条动因。

 

关于这次交易传闻,其实并非所有人都持积极观点。事实上,这次交易能否实现 1+1>2 的效果,还要打个问号。

 

很多人担心,AMD 是否有能力将赛灵思整合到自身的业务体系中。除了数据中心业务之外,AMD 和赛灵思的合作领域并不多。FPGA 的传统优势领域,比如通信、嵌入式、国防航天等等,AMD 都鲜有布局,这和英特尔也有着本质区别。英特尔在网络通信、物联网、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等很多领域都有着 ASIC 方案,比如以太网芯片、Mobileye、Movidus、Habana Lab 等,而 FPGA 也可以作为很好的补充。而 AMD 则缺乏这些业务的布局,因此可能会对收购之后的整合带来阻力,甚至重蹈当年收购 ATI 的覆辙。

 

此外,大手笔收购赛灵思,是否会对 AMD 的运营和资产状况造成负面影响,也是很多人担心的问题。

 

尽管 AMD 过去五年的发展完美符合戴维斯双击,即估值和业绩同步上涨,但它核心资产和业务的体量,大概和赛灵思是同等级别。相近体量的公司进行收购或合并,并不像大鱼吃小鱼那么简单,稍有不慎就会出现两条狗互咬的混乱局面。

 

结语

在华尔街日报的那篇最初的报道里,提到这次收购并非板上钉钉,而且二者之前曾经谈崩了一次。虽然老石我无法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但基于上面的分析,再结合当前美国大选的复杂政治环境,这次收购的讨论必然会遇到各种阻碍。

 

从 AMD 的角度看,收购赛灵思有着技术上的逻辑,也有资本运作的需要,更是为了应对当前寡头竞争的自然之举。然而从赛灵思的角度看,这次收购并非全部是利好。从 FPGA 行业的角度看,这次收购是否会加速 FPGA 的边缘化,以至沦为 CPU 的附属品,其实也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