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通在中国的服务器合资企业将加大对 ARM 处理器芯片的投入
  • 该合资企业可被亚马逊和谷歌这样的云服务供应商视为 ARM 服务器的典型模式
  • 云供应商将克服 ARM 服务器商用的关键障碍:软件

 

高通近日宣布将于中国贵州省政府合作建立一个基于 ARM 服务器技术的数据中心。贵州省将建设一个数据中心集群,采用超过 250 万台服务器,而这些服务器都基于高通的 ARM 服务器处理器。合资企业也将专注于开发服务器芯片,在全国进行销售。那些垂直集成 ARM 芯片设计和大规模云服务的公司将是采用 ARM 服务器技术的最佳对象,可加速 ARM 架构在数据中心中的采用。

 


当高通在 2015 年 10 月第一次宣布其服务器开发平台时,我很怀疑其对英特尔占主导的服务器业务构不成任何威胁。服务器早已商用化,而英特尔一直统治这一市场。


在英特尔发布 2015 年第四季度财报后,我开始担心英特尔的数据中心业务是否像看上去那样安全。因为无法在成本和性能上与 ARM 竞争,英特尔开始放弃智能功能手机和轻量平板电脑市场。


英特尔在移动市场的失败不仅是其 x86 技术的失败,还说明它的商业模式存在问题。英特尔曾希望在 PC 市场上取得成功商用处理器模式也能适用于移动领域。然而,这一行业的领导者包括苹果、三星、华为等恰恰相反更倾向于现在最高端智能手机中采用的定制化 SoCs。其它相对小规模的品牌像 LG 自然也就跟风了。


定制化 SoC 具有技术和商业优势。关键的技术优势是移动设备制造商可以为移动设备和潜在的操作系统优化 SoC 设计。商业优势是典型的垂直整合:过去属于商用处理器供应商的利润现在则被移动设备公司赚了。


除了新产品形式的结构性优势外,ARM 处理器也存在基本的成本优势,这是英特尔无法解决的,而移动设备制造商永远在追求利益的最大化。


定制化 SoC 架构也为数据中心采用 ARM 服务器提供了模板。过去尝试通过这种商业模式让 ARM 服务器处理器市场化的公司并没获得太大成功。近期有业内人士质疑 AMD 一再推迟的 Seattle ARM 服务器芯片根本行不通,Seattle 无法对英特尔构成任何威胁,而这也许是事实。


也有专家指出,软件支持不到位是 AMD Seattle 服务器芯片迟迟不能上市的主要原因。

 

 


软件协议栈的成熟是非英特尔阵营服务器市场化的巨大障碍,这点对 IBM 的 Power 架构服务器同样适用。要在商用服务器市场竞争,商用软件和 OS 解决方案必须是现成的,ARM 服务器目前还存在很大差距。


垂直整合的云服务供应商可以解决这个难题。通过控制软件堆栈,以及 SoC 硅底层硬件设计,这些公司可以开发出全集成的 ARM 服务器解决方案。如果有足够规模,这些公司也可以实现 ARM 技术的成本优势。


这是理解高通 / 贵州合资公司的关键。高通并不是在公开的商用市场上销售其服务器芯片,而是绑定了一个拥有巨大内部芯片市场的大客户,同时也可以提供软件栈。


这对合作双方都是很大的投资。初始资本为 2.8 亿美元,其中 45%归属高通。高通也为企业提供大量有价值的 IP。对高通这仅仅是个开始,任何其他类似的可完全掌控软件栈的集成云服务供应商,都是这种合作模式的备选。


据报道谷歌正在为 Android 寻求芯片合作伙伴,高通就可能是首选。这可以视为谷歌开始寻求定制化 SoC 模式,而不是继续进行自研。谷歌可以很轻松的把这种模式扩展到它的服务器里。


亚马逊因拥有 Anapurna 实验室而被视为很有可能开发它自己的 ARM 服务器,但该公司寻求垂直整合模式最佳的参考是移动设备领域的领导者—苹果。苹果有大量云服务,也是 ARM 处理器的设计专家,同时掌握大量软件栈。

 

不管是高通 / 贵州的合作,或独立的垂直整合云服务供应商苹果和亚马逊,我们都可以看到英特尔在数据中心市场的统治地位有可能被最终颠覆。高通显然要引领 ARM 在数据中心市场的进攻步伐。

 

零售市场的危机并不明显,但最大潜在危机是高通通过合资企业的成功(以及由此而来的后续扩散效应)获得的丰厚回报。高通已经快速扩张到英特尔的领地,还是通过非 x86 的方式。如果市场还能容下一个商用处理器供应商,那可能就是高通了。

 

更多有关服务器市场的资讯,欢迎访问 与非网服务器专区

 

与非网编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