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特朗普(Trump)政府最快有可能下周对至少 300 亿美元进口中国产品加征关税之际,美国企业仍在抱怨自己的商业机密在中国不安全。


长期以来那些知识产权面临风险的公司一直需要采取额外保护措施。了解公司安全保护的人士称,为了保护机密会谈内容,这些公司会彻底检查会议室和酒店房间,以防装有隐藏窃听设备。


外企访华高管通常会携带没有存储联系人、电子邮件或其它容易失窃数据的所谓一次性手机。上述知情人士称,手机短信有时也被加密。


公司调查机构 Kroll 的何越(Violet Ho)称,虽然窃取商业机密的现象并非中国独有,但中国经济的庞大规模和发展性质加大了外企的知识产权失窃风险。


何越负责 Kroll 大中华区调查和争端解决业务,她称,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企业非常多,活动也非常多,短期来看,商业动机以及财务方面的利益,非常有诱惑力。


在近期一项调查中,在华经营的美国公司称,他们在知识产权方面最大的担忧是法律保护不足,而且在权利被侵犯时又很难获得司法补救。


根据这项由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进行的调查,大多数受访企业称,中国比其他国家更容易发生知识产权被盗的情况,数据安全也面临更大风险,尽管和 2014 年相比,中国在这方面的差距已经缩小。


总部位于麻省的风力涡轮机控制系统生产商美国超导公司(American Superconductor Corp., AMSC)向美国联邦法院起诉了一家中资风力涡轮机设备生产商,原因是后者向其员工行贿以窃取知识产权,美国超导公司在 1 月份胜诉。


但在美国贸易代表去年 10 月份举行的一次公开听证会上,该公司首席执行长 Daniel McGahn 称,两家中国法院到目前为止已经以缺乏证据为由,驳回了美国超导公司提出的侵权指控。


听证会的记录稿显示,McGahn 说:“我们在西方最终寻求的是找到一个与中国合作的方法,使其贯彻法治。我认为问题在于,中国今天是否能够,或者是否已经准备好贯彻法治?”


中国政府反驳了对于其允许侵犯知识产权或迫使外国公司移交知识产权的指控,该指控也是特朗普政府新关税措施计划主要针对的问题。


特朗普希望中国松绑要求在华开展业务的美国车企、云服务提供商等公司必须与中国合作伙伴共享技术的政策。福特汽车(Ford Motor Co., F)、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 Co., GM)、亚马逊(Amazon.com Inc., AMZN)等美国公司都在华经营着与中国合作伙伴各持股 50%的合资企业。


不过,此类技术转让与一些美国公司口中的直接窃取是不同的。


Control Risks 驻上海的合伙人 Sean Molloy 表示,威胁不仅来自竞争对手,还来自企业内部寻求通过倒卖公司机密来赚钱的人员。


这促使许多公司采取了防御措施。


几位跨国公司高管称,已阻止员工在微信(WeChat)上讨论公司业务。微信是中国应用非常广泛的社交媒体和即时通讯服务,这项应用没有加密,且出于审查目的被严密监控。


美富律师事务所(Morrison & Foerster, MOF.XX)北京代表处执行合伙人 Paul McKenzie 称,将软体授权给中国公司的企业有时会通过将软体安装在访问权限受限的服务器上来防止被窃。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因担心电子窃听,一家在华有业务的外国制造商禁止高管通过影片会议方式参加在本国举行的公司高层会议。这位知情人士称,如果必须参会,相关高管会飞回总部。


Kroll 的何越称,一次她所在公司受聘调查一宗案件,涉及一家中国公司在一款产品的发布上战胜其西方竞争对手。这家西方公司有所怀疑,而 Kroll 的调查发现,在此事发生前的一次出差中,这家西方公司的首席执行长入驻的酒店房间遭入侵,其笔记本电脑的数据被一个 U 盘转出。


何越表示,调查确定,这位高管的秘书无意间将其行程分享给在社交媒体结识的一个人。


何越称,该公司认为没有足够证据表明失窃事件与其竞争对手公司有关联,但这位秘书被解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