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发审委昨日审核通过科沃斯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首发事项。

 

科沃斯要上市了。

 

 

从代工转自有品牌再到机器人领域,这家公司创造了一个转型奇迹。这是 2013 年写的一篇文章《机器人先驱》,5 年过去,现在看仍不过时:

 

20 世纪 80 年代,日本企业大举入侵美国市场,南京大学学生钱东奇在图书馆读到一本介绍日本经济的书,书中说正是丰田喜一郎、本田宗一郎、井深大这样一批人,促成了近代日本经济的崛起。他一直认为,要对这个世界有所改变,最好的办法是直接投身到经济建设中去。这本书让他热血沸腾。

 

1987 年,29 岁的钱东奇硕士研究生毕业。他的专业过于特别,越是深入研究下去,越没有办法将所学告诉身边人。谁也想象不到,他的事业曲线将和这个国家的经济大势高度一致。日后,他的公司走了一条标准的“贸、工、技”之路,直到进入家庭服务机器人这一极具未来感的领域。

 

家庭服务机器人是一种半自主或全自主工作的机器人,能够代替人类完成家庭环境内的工作。多年以后,家居生活场景大概是这样的:家庭服务机器人在某个周末的上午自顾自打扫房间、净化空气、擦亮窗户,主人则随意做着更有乐趣的事情。

 

2009 年,钱东奇的科沃斯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推出新一代机器人吸尘器“地宝”,随后接连推出机器人空气净化器“沁宝”、机器人擦窗器“窗宝”、多功能家庭服务机器人“亲宝”。2012 年,科沃斯的“地宝”产品销售量超过 20 万台,营业收入达 3 亿元,占据这一细分领域 60%的市场份额。

 

就家庭级的机器人产品而言,全球还没有一家公司有科沃斯这样完整的产品线。很多大公司有家庭服务机器人产品,但并不成系列,即便老牌公司 iRobot 也只有扫地机器人。

 

这是一个巨大的待开发市场。单单机器人吸尘器一项,钱东奇就认为其市场容量堪比洗衣机,甚至更大(如果是两层楼,可能需要两个机器人吸尘器)。洗衣服和扫地都是人们不愿意做的事情,人们只是在等待堪称完美的机器人出现而已。

 

2013 年 3 月初,在美国芝加哥的国际家庭用品展上,科沃斯的“地宝”“沁宝”“窗宝”“亲宝”产品均有亮相,其中“窗宝”获得了组委会颁发的年度创新大奖。目前,科沃斯的产品已经进入美国、德国、法国、澳大利亚、日本等 40 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科沃斯位于苏州市的总部办公区内,“地宝”安静地打扫着各个以海洋名称命名的房间,如“地中海”“加勒比海”。员工们匆匆走过,似乎没有人注意到它的存在。它呈圆盘状,只有不到 10 厘米高,看上去并不像人们通常想象中的那种机器人。

 

产品陈列室的名字叫“蓝海”,这是钱东奇雄心的外化,他要开辟一个全新的市场,并且成为这一市场的第一品牌。这位土生土长的南京人,讲起话来语调和缓,说到高兴处,眼睛会眯缝着笑起来。当他和公司吉祥物“小科”站在一起时,竟然有一种强烈的时空穿越感。“小科”由科沃斯的主要产品拼接而成:头部是“地宝”,躯干是“亲宝”,脚部是“窗宝”。

 

离开南京大学以后,钱东奇应聘成为汕头大学一名青年教师。由于教学课程设置的问题,他在汕头大学呆了不到两个月,就只身一人去了刚开始开发的海南,进了一家外贸公司。1990 年,钱东奇第一次接触吸尘器行业。在确定以家庭服务机器人为公司发展重心之前,他一直在与这种传统的小家电打交道。这也是众多中国制造企业的通常选择,发现一个可以有所作为的产品后,就调集所有资源围绕这一产品开展运营。

 

钱东奇从进出口贸易起家,逐渐进入代工领域。他那家位于苏州的工厂,为世界上最为知名的吸尘器品牌飞利浦、松下、伊莱克斯代工。代工业务一直持续增长,2012 年,营业收入达 14 亿元。但是他很早就清醒地意识到,代工终究只是一盘生意,工厂周而复始运转,却不能对公司附加值有所提升。

 

坚持代工业务的同时,钱东奇创立了自己的品牌“科沃斯”,但这一品牌一开始并不是为家庭服务机器人所设。钱东奇推出了一款名为“多极旋风吸尘器”的传统吸尘器,市场反响尚可,但是明显可以感觉到存在天花板(国内市场容量在 300 万台左右),何况作为后来者,还要从传统大鳄口中夺食。也就是说,公司产品归入小家电品类是危险的,那意味着将不可避免地与飞利浦、美的、海尔这样的公司产生正面冲突。

 

钱东奇迅速作出决断,提出彻底“去家电化”,转向家庭服务机器人。这一决策能够执行下去,有赖公司多年来的技术探索。早在 2000 年,他就开始组织人员研发机器人吸尘器,之后不断推出样机,直到机器人吸尘器“地宝”上市,足足走过了 8 年历程。第一台机器人雏形真空吸尘器诞生时,看上去像一辆迷你车,有简单的结构,可以在家里自行移动。现在的“地宝”,已经有了根据房间面积选择工作模式、自动返回充电、自动识别楼梯等功能。

 

代工企业要做成一个消费类品牌是一件异常艰难的事情。这一过程中,必须不断投入资源。钱东奇坦言,一直到 2011 年,科沃斯的家庭机器人产品才开始真正实现盈亏平衡。更为重要的是,消费者对新产品有一个认知的过程,市场需要逐渐培育。

 

企业对此要有明确认知,知道哪些需求是消费者的潜在需求,让这些需求得以外化。事实上,最先推出机器人吸尘器的是伊莱克斯,那款名叫“三叶草”的产品看上去很酷,但是定价近 3 万元,不免让人思考一个问题:把地扫干净,到底得花多少钱?

 

让一项工作得以有效完成,但不用支付太多的额外成本,这才是好的性价比。“地宝”定位中高端客户,产品价格区间划分相对合理,网络渠道上,便宜的为 899 元一台,贵的达 8000 元一台。根据市场调查机构中怡康的统计,从 2009 年开始,中国大陆市场的机器人吸尘器消费量开始上升。正是在那一年,科沃斯推出了 “地宝”产品。

 

产品实用性问题甚至深刻影响了一个国家的服务机器人产业。亚洲国家中,日本的机器人研发一直走在前列。本田公司开发的机器人 ASIMO(阿西木)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具有人一般移动能力的类人型机器人,采用了极为复杂的传感器与控制系统。但是 2011 年福岛核电站发生泄漏事故时,日本竟然拿不出一个像样的机器人进入事故中心进行探测,只好选用美国的机器人执行任务。归根结底,日本的服务机器人研发走的是尖端路线,价格下不来,很难进入家庭。反观韩国一些公司(如三星、LG)的研发更注重产业化,产品更新迭代也比较迅速。

 

家庭服务机器人牵涉物联网、传感器、智能控制、信息网络、新材料等学科领域,但在商业层面,最根本的一点还是能够运动,对环境有感知,可以帮助消费者完成某一项不乐意完成的工作。以“地宝”为例,可以自动清扫、自动倒灰、自动充电,凭借电子眼的下视传感,可以探测到超出 8 厘米的高度,自动调整行走方向以免跌落。

 

科沃斯的研发工程师现在大概有 300 人,研发部门的组织架构按照产品模块而非产品线划分。控制系统、硬件、软件、互联网应用、机械结构,不同模块由各个项目组串联起来。钱东奇并不片面看重学历:“我们这个企业,不认为名校的毕业生就一定怎样,更加看重实践能力。我个人认为,我们有些工程师做的很尖端的东西,并不比名校毕业生做的差。”

 

采用模块化的研发策略,使得科沃斯能够在相对短的时间里推出较为完整的产品。基于“地宝”移动平台,科沃斯推出了机器人空气净化器“沁宝”。传统空气净化器大多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工作,科沃斯的机器人空气净化器可以在各个房间移动,通过空气质量传感器捕捉空气污染源,在移动过程中实施净化,还可以智能判断室内有害气体的分布状况,然后自动升降至最佳高度进行工作。

 

在“沁宝”的基础上,多功能家庭服务机器人“亲宝”应运而生。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科沃斯的研发人员发现远程控制家电与智能安全防护(检测烟雾异常及生人到访)有了实现的可能。消费者只要将手机连接到网络,就可以通过“亲宝”实现视频通话、远程控制、安全防护、娱乐教育等功能。

 

家电物联网存在一个问题,由于不同家电厂商的通信协议不同,消费者如果要对所有家电实现智能控制,必须购买同一品牌的家电产品。显然这是不合情理的。如果有这样一个设备,可以打破家电品牌之间的协议壁垒,发挥集成功能,消费者的选择权就会大大增加,“亲宝”做的正是这样一件事情。

 

对于市场经济,钱东奇有着天然的敬畏感。很多人认为,一家将家庭服务机器人大规模产业化的公司,似乎应该出现在上海的张江高科(600895,股吧)或者北京的中关村才对。但他认为,先进的公司就应该自然生长,经受住消费者的选择,经受住同行的压力,最终脱颖而出。国家要做的只是构建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让所有企业在这一环境中优胜劣汰。

 

最后再说一说他那特别的专业。他学的是哲学和物理相关的专业。量子力学中有一条名叫“测不准关系”的原理,认为人对微观客体进行测量,必然带来不可控制的动量、能量干扰,因此物体不可能被准确测量。爱因斯坦则认为:“微观世界也是离开主体而独立存在的,科学认识能够精确地一一摹写微观粒子本来的存在状态。”在写给量子力学代表人物玻尔的信里,爱因斯坦说:“我无论如何不相信上帝会在投骰子。”

 

科学家的理念上升到哲学层面,最终还是要用实验来验证,爱因斯坦为此精心设计了一系列理想实验向玻尔发难。钱东奇研究的正是这些实验的落地问题。这实在是一门完全远离红尘俗世的学问,在一个“一无所有”的年代,研究这样的学问有点过于奢侈了。不过,当他最终离开思辨的象牙塔,在市场的风浪里摸爬滚打,却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年的选择。

 

在他看来,哲学是对大势的理解,讲究大局观,做企业恰恰要跟着潮流走;物理务实严谨,讲究逻辑推理,最终要落实到执行层面。从传统吸尘器厂商变为机器人概念的消费类公司,对科沃斯来说是质的飞跃。既踏实活在当下,又遥望远方,或许这才是中国制造企业的应然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