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经合组织的一份报告,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的自动化对工作岗位的威胁比预想的要小。经合组织是一个由高收入国家组成的政府间组织。这项新研究与牛津大学学者卡尔•弗雷和迈克尔•奥斯本在 2013 年发表的一篇有影响力的论文形成了对比。后者警告称,美国约 47%的就业岗位面临“自动化”的高风险。弗雷和奥斯本的研究为最近关于自动化的争论定下了基调。
 
但是,根据经合组织的分析,这些目前的担忧有些过头了。研究人员发现,在经合组织国家中,只有 14%的工作是“高度自动化的”,这意味着他们的自动化概率是 70%或更高。这些国家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日本。这一预测远没有弗雷和奥斯本的预测那么糟糕,尽管它仍然意义重大,相当于约 6600 万人失业。
 
该报道指出,例如,仅在美国,由于自动化,将会有 1300 万个工作岗位被销毁。“失业不太可能全国平均分配,但这几次的事故的确导致了大量的失业。”研究人员写道。
 
但是为什么这个新的估计与弗雷和奥斯本的不同呢?其中一个原因是,经合组织关注的是那些在高度自动化的工作中存在的难以自动化的任务。
 
举个例子,想想工厂里的机器操作员。尽管他们的一部分工作可以自动化,但他们可能还有其他的责任(比如管理库存和监督初级员工),而计算机无法做到这一点。再想想美国制衣厂的工人和越南的工人之间的区别:美国工厂更有可能在技术上先进,而典型的工人每天可能会涉及到更多的非例行任务,这些任务都是无法自动化的。
 
这说明,预测自动化将如何以及在哪里产生是一个极其困难的问题。
 
尽管经合组织预测,失业总人数将比人们担心的要少,但报告强调,对目前劳动力市场已经受到威胁的群体来说,影响仍然很大。
 
正如研究人员所写的那样:“自动化的风险并不是在工人之间平均分配的。”最可能被自动化的职业通常只需要基本的教育水平。这也意味着,自动化对年轻人的影响不是普遍的。研究人员注意到,20%的年轻人在做低技能工作,34%的销售和个人服务的工作可能遭受自动化。
 
这些趋势尤为重要,因为它们表明,即将到来的失业浪潮将如何进一步分化高收入、高技能的工作和低工资、不安全的工作。
 
上个月发表但又在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报道强调“技术将毫无疑问带来许多新的就业机会。”
 
同时,研究人员写道:“重要的是,不要忽视为年轻工人和低技能工作岗位提供再培训和社会保障的重要性。”
 
即将到来的自动化浪潮可能不会像我们之前所担心的那样具有破坏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自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