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月 3 日,谷歌对外宣布:谷歌 AI 管理层发生重大变动,AI 与搜索部门一分为二。

 

此外,当前谷歌所有与 AI 相关的业务都将统归于 AI 部门,由谷歌大脑的负责人 Jeff Dean 领导。

 

图 |Jeff Dean

 

可以猜测,从 2016 年将搜索和 AI 部门合并至今,仅时隔两年,谷歌却再将 AI 部门独立,或许因为时机已至,谷歌的 AI 研究成果到了集中落地的时候了。

 

从围棋开始,谷歌的 AI 棋盘已初步成局

认识谷歌 AI,想必很多人是从“围棋天才”AlphaGo 开始的。

 

2016 年 3 月,AlphaGo 大比分战胜围棋世界冠军、职业九段棋手李世石,一举得名。随后一年多的时间,其先后化身 Master 与中、日、韩数十位围棋高手进行快棋对决,连续 60 局无一败绩;与排名世界第一的世界围棋冠军柯洁对战获全胜;升级为 AlphaGo Zero,实现零基础深度学习 ..... 彷如开挂,一路所向披靡。

 

但就是这么厉害的技术,谷歌一直没将其商业化。

 

而据外媒最新消息,谷歌已经将“创造营收”做为其 AI 业务的一大新目标,开始将技术研发成果进行商业化落地。相关人士评论称,谷歌的 AI 野心,是从下围棋开始的,但绝不仅限于下围棋。

 

 

其实,早在去年十月,谷歌就曾一口气发布了多款智能硬件产品,包括智能手机、智能音箱、智能相机等。Google CEO 桑达尔·皮查伊表示,AI 可以让更多的 Google 产品保持竞争力。

 

可以看到,去年一年,谷歌一直在对外“包装”自己,称其已经从 Mobile First 转为了 AI First。甚至承诺,未来,Google 将把更多 AI 和机器学习技术应用在日常的服务中。

 

以 Google Assistant(谷歌语音助手)为例,谷歌就在其中应用了“WaveNet”人工智能模型等,使其更加智能,以帮助谷歌提高收入。而今年年初,谷歌重磅宣布全面对外开放 TPU,在 AI 芯片和公有云行业引起轰动。

 

除主打的欧美市场,去年年底,谷歌正式宣布成立中国 AI 中心。近日,更有消息传出,谷歌已瞄准印度等新兴市场,或将推出廉价的 Pixel 中端机型。

 

部分外媒指出,这些都表明谷歌正准备让人工智能研究成果实现商业创收。可能对于谷歌来说,他们的 AI 棋盘已经初步成局,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核心搜索业务需要创新,人工智能技术需要场景落地

2016 年,谷歌宣布合并的搜索与人工智能部门,任命原人工智能部门研究主管 John Giannandrea 负责公司旗下最重要的搜索引擎业务。

 

当时的合并理由是,互联网的核心技术正在发生从人类向人工智能转化的巨大变革,人工智能有望成为信息筛选更加有效的工具。

 

 

时隔两年,谷歌在 AI 行业早已声名大噪,此次拆分,虽有些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对于谷歌这样的以互联网起家的巨头来说,其最不缺的就是平台和钱。但随着传统互联网红海涌现,其所面临的转型问题也随之迫在眉睫。而在互联网业务已经定型,且轻易不可动的情况下,谷歌选择通过收购获取人才及新技术支持。从 2012 年开始至今,谷歌对于具有发展前景的 AI 初创公司的收购行动,就从未间断过。

 

2013 年,收购多伦多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深度学习和神经网络初创公司 DNNresearch,以期对其图片搜索功能进行重大升级;

2014 年,斥资 5 亿美元收购了英国学习算法初创公司 DeepMind,创造了 AlphaGo 这一“神话”;

2016 年,收购自然语言处理初创公司 API.ai,用以开发谷歌语音助手 Assistant 的新功能;

2017 年,收购了深度学习和机器学习初创公司 Halli Labs 和数据科学公司 Kaggle。

 

根据最新的 Alphabet(谷歌母公司)2017 第四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该公司第四季度总营收为 323.23 亿美元。其中,网站营收、网络营收总计 272.27 亿美元,占总比 84%以上。

 

AI 方面,谷歌云计算和智能硬件业务总营收达 40 亿美元以上,相较于 2016 年同期的 34 亿美元,谷歌在 AI 相关业务上的表现也可圈可点。

 

两年前,谷歌为转型升级选择合并两大业务部门;两年后,在搜索业务依旧创主体营收,AI 业务已初步成型且有部分商业落地的情况下,谷歌选择拆分两大部门。

 

这样的变化,从谷歌自身的发展看,最现实的理由可能就是:核心搜索业务需要继续创新,人工智能技术则需要更大的空间进行更多的场景落地。

 

总结

市场研究机构赛迪研究院预计,2018 年全球人工智能市场规模将达到 2697.3 亿元;到 2020 年,全球人工智能市场规模有望超千亿美元。这是一个市场规模和前景极为庞大的产业。

 

而从有 AI 业务至今,在外界看来,谷歌与苹果、微软等科技巨头最大相同点就是,技术与专利很多;而最大的差别是,技术只在“实验室”中,无法落地实用。

 

此次拆分 AI 部门,最终的目的,或还是希望搜索与 AI 能够在创新与独立的环境中发展,最终让 AI 能与搜索业务一样,撑起谷歌的营收大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