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和中国在贸易和技术问题上争执不休之时,美国公司在一个关键领域仍保持着对中国竞争对手的重大优势:研发支出。
 
普华永道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以亚马逊和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为首的美国公司在研发方面的投资达到了中国公司的 5 倍多。普华永道的报告追踪了全球最大(按研发支出计算)的 1000 家上市公司在截至 6 月 30 日的一年时间里的研发支出情况。
 
中国三大科技巨头百度、腾讯控股和阿里巴巴集团的研发支出都低于至少 44 家其他的公司,其中包括日本工业和消费电子企业集团松下。
 
服务中外企业的高风咨询公司首席执行官谢祖墀(Edward Tse)表示,这种差异反映出中国企业在过去 10 年的创新方式:擅长“应用现有技术,而非原创研究”。他谈到了移动支付和通讯应用这两个例子。
 
不过,普华永道的数据并不包括非上市公司,因此华为公司被排除在外。据华为表示,去年其在研发方面的支出超过 130 亿美元。
 
根据普华永道统计的数据,在截至 6 月 30 日的一年里,所有公司的研发支出总额达到创纪录的 7818 亿美元,其中 3290 亿美元来自美国本土企业。普华永道称,中国公司的研发投资为 610 亿美元,而 2010 年这一数字仅为 70 亿美元。如今,有 145 家中国企业跻身研发支出最高的 1000 家企业之列,10 年前则只有 14 家。
 
谢祖墀指出,研发支出的增加反映出中国企业在自主创新方面面临的压力,尤其是在人工智能、5G 和自动驾驶汽车领域。
 
报告的主要作者、普华永道美国工业产品业务主管巴里·雅鲁泽尔斯基(Barry Jaruzelski)表示,“美中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而且还在持续缩小。如果双方的差距在未来 10 年里填平,也不会令人震惊。”
 
在中国研发支出最多的企业中,阿里巴巴投资 36 亿美元,腾讯投资 27 亿美元。相比之下,在所有上市公司中支出最多的亚马逊在研发方面的投资为 226 亿美元,同比增长 40%。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花费了 162 亿美元。
 
这两家硅谷巨头的营收均高于中国的公司,因此,如果以占销售额的百分比来衡量这类投资,双方之间的研发支出差距会缩小。
 
亚马逊业务范围广泛,需要进行大量的研发投资,比如用于打造在仓库运作的机器人和送货无人机。今年 9 月,该公司一口气发布了 15 款由其人工智能助手 Alexa 驱动的全新设备或升级设备。该公司还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允许消费者在其传统购物网站上就能获得近距离观察商品的机会。
 
与此同时,Alphabet 一直在花钱培养自己的工程人才,尤其是在人工智能领域。该公司的首席财务官鲁斯·波拉特(Ruth Porat)上周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研发是公司运营支出增长的最大因素。
 
去年,腾讯在西雅图开设了其在美国的第一家人工智能实验室,该实验室由一位专攻语音识别的前微软研究员领导。该新设施是对腾讯已有的在其深圳总部的人工智能实验室的一个补充。该实验室由 200 多名工程师和 50 名人工智能科学家组成。
 
阿里巴巴最近表示,它将成立一个专门的部门来开发其首个人工智能芯片,该芯片将用于自动驾驶汽车或智慧城市。
 
亚马逊和 Alphabet 均拒绝置评,百度和阿里巴巴同样拒绝置评。腾讯表示,在 11 月 14 日发布财报前无法置评。
 
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的美国国家科学委员今年在一份报告中公布了一项更广泛的全球研发支出指标。报告称,中国的投资规模约为美国的五分之四。
 
普华永道的研究人员说,他们还没有发现研发投资和创新之间的关联。研究结果显示,科技行业是研发支出的主要来源,全球研发支出有将近 40%来自科技行业。
 
科技行业专家表示,中国科技巨头的研发支出之所以较低,部分原因在于它们比硅谷的竞争对手年轻,全球运营规模和预算也都没有后者大。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研究中美创新的金融学副教授萨布丽娜·豪厄尔(Sabrina T. Howell)说,相比美国企业,阿里巴巴、腾讯和其他的中国大型企业更多地寻求通过并购而非内部研究来进行创新。
 
她表示:“你在研发数据中看到的一部分是中国的创新外包。”
 
另一个因素是,两国研发资金购买力的差异,尤其是在雇佣科学家和工程师方面。
 
“当你花费一百万美元时,你会得到多少科学家呢?”雅鲁泽尔斯基说,“在中国,你得到的博士会比在美国得到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