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强北到“企业外迁”,深圳制造到了不惑之年

2018-12-03 09:52:02 来源:sina
标签: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深圳,如何在制造业的外迁大潮中,迎风升级?

 

从深圳大梅沙出发,沿着大鹏湾的海滨公路一路向东行驶,穿过葵涌荫翳蔽日的亚热带密林,便来到7000年历史的咸头岭遗址。

 

遗址目前并不对游客开放,只有一道铁丝网的大门与外界隔离。门口伫立一块“200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咸头岭新石器时代遗址”的木牌,和一个看守的岗亭,代表着这个禁区非凡的身份。

 

这里出土的文物主要展示在深圳博物馆里。考古队在这里发现了精美的圆形石器,和压制陶纹的石拍,还有石刀、石斧、石锛等石器。代表着7000年前,这里的器物制造工艺,已经是珠三角地区同类型遗址中的最高水平,并成为对周围遗址有较强辐射力和控制力的一个中心性聚落。

 

咸头岭遗址位于珠江流域,而珠江流域与台湾地区以及东南亚地区的古人类文明,又有着有千丝万缕的内在联系。

 

咸头岭遗址的发现,为深圳人重塑了对城市历史的自信,也让深圳人可以自豪的对外界宣布:深圳不缺乏历史文化,我们从7000年前起,就拥有着当时制造业的最高水准。

 

深圳,这座话题不断的城市,四十年来历经风雨无数,却一直在改革开放的滚滚浪潮中,扮演着中国制造业价值链的领航者角色,牵引着珠三角乃至整个中国的制造业升级。

 

01 华强北

华强北是指由深蓝中路、红荔路、上步中路、华富路4条城市主要道路合围而成的区域,总用地面积1.45平方公里。在华强北最鼎盛的年代,这里每天的客流量达70万人次,商业批发、零售、电子产品交易和餐饮年销售额超过1000亿元。

 

和多数产业集群兴起一样,华强北的崛起,早期同样是国家意志的一次风险投资。

 

华强北的源起,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初。原电子工业部、兵器部、航空工业部、广东省电子局等单位,在上步工业区内创办了一系列中国电子工业企业。这片区域,也成为中国电子工业涉足市场经济的最初试验田。而当时的华强路,只是工业区内一条内部道路的名称。

 

这条路得名于最早入驻的华强公司。这家从粤北迁到深圳的军工企业,早在1979年深圳特区成立一年前就来到深圳,深圳划拨了15万平方米的土地,位于如今华强北路东面大半个街道。来到深圳后,这家公司才改名华强,寓意中华民族富裕强大。

 

第一家来华强北投资建厂的央企是中航技公司。这个国家航空工业部下属企业因为进入早,得到了如今华强北路西面到华富路几乎所有地块,达10万多平方米。1981年3月开始,先后开办了南航电子厂、航空精密模具厂、深圳航空铝型材厂等。[1]

 

另一家是中电公司,不仅建立了京华电子、华发电子两家合资企业,还建立起了电子大厦、电子科技大厦两座深圳著名的高楼。

 

1982年8月,20层高的深圳电子大厦竣工,是当时深圳经济特区第一高楼

 

1986年,为了整合分散的小电子企业,实现市场化运营,电子工业部发起成立深圳电子集团公司。1988年,深圳电子集团更名为赛格电子集团,并在赛格工业大楼一楼,设立全国第一家专门销售国内外电子元器件的电子产品交易市场——赛格电子配套市场。当时由来自深圳本地和内地的160多家厂商以及10家港商,以自营自销、联营代销的方式经营。此时形成了华强北的雏形,上步工业区也从一个工厂区变成了一个国内举足轻重的电子元器件交易市场。

 

制造哺育交易,交易带动制造。华强北的崛起,让深圳的电子产业开启野蛮生长模式。这里不仅有布满流水线的大工厂,更有遍地开花的小工厂。每天的电子元器件像小山一样堆积无数,平了又起,起了又平。从手机到视听产品,从电脑整机到各种零配件,这里流转着几乎全世界所有能想象得到的电子产品和元器件。

 

“在美国需要花3个月才能找齐的电子元器件,到了华强北可能只需要一天。”[2]

 

以赛格电子市场为例,前后一共经历了五次扩容,发展至目前总经营面积近60000平方米,商铺3000余个。2000年,总高度355.8米,共72层的赛格广场投入使用,宣告华强北正式问鼎当时亚洲的第一大电子市场。

 

交易活跃的背后,是财富的原始积累,和一个个造富的神话。

 

2000-2008年,是华强北的黄金年代。曾经,深圳只有两个商圈——东门和华强北。华强北,几乎就是中国电子产业的晴雨表。

 

在那个年代,在华强北的生存模式简单粗暴,谁能抢到好的档口,谁就能坐着赚钱。档口价格被炒到30万/平,一张商铺申请登记表可卖到5万一张[2],不起眼的玻璃档口背后,是无数个身价不菲的富翁。在华强北这小小的1.4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诞生了数不清的亿万富翁,也孕育了腾讯、神舟电脑、同洲电子、金证、洪恩软件等一批在国内响当当的知名企业。

 

世纪初的华强路,过往的行人几乎都是统一的姿态:两眼放光,小碎步快走,手里拿着各种样式与品牌混杂的手机,不断联络着业务。各个柜台档口里忙碌的老板,和此起彼伏的讨价还价,还能常常看见有外地的游客往大号蛇皮口袋里塞满扫来的战利品——山寨的手机、MP3和各种数码产品。这些产品,大多数是受老家亲戚朋友委托代购的深圳“土特产”。

 

对于很多内地朋友来说,当年华强北的数码代购风潮,更甚于现在的“海购”。

 

20世纪初的华强北20世纪初的华强北

 

盛极必衰,物极必反。

 

华强北的衰落与三件事几乎同步。一是以苹果为代表的智能手机的兴起,让山寨潮流迅速消退。二是以淘宝京东为代表的电商的风靡。越来越少的人会选择拎着蛇皮口袋去华强北采购数码产品。第三件事是深圳房价的飞涨。随着地价房租的高歌猛涨,物流的便捷发达,也让华强北的效率越来越不具备竞争力。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深圳地铁的施工。2013年,华强北地铁施工围挡,让华强北进入隔离状态。人流大幅减少,大量实体商铺空置,出租率和租金价格都急速下降。

 

华强北,在一片质疑声中开始长达近四年的蛰伏隐忍。

 

如今的华强北,已经在新工业革命的浪潮下完成悄然转身,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时代。但是华强北留下的一个个创富故事,已经成为一代深圳人不可磨灭的记忆,和激励新一代深圳人面向未来的驱动力。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华为不会成为第二个中兴,任正非回应

本周二,面对持续的政治压力,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罕见地接受了CNBC等国际媒体的采访,他反复强调,即使北京方面提出要求,华为也绝不会允许中国政府获取客户数据。

任正非首次对外媒发声,华为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任正非首次对外媒发声,华为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据彭博社报道,在经历了最近的事情之后,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打破了长达数年的沉默,今日早些时候,他驳斥了美国认为华为帮助中国监视西方国家的指责。

苹果撑不下去了?销量不佳采用大降价策略?
苹果撑不下去了?销量不佳采用大降价策略?

苹果在2018年9月份发布的iPhone XS、iPhone XS Max以及iPhone XR,因为售价过高,导致销量不佳,尤其是国内市场。再加上和高通的纠纷,iPhone的销量是越来越差。

一文看懂华为芯片发展史

“新产品研发不成功,你们可以换个工作,我只能从这里跳下去了!”49岁的任正非站在深圳南油深意工业大厦五楼的窗边,对着研发工程师们喃喃地说。

华强北新风向 “智能”无处不在,AIOT火了?
华强北新风向 “智能”无处不在,AIOT火了?

深圳华强北是一片神奇的沃土,什么电子产品到底火不火,来这里一眼便知。

更多资讯
微软人工智能和物联网的战略布局:全球最大AI和IOT实验室落户上海

微软全球最大的人工智能和物联网实验室16日落户上海,这也是微软亚太首家、全球第三家相关实验室。其使命为助推人工智能和物联网解决方案及应用创新研发和产业化。

3D视觉加持,智能货柜乱战2019新零售?
3D视觉加持,智能货柜乱战2019新零售?

当经历了2017年的疯狂点位大战以及2018年的巅峰急坠之后,智能货柜终于迎来了行业的终极形态——3D动态智能货柜! 3D动态智能货柜就能为这个行业带来了什么?高空间利用率、精准商品识别效率以及低计算量之外,技术是否已经成熟,产业链的构建是否完善,巨头们到底有谁在瓜分这块距离用户最近的蛋糕?

配送领域正在经历一场“机器人”混战,万亿市场能否再催生一个独角兽?

配送领域正在经历一场“机器人”混战。最近两年的CES展上,无人车、无人配送机器人的竞相亮相,就是例证。这条全新的赛道上,既有像YOGO这样深耕技术多年的初创公司;也有如阿里菜鸟、京东这样自带场景的行业巨头。

使用ROS控制伺服电机的原理及详细代码

ROS(Robot OperatingSystem)是开源的机器人系统平台。使用这个之后,机器人就可以看见东西、测绘、导航,或是以最新的算法作用于周围的环境当中。假如想要制造复杂的机器人,已经准备好的ROS程序代码就能派上用场。ROS能在最低限度下运用。这可以透过Raspberry Pi等级的计算机安装。

大陆厂商全面进攻OLED,京东方电视面板出货量超越LGD跃居全球第一

根据群智咨询(Sigmaintell)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电视面板的出货量2.84亿片,年增8.4%,出货面积为1.51亿平方米,年增9.5%,出货量及出货面积均创历史新高。京东方出货量首度超越LGD,跃居电视面板龙头。

电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