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强北到“企业外迁”,深圳制造到了不惑之年

2018-12-03 09:52:02 来源:sina
标签: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深圳,如何在制造业的外迁大潮中,迎风升级?

 

从深圳大梅沙出发,沿着大鹏湾的海滨公路一路向东行驶,穿过葵涌荫翳蔽日的亚热带密林,便来到7000年历史的咸头岭遗址。

 

遗址目前并不对游客开放,只有一道铁丝网的大门与外界隔离。门口伫立一块“200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咸头岭新石器时代遗址”的木牌,和一个看守的岗亭,代表着这个禁区非凡的身份。

 

这里出土的文物主要展示在深圳博物馆里。考古队在这里发现了精美的圆形石器,和压制陶纹的石拍,还有石刀、石斧、石锛等石器。代表着7000年前,这里的器物制造工艺,已经是珠三角地区同类型遗址中的最高水平,并成为对周围遗址有较强辐射力和控制力的一个中心性聚落。

 

咸头岭遗址位于珠江流域,而珠江流域与台湾地区以及东南亚地区的古人类文明,又有着有千丝万缕的内在联系。

 

咸头岭遗址的发现,为深圳人重塑了对城市历史的自信,也让深圳人可以自豪的对外界宣布:深圳不缺乏历史文化,我们从7000年前起,就拥有着当时制造业的最高水准。

 

深圳,这座话题不断的城市,四十年来历经风雨无数,却一直在改革开放的滚滚浪潮中,扮演着中国制造业价值链的领航者角色,牵引着珠三角乃至整个中国的制造业升级。

 

01 华强北

华强北是指由深蓝中路、红荔路、上步中路、华富路4条城市主要道路合围而成的区域,总用地面积1.45平方公里。在华强北最鼎盛的年代,这里每天的客流量达70万人次,商业批发、零售、电子产品交易和餐饮年销售额超过1000亿元。

 

和多数产业集群兴起一样,华强北的崛起,早期同样是国家意志的一次风险投资。

 

华强北的源起,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初。原电子工业部、兵器部、航空工业部、广东省电子局等单位,在上步工业区内创办了一系列中国电子工业企业。这片区域,也成为中国电子工业涉足市场经济的最初试验田。而当时的华强路,只是工业区内一条内部道路的名称。

 

这条路得名于最早入驻的华强公司。这家从粤北迁到深圳的军工企业,早在1979年深圳特区成立一年前就来到深圳,深圳划拨了15万平方米的土地,位于如今华强北路东面大半个街道。来到深圳后,这家公司才改名华强,寓意中华民族富裕强大。

 

第一家来华强北投资建厂的央企是中航技公司。这个国家航空工业部下属企业因为进入早,得到了如今华强北路西面到华富路几乎所有地块,达10万多平方米。1981年3月开始,先后开办了南航电子厂、航空精密模具厂、深圳航空铝型材厂等。[1]

 

另一家是中电公司,不仅建立了京华电子、华发电子两家合资企业,还建立起了电子大厦、电子科技大厦两座深圳著名的高楼。

 

1982年8月,20层高的深圳电子大厦竣工,是当时深圳经济特区第一高楼

 

1986年,为了整合分散的小电子企业,实现市场化运营,电子工业部发起成立深圳电子集团公司。1988年,深圳电子集团更名为赛格电子集团,并在赛格工业大楼一楼,设立全国第一家专门销售国内外电子元器件的电子产品交易市场——赛格电子配套市场。当时由来自深圳本地和内地的160多家厂商以及10家港商,以自营自销、联营代销的方式经营。此时形成了华强北的雏形,上步工业区也从一个工厂区变成了一个国内举足轻重的电子元器件交易市场。

 

制造哺育交易,交易带动制造。华强北的崛起,让深圳的电子产业开启野蛮生长模式。这里不仅有布满流水线的大工厂,更有遍地开花的小工厂。每天的电子元器件像小山一样堆积无数,平了又起,起了又平。从手机到视听产品,从电脑整机到各种零配件,这里流转着几乎全世界所有能想象得到的电子产品和元器件。

 

“在美国需要花3个月才能找齐的电子元器件,到了华强北可能只需要一天。”[2]

 

以赛格电子市场为例,前后一共经历了五次扩容,发展至目前总经营面积近60000平方米,商铺3000余个。2000年,总高度355.8米,共72层的赛格广场投入使用,宣告华强北正式问鼎当时亚洲的第一大电子市场。

 

交易活跃的背后,是财富的原始积累,和一个个造富的神话。

 

2000-2008年,是华强北的黄金年代。曾经,深圳只有两个商圈——东门和华强北。华强北,几乎就是中国电子产业的晴雨表。

 

在那个年代,在华强北的生存模式简单粗暴,谁能抢到好的档口,谁就能坐着赚钱。档口价格被炒到30万/平,一张商铺申请登记表可卖到5万一张[2],不起眼的玻璃档口背后,是无数个身价不菲的富翁。在华强北这小小的1.4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诞生了数不清的亿万富翁,也孕育了腾讯、神舟电脑、同洲电子、金证、洪恩软件等一批在国内响当当的知名企业。

 

世纪初的华强路,过往的行人几乎都是统一的姿态:两眼放光,小碎步快走,手里拿着各种样式与品牌混杂的手机,不断联络着业务。各个柜台档口里忙碌的老板,和此起彼伏的讨价还价,还能常常看见有外地的游客往大号蛇皮口袋里塞满扫来的战利品——山寨的手机、MP3和各种数码产品。这些产品,大多数是受老家亲戚朋友委托代购的深圳“土特产”。

 

对于很多内地朋友来说,当年华强北的数码代购风潮,更甚于现在的“海购”。

 

20世纪初的华强北20世纪初的华强北

 

盛极必衰,物极必反。

 

华强北的衰落与三件事几乎同步。一是以苹果为代表的智能手机的兴起,让山寨潮流迅速消退。二是以淘宝京东为代表的电商的风靡。越来越少的人会选择拎着蛇皮口袋去华强北采购数码产品。第三件事是深圳房价的飞涨。随着地价房租的高歌猛涨,物流的便捷发达,也让华强北的效率越来越不具备竞争力。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深圳地铁的施工。2013年,华强北地铁施工围挡,让华强北进入隔离状态。人流大幅减少,大量实体商铺空置,出租率和租金价格都急速下降。

 

华强北,在一片质疑声中开始长达近四年的蛰伏隐忍。

 

如今的华强北,已经在新工业革命的浪潮下完成悄然转身,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时代。但是华强北留下的一个个创富故事,已经成为一代深圳人不可磨灭的记忆,和激励新一代深圳人面向未来的驱动力。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任正非:华为是如何一步步做大做强的?

近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频繁接受外媒采访,阐明了华为的立场以及对美国的态度。

任正非:华为技术领先西方公司

BBC记者Karishma Vaswani: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能够倾听您的立场,我们知道现在全球针对华为有很多错误的理解,从BBC的角度来看,想通过这样的机会了解您的观点,对这样的机会表示感激,待会会向您提问题,这些问题是全世界都非常关心的一些问题,我也会非常公正地问问题,再次对您接受采访表示感谢!

孟晚舟状告加拿大政府予以反击,孟晚舟一案会以何种结局收场?
孟晚舟状告加拿大政府予以反击,孟晚舟一案会以何种结局收场?

当地时间3月3日,据加拿大媒体报道,华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女士的律师团已经对加拿大政府、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和皇家骑警(即联邦警察)提起诉讼,指控他们在未告知她的情况下,就对她进行逮捕、搜查和审讯,这些做法都侵犯了她的宪法权利。

任正非公开表示孟晚舟永生永世不可能做接班人,什么原因?

2月26日凌晨消息,2019年2月18日,任正非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专访。在采访中,任正非表示,孟晚舟永生永世不可能做接班人,因为她没有技术背景。

华为任正非:美国不能代表世界,孟晚舟不应被抓
华为任正非:美国不能代表世界,孟晚舟不应被抓

美国近来不断渲染华为的“威胁”,并施压其盟友抵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此次的中东欧之行,每到一站也都不忘抹黑华为。但是,就在2月17日,英国方面突然传来消息,称5G网络使用华为通讯设备所产生的风险是可控的,一下打击了美国劝说盟友的努力。

更多资讯
AR眼镜助力智能制造

在智能制造发展过程中,为了解决相关痛点,出现了一系列的技术应用,例如工业机器人、工业物联网、边缘计算、大数据等。其中增强现实技术(AR)已经被逐渐成为企业、工厂智能化转型的利器。

智能工厂应回归理性贴近市场需求

当前,智能制造热潮涌动,一系列政策和推动措施正在加速推进我国智能制造发展,制造企业智能工厂建设正如火如荼。然而,很多制造企业对于智能制造还存在诸多认识与实践中的误区,推进智能工厂建设还需呼唤“理性”。

波音CEO对737max空难发表公开信,多次提到安全却只字未提道歉?
波音CEO对737max空难发表公开信,多次提到安全却只字未提道歉?

近日,波音CEO Muilenburg 发表公开信,针对近期波音737 MAX机型空难事故以及后续系统安全更新等进行说明,但对于外界关注的道歉以及赔偿等问题并未提及。

安防行业啃不下AI芯片这块“硬骨头”,就意味着出局?

在安防智能化如火如荼的发展中,AI芯片作为智能化的核心要素备受瞩目。如果面向最终客户的厂商是这个行业的“面子”,那么安防AI芯片无疑是“里子”。面子感受冷暖,里子冲锋陷阵。

印度机器人应用飙升 未来市场广大

尽管机器人在印度的应用一直很缓慢,每1万名工人中只有3台机器人,但为了节省人力和成本,越来越多的企业投资于数字化转型,机器人的应用水平未来必将提高。

电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