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群峰,16 岁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计算机系,后赴美国留学取得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计算机科学博士;曾任中科大计算机系正高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为公司计算体系结构首席科学家,华为公司算法委员会核心创始委员;2015 年正式创办达博科技(DataBox),专注研发全球领先的大数据专用芯片技术。2018 年,DataBox 携自主研发全球领先的大数据专用芯片公开面世,产品进入包括互联网巨头、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在内的行业顶级企业客户,并引入商业资本与政府共同投资的独角兽级股权融资。
 
董群峰博士
 
1
DataBox 创始人董群峰,1977 年出生于安徽省庐江县;这里也是历史上众多名将的故乡 —— 三国名将周瑜,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抗日战争中国远征军统帅孙立人,等等。1993 年高考,他的中学母校在安徽省 25 所重点中学排名前八,16 岁的他以中学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中科大计算机系;从中科大计算机系本硕毕业后,他留学美国,成为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计算机系历史上最短时间完成学业的博士研究生。
 
旋即,学术上羽翼渐丰却还没有任何正式学术职业履历的他收获了一份沉甸甸的信任 —— 母校中科大破格直接聘任他为正高级教授,在千人计划尚未问世的当时,这是即将迎来 50 周年华诞的这所中国名校校史上未有先例的创举。
 
无论留学、执教、创业,开始三年不飞不鸣,对于董群峰来说是常态。他始终不忘回国工作的初衷 —— 在中国本土做出世界领先的科技创新成果,在中国高校科研院所从未发表论文的世界顶级学术会议上发表科研论文,填补历史空白。每年在全世界范围内只录取三四十篇论文的顶级精英会议,才是历史空白所在,才是他的目标。
 
执教中科大整整三年之际,研究组的成果论文开始陆续面世,均发表在精英学术会议上。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实现了包括港澳台、新加坡在内的大中华地区本土高校科研院所在世界顶级学术会议 NSDI 上发表研究论文“零的突破”,也领先于彼时尚未破零的日本等发达国家高校科研院所。
 
实现历史“零的突破”的学术生涯夙愿目标已经实现,作为一介书生,董群峰觉得就算不负平生了。若要把只有一次的人生在这条轨道上继续下去,关键是要给自己一个关于生命意义的答案 ——“我还能改变什么?“世界上有过你这个人和从来没有过你这个人,不应该没有区别。” 
 
那,人生的下半场究竟该做什么呢?
 
2
在美国读书期间跟随两位导师的经历,冥冥之中给出了方向。
 
说起美国留学期间的第一位导师,董群峰赞不绝口。“麻省理工学院数学本科,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理论博士,导师是计算机科学界的诺贝尔奖 —— 图灵奖得主 Richard Karp 教授。这些还不是关键,只有亲自读过他的计算机算法论文,你才会真正体会到论文中算法的精妙创意和数学构造给人展现出来的那种智慧心灵上的享受。”
 
这位美国导师后来放弃终身教职离开了大学,创办自己的科技公司。这件事情对董群峰触动最深的是,导师做算法研究的智慧不仅可以呈现为学术论文中美妙精巧的数学构造,同样也可以创造出实实在在的巨大价值——卖掉自己创办的科技公司后,导师收获了很大一笔财富。
 
彼时,全神贯注在学术上的董群峰没有跟随导师去创业公司,转学到了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计算机系继续攻读博士。该系自 1960 年代建系起,连续 40 余年名列 USNEWS 全美大学计算机科学 TOP 10 行列。攻读博士期间,董群峰研究的科技创新发明专利后来被全球芯片龙头 Intel 公司看中,还支付给他一笔专利费。博士毕业时,导师劝他不要回国了,一起在美国用自己的技术创办一家科技公司,就算不独立上市,卖给 Intel 这些大公司也行啊。一心回国实现学术夙愿的董群峰婉拒了导师,回国在学术道路上继续实现理想。
 
但现在,董群峰告诉自己:也许是时候创办一家自己的企业了。凭借多年的技术积累和独立研究创新能力,只要找对方向,一定能创办一家很有价值的科技公司。如果能做一家足够大的公司,可做的事情比自己在高校要多得多,也自由得多。
 
董群峰意识到,这就是自己人生的下半场最值得做的事情。
 
3
究竟什么才是产业上真正值得做、并且能做成巨大公司的问题,不是学校里的学院派教授能说清楚的。董群峰觉得,需要的是在实战中观察实践,总结积累。恰在此时,曾邀请他到美国硅谷研究所举办过专场学术报告会的华为公司相关部门获悉他有意离开学术界进入产业界,第一时间递出了橄榄枝,邀请董群峰加入华为担任计算体系结构(Computing Architecture)首席科学家,全面负责专用芯片加速技术及其核心算法研究。
 
没有经过太长时间的思考,董群峰就决定接受了。原因在于,他曾经发表过一篇论文,在论文中创造性地构造了一种巧妙的编码方式与电路结构相结合,把业界研究了二十年也没能突破的电路规模指数级爆炸的魔咒给突破了。为此,他作为中科大教授在华为美国研究所分享了这个学术成果,当时他感受到华为是一家尊重技术、热爱技术而且懂得鉴赏技术的公司。
 
现在回过头来看,董群峰认为这是自己做出的正确抉择;唯有如此,他才摆脱了如今在他看来“学院派”创业公司存在的弊端局限。华为数载,究竟给这位科学家出身的创始人带来了怎样的升华与转变?
 
4
刚刚加入华为担任计算体系结构首席科学家的董群峰,碰上一个意料之外的工作机遇。华为公司当时还没有统筹全公司算法工作的组织体系,由此机会,董群峰做了一件对他个人和整个华为公司来说都很有意义的事情。作为三名核心创始委员之一,共同组建华为公司算法委员会,统筹华为公司的核心算法研发工作。算法是 IT 企业最核心的竞争力灵魂;软件也好,硬件也好,只不过是算法的实现形式。对于年营收几千亿元的华为公司来说,也不例外。
 
彼时,阿尔法狗(AlphaGo)尚未横空出世,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人工智能领域远不像今天这样人声鼎沸。其实,董群峰很早就接触到深度学习专用芯片加速技术,也就是现今大众媒体热捧的“人工智能芯片”或“AI 芯片”。寒武纪联合创始人,中科大少年班 1997 级校友陈云霁博士跟董群峰是大学期间认识多年的球友;早在 2012 年,陈云霁跟他谈起和弟弟陈天石博士(寒武纪创始人,中科大少年班 2001 级校友)在做深度学习加速芯片这个新方向,他听后觉得挺感兴趣。2013 年底,他在华为主办了一次硬件加速技术峰会,专门把陈云霁请到峰会做了专题学术报告,讲的就是当时刚被国际顶级学术会议录用但还未公开发表的寒武纪深度学习加速芯片论文。令人惋惜的是,陈氏兄弟的研究对于彼时的产业界来说还比较超前,能听出感觉的人并不多。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领导的专用芯片加速技术团队开始接到来自业界大型企业客户的技术需求,为客户业务系统使用的深度学习算法提供专用芯片加速解决方案。当时,国内现今 AI 芯片领域的头部创业公司,要到 2-3 年之后才陆续创立。
 
然而,2015 年创业时,董群峰并没有选择 AI 芯片这个资本热捧的创业方向。作为华为公司算法委员会核心创始委员,专用芯片加速技术首席科学家,他见过太多全球各行各业真正有价值的技术问题了。
 
人生只有一次,董群峰很清楚自己创业是为了解决人生下半场的意义问题 —— 做一家足够大的公司,才能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如果一个创业项目注定难以成长为巨大企业,他的创业就失去了意义。
 
5
创业之前,董群峰认真全面地推演了若干技术方向;从多个维度综合评判,指向的是一个不仅具有广阔发展前景,而且已经拥有巨大现实市场规模的产业,即(包括政府等公共部门的)企业级大数据。
 
在企业级市场,DataBox 研发的大数据专用芯片瞄准的大数据服务器集群,规模远远超过 AI 芯片瞄准的机器学习服务器集群。这背后有着内在的产业技术逻辑,今天广泛运用的人工智能技术仍然属于弱人工智能的范畴。人类这样的强智能体,不需要看几百万张狗的照片才能识别狗;而今天广泛运用的人工智能技术仍然依赖数以亿万计的海量大数据进行训练学习,才能形成有效的认知识别。
 
因此,今天广泛运用的人工智能技术是天然建立在海量大数据基础上的。大数据服务器集群是底层基础设施,它承载的海量大数据可以被用于许多用途;机器学习服务器集群,则是建立在这个基础设施之上的一个上层应用子系统。人工智能芯片是 DataBox 大数据芯片产品谱系中的一个分支。
 
2018 年 11 月,英伟达 GTC 大会在苏州召开期间,参会的一家互联网巨头客户在走访 DataBox 苏州研发中心时透露,他们用于人工智能业务的 GPU 不到两千块,只相当于大数据服务器数量的二十分之一。时间证明一切,3 年后的今天,董群峰着眼产业内在逻辑的长远抉择赢得了历经时间检验的正确回报。
 
更意味深长的是,在一些 AI 芯片创业公司曝出商业落地困难的今天,越来越多的大型客户在大数据专用芯片合作基础上不断提出与 DataBox 合作,共同研发包括 AI 在内的各种企业级应用的硬件加速技术方案。走不为人知的僻静小路,有时比走热闹喧嚣的马路更快接近终点。
 
作为大数据存储、计算专用芯片技术和软硬件一体化解决方案商,DataBox 聚焦瞄准的正是万亿市场规模的企业级数据。以 DataBox 研发的一款大数据存储专用功能芯片为例,2017 年,DataBox 成为中国首家成功流片此类芯片的芯片设计企业,亦是全球目前唯一拥有新型算法芯片的企业,技术水平领先于 Intel 等全球竞争对手,已通过 2018 年下半年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组织的产品测试。
 
在商业落地方面,DataBox 的产品已进入包括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互联网巨头企业在内的行业顶级大数据平台。仅这一款芯片,DataBox 面对的就是全球大数据平台几百万上千万套的存量空白市场空间,毛利润空间上百亿美元,拉动公司市值增长可达千亿美元级别,而 DataBox 拥有多个系列的存储、计算专用芯片产品,投资者给 DataBox 十亿二十亿美元的估值,也有上百倍赚钱空间。同时,行业还在持续快速增长。
 
董群峰小时候热爱武侠小说,最喜欢温瑞安笔下的柳五 —— 书生般温和的外表下,是炽热燃烧的狂放内心和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亦如李沉舟光芒下的柳五,李沉舟不在时,他可独掌大局,而真正令他怡然自得的,却从来都是没有光芒、不飞不鸣的日子。虽无飞,飞必冲天;虽无鸣,鸣必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