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许多为人称道的科技创业故事中,总不乏硅谷的名字。
 
英特尔、IBM 到微软、苹果,从雅虎、谷歌到 Twitter、Facebook,这里诞生了很多知名科技企业。对于全球的创业者来说,硅谷就是梦想中的“圣地”。随着硅谷科技产业的热度持续,各路资本纷沓而至,硅谷的传奇故事层出不穷,创业公司也是遍地开花。然而在资本持续不断进行的造梦光鲜传奇中,各色科技骗局屡见不鲜,创业闹剧的上演从未停止。正如巴菲特所说,只有当潮水退去时,你才会知道谁一直在裸泳。
 
让硅谷为之沸腾的百亿骗局 Theranos,创始人被起诉欺诈罪
 
血液检测公司 Theranos 美女创始人伊丽莎白·霍姆斯(Elizabeth Holmes)
 
“刺破手指,挤出少量血液,将血液置于检测盒并放进检测仪后,检测仪就能够从提取出数据信号并以无线方式发送给服务器。后者能够分析数据并发回结果。”——这种“只需一滴,改变世界”的美好画面正是硅谷美女创始人伊丽莎白·霍姆斯(Elizabeth Holmes)为大众勾勒的未来。
 
霍姆斯创办的血液检测创业公司 Theranos 一度是估值 90 多亿美元的明星创业公司,曾声称研发出了颠覆血液检测行业的革命性方法。霍姆斯本人曾被称为女版“乔布斯”,也曾被视为女性典范的商业奇才。但 2018 年 3 月,霍姆斯创办的 Theranos 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达成和解,Theranos 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缴纳 50 万美元的和解金,霍姆斯归还 1890 万公司股票并放弃投票权,被禁止在未来 10 年担任任何上市公司的高管或董事职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最终结论是,霍姆斯及公司前总裁,长年存在对投资者进行欺诈而获取了超过 7 亿美元的投资。当年 9 月,Theranos 正式宣布解散,这意味着曾向其投入大笔资金的投资者血本无归,损失近 10 亿美元。这个持续 15 年的硅谷神话,最终却以被监管机构定性为欺诈而尴尬收场。
 
2003 年,霍姆斯就在硅谷创办了 Theranos 公司的前身“实时治疗”公司。在随后十年中,公司不断发展壮大,先后获得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以及德丰杰等硅谷知名个人和机构的投资。到 2013 年, Theranos 开始发力推出自家血液检测产品:血液采集设备 nanotainers 和血液诊断检测设备 miniLab。与传统血液检测高达数百美元的费用相比,Theranos 声称通过其设备进行血液检测最低只需要 2.99 美元。该公司还宣称帮助用户“告别可怕的针头和采血试管”,只需要刺破手指获取几滴血便可完成此前需要在专业医疗机构中进行的 240 多项医疗检查。
 
长期以来,美国医疗市场因为效率低下、长期被巨头垄断而饱受民众诟病。而 Theranos 公司此举有望颠覆传统的血液检测行业,打造出一个价值 1250 亿美元的新市场。2013 年 Theranos 与拥有 7000 家门店的药店连锁巨头 Walgreens 合作,在后者门店里向美国民众开放血液检测。在公司发展的鼎盛时期,Theranos 员工人数达到 800 多名,在亚利桑那菲尼克斯地区开设了 42 家采血中心,并且在加州开立了 2 家,在宾夕法尼亚州开设了 1 家采血中心。
 
Theranos 创始人霍姆斯家境优渥,金发碧眼,长相出众。她说童年的自己惧怕针头,而这也是她为何创办 Theranos 的原因。公开场合下的霍姆斯常常以一身黑色高领毛衣和黑色长裤示人,讲话时嗓音低沉、习惯身体前倾,将手肘撑在膝盖上,这让她获得了“女版乔布斯”的称号。2014 年底,Theranos 公司估值达 90 亿美元,被评为仅次于特斯拉的“改变世界的创业公司”。2015 年,霍姆斯被《福布斯》杂志评选为全球最年轻的女性亿万富翁,同年,霍姆斯还入选了《时代》杂志 2015 年度最具影响力 100 人名单。
 
与此同时,霍姆斯还凭借出众的交际能力笼络了不少美国政坛的显赫人物。包括美国前国务卿、前国防部长、参议员、海军上将等悉数成为公司董事会成员。
 
然而,正当霍姆斯的事业如火如荼之际,《华尔街日报》王牌记者约翰·卡雷鲁(John Carreyrou)于 2015 年对 Theranos 展开了长达数月的秘密调查,并在当年 10 月发表的一篇名为“热门创业公司 Theranos 血液检测技术面临困难”的详细报道,揭露 Theranos 血液检测设备存在的诸多问题,指出该“明星”创业公司存在检测结果不准确、上报结果违规、隐瞒事实等一系列问题。
 
其中一位公司高级员工表示,Theranos 旗下名为 Edison 的检测设备在 2014 年 12 月仅进行 15 项血液测验,与该公司宣称能进行 240 项相去甚远。另一位员工透露,Theranos 并没有将 Edison 设备可能存在的检测准确性问题上报给监管部门。此外,Theranos 大量的测验实际上都是用购买的西门子公司医疗设备完成的。
 
随后该公司便遭受美国药监局的调查,不久之后 Walgreens 终止了与 Theranos 的合作关系并关闭了这家公司在旗下商店设立的采血店。同年晚些时候,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救助服务中心也禁止了霍姆斯的实验室运行并吊销了其加州实验室的执照。
 
报道发布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也介入调查,并在两年的调查后最终认定,该公司存在欺诈投资者行为。2017 年亚利桑那州向 Theranos 提出诉讼,指控该公司将 150 万血液测试产品卖给亚利桑那州居民,隐匿或歪曲有关测试产品的重要信息。2018 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虚假宣传获取投资者 7 亿美元为理由向霍姆斯和 Theranos 发起诉讼。2018 年 6 月联邦大陪审团起诉霍姆斯犯有欺诈罪。曾经耀眼的霍姆斯也终于因此而跌下了硅谷创业的神坛。
 
Magic Leap 吹了几年牛皮,最终承认宣传视频造假
 
Magic Leap
 
创业者向投资者画饼的故事屡见不鲜。然而,在投资和估值的诱惑下,可达现实和虚幻未来之间的界限正变得越来越模糊。增强现实技术公司 Magic Leap 就是如此。
 
英国著名科幻作家亚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曾经说过,“任何一项足够领先的技术,初看之下都会如魔法般的神奇。”而增强现实技术公司 Magic Leap 的创始人似乎深谙此道。2015 年,早在产品成型之前,Magic Leap 就迫不及待向公众展示了一些如魔法一般的宣传视频。例如一只飞翔的蓝鲸从篮球场地板下腾空而起,然后落下激起大片浪花;再如用户坐在办公桌前就能直接查阅各种 3D 显示的信息,甚至于眼前的手里可以捧起一头栩栩如生的微型大象,这些视频无一不让消费者为 Magic Leap 的技术惊叹不已。
 
公司当时还声称,视频中所展示的正是产品的实际效果,是“公司办公室中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Magic Leap 完全有实力将虚拟的数字对象与现实世界融合在一起。很多媒体当时甚至用“颠覆人类未来”、“黑科技”等形容 Magic Leap。
 
尽管当时还没有实际的产品,甚至连原型机都没有,但 Magic Leap 凭借这几个宣传视频声名大噪,吸引了谷歌、阿里巴巴、A16Z、KPCB、摩根大通等大量知名投资者。Magic Leap 还被认为是微软增强现实设备 HoloLens 的最强竞争对手。在一年多的时间内,这些演示视频还被公司用来招聘工程师。
 
但到了 2016 年,报道称 Magic Leap 的宣传视频只是用特效技术所制作的概念视频,公司的产品和技术根本实现不了视频里所演示的效果。报道还指出,Magic Leap 最早发布的视频是由《指环王》特效工作室 Weta Workshop 帮忙制作的,后者还参与了《金刚》、《阿凡达》等知名电影的特效制作。
 
2017 年末,Magic Leap 的量产品才姗姗来迟,到 2018 年 8 月才开始在美国正式发售。其主要由一副名为 “Lightwear” 的眼镜,一个圆盘状 “Lightpack” 主机,以及一个独立的触控手柄组成。但在很多媒体对这款增强现实设备进行了评测之后,一致认为用户通过这款设备所能看到的内容,远比宣传视频中的要少。
 
综其所述,Magic Leap 产品无法展示视频中所展示的那种 “被全息投影建模包围” 的世界,实际上投射到用户双眼中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而其它的区域仍然是空白的,就像是透过一扇小窗去看外面的世界。如果距离太近,某些虚拟画面就会被硬生生地切断,视野中只是虚拟对象的其中一小部分。如果用户想要看到虚拟对象的全部,甚至需要后退几步。除此之外,Magic Leap 产品的画质并没有视频所展示的那么清晰,画面边缘存在抖动和模糊的情况。
 
在 2016 年被曝光视频造假后,公司创始人罗尼?阿伯维兹(Rony Abovitz)承认,“那些视频太火,让人难以收手”。而在 IF2019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现任 Magic Leap 创意策略副总裁的约翰·盖特(John Gaeta) 也承认了“造假视频”的存在,并解释称推出的目的只是为了激发起人们的灵感。
 
不能榨水果的榨汁机 Juicero,却让美国人民交了 1 亿多学费
 
  
除了 Theranos、Magic Leap 这些看似高大上的项目之外,硅谷骗局也不乏一些无厘头的概念。比如 2017 年宣告公司关门打烊的 Juicero 就是如此。
 
Juicero 是一家智能榨汁机初创公司,宣称其开发的“免洗榨汁机”能够通过强力挤压的方式生产果汁。使用这款榨汁机时,用户需要购买配合 Juicero 榨汁机使用的官方果蔬包,将其放入设备后按下启动键,等待几十秒之后,就能喝到“新鲜有营养”的果蔬汁。Juicero 宣称,其榨汁机拥有超过 4 吨的压力,其挤压力足以抬起两辆特斯拉汽车。而采用这种强力方式挤压出来的果汁不仅口感好、味道醇、而且营养更丰富。
 
公司创始人道格·埃文斯(Doug Evans)是一名在硅谷颇具知名度的素食达人。其主导设计的这款榨汁机看上去线条流畅,白灰色的简约机身深受硅谷人士喜爱。
 
除此之外,埃文斯还拉来了可口可乐前总裁邓恩担任首席执行官,知名主持人奥普拉做宣传代言人。包括篮球明星科比在内的美国上流人士都加入这个榨汁机的宣传和推广上来。
 
公司还在宣传上花了不少功夫,并且成功拿下“2016 年最热门科创产品”。借此也吸引到包括 KPCB 以及谷歌风投等诸多知名机构的投资,融资总值达到了 1.18 亿美元。产品最初上市后,售价也高达 700 美元。
 
好景不长是产品上市后,两位消费者发现,Juicero 的官方果蔬包根本不需要榨汁机的帮助,用户徒手就可以挤出果汁,而且效果与 Juicero 榨汁机相差无几。因此所谓的智能榨汁机所采用的先进技术,毫无技术含量可言。
 
随后媒体进行了详细报道,结果自然是用户要求退货,投资人要求撤资,Juicero 公司关门打烊。这对于硅谷的诸多高智商人才来说无疑又是一次响亮的打脸之旅。

 

 
都是资本逐利惹的祸,特斯拉也难逃骗局纷争  
长期以来,人们往往对于硅谷创业公司过分夸大、技术或业绩已经习以为常,新的概念和趋势在资本热钱的追捧下,没有人在乎一家公司当前能够做到什么,而是寄希望于未来。然而一旦当未来无法如期兑现时,资本的潮水退去,一切不证自明。
 
风光无限的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也存在同样的风险。今年 3 月份,美国价值投资人俱乐部 VIC 就发表了研究报告,从产品需求减弱、安全性能差、资金缺口巨大、伊隆·马斯克或被免职等多个角度着手进行分析,指出自 2008 年以来,特斯拉 78%的运营现金流都来自客户存款。并称特斯拉实际上是一个升级版的庞氏骗局。
 
 
当然,硅谷也不乏“空手套白狼”的成功案例,比如 Facebook 就是凭借一份商业计划书成为科技巨头的典型。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也是如此,但他大可凭借自己强大的个人魅力打消质疑,集中更多资源投资于未来。
 
无论 Theranos 还是 Magic Leap,或许创始人最初的想法并不为错。但颠覆行业所需要的并不仅仅是一个好的概念。就像调查 Theranos 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官员吉娜·崔(Jina Choi)所指出的那样,“当创业者试图颠覆或革新一个行业时,必须要告诉投资者他们的技术在当前能够做什么,而不仅仅是他们希望未来能够做到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