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一,受司法部将对谷歌展开调查消息影响,谷歌、脸书、亚马逊、微软等硅谷科技巨头股价大幅下跌,代表传统企业的道琼斯指数和代表高科技的纳斯达克指数甚至出现了罕见的背离。
 
科技巨头股价集体大跌,是因为反垄断威胁越来越迫近。其实,围绕数字巨头们垄断的争议和批评已持续了十几年,但在美国本土它始终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政策规管。2013 年,联邦贸易委员会曾对谷歌等开展过反垄断调查但最终未发起指控,2018 年脸书高管被召至国会作证但未形成最终结论,这个行业自律发展的局面没有改变。
 
最近两三年,巨头们受到的批评陡然升级,反垄断大概率进入正式规制阶段。批评来自各个政治派别,共和党批评谷歌、脸书等社交媒体选择性控制信息,妨碍了言论自由;民主党批评其泄露用户隐私,滥用支配地位,压制创新。不仅在职总统对这些公司屡屡释放不友好言论,2020 年总统竞选者也争相攻击这些巨头,特别是民主党内人气较旺的沃伦多次呼吁要拆分亚马逊、谷歌、脸书等公司,与此同时,国会内重量级参议员也放出重话。在司法部对谷歌展开调查的同时,联邦贸易委员会也将着手对亚马逊进行调查。
 
微软案件之后,美国反垄断之剑入鞘已 20 多年了,观察者普遍认为,反垄断之剑再次出鞘时机已到。那么,新的一波反垄断规制到底会走到哪一步呢?巨头们真的会像 1911 年洛克菲勒石油公司、1984 年 ATT 公司那样被肢解拆分吗?
 
笔者相信,监管部门与科技巨头之间将会有漫长的拉锯战,但拆分的可能性很小,最后可能结果是:企业接受更多的规管,政府也不会把企业往死里打。
 
首先,人们对工业时代垄断的经济认识比较充分,而对互联网时代平台型公司垄断的经济含义认识仍非常不充分。反垄断极为复杂、极为专业,目标公司行为是否构成垄断,需要非常详尽非常专业的经济分析,在工业时代,企业的垄断行为对消费者利益的影响、对行业效率的影响相对比较容易推断出来,但对互联网平台型公司而言,目前还没有令人信服的理论作依据来确定其行为到底是否限制了竞争,是否不可接受。在这种情况下,贸然采取分拆等激烈措施,不一定能取得预期效果,相反,监管还有犯错的风险。
 
其次,从历史趋势看,各界对科技公司的反垄断以及拆分大公司越来越慎重。1984 年对 ATT 公司的拆分,至今仍然有人认为是一次错误的执法。在计算机大发展的时代,司法部曾于 1969 年对 IBM 提起诉讼,政府指控 IBM 从事了大量使之能够维持垄断力量的“并非不可避免”的活动,但最终还是于 1982 年撤案。1990 年联邦贸易委员会调查微软,3 年后撤销案件。因浏览器捆绑行为,2000 年微软又被地方法院判决拆分为两个公司,但在后续程序中被推翻,在微软接受矫正要求后,政府放弃了追究。
 
今天几家科技巨头在本领域独步天下的地位,与当初的 IBM、微软相比非常类似,但行为并没有比前辈企业更“恶劣”,拆分不仅缺乏强有力的理由,操作上也有一定难度。
 
三是国际竞争因素。垄断行为虽然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竞争,但垄断造就的强大实力有时也有利于创新,并且有利于在国际市场上竞争,这一因素有可能对政府的态度产生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