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自中美贸易局势升级以来,国内手机供应链厂商为了缓解本土增量市场和关税的双重压力,正加速产业“南迁”之路。记者深入调研,从模组、配件、整机和落地等方面综合解读手机产业链转移的近况和痛点。(以下是国产手机产业链转移之—整机厂商)

 

过去 10 余年,得益于中国大陆廉价的人力成本,以及中国政府以市场换技术,用关税的手段,让很多国际手机零部件供应商、整机厂商把零部件和组装生产落户到中国大陆,在这个过程中,解决了国内劳动就业的问题,解决了税收的问题,也解决了手机产业的发展问题,这也成就了一批批国产手机及产业链厂商。

 

如今,印度正在如法炮制;再加之,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增速持续下滑,印度智能手机市场正处于高速增长期,这一退一进之间,辅以美国强势助攻,加速了中国手机产业在印度的落地。

 

 

“印度手机市场快速发展,将会成为中国手机产业发展最大的竞争对手。”国内某 ODM 厂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当前产业转移是大趋势,但我们希望整个进程能够放缓,毕竟这对国内手机产业发展而言并不是好事。目前,除了面板、模组、配件等产业链厂商已在印度落地外,整机品牌厂商和 ODM 厂商也在加速印度的布局规划,其中包括富士康、闻泰科技、智慧海派和光弘科技等 ODM/ OEM 厂商以及 OPPO、vivo 等相继在印度建厂投产。

 

OV 和 ODM 厂商抢滩试水

第三方数据显示,2019 年印度将会成为智能手机唯一出现增长的国家;2018 年的印度智能机销量同比增长 12%,达到 1.5 亿,2019 年印度智能手机的销量预计将达到 1.6 亿部。2018 年中国手机的市场份额已经占据了印度市场近 67%,其中小米在印度总出货量约 2888 万部,vivo 全年在印度总出货量约 1327 万部,OPPO 在印度总出货量约 1022 万部,华为在印度总出货量约 363 万部。

 

其中,小米手机能在印度市场风生水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小米在印度供应链的形成。早在三年前,小米就带动其供应链厂商去印度建厂,目前小米在印度生产的手机主要由富士康在当地制造,其余部分由海派印度代工;OPPO、vivo 在印度诺伊达均投建了两家工厂,早已具备量产能力,而华为目前在印度尚无动静。

 

此外在 ODM 厂商中,印度闻泰已于当地时间 5 月 28 日正式开业,客户项目同天顺利投产,印度闻泰首期计划形成手机整机生产及机壳生产月度产能 300 万台,开始为国际和国内客户提供生产服务。

 

同为 ODM 厂商出货大户的华勤,在海外市场的布局则比较谨慎。华勤高管向记者透露,华勤目前在印度还没有投资布局。他认为,印度手机市场的前景很好,会是下一个中国市场,但印度手机市场成长起来的时间周期会很长,整个印度手机市场起来或有 10 年的周期,未来华勤也肯定会在印度投产,但在现在的时间节点,我们还不着急。

 

天珑移动目前同样没有在印度投资布局。据其称,现在整个手机产业链主要还是在中国,而在印度等地设厂主要是成本考虑以及中美贸易战的原因;但我们目前还没有太多这方面的担忧,现在去印度建厂也还不是时候。

 

不过,像智慧海派、伟创力、纬创、光弘科技等厂商早已经在印度建厂。其中,智慧海派于 2017 年在印度诺伊达建厂,设有两间厂房,厂房面积约 40000 平方米以上,智能手机月产能在 300 万台以上。

 

虽然目前各家在印度建厂的进展不一,也仍有不少厂商在观望;但 OPPO、vivo 今年在印度动作很大,进展也很快,这难免对观望的厂商有所触动。再加之,今年印度对面板、摄像头的关税都提升了,京东方和舜宇开始在印度建厂,产业链配套逐渐完备。

 

“如果我们明年看到在印度建厂的手机产业链配套设施完备了,且国内第一波去印度落地产业链厂商发展的还不错,没什么大的风险,我们也会加速启动印度布局。”某 ODM 厂商高管说到。

 

SMT 产线成投资重点

事实上,ODM/OEM 和手机厂商在印度建厂已经不是进行简单的组装,如果要在印度持续发展的话,一定要投 SMT 产线,而每条 SMT 产线的投资金额都在数千万元级别。

上述华勤高管表示,组装本身没有太大难度,但如果要投建 SMT 产线,对机台设备、投资规模以及产线工人的要求完全不一样,SMT 产线几乎是涵盖了整套手机的制造工艺,这才是发展的核心。

 

据了解,目前已经开工的印度闻泰工厂不只是进行简单的贴片组装,而是有模具、注塑、喷涂、SMT 贴片、组装、包装等全产业链布局;另外,OPPO、vivo、富士康、智慧海派、伟创力等企业同样投建了多条 SMT 产线。

 

Counterpoint 研究总监闫占孟向记者表示,中国大陆和台湾都有厂商去印度建了 SMT 的产线,这主要是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印度政府把 Made In Indea 政策陆续深入制造业,这已经不简单满足于组装,更要有 SMT 的产线投产,这才是印度政府希望看到的;第二,去印度投资的厂商为了实现低成本的运营、高效率生产和高税率的支持。

 

不过坦白讲,如果中国 ODM/OEM 厂商要在印度投建 SMT 产线并运营起来,还是存在一定的门槛和风险。行业人士表示,在印度投建 SMT 产线,不但需要大笔资金投入,还要保证投建的工厂能顺利投入运营且能赚钱,这个其实并入容易,要牵连涉及到各个方面。

 

“首先,投建工厂运营的订单能不能保证;其次,要考虑产品交付的质量能不能配套,基础设施能不能完备,工人好不好用等。”上述人士称,起码能保证不亏损,才敢在印度投资 STM 产线,这个也是业界关注的问题,但现在还不是很确定。不过,据了解,闻泰科技取巧的方案是直接收购某印度本地品牌的现有工厂,并接收其现场的厂房、设备和 3000 多名员工,大幅缩短的建设时间和运营成本,再从国内进口的其他设备,得以迅速实现量产。

 

除了印度,去越南建厂的势头近期也很猛烈,不少产业链配件厂商也已经在越南建厂。上述人士认为,越南毕竟是小国家,人口劳动力就这么多,本身市场也没有那么大,如果是国内手机大体量的产线转移,上游配套产线也要搬过去的话,从市场的体量和劳动力供给来看,只有印度能够承载。

 

尤其是印度和越南的产业生态已经差不多,但现在越南的人力成本已经比较高,且在不断增加,去越南建厂也将会面临成本增长的问题,国内手机产业转移的重地还将是在印度。

 

某 ODM 厂商也表示,印度市场够大,劳动力也够廉价,未来的发展潜力还很大,同时能够把手机产业上游配套、面板、模组、电声器件等产线都能够搬过去,中国手机产业发展未来真正的竞争对手还是印度市场。

 

水电设施如 20 多年前的深圳周边

长期来看,虽然国产手机产业链“南迁”,去印度投资建厂是大势所趋,但印度市场当前存在的问题却不容忽视。

 

海派印度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印度水电设施类似于 1995 年中国深圳周边的状况,每天停电次较多,工厂基本会配备两套系统,分别是市电和发电,每个工厂都需建水塔,这是在印设厂的基本投入。

 

该负责人进一步称,目前印度工厂招聘的工人也是基本模仿中国改革初期的模式,即技术和重要岗位自主招聘,普工等岗位由劳务部门输出。

 

这其中就涉及到劳工技术能力等问题,这也是印度市场目前较为欠缺的。美国消费技术协会在最新报告中指出,许多人都错认为中国只有便宜的劳工,但事实上只有技术熟练的工人才能做出好的终端产品,这是非常复杂的工作。以行业经验看来,其他国家如果想要超越中国制造业的发展,至少需要经过 9 个月至数年的训练。

 

而印度除了基础设施落后和熟练劳工欠缺等问题外,印度政府承诺给国内产业链厂商落户的优惠政策很难兑现,这也已经成为业界关注的重点。

 

海派印度负责人表示,目前印度对中国产业链厂商落地的优惠政策有包括物料、设备减免税,固定资产最高 25%投资返还,印花税减免等政策,但就当前状况了解,由于印度中央政府与各邦政府之间关于优惠实操对接的问题,在申请兑现时存在较大的操作难度,这与国内已经成熟和固定的优惠政策相比,政府窗口效率有待提升 。

 

这也意味着,中国产业链厂商落地印度过程中,原先承诺的优惠政策,在实际申请过程比较复杂,即便申请成功后,印度政府在兑现上存在很大难度。

 

不过,即便在印度建厂仍存在这些问题,面对印度市场这块不断增长的“大蛋糕”,中国手机产业链厂商早已跃跃欲试。据了解,目前在印设厂的手机厂商接近 100 家,除了 PCB 和 CNC 加工没进入印度,其他上下游配件、配套基本已初步完善。

 

闫占孟表示,国产手机厂商及其产业链厂商出海印度,在考虑节省成本的同时,也要考虑行业中存在的风险,最好不要把重心产线都投到海外,中国大陆必须要留一部分,防止风险和控制风险;另外,海外建厂也还是不能太快,否则会加速人工成本的增长。

 

“手机产业向印度转移的趋势是不可逆,但这个进程应该是越慢越好,毕竟像京东方、舜宇、欧菲光等在印度做大,这对中国大陆的手机产业而言是不利的,我们也希望产业链厂商的动作能慢点,不要那么激进。”上述某 ODM 厂商高管最后说到。或许,这也是中国手机产业“南迁”亟需重视的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