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起科技:如今的“独角兽”,曾经的乌云

2019-07-18 11:25:36 来源:阿尔法工场
标签:
登陆科创板前夕,“芯片独角兽”澜起科技,再因当年在美国市场被做空的往事,以及管理层天价年薪问题,被推至聚光灯下。
 
 
有业内人士撰文称,澜起科技人均工资143万元,董事长总经理两个人一年工资3550万元,曾在纳斯达克遭遇做空,后被纳斯达克警示,最终私有化退市。并据此提问:你敢买澜起科技的股票吗?
 
尽管保荐机构后就做空事件予以了梗概式澄清,并称澜起科技此前发布的财务报告真实可信、无须调整;但对投资者而言,仍有乌云在头顶萦绕。
 
澜起科技5年前在美股市场被做空和最终退市,有怎样的具体详情;高层的天价年薪是否合理;现在的澜起科技又有什么不同?
 
01 做空始末
把时间拨回5年前。
 
澜起科技于2013年10月1日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IPO,以10美元/股的价格发行了816.5万股普通股,融资净额为4690万美元,按照当时IPO价格,澜起科技市值接近2亿美元。
 
上市不到一年,曾做空过做空过猛龙药业(Raptor Pharmaceutical Corp.,一家美国生物医药公司,后被收购而退市)、Avanir制药(一家美国生物医药公司,已退市)等美股上市公司的研究机构Gravity Research,对澜起科技开了第一枪。
 
Gravity2014年2月6日发布的这份做空报告指出,澜起科技的主要业务,机顶盒卫星芯片业务,其中最大经销商LQW是一家空壳公司,主要目的是为了伪造公司的财务业绩。
 
在报告中,Gravity列出若干涉嫌财务造假疑点:
 
第一, 一家名为LQW的公司,作为澜起科技分销商,为后者贡献了70%营收。在LQW没有成为分销商之前,澜起科技利毛利率润率为26.9%、净利率为-28.5%。
 
2011年,在将LQW列为分销商之后,澜起科技实现了73%的营收增长,毛利率比2010年翻倍,净利润率为15.8%。LQW成立时间非常之短,在与澜起科技合作之前一个月方才成立。
 
第二, LQW注册办公地点是一个仅为100平米左右的小办公室,Gravity调研发现这个办公地点从未有人出入。
 
第三, 朱德秀是LQW的董事长。但LQW注册文件中显示的朱德秀的住址,实际是澜起科技的财务副总裁Phoebe Su的实际地址。甚至根据朱德秀的护照,她住在合肥的一个农村。也就是说,朱德秀是澜起科技的一个幌子。
 
第四, 澜起科技的一名资深前员工和股东为LQW的母公司提供了注册资本,这家母公司与澜起共用热线电话,办公地址在同一幢大楼,在澜起科技的招聘网站上,LQW的母公司甚至被列为澜起子公司一起参与招聘。
 
第五, LQW的母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朱燕,同时还是另一家公司云端科技的法定代表人。这家公司属于澜起科技总裁Stephen Tai的父母的旗下公司。
 
以上五点,结合其他一些关于LQW的疑点,Gravity得出结论:
 
作为澜起科技最大的分销商,贡献澜起科技70%收入的LQW,极有可能就是澜起科技的一个幌子空壳公司。这些非比寻常的关联关系,实际上证明澜起科技存在极大可能通过关联交易虚增收入。
 
Gravity不是一个人作战。继其之后,一家名为Aristides Capital的机构向澜起科技开了第二枪。【注:Aristides 后于2018年先后做空过特斯拉(NASDAQ:TSLA)、Tilray(NASDAQ:TLRY; 加拿大医疗大麻种植加工及分销商)等美股明星公司。】
 
Aristides在做空报告中指出:
 
首先,通过澜起科技、客户、竞争对手及芯片供应商提供的数据来看,澜起科技最大的营收来源——即SoC机顶盒业务的收入几乎虚报了7倍。
 
其次,澜起科技的大客户列表也显示出重大矛盾。澜起科技声称2012年9%的收入来自四川金网通,换算下来大概是700万美元。金网通在2012年售出310万台机顶盒。
 
中国第五大机顶盒厂商银河电子在年报中披露,它在2012年生产了410万台机顶盒,支付给最大的厂商的费用为590万美元。
 
也就是说,银河电子出售的机顶盒比金网通更多,但金网通为310万台机顶盒支付给澜起科技的费用,比银河电子支付给其最大的厂商还多18%。
 
金网通在其网站上列出了40种不同型号的机顶盒产品,但是只有一款产品采用的是澜起科技的SoC芯片。
 
因此,Aristides Capital认为,澜起有明显虚假宣传和虚增营收利润的可能。
 
空头们猛烈攻击之下,澜起科技股价一周中暴跌27%。
 
祸不单行,伴随股价下跌,澜起科技在2014年年初遭遇了集体诉讼:
 
美国当地一家名为Levi & Korsinsky的律师事务所,代表投资者,指控澜起科技及其高管发布与公司真实财务状况不符和误导性声明,违反了联邦证券法。
 
值得一提的是,澜起科技后继启动私有化过程中,这家律所仍不依不饶,再度兴诉认为私有化价格之低严重侵害了中小股东利益。
 
02 私有化退市
在被频繁做空之后,澜起科技董事会聘请律师事务所Jones Day进行独立调查。
 
2014年4月22号,律师事务所发表声明,认定澜起科技账面现金和收入毛利确认无误,财报真实有效。
 
但值得注意的是,Jones Day又在声明最后补充了一句:有发现LQW的母公司和澜起科技管理层存在联系,但没有证据证明存在因此产生的会计不法行为。
 
应该说,这个报告的补充结论极其令人玩味:Jones Day虽然已经承认了财报真实性,但也承认了Gravity做空报告中的事实,确实存在两家上下游公司高管的关联度极高的情况。
 
也就是说,Gravity对2013年的澜起科技关联交易的质疑和调研都有其依据。
 
随后,澜起科技接受浦东科创投资的收购,成功从纳斯达克退市。在2017年与Levi & Korsinsky律师事务所达成和解,公司赔付了725万美元。
 
03断臂求生
祸兮福所倚。或许正是因为在异国资本市场遭遇的挑战,使澜起科技随后断臂求生。
 
2017年,澜起科技主动剥离了运营机顶盒芯片业务的澜起微电子公司,转而发展冉冉升起的内存接口芯片产品。这块业务目前成为收入占比重超99%的公司主营业务,并在这一领域取得了技术和份额世界第一的地位。
 
通俗地说,内存接口是内存和处理器之间的桥梁:CPU负责计算,内存是存储数据,两者之间的数据交换自然需要“桥梁”,如果桥梁不能承载更多的、更快的数据交换能力的话,自然在整机运算上会大打折扣,而内存接口芯片所要解决的正是这个问题。
 
 
图为澜起科技一款DDR4内存数据缓冲器芯片的官方介绍。
 
该行业下游客户,是以三星、海力士和美光为代表的内存模组制造商。
 
目前全球仅有三家公司能够设计并量产内存接口芯片,而澜起科技就是其中一家,并且是唯一的一家亚洲企业,其他两家是美国的 IDT和Rambus 。2018 年内存接口市场规模为 5.7 亿美元,澜起科技以 45%市场份额位列行业之首。
 
澜起科技之所以能独占鳌头,源于其掌握核心技术——它是全球唯一一家可以提供从DDR2到DDR4内存全缓冲完整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其DDR4(DDR:双倍速率同步动态随机存储器)全缓冲“1+9”架构被JEDEC(固态技术协会)采纳为国际标准。
 
值得一提的是,在公司的股东当中,还有一个重量级的投资人——Intel Capital,为英特尔的全资控股的投资公司。英特尔2018年12月正式增资入股,出资1.7亿美元获得公司上市前10%的股权。
 
掌握核心技术这一明显优势,使澜起科技在行业内具备极强的议价能力,2016-2018三年内,公司营收从8.45亿增长至17.58亿,复合增速接近44%;净利润从0.93亿暴涨至7.37亿,而毛利率更是高达70.45%。
 
 
券商估计,如果澜起科技此次成功登陆科创板,按照2019年盈利,给出30倍PE(市盈率)估值,澜起科技总市值超过44亿美元。
 
仅仅在5年前,澜起科技在美股纳斯达克上市1年后,悄然私有化退市的时候估值才仅为6.93亿美金,5年时间中,澜起科技从私有化退市之后,估值增长接近6.3倍。
 
而如果从2013年纳斯达克上市之初的2亿美金估值开始算,澜起科技的估值在6年间增长接近20倍。参与私有化的上海浦东科技投资公司和中国电子公司实现了价值翻6倍。
 
04 乌云未散尽
虽然2014年的澜起科技和2019年的澜起科技,从业务组成上来说,看上去好像是两家公司;但从公司治理和历史沿革来说——鉴于其核心管理层并未发生变化,难免使得投资者会在未来一个时期心存芥蒂。
 
这也就很难使人不用放大镜去看它——最新的事件正是管理层天价年薪这一问题:澜起科技2018年人均工资143万,董事长总经理两个人一年工资3550万,其中董事长杨崇和年薪为1774万元。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30日,A股上市公司领薪的董事长共2875位,平均年薪为100.67万元。
 
从员工人均薪酬范围来看,处于10万至20万之间的A股上市公司最多,占比53%;人均薪酬在10万元以下公司也较多,占比28%;20万至30万之间的公司占比13%,30万以上人均年薪公司仅有6%。
 
澜起科技管理层及员工薪酬之高,可见一斑。
 
公司就这一问题作出的新近回应称,其18年度职工薪酬大幅增长的主因是:公司为奖励员工,留住关键人才为员工购买年金产品;以及由于董事长和总经理超额完成业绩获取一定金额奖金所致。
 
 
这样的解释,合理与否另算,不过总算是对投资者有了交待;但澜起科技必须清醒的是,公众质疑的实质,并不在问题本身——:
 
这,只不过是其未来科创板之旅,将面临的艰巨投资者关系问题的起始罢了。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Soitec 发布 2020 财年第一季度报告

北京,2019年8月23日——作为设计和生产创新性半导体材料的全球领军企业,法国Soitec半导体公司公布了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截止至2019年6月30日)。

快速掌握MIPI开发攻略,对接百度人工智能计算卡EdgeBoard

MIPI(移动行业处理器接口)是Mobile Industry Processor Interface的缩写,是MIPI联盟发起的为移动应⽤处理器制定的开放标准。

关停转让,王冬雷已无心恋战?

夕阳西下,在德豪润达珠海总部顶楼,55岁的公司董事长王冬雷从自己的办公室步入带假山亭子的露台。“公司的注册地很快就会从这里搬回到我的家乡蚌埠。”他不无惋惜地说。

被巨头垄断的人工智能,华为 AI 能否成功破局?

处于特殊时刻的华为,在2019年打出了漂亮的组合拳。在5G、终端、AI三大战场上, 华为都拥有自己的王牌来对应多变的环境。

5G 增开新赛道,紫光展锐如何克服挑战?

5G基带芯片的制造难点在于,首先需要先进制程的支持;此外,必须向下兼容2G/3G/4G的频段,同时又必须扩大频段。

更多资讯
看见未来,世界机器人大会带你发现曼妙的机器人时代

未来世界会是怎样的世界?毋庸置疑,电影《变形金刚》给了我们最好的预示。不管那一天有多远,世界都向着机器人的世界行进中,目前,机器人发展到了何种程度?2019年世界机器人大会在北京亦庄召开,或许从上面我们可以找到答案。

简述三类移动搬运机器人的功能应用及技术发展方向
简述三类移动搬运机器人的功能应用及技术发展方向

目前,我国工业4.0正在迎来新一轮发展大潮,互联网+制造业的结合是亮点,机器人、大数据等信息化技术的引进,将促使传统制造业的生产方式发生高效的变革。 --------------------- 作者:传神阿堵 来源:传感器专家网 原文:https://www.sensorexpert.com.cn/article/2203.html 版权

国内工业机器人洗牌将至,如何才能实现“弯道超车”?
国内工业机器人洗牌将至,如何才能实现“弯道超车”?

最近几年间,工业机器人在全球范围内都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

华为的最强 AI 昇腾 910,如何得以世界第一?

8月23日,今天下午华为在深圳坂田总部举办发布会,正式发布算力最强的AI处理器Ascend 910(昇腾910),同时推出全场景AI计算框架MindSpore。

光伏概念股强势不减,产业能否突破瓶颈?

与非网8月23日讯,光伏概念股接连被爆炒,市场热切关注,产业能否找到复苏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