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几年中国大陆面板厂积极开发 OLED,但现在也正视到 Micro LED 技术有发展潜力,开始转移一些资源开发 Micro LED 领域。”集邦咨询 LED 研究中心(LEDinside )研究协理储于超提到,过去一年愈来愈多面板厂投入开发 Micro LED 显示技术,尤其京东方、华星光电、天马微电子也加入战局,势必将推动 Micro LED 产业加速发展。

 

显示技术从过去采用冷阴极管(CCFL)或 LED 为背光源,到发展出有机发光二极管(OLED)、量子点发光二极管(QLED)、Micro LED 等自发光技术,在 OLED 和 QLED 相关专利大多由韩厂掌握之下,Micro LED 的出现无疑是为台湾地区点亮了曙光,得以凭借成熟完整的 LED、面板、半导体产业链优势发展 Micro LED 技术。

 

CLEDIS 拼接型 Micro LED 显示器,图片来源:SONY

 

中国大陆面板厂近年则是借助政府支持大规模投资 OLED 面板、快速扩充产能以对抗韩厂,一开始对 Micro LED 技术热衷程度相对不高。两年多前有媒体撰文,称 Micro LED 是缺乏巨头投入的冷门技术,认为 SONY、苹果虽为早期抢先布局 Micro LED 显示技术的品牌大厂,但领域影响力有限,而台湾地区拥有完整的产业链技术,于是“Micro LED 似乎成为了救命稻草”,出现“Micro LED 在台湾地区‘独热’的现象”。

 

如今 Micro LED 已是国内外品牌大厂、半导体厂和面板厂积极开发的重要技术,是否只是台湾地区‘独热’现象已不言而喻。储于超表示,Micro LED 并非单一产业就能主导的技术,有别于先前投入的厂商多为 LED 业者,或是研发巨量转移的新创公司,现在已有更多面板厂加入战局,不仅有助于发展 Micro LED 显示应用,就供应链来说也会带动更多设备商、材料商跟进,加速推动 Micro LED 产业发展;对面板厂而言也是多了一种差异化手段,能增加产品附加价值,特别是重金投资 OLED 的大陆面板厂,在面对韩厂垄断竞争及良率技术问题下,发展 Micro LED 也算是双重保险。

 

往下阶段移动,发展新型态利基应用

现阶段 Micro LED 无法在短期内降低巨量转移、修复、检测等成本,因此大尺寸高阶商用显示产品成为多数厂商的开发方向。诸如 SONY 改变策略打造的拼接型显示器 CLEDIS、今年 4 月为日本资生堂创新中心(S/PARK)设置的全球最大 16K4K CLED 显示装置(Crystal LED Display System);三星在今年美国 CES 展推出的 75 吋 Micro LED 显示器,以及 LG 于今年美国 InfoComm 展出的 Micro LED 显示器等。

 

SONY 16K4K CLED 显示装置,图片来源:SONY

 

三星 75 吋 Micro LED 显示器,图片来源:三星

 

LG 在 InfoComm 2019 展出最新 Micro LED 显示器,图片来源:LG

 

在品牌大厂带头下,储于超认为目前所见的 Micro LED 大尺寸显示应用,为消费者开启了想象空间,也形塑未来主流产品的样貌。他提到,现在也开始有厂商展出主流规格的 Micro LED 应用,毕竟未来 Micro LED 还是会从商用走进消费市场,包括手机、平板、计算机、显示器、电视、车用电子等都有发展潜力,原因是消费型电子产品的市场需求量够大,也有足够规模能吸引产业链业者加入。

 

“只是现在是时间问题,还有技术瓶颈,以及跟 OLED 等替代技术竞争赛跑的时间压力。”储于超表示,提升 Micro LED 良率、降低成本等问题仍有待时间克服,而且价格如果要降到一般大众可以接受的程度,三、五年是跑不掉的。

 

他强调,Micro LED 未来势必得朝主流规格的消费市场移动,但若只是为了替代 LCD、OLED 等既有技术,意义就不是太大,因为现在 LCD 的价格已经非常便宜,OLED 也有相对成熟的技术与市场,不可能期待 Micro LED 在三、五年后推出产品就能将之取代。尽管 Micro LED 成本较高,还是可先从差异化高阶市场切入,或跟新型态显示结合也是另一个较务实的发展方向。

 

“要聚焦在主流市场,产业开发方向也该往下一阶段移动。”他说明,若 Micro LED 结合新型态显示去开发市场尚未出现的产品、解决部分消费者痛点,或许就有机会快速导入,也能摆脱传统红海市场,而可摺可挠的型态会是有潜力的发展方向,还有透明显示器、AR 扩增实境等应用。

 

虽然可挠式和折叠式 OLED 已在开发阶段,但 Micro LED 比起 OLED 不仅效率更高、寿命更长,材料也不易受到环境影响而耗损,因此被看好是 Micro LED 显示应用的发展机会。“未来的显示应用不是只有现在所见的产品而已,因为未来消费者需求一定会改变,制造商也在思考如何做出差异化产品、摆脱替代竞争,开拓更多具有附加价值的独特新应用。”他说。

 

三星 Galaxy Fold,图片来源:三星

 

当然,目前除了技术上还有许多瓶颈待突破,成本仍旧是 Micro LED 能否早日实现商业化量产的关键,无论是巨量转移或检测修复成本,症结点还是在于前端良率够不够成熟。储于超表示,未来两、三年若能有效提升良率、解决检测修复问题,成本就有机会大幅下降。

 

“如何加速甩开对手,是现在台厂要努力的事,”他认为 Micro LED 领域有愈来愈多面板厂、设备或材料商等投入是好事,成功机会也会更大,但挑战不是没有。尤其大陆面板厂加入也将形成无可避免的产业竞争、人才挖角,所持资金也更为雄厚,因此台厂要如何因应、弯道超车,都需要审慎考量,

 

“无法去防堵他们崛起,那就得跑得比别人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