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8 月 22 日讯,三安光电发布了半年报,公司上半年营收为 33.88 亿元,同比下降 18.82%;净利为 8.83 亿元,同比下降 52.34%。营收和净利润的大幅下滑,让这家 LED 芯片龙头星光暗淡不少。

 

据财报显示,2019 年上半年,三安光电实现营业收入为 33.88 亿元,同比下滑 18.8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8.83 亿元,同比下滑 52.34%,基本每股收益为 -51.11 元。


受此消息影响,三安光电股价今日开盘便跌,截止发稿其股价下跌 2.23%,报于 11.82 元,市值 482.07 亿元。而需要指出的是,回首过去两年的走势,公司已经从千亿市值跌落至今。

 

(行情来源:富途)


作为 LED 芯片的龙头之一,三安光电究竟经历了什么?


净利润暴跌逾 52%
据了解,三安光电是中国 LED 龙头,全球最大的 LED 芯片制造企业,主营业务为 LED 芯片和相关产品。而在集成电路和半导体领域,也是唯一在细分领域排名世界第一的企业。但自 2018 年年底涉嫌财务造假事件之后,公司一直处在被质疑的漩涡。


随着这一份财报,三安光电的恶化迹象便被明晃晃地摆在台面上了。

 

(图片来源:三安光电财报)


在这其中,三安光电的扣非净利润的下滑幅度同样让人震惊。


据财务数据披露,2013 年至 2017 年,三安光电扣非后净利润分别增长 38.18%、48.09%、26.29%、22.55%、52.49%。但 2018 年报披露后,其扣非后净利润同比下降 15.28%,结束连续 5 年的高速增长。而本以为其业绩下降趋势会较为平缓,谁曾想到它盈利能力却快速恶化,2019 年上半年扣非后净利润同比下降 66.51%。

 

(资料来源:wind)


而关于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三安光电的解释也是挺有意思的:


“公司业绩大幅下降,主要是报告期内 LED 芯片竞争激烈,虽然 LED 芯片数量相比去年同期保持增长趋势,但因价格相比去年同期降幅较大,导致公司整体营收和实现的效益相比去年同期有大幅度下降,库存未能得到有效下降。”


此外,还表示,目前全球 LED 芯片市场整体经济规模增速放缓,行业分化进一步加剧,行业产能进入出清的阵痛期。而在这个背景下,部分中小厂商在技术、配套、客户等环节没有合理完善的布局的情况下,大幅增加了产能,从而引起在传统照明领域的 LED 芯片供需结构阶段性失衡。由此,虽然市场需求数量保持增长趋势,但单价却出现一定程度下降,市场景气度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投资者会对三安光电的解释买账吗?


目前看来,市场对其存在两种看法:一种是三安光电这只白马股在激烈的价格竞争中受累而走下神坛;另外一种声音是,在如此困难的行业低谷,在同行都是亏损的情况下,三安光电的净利润率仍然超过 25%,扣非净利润也达到了 14.19%,这份成绩也不算太差。但结合二级市场的反应来看,显然大部分投资者还是比较倾向于第一种说法。


深陷财务造假漩涡
事实上,除了业绩爆雷之外,三安光电涉嫌财务造假的阴影仍在。


2018 年 12 月 17 日,一篇名为《三安光电:隐秘的大客户关系,逾 31 亿采购差额成谜》文章引起市场对三安光电的关注。该文章对三安光电主要提出了三大质疑:一是与隐秘的大客户是否存有关联交易,二是高达 31.82 亿元采购差额谜团,三是逾 18 亿元预付款之谜。


2019 年 1 月 15 日,自媒体一篇题为《三安光电再现危机信号,控股股东 86 亿预付款去向成谜》的文章再次把它推到风口浪尖,文中直指其“86 亿预付款去向成谜”的现象,具体包括:18 亿预付款流向小规模纳税人,15 亿预付款流向税务异常企业,7.49 亿元预付款流向藤椅公司等观点。在三安集团总额高达 86 亿元的预付账款中,仅披露名称的五家企业(合计 39.3 亿元)都存在不符合商业逻辑的现象。由此引发了投资者对其的担心:是利用预付账款科目虚构资产,还是借道这些企业的账户腾挪资金?数十亿元资金的异常流出,最终是否会拖累上市公司?


至此,在 2019 年 5 月 15 日,三安光电收到了一封来自上交所的问询函,聚焦于该公司的账面资金和现金管理存疑、应收账款与应收票据畸高、存货余额和周转天数攀升等共计 21 个问题。


其中,上交所指出一个比较明显的疑点:三安光电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为 44 亿元,2018 年公司新增短期借款 29 亿元。2018 年年报显示,公司全年委托理财发生额共计 1.06 亿元,仅占期末货币资金的 2%。公司全年利息费用约为 1 亿元,大幅高于利息收入 0.47 亿元。

 

(资料来源:三安光电公告)


而关于货币资金高企却为何大举借债的原因,三安光电在回复函中表示,公司属于重资产、资金密集型行业,为抓住国家鼓励发展国内集成电路产业有利时机,公司决定在福建省泉州芯谷南安园区投资 333 亿元建设 7 个产业化项目,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其余部分资金则因用于开具银行承兑汇票等原因不可自由支配。


事实上,不少投资者对其说法似乎并不认同。


拿之前一个典型的爆雷案例来说,康得新也是这样玩的:账上有现金,却还要大幅借贷,而且利息收入也与现金不符,随后深挖下去便发现了康得新现金紧缺的问题,比如其最近一期的债券就无法兑付。而值得注意的是,康得新大举借贷的原因也是因为项目建设的关系,可谓与三安光电的说辞有“异曲同工之妙”。


因此,就目前而言,三安光电的涉嫌财务造假的疑团仍未彻底解开,而投资者对其质疑情绪也依旧比较浓厚。

 

与非网整理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