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AI 战略布局已经形成 。

 

在各个全球性的 AI 报告中,谷歌、脸书、微软等排名靠前的 AI 巨头都是来自美国的跨国企业,中国的 AI 巨头型选手哪些可以与这些国际巨头同台竞技,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权威性的定论,但前段时间,任正非的一段谈话,让外界感知到,华为 AI 有了与谷歌、脸书“三分天下”的可能。

 

网上流传的任正非内部电邮,将公众对华为的关注焦点从“5G”转向“AI”。

 

任正非在电邮中表示:“5G 就是一个小儿科,过于被重视了。其实 5G 就像螺丝刀一样,只是一个工具,螺丝刀可以造汽车,但它井不是汽车,离开汽车它没有实用价值。5G 提供高带宽、低时延,支撑的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才是大产业。”

 

这样看起来,现在的趋势,AI 似乎比 5G 的格局还要突出,某种程度上预示着华为的未来。

 

纵观华为这几年来在 AI 上的动作,任正非突然强调“AI”也并不是一时兴起,这就像华为几个月前突然亮出“鸿蒙”这张牌一样,他或许也认为华为 AI 确实已经踏到了那个从韬光养晦到爆发的临界点上。

 

我们不妨从谷歌、脸书两大国际 AI 巨头的人工智能发展中,去看看华为 AI 到底处于何种位置。

 

谷歌 AI :从谷歌大脑到 TPU 芯片

今年 7 月,谷歌 CEO 桑达尔·皮查伊分析师电话会议中透露,2019 年,谷歌的投资重点会继续放在人工智能领域。此时,距离谷歌大脑的创建已经有 7 年的时间。

 

2012 年的夏天,谷歌科学家们用 16000 台计算机处理器创建了一台新机器——谷歌大脑。之所以叫谷歌大脑,是因为它的系统尝试用神经网络模仿人类大脑,在谷歌大脑创建初期,在“看”了一个星期的 YouTube 之后,谷歌大脑就已经可以辨认物体、人类和猫了。

 

“过去出现过人工智能漫长的寒冬,研究专家们曾一度放弃……但谷歌不这么认为,我们一直在推动这个领域前进。”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说道。在这样的理念下,多年来,谷歌一直在人工智能投入上不断加码。

 

2013 年,谷歌正式聘用了深度学习鼻祖杰夫·辛顿组建团队,以促进人工智能的发展,事实证明谷歌大脑像 AI 聚宝盆一样直到现在都在为谷歌源源不断输送 AI 能力,多年以后,谷歌推出的 Google Lens、Google Assistant、Google Photos 等产品都使用了谷歌大脑的人工智能技术。甚至谷歌云目前所推出的强化学习框架 Dopamine、Tensorflow 研究云,也都基于谷歌大脑第一代机器学习系统 DistBelief 开发而来。

 

除了 AI 能力的落地,算力贡献也是评价一家企业 AI 能力重要指标。去年 2 月,谷歌宣布将支撑 AlphaGo 称霸围棋界的 AI 芯片向外界开放,一时间,引起 AI 芯片及云计算市场的不小关注。

 

这款芯片学名为张量处理单元,简称为 TPU(Tensor Processing Unit),目前已经更新到了 3.0 版本,可扩展云端超级计算机 TPU Pod 可以配备超过 1000 颗 TPU,号称运算力与全球前五大超级计算机差不多,可以帮助企业省下不少 AI 演算模型训练成本。

 

谷歌 AI 的诸多进展,与多年前确立的 AI First 战略有很大关系,并且也为谷歌带来了不菲的回报。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2019 Q2 总营收为 389.4 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 326.5 亿美元增长 19%,净利润为 99.47 亿美元,

 

脸书 AI:从 AI 应用到开源 AI 硬件系统

相比于谷歌 AI,脸书的 AI 发展路径就要简单了许多。首先,Facebook 专门的 AI 研发部门 FAIR(Facebook’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Research,人工智能研究事业部)成立比谷歌大脑晚了 1 年左右的时间;其次,Facebook“入坑”AI 的动机非常简单。用 CEO 扎克伯格的话说就是:“AI 能够帮助 Facebook 更加了解用户需求。”

 

在这样“纯粹”的动机下,脸书又成立了一个与 FAIR 相协作的部门——AML(Applied Machine Learning,应用机器学习部门),两个部门分工非常明确,FAIR 主要致力于 AI 基础科学和长期项目的研究,由卷积网络之父 Yann LeCun 带队,他也被誉为世界人工智能三巨头之一;AML 则主要从事将 AI 科研成果应用到产品中的工作,由 J.Candela 带队。也就是说每一款 FAIR 研发出来的技术都要经过 AML 的验证,这样更能促进 AI 技术的“产品成功”。

 

虽然采取了不同的 AI 研发的打法,但脸书的 AI 与谷歌 AI 几乎走上了同一条路,那就是脸书旗下的社交软件,无论是 Instagram、Messenger、WhatsApp 还是头戴设备 Oculus 都是脸书 AI 的受益者,这其中也涉及到图片识别、语音识别、语音翻译、文本审核等多种功能,例如近期外媒报道,Facebook 拟用人工智能进行新闻编辑,以确保为用户推荐新闻的准确性。

 

“如今的 Facebook 已经与人工智能难舍难分了,你对 Facebook、Instagram 和 Messenger 的每一次使用,你也许不会意识到,但是你的体验都是由人工智能驱动的。”AML 团队相关负责人 Candela 曾表示。

 

同谷歌一样,Facebook 在做了很多 AI 基础性的研发工作之后,选择将一部分的技术开源出来。目前,Facebook 的 AI 训练与推理的硬件系统 Zion 与 Kings Canyon,针对视频转码的 Mount Shasta 以及强化学习 AI 平台 Horizon 等都已经开源。

 

由于与谷歌业务场景的不同,谷歌云等 To B 业务已经成为谷歌财报的一大亮点,但 Facebook 面向的更多是 To C 的场景,所以在研发 AI 芯片、建设深度学习云平台等方面缺乏较强的动力,但或许在 AI 研发的持续推进下,Facebook 离推出自己的 AI 芯片已经不远了。

 

体量的不同,也造成了脸书与谷歌在营收上的差异。在刚刚过去的 2019 年第二季度,Facebook 的 Q2 营收为 169 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 28%,利润 26.16 亿美元,月度活跃用户人数为 24.1 亿人。

 

华为 AI:从芯片到全栈全场景 AI 解决方案一次性输出

从上文来看,谷歌与脸书这两个被《财富》杂志评选为 AI 巨头的企业,在 AI 基础技术研发、AI 应用等方面做出了相应的贡献,并且都采取了一种开放的态度。

 

论入局时间,成立于 1987 年的华为比谷歌创立还要早 10 年,但是中美 AI 成长的环境、两者的业务发展都有着非常大的不同,这也决定了华为的 AI 发展又会给我们带来“惊喜”。

 

虽然比谷歌还要大 10 岁,但华为旗帜鲜明地提出 AI 也只是去年的事。2018 年 10 月,在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首次发布了华为 AI 战略与全栈全场景 AI 解决方案,与谷歌的“AI First”战略一样,都将 AI 的战略高度和重要性大大提升。

 

有所不同的是,谷歌提出 AI First 战略,更多代表的是对未来道路的聚焦;而华为的 AI 战略除了对未来的畅想,也代表着对过去 30 多年来,华为 AI 成果的一个总结性输出。

 

华为在这样一个时间点选择对自己的 AI 能力打包露出,或许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从中国整个信息化的进程来看,各行各业都在呼唤数字化转型,AI 恰巧是这一转型中的必备工具;第二,在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的愿景之下,AI 正是在华为埋藏了多年的潜力股。

 

于是,与谷歌、Facebook 一次只发一张牌不同,华为 AI 战略一经提出,就掏出了王炸,据徐直军介绍,华为 AI 战略有五个部分组成:

 

投资基础研究:在计算视觉、自然语言处理、决策推理等领域构筑数据高效(更少的数据需求) 、能耗高效(更低的算力和能耗) ,安全可信、自动自治的机器学习基础能力。

 

打造全栈方案:打造面向云、边缘和端等全场景的、独立的以及协同的、全栈解决方案,提供充裕的、经济的算力资源,简单易用、高效率、全流程的 AI 平台。

投资开放生态和人才培养:面向全球,持续与学术界、产业界和行业伙伴广泛合作。

 

解决方案增强:把 AI 思维和技术引入现有产品和服务,实现更大价值、更强竞争力。

 

内部效率提升:应用 AI 优化内部管理,对准海量作业场景,大幅度提升内部运营效率和质量。

 

华为 AI 战略的 5 大方面,当然也包括了 AI 底层且高门槛的能力,比如芯片、芯片使能 CANN、深度学习框架 MindSpore,还包括 AI 产品化的能力包括华为智能计算 Atlas 系列 AI 产品、及华为云 AI 服务等,如下面这张图:

 


华为 AI 解决方案

从财报数据上来看,华为 2018 年销售收入 7212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19.5%;净利润 593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25.1%,这与华为在 AI 上取得的成果是分不开的。

 

能否与谷歌、脸书三分天下?

业务上来讲,华为与谷歌、脸书形不成直接竞争,但如果单从技术来评判的话,华为 AI 有与谷歌、脸书同台竞技的可能,但还存在一定的挑战。

 

多年来,华为的确在 AI 上下了很多的“苦”功夫,有深厚的内力积淀。相比于谷歌、脸书这些早在多年前已经在 AI 行业做过很多创新性贡献的企业来说,期待华为也能创下人工智能的下一个里程碑。

 

比如谷歌 AlphaGo 打败李世石开启了人工智能的新纪元,脸书 AI 程序在 6 人无限制德州扑克高难度比赛中击败了世界顶级玩家等等。

 

就像华为在 5G 取得了世界性的成果一样,期待华为 AI 也尽快拿到类似的战绩,像谷歌、脸书一样给自己打上 AI 的标签。当然随着人工智能的深入发展,这种创新性成果的门槛也越来越高,对后来者的挑战也越来越大。

 

不能忽视的是,在全球 AI 的较量中,华为也存在很大的优势。正如前文所述,华为具有全栈的 AI 能力,特别是相对于脸书而言,脸书的业务更注重于 To C,而华为不仅有 To C 的业务,在数据中心存储、网络、智能计算等这些 To B 服务能力上也游刃有余。同时,依托于中国这个数字化转型的庞大市场,华为 AI 将有更多的练兵的机会。

 

未来,华为在国内外积累的 30 年多年的 ICT 能力,足以让华为 AI 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