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十年,是中国投资者的黄金十年。过去二十年从没有哪一年像 2019 年这样,让我们站在一个充满挑战和机遇的十字路口。”近日,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在吉林大学校友会金融分会和电子分会组织的一场创投分享会上如是说。


而 2019 年之所以成为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跟牵动全球经济走向的这场贸易战脱不开干系,同时还有全球范围内的政治、经济动荡以及行业过剩。吴世春提到,“在这种不确定性中,让我们看到深度挖掘内需或者说农村的消费需求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同时中国经济发展,最有动力的市场部分是有风险资本推动的。”在他看来,新经济的蓬勃发展让中国已越过了“中等收入陷阱”,“未来十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将再增长一倍,是 15 万亿美元的巨大蛋糕。”

 

 

站在这个拐点上,作为早期投资领域的一名老兵,吴世春看到了几个方向:
1.    模式创新正转向技术创新,硬科技成为举国最强音;
2.    市场在下沉,需要关注二三线城市,以“小镇经济”为代表的中部城市迎来新机会;
3.    科创板打开了成长型企业上市新的机会窗口,带给投资者巨大的希望。

 

由此带来的是在“消费升级”和“产业升级”双轮驱动下的创业机会,硬科技以及下沉市场的创业机会。 “人工智能5G 智能制造这些新技术,以及新的基础设施会让中国所有行业重塑一遍。” 吴世春称,“过去二十年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浪潮其实都是一种基础设施,现在可以说没有哪家公司不是互联网公司,而十年后,我们可以说没有哪家公司不是人工智能公司,因为所有公司都会应用一些人工智能技术来提升效率,降低成本。人工智能与各种产品的落地会对行业产生巨大的颠覆作用。”

 

谈到自己的投资逻辑,吴世春表示“要帮助聪明的年轻人成为伟大的企业家”,因为“新经济给了有梦想有野心的年轻人改变历史的机会,一个公平的社会,财富会在勤奋的年轻人的创造中进行再分配”。因此“我们要在年轻人最需要关注的时候下注从而获得最大程度回报”。在他看来,早期投资者应该扮演三种角色,即眼睛、肩膀和桥梁:帮助创业者发现需求和问题;在他们需要站得更高的时候给他们力量和支撑;同时做必要的背书,并为他们寻求资源、合作,不仅提供资金,还有长期的支持。“创业是一场马拉松,我们要成为在背后默默配合的角色。”

 

吴世春也坦言,创投公司越来越难赚钱,以往可能是 20%的人赚钱,80%的人亏钱,而现在是 2%的投资人赚钱,98%的人只能保本或在亏钱。提及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吴世春称“是多方面的”,一方面因为近年来国家大力鼓励双创,所以会有很多不适合创业的人也涌入这个市场,在行业泡沫期他们也能拿到钱,导致大量的社会财富的浪费;另一方面,目前国内对投资方的退出机制也不够完善,“中国的并购市场不够完善,所以导致很多投资方只有到上市后才能退出,我们看到很多二级市场的项目,可能前三年发展很快,但一旦过了这个周期后就变得不值钱了,相对来说我们的并购市场还不成熟,不能在投资标的最值钱的时候卖掉,保证投资人也能赚到钱,创业者也能拿钱退出。”长此以往的一个坏处就是如果不能有很好的的回流机制,投资机构会很难向投资人交待,也就没有人愿意再给投资机构供血。

 

而进入投资领域几年,梅花创投的履历不可谓不精彩,包括小牛电动、车和家、福佑卡车、科比特无人机等多个成功的投资案例让梅花创投交出一份不错的成绩单,“去年我们做到 DPI 打分是 116,相当于把 1.16 倍的本金还给了 LP,这在业内是非常少见的,今年我们可以把二期基金的本金还给 LP”,吴世春不无自豪。有如此漂亮的表现,除了归功于这个快速发展充满机遇的时代,无疑也跟吴世春精准的判断和对产业发展走向的把握密不可分,在选择投资对象和团队时,吴世春提到了四个关注点,包括认知、格局、领界、心态,这几点更多是对一个成功的创业者的要求,同时他还多次提到了“拐点”一词,即一个行业、一个产业的拐点,一种商业模式的拐点,也可以理解为对个人认知的一种考验,是一种对重要信息和市场走势的把握和判断。

 

“对投资者而言,赚容易钱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想要赚钱需要有价值,能为创业者和市场提供增值服务;而对创业者而言,到了一个必须借助资本的阶段,不仅考验创业者的技术实力和智慧,也需要有很好的融资能力,需要理解资本的风险和偏好。”吴世春最后补充。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