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一直与中国有着较为良好的互动,是多个产业的集中合作对象,因此进入壁垒比较低,很容易就建立起深度合作关系。华为将把技术和本地需求相结合,为俄市场提供更先进的云服务,结合科技巨头的一些列态度表明,俄罗斯正成为科技企业的新迁徙之地。 

 

华为布局俄罗斯并非一日之计
华为的海外战略向来有着清晰的规划,这张规划始于 1996 年,华为进入俄罗斯。


华为在俄罗斯的野心由来已久。早在 1994 年,华为就曾派代表团访问俄罗斯,此后双方互访数次,但合作未有进展。


华为打开俄罗斯市场的契机在进入当地一年后如期而至。1997 年,俄罗斯卢布疯狂贬值,整个国家陷入经济危机,通讯业巨头西门子、阿尔卡特等纷纷撤资。


1998 年,华为在俄罗斯乌法市建立了第一家合资公司,贝托—华为合资公司,由俄罗斯贝托康采恩、俄罗斯电信公司和华为三家合资,采用本地化经营战略。


2001 年,华为在俄销售额首次突破 1 亿美元,到 2018 年 6 月,华为首次取得俄罗斯市场手机市场销量冠军。


2019 年,华为云在俄罗斯一年以来已经为当地许多部门和企业提供了云技术解决方案。目前华为已同俄罗斯伙伴合作建立了多个数据中心,并着手在圣彼得堡和叶卡捷琳堡进行布局,计划在未来三年内成为俄罗斯云市场主要服务商。

 


新布局升级布局战略

俄罗斯一直与中国有着较为良好的互动,是多个产业的集中合作对象,因此进入壁垒比较低,很容易就建立起深度合作关系。


华为宣布要在俄罗斯增设 3 个研发中心。华为不仅将向俄罗斯市场提供解决方案,同时也会将云服务在中国市场积累的经验分享给俄罗斯伙伴,推动俄罗斯将互联网游戏、视频点播等市场需求同云服务相结合。


华为云在全球多地提供云服务,华为云提供的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创新技术和服务,可帮助政府、网络运营商、金融、能源、农业等行业以及中小企业借助先进技术实现跨越式发展。


此外,就在近日,就 36 万台华为平板电脑安装俄罗斯的 Aurora 操作系统(Aurora OS)一事,华为已开始与俄罗斯方面进行洽谈。这些平板电脑将被用于明年俄罗斯的人口普查。


消息来源向路透社表示,“这是一项试验计划。我们认为这是华为设备推出俄罗斯这个操作系统步骤的第一阶段。”


华为发言人没有提供相关任何细节,只是称华为正在与俄罗斯通信部进行洽谈。关于在 2020 年 8 月之前在 36 万台华为平板电脑上使用 Aurora OS 一事,俄罗斯正在进行讨论。


消息人士表示,“华为对该项目感兴趣。该公司展示了可以使用的平板电脑样本。”Aurora OS 是俄罗斯唯一的操作系统,目前还没有被使用。


为了应对谷歌 Android 操作系统的突然断供,华为也在积极开发并且已经推出自己的操作系统。

 


科技巨头向俄罗斯倾斜

阿里巴巴、海尔、微软、Facebook、英特尔三星等科技公司早就对俄罗斯伸出了橄榄枝。


俄罗斯在通讯技术、人工智能领域的产业基础和政策导向,是吸引众多科技企业的关键因素之一。


不仅基础水平有目共睹,比如人类历史上首次通过图灵测试的计算机就是出自俄罗斯团队之手,移动操作系统 Aurora OS 也由俄罗斯出品。


在推动高科技产业的政策支持水平上,俄罗斯的全国动员体质也表现得比很多国家要给力。


俄罗斯在去年发布了一系列雄心勃勃的人工智能、自动化、大数据等战略之外,也有意识地吸引本土人才回国从事高科技行业,吸引科技巨头建立研发中心也就成了增加本土职位竞争力的重要手段。


追求低研发成本已经不再是跨国公司转移研发中心的主要动机,取而代之的是希望贴近市场,以及更容易地获取包括技术人才在内的研发资源。


而每个国家每个区域都有自身擅长的领域,在海外研发的区位上有意识地进行选择,能更好地提高企业的知识获取效率。


对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俄罗斯也罕见地表现出了宽容的态度。Facebook 发行 Libra 货币时,俄罗斯财政部却不像其他国家的政治家和金融界那样如临大敌,还公开表示不会对 Facebook 的数字货币发布任何特别规定。


近年来,各国央行也都在积极研究和关注区块链、数字货币技术,母国企业自身特点结合俄罗斯的创新资源,在金融科技、监控技术等领域及早布局,长期看来,想象空间十分充足。

 


与时俱进追赶落下的科技产业

国家技术集团 Rostec 计划推出 GSM 信号抑制技术及反无人机解决方案,并且正在研发研发适用于城市公共事业、交通、工业和能源领域的综合物联网解决方案;


俄罗斯软件发展协会主席马卡罗夫公布了 5G 网络基础设施的推进情况和 6G 技术的问世时间表。


与他国科技巨头的研发协作,毫无疑问能够共同推动产业进程,规避美系企业把持产业链的潜在风险。


承袭苏联的自动化工业基础,军用机器人的硬核开发实力,加上在军事、安防系统上的智能水平,让俄罗斯成为了工业用智能机器人的技术集大成者。


俄罗斯先期研究基金会下设的机器人技术发展中心,就曾展出一款名为“费多尔”的智能机器人,协助宇航员开展一系列工作。


俄罗斯的战斗机器人也在无人参与的情况下,在多次战斗中大显身手,是俄罗斯的“重点培养对象”之一。


而目前全球头部科技企业在深度学习、图像识别、智能搜索等领域的优势日渐显著,智能机器人项目却往往受限于机械学、自然语言处理等领域,恰好可以和俄罗斯实现优势互补。

 


有望打破硅谷垄断之势

以往被追捧的硅谷模式,46%的受访者计划在未来几年离开湾区,硅谷投资人也开始将三分之二甚至更多资金投入湾区以外的初创企业。


尽管它依然是高科技聚集胜地,但在全球协作创新的大趋势下,产业影响力已不复往昔,俄罗斯的硬核存在开始凸显,也是产业自身的必然选择。


在企业的创新网络中,知识是一切的核心。而那些高价值、能够奠定产业权力的核心知识,都是内隐性的,很难被收购并购等形式直接获取,往往需要与海外当地先发机构进行较为深入的合作、系统的学习后才能接触到。


在全球科技研发的国际化初期,发达国家一直是创新活动的主体,研发活动不是在发达国家之间开展,就是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单方向流动。当硅谷和湾区不再是科技创新的热土,幸好还有许多新地图值得探索。

 

结尾:

在推动高科技产业的政策支持水平上,俄罗斯的全国动员体质也表现得比很多国家要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