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近几年网红经济的崛起,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视频或照片的形式,记录自己的生活,甚至用来赚钱。

 

 

但手机功能毕竟受限,大疆开发的无人机、手持云台、OSMO 口袋相机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

 

大疆凭借过硬的技术、狼性的工作方法,在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独占了世界上 70%的市场份额,成为绝对的统治者。

 

而它背后的掌舵人汪滔,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就是“张狂”,但他有狂傲的资本。最近,他凭借 450 亿元的巨额财富,登上了“2019 胡润全球少壮派白手起家富豪榜”,排名第六。


汪滔,从小成绩一般,但他喜欢研究直升机,这源于他小时候读了一本和直升机相关的的漫画书,后来就逐渐喜欢上了航模。

 

16 岁的时候,因中考成绩还不错,当工程师的父亲奖励给他一架遥控直升机,但这架直升机并不好控制,刚飞起来就坠落,他就想自己有一天能研究出自动控制的直升机。

 

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高考后,他报考了华东师范大学电子系。

 

但 2003 年,在读大三的汪滔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他要退学,准备出国留学。

 

他想申请斯坦福和麻省理工这类世界顶级大学,但因为成绩只能算是中等偏上,都被拒绝,最后只拿到了香港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临近大学毕业,汪韬决定把遥控直升机的飞行控制系统作为毕业设计的题目,他向学校申请了 1.8 万元港币去做无人机的研发,没想到这开启了他的创业之路。

 

在老师的帮助下,汪滔和几个同样喜欢研究直升机的同学在深圳创立了大疆创新科技公司,从此走上了一条艰苦的创业之路。

 

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为了能研发出无人机,他经常熬夜到凌晨 5 点。刚开始的时候,团队只有 5、6 个人,办公地点也选在一个简陋的民房里,由于办公场地简陋,团队小,根本招不到有能力的优秀人才。

 

在最困难的时候,汪滔只能自己当导师,手把手教团队成员,研究了两年。2008 年,汪滔研发的第一款较为成熟的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 XP3.1 面市,但公司依旧没有订单,两名得力员工也相继离开。

 

这一度让汪滔有些挫败感,眼看第一次创业就要毁于一旦,他突然发现直升机并不受市场欢迎,人们喜欢多旋翼的无人机多一点。

 

随即,他决定将大疆的发展方向转为多旋翼无人机领域,而这时他的导师李泽湘更是雪中送炭,他加入团队的同时,还帮汪滔解决了资金和人员问题,带来了好几个优秀的学生,大疆开始崛起了。

 

为了能让后续研发没有资金的困扰,一向坚持不接受外部资金的汪滔开始转变想法。他接受了家族世交陆迪投资的 9 万美元,并承诺让出一部分股份,陆迪以早期投资人的身份进入企业。

 

从此,公司逐渐走上正轨,而汪滔的商业天赋也被挖掘,大疆在无人机领域开始崭露头角。

 

2013 年 1 月,大疆创新正式发布“大疆精灵”。

 

这是第一款商业级别的四旋翼飞行器,不需要什么繁琐的操作,开箱一个小时就可以飞行,坠落后也不会解体。

 

这种简单的操作模式让“大疆精灵”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之后销售数据每年至少实现三倍以上的增长,精灵 2、精灵 3、精灵 4、“御”Mavic 2、农机 T16、灵眸 Osmo Pocket 口袋云台相机也先后问世,迅速占领了 70%的市场份额。

 

大疆崛起的同时,汪滔的身家也水涨船高,已经进入亿万富翁行列。

 

这足以看出大疆在无人机领域的巨大成功,他也被称为“无人机之王”,公司业务飞速发展的同时,他强硬的性格也越来越明显。


汪滔不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中,都一直追求极致的理性与完美,他是典型的处女座。只是这种个性延续到企业管理的时候,就给人留下了强势、高傲、甚至有些不近人情的印象。

 

为了能知道员工到底在做什么,他要求员工写时报,汇报精准到每个小时的具体工作内容,他还经常十一二点跟员工打电话讨论技术上的问题。

 

而且汪滔信奉狼性文化,所以大疆内部坚持快速淘汰制,如果员工的能力跟不上公司发展的步伐,业务能力差的直接辞退。

 

这让很多员工觉得压力山大,但也确实能让他们快速成长。

 

不过,这种“苛刻”的要求不止对员工,汪滔对自己也丝毫不手软。

 

从创业那天起,汪滔每周工作就高达 80 多个小时,到今天,他都依然保持这个工作强度。他的办公桌旁边永远放着一张单人床,办公室门上还写着两行字:“只带脑子、不带情绪”。

 

由于对产品的研发设计要求很高,汪滔一旦对产品设计不满意,经常破口大骂,措辞激烈。“在大疆,如果你有玻璃心,那是生存不下去的”,这是很多员工一致的想法。

 

当然他们也认为,汪滔的管理模式实在过于严厉。但在这种工作模式、狼性企业文化氛围的熏陶下,也让员工养成了激烈的竞争意识,这也是大疆能一直保持创新的内驱力,不足之处是导致了公司人员流动比较频繁。

 

对于此,汪滔不以为然。

 

 

他奉乔布斯所说的:“我的成功得益于发现了许多才华横溢、不甘平庸的人才。不是 B 级、C 级人才,而是真正的 A 级人才。”

 

所以,他对有想法、有能力、愿意付出的优秀员工给予超丰厚的待遇,丝毫不吝啬。年终奖都发奔驰、宝马,奖金更不在话下。前提是,他们得愿意钻研,能开发出更优质的产品。

 

很多员工直言,在研发无人机这件事情上,汪滔近乎偏执。

 

他不断通过技术创新来提升产品的质量和用户体验,同时也在拉升这个行业的门槛,有时候直接让同行没有生存的余地。

 

在短短几年中,大疆的产品就更新了十几代。所以,尽管国内无人机行业快速膨胀发展到上百家的规模,但在技术、资本上能跟大疆相抗衡的寥寥无几。

 

汪滔还准备打造一个无人机中的高端手机 app 应用商店,但他不只做高端产品,他还做适用于各类消费群体的产品,To B 和 To C 同时发力,并且压低价格,在保证质量的同时,让产品离客户更近。

 

比如,大疆 Osmo Action 和 GoPro HERO7 BLACK 相比,优劣并不明显,但 Action 在性价比上更具吸引力,最重要的是在售价方面,Action 官方定价 2499 元人民币,GoPro 7 则为 3398 元人民币。

 

凭借着对完美产品的追求,大疆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记录,大疆从 2008 年到 2017 年,申请无人机相关的专利累计就达到 4000 多项。其中 900 多项是公开的专利,3206 项是国家专利,而且大疆还在美国申请了 70 多组专利。

 

这都给了汪滔和大疆自由选择供应商、优秀员工、还有投资机构的底气和资本!


2018 年大疆展开新一轮的融资的时候,估值高达 240 亿美元。由于想要投资的机构太多,这次汪滔采用了“竞标”的融资方式,想要参与投资的机构都要先交 10 万美元保证金,反客为主,震惊整个创投圈。

 

也就是说,大疆开出竞价条件,然后投资机构出价,价高者才有可能获得投资大疆的资格。

 

但大疆不允许投资机构对公司进行尽职调查、不能干预公司的内部管理。如果不同意,可选择退出。

 

这在行业里算是开了“先河”。

 

平时都是“高高在上”的投资机构,这次是拿着钱“排队”等大疆来决定是否有投资资格。

 

但即便如此,很多机构还是很看好大疆的发展,100 多家的投资机构争相参与,第一轮竞标结束后,认购金额就已是原计划的 30 多倍。 

 

后来,据相关知情人士称最后大疆的融资方案是:领投方有五六家,每家至少 1 亿美元,而众多中小投资机构出局,无缘投资大疆。

 

一家入围大疆投资的机构合伙人对媒体说,“没想到在创投界高高在上的投资人,这次会如此低声下气。”

 

大疆也是 2018 年资本寒冬下,唯一一家让投资机构竞相争取要投资的一家科技企业。

 

汪滔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大疆在他的带领下,逐渐将竞争对手都远远甩在了身后,一手缔造了大疆在消费级无人机领域的统治地位。他对技术和公司的未来发展,有十足的自信。

 

 

Frost & Sullivan 的分析师迈克尔·布雷兹曾评价大疆,“它开创了非专业无人驾驶飞行器市场,现在所有人都在追赶大疆的脚步。”

 

大疆不仅稳坐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霸主,还是第一家真正意义上引领世界科技潮流的中国公司,《福布斯》曾将大疆的成功与柯达、戴尔和 GoPro 归为一类,这是对大疆在科技领域的肯定。

 

汪滔从创业之初,就认定了一条路:注重研发,无论公司盈利与否,都在持续不断地进行产品研发,技术上的创新。

 

这让大疆在后来的发展上,都能不被外界的因素所打扰,所以大疆得的成功离不开他的高瞻远瞩。

 

汪滔也带领着大疆,不断开拓新的市场。在美国,也为自己争得一亩三分地,甚至一度被美国盯上,怀疑大疆无人机窃取用户数据。尽管相关机构的数据表明,大疆没有窃取数据的问题,美国还是坚持封杀大疆。

 

但美军自己用的就是大疆的无人机,美国封杀大疆之后,就不让美军自己的士兵买了,不过因为大疆的产品太好用了。在被封杀的一年里,美军愣是没找到替代品。

 

迫于无奈,美军只能又用起了大疆。

 

在被解除封杀的消息,登上热搜后,大疆镇定自若的回应说,“我们技术的安全性已经在全球,得到了反复验证”。

 

之所以能这么淡定地回应,也是因为汪滔深知自己的技术,暂时还没有对手可以超过,如果美国真的封杀,他也不怕。

 

此外,喜欢用大疆无人机的美国民众也有很多,他们对大疆的认可度非常高。就这样,汪滔从美国手里就赚了几百亿。

 

这一切,都和汪滔埋头做事,拿产品说话的做事风格分不开关系。

 

对于汪滔来说,能够在年纪尚轻、没有职场经验的情况下,踏实做产品、不投机取巧、不赚快钱、坚持自己的原则,这都实在难能可贵。

 

虽然他有时候近乎苛刻和无情,但如果不这么做,今天的大疆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成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