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9 月 18 日讯,世界贸易组织(WTO)16 日发布消息称,针对日本对 3 种半导体材料实施出口管制一事,韩国已向 WTO 申诉。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韩国向 WTO 申诉日本对 3 种半导体材料实施出口管制一事,起诉日期为 9 月 11 日。今后 60 天是日韩两国的磋商期。若其间未能解决,韩国将要求设置由贸易问题专家(原则上 3 人)组成的争端解决专家组,交由第三方裁定。


对此,日本外相茂木敏充 16 日在外务省向媒体表示:“将根据程序严肃应对。”

 

据共同社报道,WTO 本月 10 日就韩国对日本产气阀征收反倾销税的问题做出了日本胜诉的最终裁定,然而韩国政府主张“韩国胜诉”。目前无法预料 WTO 围绕出口管制强化的裁定是否有助于消除日韩对立。

 

相当于“一审”的争端解决专家组原则上自设置之日起约 6 个月内提交相当于裁决的报告。若对内容不服,则可诉诸相当于“二审”的上诉机构。上诉机构的报告是最终裁定,但预计至少需要 1 年以上才能得出,问题必将长期化。

 

除半导体材料的措施外,日本政府 8 月还把韩国剔除出在安全保障出口管理上设置优惠待遇的“白名单国家”。

 

而据第一财经报道,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最快将在本周(16-21 日)内正式公布《战略货品进出口告示修订案》,对等将日本剔除出韩国出口“白名单”。

 

据 WTO 的规则,日韩两国必须在 30 天内进行协商,若无法解决问题,韩国方面可以请求审理纠纷处理小委员会。

 

一、韩:日措施与 WTO 相关协议不符
据 WTO 公布编号为 WT/DS590/1 号文件显示,韩国声称,日本限制向韩国出口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和含氟聚酰亚胺,以及相关技术的措施,与日本在 WTO 协议下各项条款的义务不符。

 

其中,涉及《贸易便利化协定》的第 2、6、7、8 和 10 条,《马拉喀什协定》的第十六条第 4 款等。

 

例如,韩国指出,根据《1994 年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第十条和《贸易便利化协定》第二条,日本未能以统一、公正和合理的方式实施其与出口限制有关的、普遍适用的法律、法规、决定和裁决。

 

此外,经修订的出口许可政策和程序在日本网站公布后仅三天,日本就实施了这些政策和程序,但没有为韩国提供充分的评论和咨询机会。

 

在韩国看来,日本对韩国出口管制待遇的改变是基于政治考虑,而不是任何合法的、对韩或对三种半导体材料出口管控的考虑。

 

总的来说,韩国认为,日本实施经修订的出口许可政策和程序,是出于其政治动机的变相贸易限制。

 

二、日:“有必要”对韩实施出口管制
在 WTO 公开文件中,日本声称,它“近期发现某些敏感物品由于公司管理不善,已经被出口至韩国”,因此有必要对这些产品及其相关技术实施更严格的出口许可程序。

 

今年 7 月 1 日,日本政府宣布,根据《日本外汇和外贸法》第 25(1)条和第 48(1)条,对往韩国出口和转让的某些受管制产品和相关技术,将采用不同的许可政策和程序。

 

随后,日本从 7 月 4 日起开始对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和含氟聚酰亚胺这三类半导体材料,以及相关技术实施严格的出口限制措施。这些材料对韩国来说,主要用于智能手机和电视显示器等半导体材料的制造。

 

可以说,只要输往韩国的产品、相关技术符合或涉及上述三种半导体材料,均无法使用任何形式的“批量许可证”。

 

此外,个别出口许可证的申请也面临着愈加严格的审查,对韩国的相关出口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延误和约束。

 

值得注意的是,光刻胶的出口限制也将影响那些采用极紫外光刻(Extreme Ultraviolet Lithography,简称 EUV 光刻)技术生产半导体的公司,而三星正是利用 EUV 光刻技术,一直与台积电在芯片制程工艺方面展开激烈竞争。

 

对此,韩国认为日本实施的这些出口限制措施,均直接和间接地取消、削弱了韩国的利益。

 

三、韩:最快下周将日移出“白名单”
面对日本的出口限制措施,韩国也不是没有努力过。

 

此前,韩国一直在努力尝试不通过日本,直接向第三方国家寻找半导体材料的相关代替品,但却以失败告终。

 

随后 7 月,韩国宣布将 3000 亿韩元纳入补充预算,通过加快供应本地化的方式来应对日本的出口限制。其中,大约三分之一的预算将用于支持韩国半导体材料和设备制造商,帮助他们将产品推向市场。

 

紧接着,该国在 8 月再次宣布,将在未来 7 年内投资近 7.8 万亿韩元(约 64.8 亿美元),加大自研力度,实现芯片、显示器、电池,以及其他 100 种关键零部件、材料和设备的自给自足,以减少对日本进口产品的依赖,并将在未来 5 年内实现稳定供应。

 

不过,在它尝试自给自足,减轻因日本的出口限制措施带来的不利影响时,8 月 28 日,日本也正式宣布,将韩国踢出出口“白名单”。

 

面对日本的这一决定,韩国在当日下午就表示要和日本“双删”。因此,随着近期韩国向 WTO 提起诉讼的同时,也表示其政府最快将在下周把日本移出“白名单”。

 

同时,韩国也表示,他们期待能收到日本对于磋商请求的答复,并进一步敲定双方都能接受的磋商日期。

 

据 WTO 官方信息显示,韩国提出申诉后,日韩两国需要先在 2 个月内进行磋商,届时,若双方仍未达成一致,将进入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诉讼结果最终公布或需耗时 2 年以上。

 

结语:日韩贸易争端进一步升级
自 7 月日本宣布对韩国的出口限制措施以来,日韩之间的贸易纠纷一直受到全球范围内的关注。

 

但在日本政府看来,这并不是一场“贸易争端”,只是一个国家或一个政府在进行准确且适合的出口管理调整。

 

且不说这是否是日本对韩国“怨气”积攒已久的“发泄”或“报复”,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场贸易纠纷确确实实击中了韩国一直以来供应链对外依赖程度高、难以自给自足的痛处。

 

同时,在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发酵的全球局势下,日韩点燃的这场纠纷,也进一步加剧了全球整体贸易格局和各国双边关系的不稳定性。

 

未来,这些纠纷将以何种方式收尾,我们还不得而知。之后,智东西也将继续密切关注这一事件,进一步为大家带来后续报道。

 

与非网整理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