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即将过去的 2019 年,注定成为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也是中国半导体和电子产业的一个拐点。于是,有了这个与非网《记录 2019》深度原创系列,我们将带大家一一梳理这个 2019 年里,发生在电子产业的那些值得被记录的事,并以关键词的形式一一呈现。

 

关键词一:泡沫

 

宋代诗人王安石在《读维摩经有感》中有云:身如泡沫亦如风,刀割香涂共一空。

 

今时的小学生在描述泡沫时这样写道:泡泡一个接一个地飞了出来,它们大的像气球,小的像珍珠,五颜六色好看极了!

 

 

在文学中,泡沫是唯美的,古人称虚幻,今日道缤纷。然而,当泡沫一词在现实社会出现时,我们更多是用它修饰某一事物虚有其表,比如产业泡沫、经济泡沫等。

 

在这个经济寒冬的时节,与非网《记录 2019》专题的第一期我们选择以“泡沫”为题,用事实和数据去戳破行业的泡沫,看看往年蒸蒸日上的数个行业,凛冬之下还有多少值得肯定的东西?

 

IC 设计企业的泡沫
第一个行业我们选择看科技产业上游的 IC 设计。很多人可能会费解,中国集成电路还如此弱势,何来泡沫一说呢?

 

然而,单单是这 IC 设计企业的数量就值得我们聊一聊。

 

对于中国到底有多少 IC 设计企业一事,业界此前一直没有比较确切的数字,有说超过 2000 家的,有说超过 1800 家的。不过,好在我们现在有了官方的数据公布,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 IC 设计分会理事长魏少军教授的数据一直以来都被业界所认可,今年的统计数据是 1780 家。

 

 

1780 家,和 2018 年相比增加了 82 家。不过,IC 设计产业看似百花齐放的局面其实取得的成绩并不与之成正比。

 

首先,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在国产替代的强大需求下,2019 年的 IC 设计企业销售额增速并没有维持住 2018 年 32.4%的高水平,下降到了 19.7%。诚然,大环境是全球半导体产业是负增长的,且降幅达到双位数。不过,从我国集成电路进口收窄来看并没有达到这个程度,1-7 月的进口金额仅比去年同期减少了 6.9%。由此可见,我国 IC 设计产业虽然基数变大了,但是贡献并没有很突出。

 

业者都知道,2016 是我国 IC 设计企业数量爆炸式增长的一年,这其中政策和金融起到很大的作用。2014 年 6 月和 9 月,国家先后出台《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协议》和《国家集成电路产业 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章程》。从大基金的投资时间明细来看,其开始大规模投资是自 2014 年 12 月开始的,并于 2015 年和 2016 年集中爆发。因此,我们看到 2015 年到 2016 年有着 90%的数量增长,近乎翻倍。

 

2016 年之后,中国 IC 设计产业的增长回顾了理性,但是这个泡沫始终存在着。魏少军教授在分享 2017 年的统计数据时讲到,中国有 600 家 IC 设计企业的销售额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到了 2019 年,238 家销售过亿元人民币的 IC 设计企业的销售总和达到 2337.6 亿元,占比达到 75.8%。数据反馈出来的是,中国有 1000 家 IC 设计企业是不盈利的。

 

中国 IC 设计企业数量世界第一这个泡沫还有一个很是讽刺的例子,那就是华为在被美国制裁后的采购行为。我们必须承认华为找到了自己的备胎计划,但我们也要认清国内 IC 企业进入核心供应链的并不多。

 

华为董事长梁华此前在日本透露出来的数字让我们知道美国制裁华为,日本是最大的赢家。2019 年,华为从日本公司采购的零部件总金额将达到 1.1 万亿日元(约合 100 亿美元),较之 2018 年的 7200 亿日元暴增了超过 50%。

 

华为从日本大规模采购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证明我们的 IC 设计企业在核心器件方面,要么缺失,要么质量不达标。

 

我们看到了 IC 设计的头部企业在不断强大,但我们也希望魏教授形容“小、散、弱”型企业能够尽快找到更为合理的归处。世界集成电路发展史已经说明这是一个强者恒强的领域,并不适用于“鸡蛋放多个篮子”的理论,我们急需要有如华为海思这样的第二艘、第三艘以及更多艘“IC 设计航母”,靠企业数量能够撑得起面子,撑不起里子。

 

半导体企业估值的泡沫
政策、大基金、中美贸易战等因素不仅让集成电路公司一下子冒出来很多,投资机构一样如雨后春笋。2017 年的一条微博,2019 年就应验了。2017 年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发微博称:这几年成立了几十家半导体投资公司,资金高达几千亿,感觉这轮泡沫和浮躁过几年会集中爆发,半导体投资难做。

 

时至今日,半导体产业在投资上有一个很是尴尬的境地。首先,握有一定资金的投资机构觉得市面上项目众多,但是值得投资的特别少;其次,一些有实力的企业由于做出了一些成绩,有了名气之后估值飙升,让资本很难进入,没有合理的投资环境,后续资金也很难保障。

 

 

在当前的大局势下,稍微有实力的半导体企业就高估值。这在科创板企业身上体现的最为明显。

 

2019 年 7 月 22 日科创板正式开通运行,包括半导体企业在内的所有能上科创板的企业均市值飙升。

 

有投资机构分析人士此前这样评价科创板的表现:泡沫!典型的泡沫,按经济学理性估值的标准是泡沫,但按金融学合理预期的标准则是梦想。

 

科创板最为讽刺的例子是那些从新三板退市的企业,在新三板名不见经传的情况下,登上科创板之后就变成了股民的最爱。

 

 

我们以天准科技作为例子。2017 年 12 月 25 日,天准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向中国证监会江苏监管局报送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备案申请材料。在这之前,天准科技公告,因公司长期战略规划及业务发展的需要,经管理层慎重考虑,公司拟申请公司股票在股转系统终止挂牌。

 

退市的时候,天准科技的市值为 18 亿元,2017 年的营收为 3.19 亿元,同比增长 76.24%。可以说,天准科技是在公司形式大好的情况下退出新三板的。

 

2018 年财报显示, 2018 年天准科技营业收入为 5.08 亿元,同比增长 59.25%。依然表现强劲,但是增速并不如 2017 年,且公司依然高度依赖苹果这个大客户。

 

然而,登录科创板之后,天准科技的估值一路走高,甚至达到了 138 亿元的高估值,市值翻了 7.6 倍。

 

不过,科创板的泡沫来得快,去的也快。2019 年 11 月 10 日,天准科技收盘市值仅剩 49.16 亿元,较最高市值缩水了 181%。

 

目前天准科技股价动荡较小

 

从业绩表现来看,财报显示,天准科技前三季度实现营收 2.95 亿元,同比下降 19.06%。不过这 49.16 亿元的市值依然是之前退市的 2.73 倍。

 

其实科创板从 7 月份开始就体现出“投机”的特性了,大部分投资者开始撤退,但是当时还有股民和基金对科创板很看好,因此出现了大起大落的情况。7 月 22 日,N 杭可涨 132%,1 分钟较开盘价暴涨 30%触发临时停牌,而 N 瀚川、N 虹软、N 中微等较开盘价下跌 30%临时停牌,N 瀚川 2 分钟暴跌 30%。此后,科创板多次出现近半股票大跌的情况。

 

如今,登陆科创板大部分企业的估值泡沫都破裂了,且股票的吸引力也开始下降,11 月 25 日当天,科创板多只股票表现低迷,56 只股票中超 30 只个股成交额不足 1 亿元。

 

好在科创板泡沫来去迅速,如今算是回归到了理性阶段,在业绩倒退时我们不能要求企业一定到回归到当初的估值甚至更低,毕竟科创板还有政策福利在,对于资本而言这足够让企业估值翻倍,甚至更高。

 

人工智能产业泡沫
2019 年年初,新华社客户端发表文章对人工智能产品泡沫做出评论。该文在写产业落地的部分提到,人工智能可能需要经历一波泡沫的调整期,需要挤一挤泡沫。

 

人工智能产业和半导体产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很多时候相互之间会有所呼应。当资本高举金元砸向产业时,半导体和人工智能同时被砸中了。如果论讲述人工智能,投资人和业者都口吐莲花,这是一个能够改变世界的技术。然而当讲到落地的时候,除了个别企业能够有明确的落地场景,很多厂商的构思真可谓是“牛鬼蛇神”都出来了。

 

 

我们首先来看大陆人工智能产业的投资泡沫。这里我们引入一组统计数据,该数据来自于一篇关于工信部中国信通院副所长张雪丽的报道。文中张雪丽指出,截止至 2018 年 9 月,全球共有人工智能企业 5159 家,中国以 1122 家(不含港澳台)位居第二;北京则以 445 家的总数,成为全球人工智能企业最多的城市。2018 年上半年,人工智能领域的全球融资规模达到 435 亿美元,中国的规模达到 317 亿美元,占了全球的近四分之三。

 

数据很直观的告诉我们,中国占全球 21.74%的人工智能企业却汲取了全球 72.87%的融资。我们承认人工智能产业发展需要资金来助力,也看到了大陆是全球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热土。但我们也必须要试着去看清,我们产业资金有多少是投资合理的,而不合理的部分就是泡沫。

 

在人工智能落地最紧缺的是芯片,但是目前这块依然是整个大陆人工智能产业的短板。首先是芯片占比方面,截止到 2018 年年底的数据表示,中国和美国在全球 AI 芯片占据的份额分别是 4%和 50%。说到 AI 芯片发展,FPGA 厂商赛灵思总裁 Victor Peng 的话值得人深思,他曾经对 AI 芯片创业表示,很多初创企业没有资金去开发和量产 AI 芯片,因为研发成本巨大,它们应当专注于创新算法和架构,而非设计芯片,有几家初创企业是因为做 ASIC 取得成功的?

 

全球人工智能芯片企业排名让我们知道,当前大陆在人工智能高端芯片的场面还是靠着巨头企业在支撑。在英国资深芯片工程师给出的全球人工智能芯片排行中,前十名中仅有一个中国公司的芯片,也就是华为昇腾 910。

 

如今,当人工智能的资本开始收拢,加上 VC 有选择地投资优质项目时,大部分人工智能企业在近一段时间倒闭了。2018 年,有人工智能资深专家表示,2019 全年会有 90%的人工智能企业出现亏损,行业内将会出现倒闭潮。今天看来,这位专家算是一语中的,截止到 2019 年 7 月份,大陆已经有超过 50 家人工智能企业宣告破产。

 

近几年,我们看到了太多的科技泡沫。先是 O2O 大热,然后共享经济接班,再然后到了新零售,而这些科技热点均是在资本的狂热下成长,最后在资本冷静后一地鸡毛。而现在的人工智能也面临这样的局势,李开复就曾吐槽:“最近我见了一个做内衣的,也说自己是人工智能的企业,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

 

新华社的话不无道理,我们的人工智能产业发展到了挤泡沫的时候。2000 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后,大批公司倒闭了,但成就了中国的百度、阿里巴巴。我们希望在资本强势驱动下,人工的人工智能泡沫散尽之时能够有所收获。情况也并不是一地鸡毛的惨淡,在人工智能领域出现了多个独角兽企业,2018 年数百亿美元的资本投入大部分都给了寒武纪、地平线、商汤、Face++等第一梯队项目。

 

新能源汽车的泡沫
2019 年的经济寒冬,破碎了太多的产业泡沫,开始的时候很多人不会想到会包含新能源汽车。新能源汽车产业用实际行动告诉所有人,当经济形势好时,亏损会被解读为投资未来;当经济呈现颓势且长时间不见转机的时候,亏损就会被解读成漫谈理想,没有良好的造血能力。因此,当经济形势不好时,传统车企并不好过,新兴的新能源车企那就更是刀口舔血。

 

过去几年,新能源汽车被认为是大势所趋。传统车企将其作为转型的理想之选;新兴车企则说其是重新定义汽车,是对传统汽车的颠覆。作为一个新兴的产业,每一个参与者都梦想成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标准制定者。

 

对于新能源汽车,我们并不否认其是未来的大趋势,但是对于当下造车的局势,我们面前是一个正在碎裂的泡沫。一些资深业者的话,笔者觉得很是有道理:当前的新兴势力造车和当前的“山寨手机”时代是一样的,虚有其表者众多,真正拥有核心技术的厂商寥寥。

 

全球很多国家给出了燃油车禁售的时间表,很多人都觉得新能源汽车是大势所趋,未来将有一往无前的气势。然而,一个寒冬的数据告诉我们情况并非如此。

 

汽车圈子都认为是特斯拉吹响了新能源汽车对传统汽车冲击的号角。然而,和全球其他车企一样,寒冬中的特斯拉一样如履薄冰。看看 2019 年一季度的特斯拉的表现,交付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特斯拉累计交付 6.3 万辆,环比下降 31%。同时,财报数据还指出,一季度特斯拉 GAAP(美国公认会计准则)营收 45.4 亿美元,同比增长 33%,环比下降 60%,低于市场预期的 48.4 亿美元。毫无疑问,特斯拉迎来了创立 16 年以来最糟糕的季度之一。

 

 

有人可能会说一个季度表现差说明不了什么,但是看看特斯拉 2019 年上半年的财报,你会发现面对困境特斯拉目前并没有找到很好的办法。2019 年上半年特斯拉亏损高达 10.57 亿美元。作为参考数据,2018 年下半年特斯拉还盈利 4.65 亿美元。

 

行业标杆如此,你还觉得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趋势不可阻挡吗?

 

特斯拉都百病缠身了,可想而知我们的造车新势力下场如何,他们今年的口号是“活下去”,很有琅琊榜林殊的风范:活下去,为了新能源汽车的未来。

 

在国内的造车新势力中,蔚来汽车是最具代表性的。作为一家上市的新能源造车企业,蔚来汽车的股价已经说明大众对其并不看好,目前该公司的股价已经从巅峰时期超过 13.8 美元,到现在仅剩 2.27 美元。相信大家还记得 9 月份彭博社的报道,文章指出自蔚来创立以来,其累计亏损将达到 57 亿美元(约 400 亿人民币)。相比之下,特斯拉花了大约 15 年的时间才达到 50 亿美元的亏损幅度,而蔚来汽车仅花了 4 年时间。

 

大规模烧钱的情况下,蔚来的成绩难以让人信服。首先是旗舰车型蔚来 ES8 自燃事故频发和多起车辆死机事件。

 

 

从 2019 年 4 月下旬到现在,蔚来 ES8 汽车已经发生了多起自燃事件。根据近期的报道,为了防止汽车自燃危及驾驶人的性命,蔚来申请了一项“车辆自毁系统”(vehicular self-destruct system)专利。对此,你说蔚来汽车是安全还是不安全呢?

 

李斌曾说造车新势力的生死之年应该是在 2023 年,也就是 4 年后,才会有真正的竞争。现在看来,蔚来在做的是想要活到 2023 年。在 2019 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蔚来做的其实是缩减成本,包括解雇了至少 2000 名员工,关闭硅谷办事处,卖掉 Formula E 赛车队,放弃自建工厂计划,以及无限期推迟推出电动轿车。

 

这个寒冬,蔚来并不是最惨的,至少蔚来还活着。在这个洗牌的过程中,负债的新能源车企是表现尚可的,更惨的还有停产倒闭的,有的简直就是一场“闹剧”。

 

根据之前的报道,多氟多旗下河北红星汽车于 6 月 23 日发布公告,由于受到国家政策及市场影响,部分岗位停产放假,各岗位根据公司生产计划需求,自 6 月 22 日起停产放假,放假期限不定。红星汽车办公室主任对媒体表示,停产就意味着裁员。

 

同时,在新能源汽车补贴和退补之间,我们还看到了一场“闹剧”,也就是青年汽车。在 11 月上半旬,不充电、不加油、只加水就能跑的杭州青年汽车宣告破产了。根据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因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已于 2019 年 10 月 21 日裁定终结青年汽车破产程序。要知道这个企业在上半年还被市委书记点赞了。

 

下游的车企日子不好过,上游的电池厂商同样岌岌可危。11 月 13 日晚,沃特玛母公司坚瑞沃能发布公告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 2019 年 11 月 7 日裁定受理黄子廷申请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

 

而前几年发展势头迅猛的比克电池目前也麻烦缠身。11 月 7 日,容百科技发布公告,容百科技对比克动力的逾期账款及已到期未兑付汇票合计 2.06 亿元,存在无法回收的风险。随后,当升科技、杭可科技、新宙邦等三家上市公司相继发布公告,来自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存在无法回收的风险。

 

对于此事,比克电池发布官方的致歉声明,该公司表示,由于车企众泰汽车及华泰汽车未付货款导致比克电池资金链紧张。

 

和人工智能一样,我们不否认新能源汽车的价值和未来,但是我们并不认可新能源汽车过于粗放的发展态势。因此,可以说这个经济寒冬来的恰如其分。当潮水散尽,我们就知道有多少人在“裸泳”。

 

5G 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泡沫?
互联网的泡沫过后,科技圈子开始略显浮躁,以至于我们对于每一个新兴的科技都要去检测水分,看看真正的干货有多少,而现在我们带着“有色眼镜”看 5G。

 

5G 会是下一个科技产业的泡沫吗?

 

 

从业者的反馈和行业的表现告诉我们,5G 的成绩和规模发展到现在也不是实打实的,存在一定的泡沫。今年 6 月份爆出工信部将给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中国广电发放 5G 商用牌照时,和 5G 相关的概念股开始出现大范围的涨停。6 月 3 日,包括华脉科技、创意信息、中通国脉、汇源通信、欣天科技、纵横通信等 14 只 5G 概念股涨停。

 

作为第五代通信技术,我们都知道 5G 的技术价值是实打实的。5G 时代,数据传输速率远远高于以前的蜂窝网络,最高可达 10Gbit/s,比当前的有线互联网要快,比先前的 4G LTE 蜂窝网络快 100 倍。另一个优点是较低的网络延迟,低于 1 毫秒,而 4G 为 30-70 毫秒。

 

不过,也正是因为 5G 的技术优势是看得见的,难免不会有蹭技术热点的,也难免资本在非技术层面将 5G 画成一个远超价值的大饼。一位知乎答友的话很是贴切:5G 肯定不是泡沫。但 5G 很有可能会是导火索。

 

结语
有人很激进地告诉笔者,当前这个时代哪一个行业没有泡沫呢?当时听着觉得他这个观点是消极的。但是,当看着猪肉的价格水涨船高之后,发现他的话还是有道理的。风口之下真的猪都上天了,何况外表光鲜的产业呢?

 

不过,泡沫总归是虚幻的、脆弱的。因而,2019 年的资本寒冬来的很及时,当资本把肾上腺素注入产业的血管里时,这股子兴奋劲儿让眼前所有的景象都失真了,如今这一股彻骨的寒风袭来,泡沫碎裂之后到了每个行业洗牌的时候。

 

同时,在产业发展过程中,泡沫时必须的,也是必然的。有泡沫的产业才有成为下一个成熟产业的可能,而有成为下一个成熟产业的可能性就必然会产生泡沫。

 

更多对 2019 年电子产业年度关键词的盘点,请点击《记录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