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化还没带来社会隔离,社会隔离先推动了自动化!


1 月 27 日,国务院下发通知春节假期延长至 2 月 2 日。

 

而早在 1 月 26 日晚间,苏州市发布通告,除涉及市民生活必需的行业(如供水、供气、供电、通信、超市、农贸市场等)及疫情防控必需的行业,行政区内其他企业复工复业不得早于 2 月 8 日 24 时。1 月 28 日,苏州又将这一时间向后推迟到了 2 月 9 日 24 时。

 

苏州开了口子,随后几天,上海、广东、浙江、山东、北京等 21 个省份发布延迟复工、复业的通知,最大程度减少人员流动。温州甚至发布了全国最长的“延期令”,将这一时间节点延到了 2 月 17 日。

 

钟南山说不动,就不动!

全面疫情防控下,绝大部分人群都在家自我隔离。除了必需的物资和行动,整个社会进入低功耗运转状态。

 

所谓低功耗,是人的最小流动、最少实体活动,是社会互动的减少。这种低功耗的社会运转,也加速了一批新技术、新业态的落地实践,除了利用 AI、大数据等科技手段研究和开发疫苗和协助防控之外,也为医疗、消费、办公等传统场景提供了新机会。从无人零售、无接触配送、机器人餐厅、远程办公 / 教育,到智能医疗……恰恰是未来高度自动化社会的缩影。

 

换言之,这场利用技术消除经济互动的中介的全人类行动,正在加速催生一场自动化的“大爆炸”。


疫情之下,“无人”再次火了
人接触会有风险,无人是否会更安全?

 

病毒的肆虐,把人们从线下“赶至”线上,线上成为集中的销售触点,促使了更多运营企业关注线下流量的线上应用。

 

曾经被资本拥抱又抛弃的无人零售、快递柜,在疫情之下,有了更多的机会,或在今年焕发新生。

 

 

以苏宁菜场为例,依托苏宁小店,主打“线上订货、门店自提”模式,实现了菜品丰富度和取货便捷度的平衡,对特殊时期不愿去大型超市的用户而言,是很好的替代选择。

 

 

“无接触配送”,特别是“最后一公里的无接触配送”,也会成为 2020 年外卖、物流业投资的热点。目前常见的形式是社区快递柜,能够减少人与人之间的密切接触,实现多场景无人自助取餐、洗衣、取快递等服务。

 

 

此外,取餐柜也被电商和餐饮公司重新审视。1 月 26 日,美团外卖宣布紧急推出“无接触配送”优先在武汉试点。截至 1 月 28 日,美团外卖「无接触配送」已覆盖北上广深等 184 个城市。

 

 

 

在这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控战中,无人配送机器人、无人快递车并非没有存在感。例如,广东省人民医院引进了两台集成无人驾驶技术的机器人,可实现自主开关门、自主搭乘电梯、自主避开障碍物、自主充电等功能,在医院中承担送药、送餐、回收被服和医疗垃圾等工作,降低了临床工作人员交叉感染的风险;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有着类似的尝试,机器人从病毒洁净区承载餐食或物资出发,自动前往各个隔离区房间进行配送,试图通过机器人自动化免接触配送的方式,阻断“人传人”的新型冠状病毒传染链条,减少隔离区内部病毒传播的可能性。

 

无人机的价值在疫情防控中的价值得到更大的挖掘。在此次疫情报道中,包括新华社、央视等多家媒体机构启用无人机拍摄;在各地加强消毒措施中,无人机也功不可没,装药、起飞、喷洒,无人机在城市村庄上空无死角全方位地进行特殊的集中喷雾消毒作业,在满载情况下一次能飞行 25 分钟,效率高,喷洒均匀,短时间内更加彻底地完成消毒防疫工作;在多地的疫情防控宣传中,“无人机+小喇叭”成为当红模式,各地主动对接高科技手段,运用无人机助力疫情防控;在医院场地赶工建设方面,照明无人机派上用场,例如为帮助雷神山夜以继日赶工,浙江极客桥智能装备公司捐赠的 6 架照明无人机停留在 50 米高空,每架不仅可以照亮 6000 平方米的范围,而且持续照明 10 小时,对夜间加快施工进度大有帮助。

 

 

此次疫情对中国制造业也有较大影响。虽然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却抛出疫情将“有助于加速制造业回流美国”等言论,不仅冷血,更是荒谬。但不可否认的是,近期之内哪怕疫情得到控制,受人员隔离、假期延长、交通管制等因素的综合影响,制造业短期难以恢复到此前水平。

 

吃过这次难,也将让很多制造企业深切体会到,自动化工厂是刚需,自动化转型要加速。尤其是医疗用品相关行业,短期内需求量大,正是智能制造的场景之一。MIR 睿工业判断,医用口罩的 2020 年需求相较去年一年的市场需求量扩大至少 10 倍。

 

全国医疗口罩和防护用具企业分布图

 

(数据来源:MIR Databank)


在疫情之下,特别是不少大牌餐饮公司向外卖倾斜的同时,“无人餐厅”也显得更加切实可行。

 

聪明人无论在哪里跌倒,都会捡点儿有用的东西。

 

事实证明,“无人”业务是存在潜力的,此前或许由于技术不成熟、服务体系不完善等,离消费者预期有差距,因此不被看好。但在疫情发生后,消费者对于一些问题就会忽略、包容。这也侧面说明,有时并不是场景不好,而是对场景以及消费者的需求挖掘不够深,服务体系不够完善。

 

经过这轮疫情的考验,也促使很多运营企业建立应对类似突发事件的保障体系。


数字技术进入大规模应用阶段

除了“无人”,此次全民抗击“新冠肺炎”也将是推动中国互联网进入数字科技时代的标志性事件。

 

双重需求,推动 5G 商用加速,提速远程协同普及。

 

 

此次疫情作为重大公共安全事件,带来信息超大规模流动,在信息服务层面,需要更大容量、更快速度的信道。同时,由于病毒存在潜伏期,学校延长开学,企业延期复工,“远程”这一模式在特殊时期上位,远程医疗、远程教育与远程办公等需求强盛且紧迫,5G 应用场景变得更加清晰和更加可行。

 

据《武汉市中小学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期间开展在线教学实施方案》,武汉市教育局宣布,将开展在线教育“空中课堂”,教师会在线上答疑解惑,“绝不会耽误学生的学习”。据《长江日报》消息,目前已确定 2 月 1 日开始,组织武汉高三等毕业年级开展在线教学;2 月 10 日开始,组织武汉其他年级开展在线教学。

 

疫情爆发后,科大讯飞旗下讯飞听见 AI+办公平台,宣布为有需要的企业和个人提供以远程视频会议系统(L1/M1)、办公助手软件等远程办公服务。“智能语音外呼”,为基层医疗进行基础防范。公益支援一级响应地区,免费协助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重点人群筛查、防控和宣教。停课不停学,课堂送到家。向全湖北省中小学免费提供线上智能直播教学系统,将面向上海区域部分重点学校免费提供智慧空中课堂。

 

而腾讯的“企业微信”、阿里巴巴的“钉钉”以及字节跳动的“飞书”等应用,均发力抢占地盘,市场竞争趋于激烈。

 

不同于远程办公和远程教育,远程诊疗是近两年在 5G、VR 等技术成熟的背景下的一个新兴事物。一场大的疫情,更像是一次全民医疗健康公开课。传统接触式诊疗对于患者、医护人员来说,都存在很高的风险。而虚拟现实在线诊疗系统的上线,基于医生在线诊断系统的研发,以及 5G 的普及,都将为在线诊疗带来无尽的想象空间,各区域医疗资源分配不均衡的问题或许也可以找到部分解决之策。

 

 

疫情之下,个体生态崛起,特别是物联网、5G 等会会把海量的东西和物件与人联系起来,“远程”这一模式会在越来越多的场景中得到市场的认可,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人类活动不再受地理空间限制,实现高清视频化、移动化。

 

同时,数字技术进入大规模应用阶段。此次抗击“新冠肺炎”中,大数据、人工智能、边缘计算、云服务等技术助力诊断、药品研发、治疗等各个环节;机器人在繁重、危险的岗位上替代人类……在社会治理方面,数字技术表现出色,例如,通过“疫情地图”可看到疫情爆发后,自武汉迁出的人员去向;根据“航班管家”统计,可以显示疫情爆发以来武汉出港航班的各目的地数据;曾出现在湖北境内的手机信号的迁移,曾在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使用过的“支付宝”客户此后的支付地等等,都能帮助有关部门追踪了解可能感染者的出行轨迹。经过此次疫情,政府将更加自觉、更加主动地拥抱数字技术。

 

所有大事件都会加速社会的改变。疫情时期的“急救章”成为大趋势,中国商业面临一次结构重组。但即便没有新型肺炎疫情的出现,“自动化”也将是可以预见的趋势。只不过今天以一种不愿意看到的方式,加速了这一趋势的到来。

 

尤其是伴随 5G 在中国的大规模应用,电动汽车、半导体等行业对中国经济的强力推动,自动化加速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