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肉、工业大麻,新能源……和 A 股一样,在对上市公司的概念炒作上,美股也从来不会示弱。

 

今天要说的,既不是至今以来股价暴涨 120%的特斯拉,也不是被巴菲特极度看好的金牌赢家苹果,而是太空旅游第一股——维珍银河。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一经上市就受到了许多投资者的追捧,在上市后的三个月里,股价直接翻了三倍。但是,这只美股的魅力远不止于此。

 

 

前不久,维珍银河公布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财报中显示:2019 年第四季度的收入仅为 52.9 万美金,亏损金额高达 7300 万美金。要知道,2018 年第四季度的亏损金额才只有 4600 万美金。

 

然而,业绩不佳的现状,丝毫没有影响到各个投资人的热情,上市仅四个月的时间,股价涨幅 400%,与它站在一起,特斯拉就是个实打实的弟弟。

 

面对众多投资人的疯狂下注,是否就能直接断定这波稳了?当然不能。

 

近年来美股中概念股层出不穷,其中不乏疯狂炒作之嫌。就在前不久,受大局势的影响,维珍银行的股价也出现了罕见的跌停现象,最终下跌 6.4%。

 

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动荡,剔除表面的光鲜亮丽后,这个号称全球首只太空旅游股,会不会是资本博弈中的新韭菜?

 

 

从未停息的执着

太空是人类从未停止探索的圣域。

 

受众人追捧的星球大战、太空穿梭等科幻电影,无不承载着人们探索太空未知领域的执着。那么,为什么即使耗资巨大也无法阻止人们对于太空的执著?

 

首先,借助太空的特殊环境,可以寻找到一个更利于创造产品的方法。换言之,在太空制造的基础上不仅创造出新的技术,还衍生出一些新的产业。

 

就目前为止:在太空失重的情况下,3D 打印人体器官不再需要支架结构;在太空中能够制造出更高效的光纤电缆……围绕太空产生的新产业已经开始逐渐成型。

 

其次,在太空旅行中开发、使用的技术,不仅适用于太空,甚至可以造福生活中的各个领域。

 

美国宇航局在设计微型照相机时,采用的数字图像传感器技术被广泛应用在智能手机、GoPros 等照相设备中;

 

研发再生剂时所涉及到的微藻物质,后被科学家再次分离出来创造了婴儿配方奶粉;

 

20 世纪 80 年代 NASA 尝试利用激光追踪太空飞行器对接的激光技术,后被应用在眼科中的激光手术上……

 

 

在众多领域皆被资本染指的当下,未经开采的航天领域着实是一块净土,再加上建立在净土之上的想象空间很大,因此,这片净土便引来了许多为之心动的资本入局。

 

但是这个领域对于太空技术的要求极其严苛,想要入局并不简单,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美国政府提出了发射服务购买法案、商业空间法案等,为各路资本的参与铺了路,以便让更多自由经济入局其中。

 

因此,一波极强势的资本正式入局民营太空领域。随着载人航天技术的成熟,在这个板块中逐渐延伸出一个太空旅游市场。

 

如今,能够站出来大秀肌肉的,除了维珍银河外,还有亚马逊掌门人贝索斯私人名下的蓝色起源公司,马斯克的 SpaceX 公司和波音

 

其中,SpaceX 公司和波音的技术相对较高,不仅能够将太空游客送到空间站,还可以送至月球火星。反观,维珍银河却仅仅能够在亚轨道上展开飞行。那么,究竟是什么让维珍银河异军突起的呢?

 

屹立在处女之地上的维珍帝国

 

2019 年 10 月 28 日,维珍银河成为了全球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公开募股的商业载人航天公司,自此便开启了它的高光时刻。

 

在了解这家公司之前,要先说一说它的传奇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他的身份众多,多到难以用几个单薄的词汇形容。

 

身价过亿的著名创业家——旗下拥有 400 多家公司,行业涉及金融、唱片、铁路、化妆品等等,只要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

 

浪漫的冒险家——曾驾驶热气球飞越大西洋和太平洋,据说当时因没有公司为其承保,他才开了一家保险公司;

 

女装大佬——在与托尼·费尔南德斯打赌输了后,刮去腿毛,穿上高跟鞋与女装,扮成空姐的模样,在对方航空公司充当空姐。(女装只有 0 次和无数次)

 

要知道能够用「Virgin」来为公司命名,就已经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的疯狂。也正是这个传奇人物造就了如今的维珍银河

 

 

回归上文,在面对 SpaceX 公司和波音等强势对手的压制,维珍是如何突破重围,实现异军突起的呢?

 

从目前被放出来的财报上看,维珍银河如今还处于烧钱的模式,在过去的三年中几乎每年的亏损都超过了 1.38 亿美金。

 

但是在过去的几年中,与 SpaceX 和蓝色起源的星辰大海不同,较为低调的维珍银河将目光直接锁定在了太空旅行生意。其主要业务除了太空飞船的设计、开发制造外,还包括了太空旅行、太空货物运送等服务。

 

其实,维珍的旅游业务并不是真的飞到太空宇宙中,而是飞到距离地面约 100 公里的位置——卡门线(太空与地球大气层的界限,据说在这里可以明显的看到地球的弧线)。

 

其大致流程是:乘坐亚轨道航天飞机飞行,在卡门线附近失重几分钟中欣赏地球弧线,然后返回。全程票价高达 25 万美元。

 

票价如此之高,其原因在与航天飞机的起飞成本远大于普通飞机的成本,为了节省成本,维珍公司巧妙的采用非地面发射的方式。

 

即太空船由飞机搭载至 18 千米的高空,将太空船 2 号抛下,最后由火箭助推器点火达到 33 倍音速后,火箭发动机关闭,太空船依靠惯性爬升至 110 千米处,进行自由落体。

 

因此,与其他几个同行相比,维珍公司的旅游服务科技含量较高。

 

 

虽没有 SpaceX 和蓝色起源的鸿鹄之志,但维珍银河的理念依然受到了不少消费者的认可。截止目前为止,已经有 603 位来自全球各地的符号预定了太空旅行的机票,据统计全款、定金的总金额高达 8220 万美金,不管放在何时,都是一笔不小的资金。

 

其实维珍也有自己的小心思,相关部分称其预计在今年开始进行商业运营,2021 年 8 月之前实现盈利,2023 年太空旅行的商业运营将实现规模扩大。

 

因此,现在还不能用「三岁定八十」、「烧钱必死」等极端心态,去看待这个仍在烧钱的新兴业务。

 

在后期商业领域上,维珍银河的设想还有很多:虽然目前维珍还无法实现的超高音速旅行,但是已经开发出实现 5 倍速的飞行器。在此基础上,超音速飞机可以将 10 小时的行程减少到 90 分钟。

 

若这项技术得以实现,飞行时间较长的飞机将会被超高音速飞机所取代,这将会影响整个航空公司板块,与此同时超高音速的太空飞机将会为维珍带着比太空旅游更大的收益。

 

 

与因气候而制造的人造肉、石油危机而制造的特斯拉不同,航天股是全球空间战略的重中之重,是必行之路。

 

一如 5G 一般,谁拥有了太空的主导权,谁便拥有了下一个时代的科技、经济与军事的主导权,商业航天是未来科技技术的兵家必经之地。

 

如今,太空竞争已然成为了中美俄的主战场,就目前而言,美国在全球航天领域具有绝对的优势,在轨卫星也远超其他国家。

 

但这场还处于初期阶段的竞争,仍需要大量资本的加持,资本过境,总会引来不少的泡沫,其中究竟有多少是真实的,还需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