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目前,商业巨头对全球的影响趋势将会加速,了解这些企业对国家的政治和社会经济制度可能产生的影响是很重要的。

 

硅谷是近年来全球的话题中心之一,也是技术进步、财富暴增的集中区域,正如本书书名,它越来越像一个“帝国”,有着内在的权利、金钱、影响力。

 

硅谷的企业急速发展,会严重影响社会生活,本书就是讨论这方面的内容,涵盖了很多方面。

 

本书揭漏了硅谷帝国的潜在危险性,科技公司正在变得比政府更强大,并越来越多地按照自己的方式塑造世界。

 

书中用不少篇幅谈到硅谷在欧洲、非洲、古巴、印度的市场状况,这个“帝国”的触角已经和互联网一样,伸向世界的每个角落。同时,也有一节单独提到中国市场。

 

作者经过 30 年研究,她通过采访上百位企业领袖、有影响力的风险投资家、学者、记者、活动家等,探索了硅谷全球影响力中固有的紧张关系,包括与政府、媒体、慈善、教育、医疗的关系,才写就了这本《硅谷帝国》一书。

 

 

 

本书精彩书摘

 

迄今为止,适应性、收缩性和增长性一直是硅谷生态系统成功的关键。不过,就像蒂尔追求长生不老那样,硅谷的野心如今已经远远超出了它们当初不起眼的办公大楼。

 

直到最近,优步秉承的理念依然是只要公司能够成功,性别歧视和不友好的工作环境就不是问题。再比如说亚马逊,虽然它的总部非常迷人,并且在里面工作的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专业人士,但是其生产车间的工作却让人叫苦连天,而且他们对待供应商也是肆无忌惮,这一点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从那时起,随着每家公司的范围和复杂性不断增长,硅谷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也随之不断变化。

 

不过,硅谷是在成功地对抗两项立法活动之后才开始改变策略的。由此,硅谷意识到了自己的力量,开始从曲意逢迎转变为反抗,动员广大消费者去打破某项新立法将会对其产生的控制。

 

 

在对新闻业进行侵蚀的同时,硅谷帝国也在妨碍这个最大也是最重要的权力制约者 - 新闻业。它制约政府,也可能制约着硅谷。曾经那个专业的、致力于调查事实的新闻业现在也出现了未经验证的故事和一些用户生成的内容。

 

有关旧金山市中心的流浪者问题,爱彼迎的创始人就没有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而他们在那里待了一个星期都没有意识到。

 

从宏观上看,这一切就都不值一提。硅谷的女性创业者还是难以获得资金,还得忍受性别歧视,还是面临着与男性同行截然不同的待遇。

 

苹果微软思科甲骨文现在拥有 5040 亿美元的离岸基金,如果按照 40%的税率征税,理论上加州应该收回 2000 亿美元,而人们希望这些钱可以用来提高市民服务。

 

 

硅谷权力的形成

 

随着技术、数据和科学已成为现代人们生活的核心,硅谷正在变成一个不受地理边界和治理范围限制的影响力中心。

 

网络本应保持自由和中立性,然而在商业利益的驱使下,互联网可能变为一个庞大的硅谷帝国。

 

人们正在越来越依赖互联网,个人隐私、银行数据、健康信息、生物数据等都被硅谷掌握。

 

比如,在社交软件上,人们的工作、生活和社交已经模糊为一体。基于大量的个人数据,并融合人工智能,社交软件就具备强大力量来控制人们的情绪。

 

 

巨头话语权就是“监守自盗”

 

亚马逊已经有了它自己的全球治理体系,它制定了自己的法律、定价和条款——消费者永远第一位。

 

作为一个全球性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终极公司,亚马逊基本上已经自成一国,能够满足它的消费者的任何需求。

 

但是,最终这会伤害所有供应商和各大品牌,也会对政府造成越来越大的负面影响。亚马逊仍然在试图征服我们,所以它现在还是消费者第一。

 

但当它成为垄断者时,消费者的下场就会和它的供应商一样——被迫遵守它制定的规则、体系和做法。

 

谷歌是谷歌平台的监管者,苹果是苹果平台的监管者,亚马逊则是亚马逊平台的监管者。由于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云中,它们有着令人惊叹的执行能力,且成本几乎为零。这就是为什么它比政府更有效。

 

 

巨头的太空梦并不纯粹

 

《硅谷帝国》认为,这是巨头们自负“天命”的一种表现,他们认为自己有了资本和技术,就可以做到一切,完全不需要政府,反而是要做到政府不能做的事情,充当“未来设计师”,就和追求“长生不老”一样。

 

另一方面,他们希望寻找一个避开现有监管体系的“法外之地”,一个新空间,能够让他们在里面充分主宰,享有完全的话事权。

 

其实,从上世纪开始,这种追求“法外之地”的努力就开始了,不止一个富翁、科学家或组织,宣布要在公海上建设“海洋家园”“海洋城市”,听起来是某种自由人的联盟,但在实际上显然是资本控制。

 

由于“海洋家园”明显触碰了主权国家的奶酪,因此受到了严厉警告,影响力渐渐变小;但是随着技术进步,出现了“法外之地”的高配版,也就是如今的巨头太空之梦。

  

说来说去,进入太空,不仅是巨头们最好的广告,也关乎惊人的利益,更是他们深层情怀之所在。

 

 

用数据重塑 用隐私控制

 

谷歌、苹果、Facebook、优步和亚马逊等公司为人们提供的种种便利已经说服人们交出了大量数据,以节省时间,拥有个性化的商品,并花大量的时间与这些公司互动,尽管他们也担心隐私的泄露。

 

虽然政府和媒体对它们的批判在不断升级,但这也没能阻止人们继续使用。只要是基于技术,它们也许还会创造出更好、更便捷的产品。

 

硅谷公司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消费者,了解每一个公民。总体上讲,它们在某些方面比朋友或家人还要更了解你,因此其他行业当然更无法与之相比。

 

而硅谷拥有大量丰富的消费者数据,不受地理边界和治理范围的限制。它们存取的数据正变得越来越私密和全面。

 

因为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和数据从方方面面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与其形成了一种共生关系。

 

 

中国科技的崛起

 

在硅谷所有的目标中,中国的市场规模和价值最大,也是一个最吸引人的市场,但对硅谷公司来说,中国不仅最难以捉摸,而且正在迅速的与硅谷争夺利润丰厚的新型市场。

 

硅谷在中国推行不开,一方面是中国政府历来就禁止不遵守其规则的外国平台,这也加强了中国科技企业本以牢固的地位。

 

更重要的一面,中国本土科技已经牢牢固守住自己的江山。在新兴市场上,中国的科技公司更有优势,因为这些市场和中国一样,都是移动主导型,并且对迈向移动优先的生活有自己本土化的理解。

 

硅谷公司面临的部分问题在于中国已经有了既定的成熟参与者,且硅谷与中国科技公司在互联网方式上存在文化差异。

 

由此可见,从各方面来说,中国本土的科技已经大大甚至超过了中国人的需求,已经不需要额外从硅谷那获得技术方面的应用。

 

结尾

 

硅谷里的互联网公司拥有众多的创新科技,掌握了数字时代的话语权,并开始试图影响世界。四大科技巨头谷歌、苹果、脸书和亚马逊正在以各种方式侵蚀传统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