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么一个明星科技巨头,它拥有百年基业,坐拥万亿市值,也活出了万千制造企业梦寐以求的样子,并成为了美国引以为傲的宝藏企业。
它,就是波音


然而没曾想,正是波音这家万亿市值的百年名企,美国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有一天居然也会面临万丈高楼瞬间坍塌的局面。


美梦中,他是美国制造业的骄傲,也是美国军事的二把手……


梦醒了,为了获得更大的生产力,他慢慢将利益凌驾于安全至上,为自己埋下了隐患……


当 2020 年悄然来临的那一刻开始,也正是波音经历黑暗降临的临界点。


而后一个季度时间里,波音不断遭遇连续性的黑天鹅事件:波音 787 事故不断、美股市场的剧烈波动、疫情大规模爆发……潘多拉魔盒的掀开,也使得波音的股价犹如滑坡般堕落,一个季度时间内暴跌 75%,最终更是沦落到资不抵债的尴尬境地。


百年间,波音历经了一砖一瓦方才堆砌出的王朝荣誉,也在这一时间里土崩瓦解。厄运将至,亡羊补牢,也为时晚矣!


为何一家 104 年历史的老字号,曾经的明星科技公司,今天会沦落到这般田地?


很多人将波音股价的暴跌,归咎于十天历经四次熔断的美股市场。然而,美股市场的剧烈波动,不过只是表面现象,毕竟,如果一家企业足够优秀,是足以穿越牛熊周期的。


那么,将波音推下断崖的凶手究竟是谁?


在我看来,其实这次波音在资本市场的股价裸飞,本质其实是在于波音自身的不思进取与侥幸之心,核心更是在于管理层的不作为及对问题的忽视。

 

 


美梦——美国制造的象征


在直面「凶手」前,首先来了解一下波音真正的实力。


作为美国最大的出口商,波音的倒下直接拖住了美国 GDP 增长率的 0.4%。


在 1 月 22 日举办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公开表示:「波音太…太让我失望了!」。


但这并不代表,美国将要放弃波音。恰恰相反,在 3 月 17 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强调称:「我们必须保护波音。」


3 月 25 日,美国刺激经济法案正式公布,其中,在参议院 2 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中,议员们加入了一项「向波音公司提供数十亿美元的紧急援助」条款。


参议院的一揽子计划还包括了一项 170 亿美元的联邦贷款计划,并被指定用于「对维护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企业。据知情人透露,这项条款其实就是为波音公司而定制的。


此外,参议院的一揽子计划还为货运和客运航空公司提供了 580 亿美元的贷款。真的是明里暗里都在帮波音,刹那间,脑海中飘过「暗度陈仓」四个字,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了政府撑腰,波音股价几天时间内翻倍反弹。


都这么令人失望了,为什么还要护着波音?

 

 


首先,航空业不同于其他制造业,他几乎承包了一个国家所有重要科技技术实力的象征。已经在航空领域深掘百余年的波音,更是全球航空航天制造业中不可多得的瑰宝。


在民用航天领域,他是世界上最大的航天航空公司,与欧洲的空中客车共同瓜分着全球民航飞机市场。其麾下最为人所熟知的,就是波音 737 与波音 747 两款航天产品。


中短程窄体民航客机——波音 737,是全球最畅销、且使用最广泛的机型,没有之一。


诞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的波音 747,庞大的机体与适应于远程飞行的属性,使其很快成为了全球最大的远程宽体民航客机的王者。直到 2008 年,才遇到命运中的对手 A308。


简单点来说,若是将整个美国制造业看做是一个班集体,那么波音就是老师口中全年级第一的全优生,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如果你以为波音仅仅只是一个民用飞机制造商,那你记错了。他还是全球第二大国防承包商,其军售武器数量仅次于美国第一大军统巨头——洛克希德·马丁。有资料显示,2018 年,波音公司的防务收入高达 340 亿美元,占全年总收入的 34%。


在军事航天领域,波音主要制造军用飞机,特别是杀伤力极强的超级轰炸机。多年前装载着轰炸广岛长崎原子弹的 B-29 轰炸机;B-52「同温层堡垒」轰炸机;以及,全球仅存 20 架,一架高达 24 亿美元的 B-2「幽灵」轰炸机,都是波音军事航天领域的杰作。


除此之外,波音还与拥有同样资深科技实力的 NASA 是长期合作伙伴,并涉足于发射系统、卫星技术等多个领域。


波音的产业极其庞大,由其直接雇佣的员工高达 10 万人,每年还要拿出超 70%的收入去间接养活了 17000 个供应商旗下的数千万人。


波音几乎成为了美国制造、乃至是美国的象征。


正如,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高级经济顾问桃乐茜•罗宾曾说的那样:「波音是唯一一家可以完全支持的公司,这是唯一一个我们实际上拥有冠军级别企业的行业,你必须完全支持它。」


波音于美国而言,与其说是一个强大并能够支撑国力的企业,不如说是一个能够承担并值得予以重任的「长子」。


波音昔日的辉煌,几乎是全球千万家制造企业的梦想,但是耀眼的光芒总有暗淡的一天。


惊醒时——当利益凌驾于安全之上

 

 


经历了一个世纪的努力,波音逐渐稳住了自家公司在全球航空领域中的良好声誉与地位,「Integrity、Quality、Safety」成为了世界对于波音的一致评价。


但是,百年积类出来的美誉,远比想象中的要脆弱得多。


2013 年,1 月 7 日到 16 日,短短十天的时间,日本航空和全日空线下的 787 客机相继发生了 6 起事故。要知道,那时的 787 客机投入商用才刚满一年而已。


为了避免人员伤亡,16 日,全日空暂停旗下所有 787 客机的起飞计划,随后不久,全球民航监管机构开始涉足其中,要求航空公司停飞 787 的客机。


这是波音史上第一次遭遇产品全球停飞。在随后的采访报道中,不少车间工人反应,在经历了 2008 年的金融危机后,生产进度与质量安全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导致其不少产品都出现了延迟交付、质量未达标等现象。


时间时间是个好东西,能够总会冲淡一切。但是,伤疤被再次撕开时,总是比当初划伤时要疼许多。


正如上文中所提到的,波音 737 是整个波音的骄傲,也是应对空客 A320 系列飞机的杀手锏。但是,初识有多美好,出事就有多惨痛……

 

 


2018 年 10 月 29 日,印尼狮航一架波音 737MAX 航班,在起飞 13 分钟后坠毁,此次空难造成 189 人丧生,波音迎来了其一路高歌后的一次暴跌。不过,阴影并没有笼罩波音太久,一段时间后,波音重又恢复了上涨的趋势,并创下了历史性的制高点。


但是,萦绕在波音身侧的厄运并没有走远。2019 年,埃塞俄比亚连续发生两起 737 空难事件,飞机上 157 个鲜活的生命全部遇难。


为此,全球宣布停飞波音 737MAX,停靠在波音仓库里已经生产完成的 400 余架飞机,无人问津。失去主要盈利渠道的波音,迎来了自创业以来,最沉重的一击。就这样,波音的股价便开始了为期一年的狂跌之旅。


拥有杰出飞行安全记录的 737 系列,在付出如此惨痛代价后,终于意识到「事情开始失控了」。


在全球窄体机市场中,波音 737 与空客 A320 之间的竞争从未停止,随着时间的推移,空客 A320 逐渐在交付力上有了明显的优势。


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夺得民用航空领域的头牌,波音将「安全」踢下了王座。


在原有的生产计划中,波音 737MAX 的每月生产目标是 47 架,但是在空客 A320 的影响下,波音将每个月的生产目标提高到了 52 架。


因此,为了完成目标,负责组装 737MAX 的机械师们不得不加大工作量,一周工作 50-60 个小时,部分机械师甚至要连续工作 8 周,其实际工作时间远超原计划时间的一倍。


超负荷的工作状态,严重影响了机械师工作的准确性,为后续的苦果埋下了祸根。


为了加快进度,在 737MAX 的项目中,部分员工还会被安排做一些未经培训过的工作;为了赶上工期,一些员工还会跳过部分有关于安全性的检查……


就这样,在经历了生死边缘的数次试探后,波音 737 系列彻底痛醒了。


厄运难消

 

 


紧接着,新冠肺炎的出现,成为它另一场噩梦的开始。


2020 年初,波音迎来了一个扭转乾坤的机会,新推出的新型客机 777X 承载波音收复失地的全部幻想。


1 月 25 日,波音公司 777X 客机,历经 3 小时 51 分钟,完成首次试飞,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双发宽体客机,号称是世界最大运输效率最高的客机,直击对手空客的 A350。


但是命运总是热衷于开玩笑。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给予了所有航空业一击爆锤,全球航空市场集体萎缩。


有资料显示,今年一月,波音迎来了 58 年来第一次订单挂零的现象,次月虽然收到了 18 架飞机的订单,却也接到了取消 46 架飞机订单的噩耗。前两个月波音一共向航空公司交付了 30 架飞机,要知道在去年,这个数字是 95。


这对于已经失去翻身机会的波音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当你以为你已经很惨的时候,现实总会给你一个「再来一瓶」的惊吓。


前不久,世界三大信用评级公司之一的标普将对波音的主体评级,从「A」连降两个子级,调至「BBB」,距离垃圾债评级「BBB-」咫尺之遥。


如此不留「情面」的骤降,并不是没有原因。


先后发生数起空难事件,让波音 737MAX 系列集体停飞,蹲在家中苦等复飞许可。谁知,2020 年开年不利,疫情爆发后,各个国家相继发布了禁行令,让众多航空公司受到重创,不得不勒紧裤腰带,减少添置飞机的数量。


因此,间接影响到了出售飞机的波音公司。


由于波音商业飞机业务的主要收入来源,来自于各航空公司的预付款。如今,各航空公司纷纷陷入了抓襟见肘的困境,因此波音原计划的订单骤减,其营收更是降到冰点。

 

 


失去营收支持的波音,现金流断裂,手中本就没有太多存款的它,只能靠借款来弥补现金流的空缺。如此拆东墙补西墙的蠢办法,使其更加难以得到更多的借款。


纵观其整个 2019 财年,波音营收同比减少了 24%,这是它多年来首次年度亏损,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更是达到了 106%。


终于,波音沦落到名义上资不抵债的境地,而最直接的原因是借钱太多,负债太高,面临资金枯竭的危险。


而造成波音资不抵债这一终局出现的,其实也是波音高层在二级市场上,搞出系列的作死金融骚操作:为了讨好股东与华尔街,大规模进行股票回购及股东分红,进而制造一个现金流充沛、财务状况依然稳健、基本面并无大碍、股价持续向上的假象。


虽然“质量、安全”的价值观仍写在波音的网站上,但现实中,这些早就让位股价。毕竟,只要股价能持续上涨,华尔街投资者就能拿到了丰厚的回报,波音的管理层也能完成了既定的业绩目标,获得高薪奖励,到处都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所以,从 2013 年到 2019 年,波音在这 7 年时间内,创造了不到 388 亿美元利润的波音,不算股东分红,竟然就花了 434 亿美元来回购股票以维持股价,而其中不少钱还是波音不惜举债募集得到的。


所以,只要泡沫不被戳破,无数投机者皆能击鼓传花,股照炒,舞照跳,然而等到音乐嘎然而止时,大家才发现,原来这家所谓的百年老字号,一直都处于裸泳的状态:失去营收来源的波音,现金流早已捉襟见肘。


而一旦波音失去了源源不断的现金流来维持运营,必然导致的一系列连锁反应便是——股价暴跌、评级下跌、贷款发债等募集资金困难且利率上升、债务越滚越大且被要求提前还贷,最后一幕就是公司流动性资产耗净、公司倒闭或者债务重组。

因而,作为美国制造业皇冠顶端的明珠,波音的根基被资本腐蚀的背后,其实就是美国制造业“过度金融化”的恶果。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冠冕堂皇的话没必要说太多,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毕竟,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