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读:近日,有多家荷兰媒体报道称,荷兰政府近期从中国进口了一批口罩,但其中很大一部分被发现“不合格”。这些口罩已经被分发给了各医院,荷兰卫生部正在对这批口罩做召回处理。对此,华春莹表示:荷兰从中方采购口罩为“非医用口罩”,并非产品质量问题。

 

 

该消息最早由荷兰 NOS 记者署名报道,报道称:荷兰进口的这批口罩总量为 130 万个,用于发放给新冠肺炎防疫一线的医护人员。然而,已到货的 60 万个口罩被指“大量存在质量不合格的问题”,包括:口罩不能正常贴合脸部,滤芯也不能有效阻隔含有病毒的细微颗粒物。

 

随后,荷兰大小媒体纷纷跟进报道,一些有影响力的媒体如 AD、Telegraaf、RTLNieuws、SBS6 等独自发出自己采写的消息,各地方媒体也加上了“本地医院是否收到这批中国口罩”的补充报道;稍晚,NOS 还在现场直播节目中谈了这个问题。

 

荷兰卫生部表示,目前尚不知道是否有医护人员已经戴着这些“问题口罩”上岗。荷兰奈梅亨大学医院 Radboud umc 的发言人表示:“我们收到了 2400 个这样的口罩。全在仓库中,我们没有使用过。这些口罩根本达不到 FFP2 标准,甚至连低一级的 FFP1 也达不到,最多是 FFP0.8 级别”。

 

 

荷兰卫生部在对国家安全局的书面答复中表示:“在此次物资短缺中我们发现,我们无法获取达到最高标准的防护设备,这也是世界上许多国家正在面临的问题。上周六,来自中国制造商的第一批带有 KN95 质量证书的货物已经完成交付。但是,卫生部检查发现这批货物并不符合标准,现已决定不再使用这批产品,后续接收的新产品也将接受额外测试。

 

当晚稍后,在 NOS 网站上,这篇文章还补充了如下一段内容:荷兰卫生部较早时候以信件形式向众议院报告称,根据美国 CDC(相当于荷兰 RIVM)的建议,已批准了中国口罩的质量标准 KN95。

 

针对此事件,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今天(4 月 2 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根据中方有关部门初步调查了解,那批口罩是荷兰代理商自己采购的,中方企业发货前已告知荷方此批口罩为非医用口罩,出口报关手续也是以“非医用口罩”名义履行的。我们想善意提醒使用方,在购学和使用之前务必仔细核对产品用途和使用说明,以及是否符合采购方的使用标准,避免急中出错,误将非医用口罩配用于医用。

 

 

这个事件的是非笔者暂且不做评论,但却意外引发了一场有关中外标准差异的争论。有网友表示:“最近卖口罩的许多朋友都被各种资质弄懵了。现在是老外求着我们,我们却还要看人家脸色。中国标准难道不能成为世界标准吗?”

 

口罩标准之争:KN95 与 FFP2

 

那么,KN95 和 FFP2 到底代表什么意思呢?我们先来看如下这张表格:

 

 

FFP 欧标口罩,是由欧盟标准委员会针对呼吸防护装具制定的认证标准。欧盟口罩的标准是将粒状物防护滤材分为:固态粒子防护与液态粒子防护两种,即欧盟口罩的标准制定是用固态和液态的两种物质进行检测,分别以 NaCL (氯化钠)与 DOP (石蜡油)气溶胶测试透过率,并根据透过率来划分口罩的防护分级,分别为:FFP1、FFP2、FFP3。

 

也就是说,根据测试的 NaCL (氯化钠)与 DOP (石蜡油)气溶胶测试透率,分为 P1 (FFP1),P2 (FFP2),P3 (FFP3)三个等级。具体而言,FFP1 口罩最低过滤效果≥80%,FFP2 最低过滤效果≥94%,FFP3 最低过滤效果≥97%。

 

FFP 类的口罩,作用都是将油性颗粒物和非油性颗粒物等有害物质进行过滤,这些有害物质包括:害气溶胶,以及粉尘、熏烟、雾滴、毒气和毒蒸气等经滤料吸附,阻挡使其不被人体呼吸所吸入。

 

而对于国标 KN95 和美标 N95,两者的检测标准同样使用的是氯化钠颗粒物作为检测,分为三个等级 KN90(≥90.0%),KN95(≥95.0%),以及 KN100(≥99.97%)。

 

 

说到这里,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明显的特点,即欧盟的口罩检测标准是包含非油性物质以及油性物质的,以氯化钠和石蜡油气溶胶作为检测,也就是说欧盟标准的口罩其实兼备非油性颗粒物以及油性气溶胶的防护,而我们的国标口罩分为两种:一种是 KN 型作为非油性防护,KP 型才支持油性防护。

 

如果要去评判 FFP2 和 KN95 哪个效果好,尽管从数据上看 KN95 的防护效果比 FFP2 还大 1%,但 KN95 仅仅只是以非油性的物质也就是氯化钠作为检测,所以结论是,FFP2>KN95=N95。

 

但是,我们也要明白,并不是说口罩上标了 FFP2 就一定比口罩标了 KN95 的效果好,这还取决于口罩的来源、口罩的品牌是否可靠、是否在生产的时候严格遵循相应的生产标准。

 

类似地,对于 FFP1,如果只是针对非油性颗粒大颗粒物来讲,FFP1 效果远远不达 KN90,更是比不上 KN95。欧标 FFP 的优势在于能够同时具备对颗粒物和油性颗粒的防护能力。

 

但在这个特殊时期,佩戴 FFP1 对于普通民众也可以起到防护作用。飞沫直径一般介于 0.1 微米 -5 微米之间,FFP1 的 80%过滤效果是针对于直径 0.3 微米的易穿透颗粒物而言,比 0.3 大或小的颗粒物都更容易被拦截,也就是说可以拦截带有病毒的飞沫。

 

中国标准已成为国际标准的关键力量

 

此次事件再次从一个侧面说明,标准意味着关键话语权,即使小小一方口罩,背后的中美欧都制定了十分严苛的标准。而在决定着国家未来竞争力的科技领域,标准就显得更加重要。

 

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主任田世宏去年 9 月曾透露,截至目前,中国已有国家标准 36877 项,中国承担国际标准组织的秘书处达 89 个,主导制定国际标准 583 项,国际标准组织注册的中国专家近 5000 名。

 

虽然中国曾经因为标准问题在国际上吃过不少亏,但令人欣慰的是,伴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中国在部分前沿科技领域的标准制定也具有越来越多的话语权,典型的比如 5G、特高压、量子密码等……

 

5G

 

众所周知,在经历了 2G 落后,3G 追赶,4G 并驾齐驱之后,在 5G 通信技术上,中国一跃成为了领先者。

 

在 2017 年底,国际标准化机构“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3GPP)冻结 5G NR 非独立组网(NSA)标准,和 2018 年 3GPP 正式批准冻结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5G NR)独立组网(SA)功能之后,5G 第一阶段全功能标准化工作已经完成。

 

据了解,在该阶段,中国厂商在 5G 标准中所占份额约 30%,并在大规模天线、超密集组网、非正交多址、TDD 系统设计、车联网等关键技术方面具备领先优势。

 

 

日前,根据研究和咨询公司 Strategy Analytics 的又一份最新报告显示,华为、爱立信、诺基亚、高通和中国移动是对 5G 标准贡献最大的几家公司。其中,华为对端到端 5G 标准的整体贡献超过全球任何其他公司。

 

另外,德国 BMWi 联邦经济事务和能源部近日发布了一项由柏林技术大学和 IPlytics GmbH 公司进行的 5G 标准专利状况研究的报告。

 

报告显示,截至 2020 年 1 月,全球 5G 专利声明达到 95526 项,21571 个 5G 专利族,其中,中国企业申报的 5G 专利族占比 32.97%,超过欧洲(16.98%)和美国(14.13%)总和。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企业中有两家位列前三,位列第一是华为,位列第三的是中兴通讯,同时,中兴通讯 5G 专利数也是首次位居 5G 专利排行前三。

 

毫无疑问,中国在 5G 技术领域已经占据较大话语权,部分中国标准已经成为世界标准。未来几年内,随着 5G 标准制定的进一步推进,中国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专利申报。

 

特高压输电技术

 

众所周知,我国能源分布十分不均,长距离输送电力是不可回避的问题,但这一过程中的能量损耗十分惊人。特高压输电就是为解决这一问题诞生的。

 

 

特高压输电是指 1000kV 及以上电压的输电工程及相关技术。上世纪 60 年代到新世纪初,美日欧和苏联先后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研究这种技术,但最终都无果而终。而我国从 2006 年开始,通过自主研发和创新,成功突破技术瓶颈,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全面掌握此技术的国家。

 

2013 年我国制定出的特高压与智能电网技术标准体系,大部分已被国际接受成为世界标准。在国际电力基建市场上,我国将美日远远甩在了后头。

 

目前我国已为巴西、澳大利亚、意大利等 9 国建立了骨干能源电网,即便美国国内也同样使用了我国技术。以巴西历史上第二大水电站“美丽山”项目来讲,这个亚马逊雨林中的项目,电力要输送到 2000 公里之外的南方工业区。最终,他们只能找到中国,和国网公司以 51%:49%股比联营发展特高压电网。

 

由 168 项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组成的特高压输电技术标准体系,让中国在国际电工标准领域的话语权显著提升。由此推动成立的国际特高压直流和交流输电技术委员会,秘书处也都在中国。

 

量子密码

 

《日本经济新闻》去年 6 月曾报道,中国将主导防止机密信息被第三方监听的新一代密码技术“量子密码”的规则制定。中国提出制定量子密码安全的国际评估标准的构想,已经获得国际标准化组织(ISO)批准。

 

报道认为,中国在量子密码的技术开发上领先于日美欧。如果中国在规则制定方面也掌握主导权,在该领域的存在感或将明显提高。

 

报道称,对于中国主导的规则制定,美国日趋感到不满。在密码等安全领域,此前美国通过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等确定的技术经常成为世界标准。在量子密码领域,ISO 的讨论因中国的提议而启动,显示出惯例已经瓦解。

 

 

量子密码是利用量子力学的物理性质的密码。信息的发送者用光子携带用于加密和解读的钥匙的信息。如果第三方进行监听,会留有痕迹,只要确认光子的状态,就能确认监听的有无。作为高性能量子计算机等新一代计算机防止数据泄露的技术而受到期待。

 

在 ISO 负责规则制定的意义重大。由该组织就是否充分形成信息安全体制进行认证的“ISO27001”在 2005 年生效后,已在多个国家普及,截至 2017 年,被 160 个国家的约 4 万个组织利用。

 

量子密码作为新一代密码的选项受到期待,但此前没有国际性评估标准。如果中国主导规则制定,并获得 ISO 的支持,在销售采用量子密码所需设备的时候,不仅是企业,还容易被各国的政府采购引进。

 

当然,针对中国在此领域的快速布局,美日等国也加快了相关技术研发速度。今年初,东芝公司和东北大学就宣布称,他们在传输加密数据的过程中如此大规模地使用量子密码技术取得了世界第一。

 

中国标准话语权将越来越大

 

正所谓“三流企业做产品,二流企业做品牌,一流企业做标准。”

 

标准评定影响着世界上 80%的贸易,确立标准不仅是企业做大做强的不变信条,同时还是一个国家强盛的标志。作为国际贸易的“通行证”,标准认证是消除贸易壁垒的主要途径,也就是说谁主导着行业标准,谁就能掌握国际市场竞争和价值分配的话语权,可谓“得标准者得天下”。

 

曾几何时,中国都是在遵照国外设定的 IEC、ISO 和 ITU 等标准行事。而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中国在世界贸易格局中也正逐渐向“标准制定者”转变。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国家的不断发展,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中国行业标准正成为世界标准”

 

参考资料:

1.《荷兰召回从中国进口的 60 万只口罩,发生了什么?》,界面新闻,王磬

2.《“超过 50 万来自中国的口罩不符合标准被退回”事件的思考与追寻》,一网荷兰

3.《FFP1 口罩能防病毒吗?欧标 FFP2 和 KN95 哪个好有什么区别?FFP1 口罩有用吗?》,心塞塞

4.《中国将在这一关键技术领域主导国际标准制定!》,中国搜索

5.《特高压技术中国领跑全球,不容反驳 》,正解局

6.《ETSI 最新 5G 标准必要专利排名出炉,中国企业领先》,通信世界全媒体

7.《最新研究!华为是 5G 标准的最大贡献者》,C114 通信网

8.《5G 第一阶段标准发布 中国厂商标准约占三成》,经济日报

9.《外交部:荷兰从中方采购口罩为“非医用口罩” 并非产品质量问题》,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