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当前,全球制造业正加速进入数字化、智能化时代,在这样波澜壮阔的大背景下,积极转型,以变化拥抱变化,成为每个传统制造业企业所面临的挑战。



《转型》作者将十年传统印刷业心得,与当今前沿科技的发展趋势相融合,通过分析制造业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建立工业 4.0 时代的按需印刷发展方向,以期建立智能制造环境下的新商业模式和新价值生态链。

 

 

 

对于出版行业的痛点

 

出版业所面临的最严峻问题并不是数字阅读的冲击,而是库存和断货,它们一直是很让出版业头疼的一对矛盾。

 

由于传统出版业普遍采取“先印刷,后销售”的模式,无法准确把握市场需求,图书印刷量与市场需求之间总会存在一定的错位。加之市场需求的不确定性,导致退货有增无减,图书库存周转严重超出警戒线。

 

出版的显性成本只相当于冰山在海面之上看得见的部分,但大量的库存则是冰山在海面之下看不见的“隐性成本”,这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

 

根据近几年的数据来看,出版业库存数量持续攀升。总库存的价值已高达 1200 亿元,而 2018 年全国出版物的总零售额为 894 亿元,库存已经给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和浪费。

 

一方面为了更好地客户体验,要保证图书的现货率,保证读者能买到所需要的图书,这就要加大库存量,大量的图书库存造成了巨额的仓储费用。

 

另一方面,仓库面积不是无限的,在新书源源不断地进入库房的时候,有些长尾图书就面临着清退,这部分图书读者就很难再次购买,这就造成了渠道库存很大,但是断货率也很高的两难局面。

 

 

按需印刷模式突破产业天花板

 

其实,全球出版业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各国出版人已经开始探索相关的解决方案。数字阅读、众筹出版等方式开阔了人们的眼界,刷新了人们的认识。但是,出版业的两大痛点仍然没有解决。

 

最早选择进入出版领域,是因为看到图书出版领域“库存”和“断版”两大痛点,而这可以通过数字印刷+互联网来解决。

 

任何危机的背后都藏着巨大的商机。随着数字印刷技术的发展,人们不约而同发现了出版业的新机遇:按需印刷。

 

首先,它可以让全球出版业逐渐解决了库存的难题,踏上良性循环道路。其次,按需印刷与互联网的紧密联系让出版业更加更能适应时代的变化。

 

无论是数字阅读时代,自媒体时代,还是 VR 虚拟现实时代,人们始终会存在按需印刷的需求,而这意味着出版业的生意将源源不断地流淌。

 

过去是“先有市场,再有工厂”,而按需印刷是“先有工厂,再有市场”。按需印刷可以解决出版业的痛点,让出版从业者看到新的增长引擎。我们通常认为,数字阅读是纸质阅读的对立面,因为它影响了纸质图书的销量。在按需印刷模式问世以后,数字阅读和纸质阅读之间可以形成一种互相促进的关系。

 

因此,未来的产业将逐渐呈现出集包装、图书出版、影像定制为一体的业务多元化发展趋势,不断开创“数字印刷+互联网”创新融合的产业生态。

 

面对印刷产能严重过剩、各行各业产品生命周期越来越短、国内投标竞价越来越普遍,而印刷业不占优势等四面楚歌的市场环境和人工智能的未来趋势。

 

从传统印刷转型工业物联网,打造智能化工厂、大平台、大数据共三大核心竞争力,布局“按需印刷”、“按需出版”、“个性影像”核心业务等成为传统印刷业的未来布局。

 

 

 

工业 4.0 的本质是工业再造

 

所谓工业 4.0,其实是智慧化工业的实践,它指的是通过物联网(CPS)来构建 i-MES 系统,再衍生出智能工厂及智能化工业体系。

 

目前,包括美国、中国、欧洲在内的世界经济三大区块,都在重视工业,重视工业的再造,布建次世代的工业技术与市场。

 

无论是德国的“工业 4.0”战略、中国的“中国制造 2025”战略,还是美国的“再工业化”战略,都是“工业再造”这一趋势的具体体现。

 

而要实现工业再造,就必须要有工业技术的创新、工业体系的再造以及数字化科技的应用。

 

有“工业实力”,就有经济实力。工业 4.0 战略,就是在这一共识的前提下诞生的。作为工业 4.0 的发源地,德国工业的 4.0 战略十分完整也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其格局可以总结为“工业大国、幸福工业”。

 

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以欧盟为腹地,有系统地布建其工业体系;更企图以工业 4.0 进行工业建军,整备出工业的智能生产能力及立体作战能力;区域生产的工业模式使工业活动结合城市的发展,使企业及从业员工不会成为游牧民族;绿色生产使工业活动的负产品不损及下一代的福利。

 

 

工业 4.0 的战略模式

 

 

模式一:生产设备的智能化。在这一模式下,生产设备基于云计算,具有实时监控、数据搜集、数据分析能力,能主动提供信息,主动提供服务或者对使用者以“互动”的方式提供服务,成为使用者的工作伙伴。

 

同时,这一过程需要具有不同层次的智能及服务深度的智能化软件支撑,而且这些软件是基于用户导向服务模式的设计,因为价值能获得更大提升。

 

模式二:单一生产工厂的智能化。这种模式主要是生产线的智能化,包括正向生产物流、逆向生产物流的智能化。通过这种智慧化的生产线,提高单一工厂的良品率、产出率,同时提高工厂的绿色生产能力以及能源利用效率。

 

模式三:跨国多厂区智能工厂的营运智能化。工业 4.0 环境下的多厂区工厂营运,更强调的是多厂区智能化的产能协同。

 

模式四:工业体系的智能化。这主要包括供应链的智能化、智能化的产业生态圈等等。

 

模式五:产品的智能化与创新。从物联网的运用到各种智能产品的诞生,都是这一模式的体现。

 

结尾

 

旧的生意逻辑在新的市场环境下会出现水土不服的症状,“以不变应万变”的消极态度注定被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所淘汰。没有一种商业模式是长存的,没有一种竞争力是永恒的,没有一种资源是稳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