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玩命从 To C 往 To B 转;一方使劲从 To B 往 To C 迈,颇具戏剧性。

 

安防龙头海康威视,市值已频超昔日互联网霸主百度。

 

固有认知里,海康和百度,并无关联。

 

但如果把它们放在 AI 的技术逻辑下,两家企业本质上均是搜索公司,不过是所在次元不同罢了。

 

百度是线上文本类搜索;海康则是线下视图类搜索。

 

19 年来,双方各享岁月静好,井水不犯河水。

 

这些年,百度玩命从 To C 往 To B 转;海康使劲从 To B 往 To C 迈。

 

这一转,百度的 To B 触手就逐渐进入了海康所在的次元。

 

撼山易,撼百度难

 

2010 年,这七个字足矣映射那个时期百度的江湖地位。 当谷歌宣布退走中国的那一刻,百度犹如上帝之子一般,市场份额指数膨胀。也是 2010 年,中国 IT 领袖峰会之上,谈及云计算,李彦宏稍显戾气,“新瓶装旧酒,没有新东西”。马云看着他好一会儿,笑而不语。今天回头审视,BAT 名号的实质已成历史;比起老对手谷歌,无论规模亦或市值,更是远远逊色。

 

百度做错了什么?

 

科技圈针对这个话题的分析已千篇万论,在我来看,或是对于技术风口的判断及战略耐心。

 

印象中的百度,像似一个追风少年,什么火追什么。

 

从送外卖、到做应用商店、再到投资 Uber 干打车,不缺钱的百度一直在互联网最热闹处扮演富二代,忘情自嗨。

 

遗憾的是,PC 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之间的沟壑,百度好像怎么也跨不过去。

 

一系列误操作之后,搜索价值接连降低、广告业务屡遭创伤,神坛上的百度被舆论一下子卷到了田间地头。

 

猛摔的李彦宏也突然清醒,折腾不起的百度开始了自上而下的止血变革。

 

怎么变?总结成七个字:有所为,有所不为。 

 

不为的是暂停追风;为的是专注现金奶牛业务:搜索,同时 All in AI,转战 To B。

 

百度这一次的转型可以理解为顺势而为地主动出击,也可以理解为极度无奈地被迫选择。

 

2018 年 12 月 18 日,李彦宏发内部信,宣布组织架构大调整:

智能云事业部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同时承载 AI to B 和云业务的发展。

搜索公司及各 BG 的运维、基础架构和集团级共享平台整合至基础技术体系。

这两大调整翻译成大白话就是:瞄上了 To B 业务,将云计算产业视作集团重点。

 

“这是一个摆在前面远处的、让百度重新站上行业之巅的大机会。”百度二季度财报发布之后,李彦宏在内部信中如此表述。

 

兴许他尚有一句内心独白没有说出:“这次大机会百度已经重仓,要么再次辉煌、要么走向悬崖。”

 

上头表雄心,下面也得表决心。

 

“论 AI to B 的决心和实效,我们已经沉下心走向田间地头、矿区厂房的百度应当有自信底气。”百度副总裁、智能云事业群组总经理尹世明信誓旦旦。

 

百度 To B 变革之手,很快就伸到了 AI 安防市场。

 

打开百度 AI 开放平台,不难发现 AI 安防已经成为百度云部门的关注重点,他们概括自身的产品优势大概为三大点:

1、支持百万量级人脸库检索;2、超过 99%的识别准确率;3、完善的解决方案。

 

同时,自 2018 年开始,百度也在各大求职平台发布安防业务用人相关信息。

 

百度大力做安防这件事,已板上钉钉。

 

 

AI 安防这块肥肉,BAT 实则垂涎已久。

 

但细品三大互联网巨头战略打法,又各有千秋。

 

阿里侧重多行业底层赋能,投资并购广撒网,从上往下攻,重心在云端。

 

腾讯重视软件服务方法论,成立优图实验室,由内往外打,重心在 CV 层。

 

百度的境地则略显尴尬:上面玩不转、下面走不通,唯有聚焦重点慢慢耗。

 

什么是重点行业?

 

AI 安防肯定算得上其一:有现钱、有远景、还有符合社会组织进化的大方向。

 

但前后不占优的百度,中途又在暗流涌动的 AI 安防市场斜插一脚,对赌式的 To B 突破口选择是否明智?

 

对此我持消极态度。

 

相比绝大多数 AI 创业公司,百度最大的优势是:不缺数据、不缺生态、不缺钱。

 

遗憾的是,上述三点在海康等安防巨头身前,都算不上优势。

 

海康二十年来端到端部署,同样坐拥海量数据,且均是高质数据;

海康有近 3000 亿人民币的市值,每年光是净利润就高达近百亿;

海康已在安防摸爬滚打几十载,稳定的政府客户资源不比任何互联网厂商少。

 

一方面,AI 安防淘汰赛已经鸣枪,落地本就不易,前有海康大华宇视驻守、后有阿里腾讯华为追兵,百度夹中间,难上难下。

 

一方面,李彦宏的 ToB 梦也远远未到收割季,自动驾驶、DuerOS 盈利遥遥无期,藉由智能安防云抢占 AI 安防现金流市场是当下鲜有的明晰之路。

 

百度做安防,何其难。

 

再看海康,这是一个成功应对技术变革教科书式地操作案例。

 

对于几次技术转型关键点的把握,胡扬忠的拿捏及处理相较李彦宏,高出了几个段位。

 

模拟时代,海康以视频采集卡入手,从安防后端突围,主攻数字信号处理方案,打响安防数字化战役,并站稳脚跟。

 

数字时代,通过价格战、屯田战等一系列战役,海康于相爱相杀中飞速成长,推动安防产业技术革命的同时也稳坐了全球视频监控市场老大的位置。

 

路遇 AI 智能时代,海康又祭出了五个大招:

持续做好产品 - 保老本。

建 AI 算法团队 - 筑壁垒。

投 AI 芯片企业 - 补软肋。

开放 AI 平台 - 广交朋友。

 

另外,为应对市场需求变化,海康亦急调船头,集强兵攻要地,将原先七大子行业架构直接并为三大事业部:

PBG 事业部:面向公共安全领域,主营公检法交通等市场。

BBG 事业部:面向企业市场,主要是规模企业的业务经营。

SMBG 事业部:面向渠道市场和中小微的企业市场。

 

如果说海康二十年强弩生涯磨练出对于技术的高度敏感;那么应对 AI 安防市场的风云变幻,它也是一把好手。

 

过去两年,于 AI 安防行业而言,是圈外热闹、圈内失落的寒冰年。

 

内遇经济周期性问题;外有国际形势剑拔弩张。

 

对内,海康开源节流:重推萤石、AGV 等线上 To C 业务。同时暂停涨薪、缩减福利,高筑现金流,存好余粮过冷冬。

 

对外,海康应对得当:建立和完善遵循全球主要经济体出口管制规定的合规体系。同时喊话:“芯片受限制换芯片;换不了芯片换组件;换不了组件重新设计产品;实在不行,自己造芯片。”

 

一顿骚操作之下,海康依然还是那个能打的海康。

 

2019 年海康业绩表现可圈可点:营收 577.51 亿元,同比增长 15.88%;净利润 123.98 亿元,同比增长 9.21%。

 

高处谁都不胜寒,次次逆天改命的海康,或因背后是他胡扬忠。

 

海康威视总裁胡扬忠

 

安防是胡扬忠一生都在打拼的事业;胡扬忠在安防行业也一直像似老大哥般的存在。

 

他遵循了中国安防人共有的“低调定律”,每年公开露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可一旦行业遇阻、市场纷乱、成分多元时,他总能第一时间站出来谈一些镇定军心的思考。

 

在绝大多数海康员工内心,胡扬忠也是公司无二的灵魂人物。

 

也正是得益于他的日夜正确掌舵,海康这艘航空母舰才未在行业大浪中折戟。

 

去年海康生态大会上,胡扬忠便罕见出席,谈及了智能化时代下他的一些预判:

过去,软硬件应用出数据;未来,数据闭环利用出应用。

 

过去,“X+AI”形容智能;未来,人工智能将会无处不在。

 

过去,人人互联、物物互联;未来,数据是人与物对话的语言。

 

过去,物联数据价值密度低;未来,物信融合数据价值密度高。

 

过去,开放是合作的游戏规则;未来,开放是共赢的生存之道。

 

回头复盘,对于新技术的敏感度、新趋势的判断力、新市场的生存道,胡扬忠表现出了不凡的精准预判。

 

谈一个决策小细节。

 

2018 年早春 ,一次集团战略会议上,海康研究院院长浦世亮提出想要构建 AI 开放平台。

 

这是一次大胆的提议,轻则不予同意,重则官职不保。因为这个平台构建的背后,意味着海康需要做出两方面的妥协:海康需要自己走出舒适圈,逃离安防小池塘,冲向 AIoT 大海,而那里有着更多强大对手磨刀霍霍。

 

海康需要释放更多利益给到合作伙伴,无异于撒钱交朋友。

 

胡扬忠眉头紧蹙,考虑了几十秒后大手一挥:“全力推进,不得含糊。”

 

浦世亮之外,海康分管企事业业务群(EBG)的高级副总裁徐习明也为胡扬忠的这次积极表态由衷开心。

 

企业用户是 EBG 主要的服务对象之一,对于企业的需求,没人能比徐习明更为清楚:通过 AI 开放平台赋能企业,为他们创造安防以外的更多价值,是用户所一直期待。

 

曾在 IBM 负责企业咨询的徐习明对浦世亮承诺:EBG 将全力支持 AI 开放平台建设。

 

后来,AI 开放平台上线的首批种子用户几乎都是来自于 EBG 的引荐,EBG 还整合了上下游产品线,形成了完整的解决方案,顺利解决了 AI 开放平台落地的系统问题。

 

AI 开放平台同时也得到了海康其他中高层的共识和支持。

 

AI 开放平台的开放本身包含两个层面:

一层是云平台的开放;

一层是硬件的开放,包括硬件设备的前端和后端都将面向用户开放。

 

硬件的开放不仅满足了缺乏硬件支持的企业的诉求,也让摄像机更加智能,契合了边缘计算的发展态势。

 

基石已筑,一片旌旗飘展。

 

眼下,海康 AI 开放平台已在零售、物流、环保等十几个行业帮助用户做智能化升级。

 

李彦宏喜欢找风口;胡扬忠偏爱守旧土。

 

百度从 To C 到 ToB,大破大立、骑虎难下;海康从 ToB 到 To C,如履薄冰、小有所成。

 

百度难在循规蹈矩,难离舒适圈;海康易在循序渐进,易于壁垒层。

 

最新市值:百度约 2524 亿元,海康约 2896 亿元。

 

2018 年,BAT 相继调整架构后,所有人都在期待他们的 To B 成绩单。

 

腾讯的数字广东计划已经生根发芽,联合东华等生态企业一路攻城略地。

 

阿里左投千方、右牵宇视,数字战略已全面升级,城市大脑更是频奏凯歌。

 

复盘百度过去两年的表现:上不善言辞、下不肯踩地,看上去并不那么饥渴。

 

AI 安防不止“ctrl+C”那么简单,不顾主线的打法、节奏过慢的更新,注定又是一次错误的延伸。

 

百度也许又一次走错了,但他们别无他选;海康也不一定一直对下去,一个不小心,尸山血海。

 

保持战略耐心,在不确定性中找到确定性,才最重要,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