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都非常看好半导体设备。有很多基金要投资半导体设备,资本的选择逻辑是看好我们行业的发展。今年以及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国内外的形势均不稳定,我们要充分考虑半导体设备市场的增量因素,做出新的判断。

 

想要把握半导体行业的趋势,那么就要充分了解这个行业。行业内大咖做客芯片揭秘直播间,为您答疑解惑。

 

本期话题:

Q1:什么因素会对半导体设备的市场带来增量的影响?

Q2:现如今,该如何看待材料的国产化?

 

包智杰‍‍‍‍南京宏泰总经理

 

 

1、在未来的发展趋势中,手机、汽车电子,还有其他的功率半导体相关的增长会有很大的市场,可以带动上游的设备需求进一步增长。

2、在光刻胶和封装材料这两个方面,国产化率逐年上升,发展平稳。但是一些高端材料的国产化仍然需要更加努力。

 

王娜

北方华创

战略发展

副总裁

 

1、存储器的发展为国产半导体装备带来了很大影响。几年前中国存储器领域布局为 0。这几年出现了武汉的 3D-NAND、合肥的 DRAM、泉州 DRAM 等。

2、材料业没有办法独善其身,不管是材料技术、零部件能力,还是加工技术。整个产业链的环境使得我们必须相辅相成的去成长。

唐世弋

上海微电子

市场开发部

经理

 

‍‍‍‍1、随着摩尔定律发展到几个纳米以后,半导体整个的产线投入的回报率和以前比起来,没有那么高了,所以很多新的高节点的产线的投资在逐渐放缓,很多代工厂已停止继续往前跟节点了。

 

2、我们抱有比较开放的心态,积极的和本土的材料商合作,会提一些关于光刻机国产化率的一些要求。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材料的国产化,确实这段路还很漫长。

 

包智杰【 南京宏泰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 总经理 】

 

Q1:什么因素会对半导体设备的市场带来增量的影响?

 

无线这两年对我们的驱动挺大,特别是射频相关。 

 

手机从 3G 到 5G,内部射频元器件数量从二十多增长到一百多,增长量很可观。这两年我们公司 IC 设备增长与射频息息相关。5G 还没完全铺开,市场培育需要一定的时间。一旦 5G 整体铺开,会带来大量的需求,那时会实现万物互联,一定也会拉动设备的需求的增长。 

 

还有,汽车电子的增量也很可观。汽车电子化是未来的趋势,电子元器件在汽车生产中的占比会越来越高,这一块最主要的是功率或者功率相关的元器件。 

 

日本在半导体功率器件测试这一领域的经验积累也比较久。我们去年收购了一家日本公司,把他们的产品和技术带到国内,跟客户和业内人士去合作。我觉得这块的需求在未来 3-4 年的增长速度可能会超过平均增速的两倍。 

 

在未来的发展趋势中,我觉得手机、汽车电子,还有其他的功率半导体相关的增长也会很多,可以带动上游的设备需求进一步增长。

 

Q2:现如今,该如何看待材料的国产化?

 

我经常打交道的材料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光刻胶,另一个是封装材料。 

 

这两个方面的材料国产化率已经在逐年上升,但是一些高端的材料,与国际先进化标准可能还差很多。比如一些高端的封装材料,进口的比例还是比较高。本土产业需要更加努力,早日达到先进水平。

 

材料的增长空间跟设备一样,因为核心的设备跟核心的材料,现在还是受制于人,特别是日本、韩国,这些国家的半导体行业比较先进,领先本土很多。日本去年对三星随便限制一个材料,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我觉得特别是往高端走的增长速度会很快,空间也很大。

 

王娜【 北京北方华创微电子装备有限公司 战略发展副总裁 】

 

Q1:什么因素会对半导体设备的市场带来增量的影响?

 

存储器的发展为国产半导体装备带来了很大影响。

 

几年前中国存储器领域布局为 0。这几年出现了武汉的 3D-NAND、合肥的 DRAM、泉州的 DRAM。存储器整个的工艺道数与对应的先进 logic 比较少,大概几百道,而同样都是 1X 代的 logic 可能需要 1000 多道工艺。

 

存储器的发展要拼成本,要有量。那么存储器公司就特别有意愿去评估 second source,投入产出比较高。

 

存储器的芯片厂通常是 IDM 模式,不是代工模式。使得公司可以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去做自由选择,也可以根据自身情况来做成本调整。

 

从比较知名的设备商来看,TEL 当时的茁壮成长就是靠存储器的发展。从 2019 年三大家的财务报表来看,LAM 和 TEL 全年业务的 2/3 依然来自于存储,包含了 DRAM 和 3D-NAND,应用材料也有超过一半的收入来自 Memory。

 

Memory 对设备商的扶持力度很大,发展正当时。武汉、合肥、泉州这三个地方都是起步,有着宏伟的计划,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对设备商而言,从 0%发展到 5%的国产化率花了很多年,而从 5%发展到 10%可能会迅速起飞。 

 

要抓住这次机会,在存储器的发展带动下锤炼自身,让设备更适用,积累更多量产经验。 

 

Q2:现如今,该如何看待材料的国产化?

 

材料业跟我们设备业一样,都没办法偷懒,只能撸起袖子加油干。 

 

跟设备相比,材料有一点让我非常羡慕的地方,就是 FAB 一旦验证成功,就可以一直购买。,而设备必须 FAB 扩产了才触发购买。这是材料有优势的一面,但是不好一方面,是材料的测试时间特别长,而且竞争也很激烈。

 

从北方华创来讲,没有办法独善其身,不管是材料技术、零部件能力,还是加工技术,其实整个产业链的环境使得我们必须相辅相成的去成长。北方华创、宏泰、上海微电子一直很有情怀的在拉动整个中国产业链的建设,让它变得越来越完善。希望用我们对设备的理解,帮助他们去成长,去实现。 

 

但是这个过程的确还很艰苦,一定要做好心理预期,这是一段漫长的过程,但是一定要继续努力。

 

唐世弋 【上海微电子装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市场开发部经理 】

 

Q1:什么因素会对半导体设备的市场带来增量的影响?

 

从半导体集成电路发展史来看,它的驱动力最早来自于笔记本和家用电脑,后来变成手机。现在它的发展方向更多样化,像 5G、AI、物联网等。 

 

这种多维度的发展方向,使得对芯片和器件的需求更关注 SIP,即把几种功能的芯片集成在一起。随着摩尔定律发展到几个纳米以后,半导体整个的产线投入的回报率和以前比起来,没有那么高,所以很多新的高节点的产线的投资在逐渐放缓,很多代工厂已停止继续往前跟节点了。 

 

现在还有一种说法:More than Moore(超摩尔定律)。这种概念来自于它通过系统集成的方式,并不一定选择用最高节点的芯片的方式,而是把几个芯片通过设计的理念或者封装的理念集成,把整个器件的性能或者是部件的性能提升。这个发展方向对我们的设备,还有其他一些方面提出新需求。在这块如果能和客户紧密互动,有很多潜在机会。 

 

面对这些机会,本土公司和国外公司比起来,起步相对一致。不像前道光刻机,与一线公司有几十年的差距。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Q2:现如今,该如何看待材料的国产化?

 

材料国产化肯定是很重要的。

 

我们设备在逐渐的国产化,很多的基础零件和一些材料也希望能国产化。但是现在材料的国产化比设备的国产化还要略弱一些。国内对的材料厂商面对的国际竞争对手的体量更大。他们要解决的问题更难,要面临的困难也更多。

 

我们也抱有比较开放的心态,积极的和本土的材料商合作,也会提一些关于光刻机国产化率的一些要求。但如果我们的客户提出了一些要求,我们会更尊重客户的想法。材料的国产化,确实这段路还很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