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0 月 13 日讯,据外媒最新报道,多家苹果供应商曝出,苹果持续对其施压,要求它们将 15%至 30%的生产业务搬出中国大陆。被施压的供应商包括台积电、富士康、纬创以及和硕等。

 

据了解,主要的转移地点是越南、泰国、印度等东南亚国家。

 

目前美国科技公司将部分生产业务转移到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度等国。和硕等苹果供应商始终在寻求投资于越南的供应计划,该公司可能会在越南生产新的苹果耳机 AirPods。

 

 

苹果的施压,对于科技行业来说,这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即在西方设计产品,然后在中国大陆工业中心制造。30 年来,这种模式提供了成本、质量、人力资源和基础设施的最佳组合。现在,整个行业则越来越依赖于东南亚出现的分散供应链。


一家苹果供应商高管表示:“客户的心态已经改变,日益紧张的局势迫使他们考虑自己的生产战略,就像购买保险一样。未来两三年,你将看到不仅是大型电子装配商,还有越来越多的零部件供应商将生产业务转移到中国大陆以外,以支持新的供应链。”

 

但对于科技公司来说,情况并不那么简单,对它们来说,中国大陆不仅是一个成熟的生产基地,也是它们增长最快的市场。苹果总营收的 20%、英特尔营收的 20% 以上、高通销售额的 60% 都来自中国大陆。尽管在很多情况下,在中国大陆销售的产品后来会再出口到其他市场。

 

对于全球科技行业来说,问题是替代供应链能否与中国大陆每年生产超过 2 亿部 iPhone 的供应链相媲美。为此,苹果采取了一种“双面战略”:在推动供应商生产业务加快离开中国大陆的同时,也在积极培育中国本土供应商,让它们在中国发挥更重要的作用,确保持续进入 14 亿用户强大市场的能力。


不过,并不是每家公司都有资源像苹果和富士康那样不断向中国之外扩张。现实情况是,芯片开发商仍然依赖少数几家关键的美国芯片制造生产和设计工具提供商,如应用材料、LAM、KLA、Synopsys 和 Cadence Design Systems 等公司,以尽可能地制造最先进的芯片。


将生产业务搬离中国的成本非常高。中国仍然能够提供组织良好的基础设施和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熟练劳动力,能够动员数十万工人,只需一个电话就能在几个小时内交付零部件。

 

主要印刷电路板制造商 Unimicron Technologies 的高管莫里斯·李(Maurice Lee)表示,对他的公司及其同行来说,将生产转移到中国以外仍然是极具挑战性的。他说:“在中国,我们有完整的生态系统,我们离所有供应商都很近。而搬到其他任何地方都意味着,所有的工艺、物流都需要重新设计,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重新培训工人,成本也会大幅增加。”

 

和硕高管也表示:“如果搬出中国,科技制造业将面临根本性变化。”这家公司之前只集中在国内生产,过去两年在印尼和越南建立了新的生产设施,并即将在印度建立一个新的生产设施。他说:“过去,通过中国其他省份的零部件交付只需要两个小时。但未来,随着供应链在中国境外变得分散,至少需要多等一到两周时间。”

 

主要的行业观察人士正在密切关注 2020 年美国大选后领导层可能的更迭。然而,在某些情况下,将制造业务转移出中国的计划已经在进行中。哈佛商学院教授威利·施(Willy Shih)表示:“我认为,科技产品的大量供应链迁移运动已经启动,而且这种势头很难改变。”


相比于乔布斯,虽然库克一直被外界诟病为“精明的商人”,但是库克却带领苹果公司成为了全球首家市值突破 2 万亿美元的公司。那么这位“精明的商人”为什么会做出转移生产线的举动呢?库克又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库克转移生产线其实也是迫不得已之举,主要还是受到国际形势的影响,具体说来有以下几大原因:


1. 人口红利消失。正如前面所说,一个中国员工的福利待遇足以养活四个印度工人,如果将工厂转移,那么代工利润势必高涨。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人口红利消失绝对不是主要原因,因为关于代工利润这一块富士康等代工厂果公司更关心,但是现在的情况是这些工厂无心转移,苹果却在持续施压。

 

2. 害怕反制。其实说白了,苹果公司之所以对这些供应商持续施压,并不断要求他们转移生产线,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害怕中国市场的反制。

 

如果说禁止苹果产品在中国市场销售对于苹果而言还只是损失一个全球第二大单一市场的话,那么中国供应商不再为苹果生产产品,对于苹果而言就是致命的打击了(可以参考 3-4 月份富士康停工对苹果公司造成的重大影响)。这就和华为一样,虽然自身有技术,有实力,但是在制造这一块还是得依靠这些代工厂。

 

3. 多重保险。本来在全球化的大环境下,苹果公司联合富士康等中国代工厂早已打造出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但是现在美方为一己之私开始走上逆全球化道路,苹果公司自然也要为自身考虑,将业务从中国搬出一部分也是为了多一份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