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隆·马斯克的成就能有多高?没人能给出答案。

 

在他的身上笼罩着太多光环:发明家、创业家、亿万富翁,甚至还是“钢铁侠”托尼·斯塔克的原型,现在人们又给他加上了“火星总统”的标签。

 

根据星链测试用户的爆料,本次内测要求参与者承认火星是一个“自由政权”。与巴菲特进餐的孙宇晨更是直接将马斯克成为“火星共和国的总统”。

 

是的,马斯克的火星梦从来都不是秘密,哪怕被人怀疑、被人批评,但不可否认,殖民火星就是他的野心!

 

早在 2013 年,马斯克就透露出飞向火星的设想,彼时的 SpaceX 还只是一家低调的私营火箭公司。

 

“对我来说,关键在于发展一种技术,将大量的人和货物送往火星,这是最精彩的事。”

 

时间来到 2016 年,在墨西哥的国际宇航大会上,马斯克在他的演讲里透露了他的终极目标——有生之年减少全球气候变化,并且让人类成为一个多星球的物种。

 

更深入一点:马斯克想要带着人类殖民火星,并且有机会在火星退休。

 

为了实现这个大目标,马斯克将它分解成一个可以执行的小目标:先将 100 万人送到火星,并且不断完善火星相关设施,最终达成目标。

 

如果不是因为他是马斯克,我们完全有理由否认这个疯狂的计划:火星极其寒冷、极少的水资源、恶劣的环境、没有氧气。

 

而这些只能存在科幻片里的情节,却被马斯克描绘成近在咫尺的目标。

 

在会上,马斯克公布了一项霸气的箭船概念——ITS(Interplanetary Transport System,行星间运输系统)。从技术上讲,用一根无助推、可重复利用核心的大型 Falcon 9 火箭,将 100 吨的货物和乘客送入轨道。当每个主火箭重复使用 1000 次、加油舱 100 次、载货舱 12 次的话,一个人到火星的费用可以降至 20 万美元,形成规模后可以再降到 10 万美元。载货舱一次可以带 100 个人去火星,并且提供旅途上的各种娱乐。

 

由于这个项目过于超期,在第二年的国际太空会议上,马斯克推出了缩水版的 ITS——BFR(Big Falcon Rocket,大猎鹰火箭系统)。其主要区别在于缩小了火箭的规模,并且提出要在 2024 年送第一批殖民者到火星,建立一个简单的基地,然后接收一批又一批移民。为了凸显 BFR 的优秀,马斯克又推出了全球“点对点”客运:乘坐 SpaceX 的飞船,人们在一个小时内在地球上任意两个城市之间自由来去,从纽约到上海,仅需 39 分钟。

 

 

在往后,BFR 逐渐演化成如今的星舰计划,但一切都在强调一点:我们 SpaceX 造火箭,就是为了将人类送到火星上去。

 

纵观马斯克的商业布局,追根究底都是为了在技术上支持火星殖民的终极目标。

 

首先是号称“为了减少全球气候变化”的特斯拉,在未来可以解决登陆火星后的交通问题。

 

在空气稀薄、没有氧气的火星,以化石燃料为主的汽油车显然无法正常工作,但特斯拉生产的电动汽车可以。马斯克在个人推特上也毫不避讳地指出:“特斯拉 Model 电池组是 SpaceX 重返地球的关键”。这些电池组为驱动星际飞船提供了强大的动力,包括巨大的尾翼和鳍翼。

 

再来看特斯拉电动皮卡 Cyberpunk 的外观,怎么看这辆极具未来感的人员运输车都跟科幻片里的火星车没有区别。

 

 

不单单是特斯拉,马斯克旗下其他公司都在为火星计划服务:

1、SpaceX 可以降低太空运输成本,让更多人有机会前往火星;

 

2、SolarCity 可以解决火星上的能源问题,通过取之不尽的太阳能,可以用远低于电力公司的价格向客户供电;

 

3、The Boring Company 提供的 Hyperloop(超级高铁)技术,运输舱运行于减压、近真空的管路中,以太阳能供应的电磁悬浮原理轨道中行驶,运输舱则使用线性感应马达和空气压缩机推进,能达到 1220 公里 / 时的超高速度。目前超级高铁在在内华达州的测试轨道就已经完全几近于成品。在火星这样的真空环境下,超级高铁更利于布局;

 

4、Starlink(星链)可以解决火星移民后的通讯问题。有了能源和交通运输,位于低轨未知的星链网络可以有效提供天基互联网服务。

 

目前 Starlink 已经在小范围内测阶段,一旦在全球范围内推广,Starlink 至少能赚到 300 亿美元,马斯克也表示:“我们相信可以利用 Starlink 获得的收入为星际飞船项目提供资金。”

 

除此以外,马斯克的脑机接口技术在未来也能让人类能更好地适应新的环境、星球。

 

从现在来看,这些都像是科幻一般的幻想,对于马斯拉来说,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除了在商业布局上的野心外,马斯克似乎直接将殖民火星的想法写进了计划里。

 

近日,一位 Starlink 的内测用户贴出了一张截图,声称马斯克已经开始为火星殖民地制定法律框架。Starlink 的 BETA 测试要求参与者承认火星是一个“自由的星球”。所谓自由星球,其意义远远超越了保障地球上的“互联网安全”。

 

截图是来自星链(Starlink)卫星互联网服务的第九项条款——管制法律。

 

凡是享受星链卫星服务的用户必须同意以下条款内容:

1、对于提供给地球或月球、绕地球或月球的服务,这些条款以及我们之间因这些条款引起的或与之相关的任何争议,包括有关可仲裁性的争议,均应受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法律的管辖和解释;

 

2、而对于在火星上提供的服务,或通过星舰或其他殖民化宇宙飞船向火星提供的服务,当事方应承认火星是自由星球,没有任何一个地球上的政府对火星活动拥有管辖权或主权;

 

3、因此在火星上,解决一切争端都将奉行真诚建议的自治原则。

 

以上内容马斯克都旨在表达一个观点:马斯克要在火星打造一个不同于地球的新世界,这里人人平等且自由,不受任何法律约束。

 

征服人类最后的边界是马斯克儿时的梦想,现在来看,马斯克的愿望真的就是去火星当总统了?

 

结尾

2013 年,马斯克带领的特斯拉一度处在崩溃的边缘,而 2020 年的马斯克一跃跻身到世界第三富豪。

 

他模糊了科学和商业的边界,取得了其他人眼中不可思议的成绩。在推出了最新的脑机接口技术、实现了星链内测之后,他离他的火星梦似乎更近了一步。

 

如今关于他的批评声音愈来愈多,“火星总统”也将成为一个带有贬义的标签伴随着马斯克的火星梦。

 

 

如果一切进展顺利,他本人也将前往火星,作为一名老人在火星上退休,这或许是一个一去不返的旅程。

 

如果他在火星去世,那么他会在墓碑上刻上什么?大概会记录一下人类征服火星的梦想进程。

 

距离 2024 年还有四年时间,关于马斯克的惊喜还将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