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阶段制造业依靠规模化生产效应摊余边际成本的模式已经逐渐被淘汰。产品迭代加快,消费结构升级,以及买方市场和定制化需求让“刚性生产”捉襟见肘,满足“多样化、小规模、周期可控”的柔性化生产成为企业制胜的关键。

 

另一方面,在智能制造政策的引导下,人机协作和产线无人化成为制造业升级改造的大方向。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以磁条或者二维码引导的传统AGV(Automated Guided Vehicle)搬运机器人或AGV小车开始出现短板,不能快速、高效地配合柔性生产任务的变化。

 

MiR自主移动机器人中国区销售总监张愉表示:“过往我们在谈论物流搬运和物料配送时,基本都是在谈论AGV小车,各大主题论坛也是围绕AGV开展。但近一段时间我们看到了变化,不再单单只是AGV,而变成了AGV/AMR(Autonomous Mobile Robot),AMR已经开始得到普遍认可,并快速崛起。”

 

 

AGV小车带有电磁或光学等自动导航装置,能够沿规定的导航路径行驶。在区域范围限制人员活动时,AGV小车具有安全保护能力,并能够很好地执行各种运载任务。按照导航方式的不同,AGV小车一般可以分为电磁感应引导式AGV、激光引导式AGV和视觉引导式AGV。

 

电磁感应引导式和激光引导式AGV都需要人为设置引导标识,AGV小车通过识别引导标识来确定行进路线,我们习惯于将两者定义为传统AGV。而视觉引导式AGV是正在快速发展和成熟的AGV,无需设定标识,AGV小车可以通过CCD摄像头自主识别范围内的物体并规划路线。在很多应用场景下,AMR和视觉性AGV没有本质区别,目前很多行业开始突出使用AMR这个名词,以和传统AGV进行区分。

 

实际上,AMR的概念出自于机器人技术领域,它可以主动对环境中的光线产生反应,可以自主避让障碍物进行移动。随着AI和机器人技术的发展,目前AMR机器人已经可以自主识别周围环境,并可以根据传感器进行定位,根据实时情况进行路线确定,聪明地绕开障碍物到达终点。

 

 “传统AGV已经拥有超过二十年的应用史,在传统工业制造过程中起到了很大的辅助作用。然而,随着产品更新迭代速度加快,流水线式的生产方式已经不能适应快速变化的生产需求,工作台的方式开始成为主流,通过机台方位和功能的调整实现柔性生产。” 张愉认为,“传统AGV由于需要提前布设路线,在动态路径规划、灵活避障、快速安装/使用等方面都不能很好地满足需求,通过技术对比,AMR无疑是柔性生产的更优解。”

 

对于AMR的技术和性能优势,MiR总结出以下几点:


安全
能与人类安全协作
可躲避静态和动态障碍
符合相关安全标准

灵活
开放式平台,可轻松使用不同的顶部模块进行定制
可以使用MiR或MiRGo中第三方提供的开箱即用解决方案

 

可扩展
通过MiR Fleet可以快速、集中配置机器人车队
通过机器人之间的共享数据,可轻松向车队中添加新的机器人
高效协调机器人之间的交通流量

 

高效
能在高动态环境中导航行驶
能选择最高效的路径,必要时还会自动计算备选路径
支持多个取货和送货点

 

轻松集成
能够以极具成本效益的方式快速完成部署,不会对现有流程或布局造成中断
即使之前没有编程经验,也能通过简单易用的机器人界面进行编程

 

敏捷
当工厂地面或流程发生变动时,可轻松修改机器人的设置
可适应大多数环境,并能在狭窄空间内自由移动、上坡行驶、搭乘电梯等

 

除此之外,张愉强调ROI(投资回报率)也将会是AMR的一个优势。“当前,企业已经逐步开始采纳TCO(总拥有成本)计算和评断产线自动化升级的短线和长线投入,以及投资回报。在初始成本和运营成本方面,AMR都能够很好地帮助企业,包括因安全性提高而节省的成本,还有因解决方案灵活而提升的效率等等。”

 

他以MiR250 AMR为例子展开说明,“MiR250 是一款更灵活的 AMR,可以全天不间断工作,并且设置非常简单,有助于提高生产率。其尺寸更小,适应性更强,有助于优化内部物流,且无需改变设施布局。我们相信,它也是目前市面上最安全的AMR之一。”

 

MiR250 AMR具体性能参数如下:

  • 有效负载:250公斤
  • 占地面积:580x800毫米
  • 高度:30厘米
  • 电池运行时间:13小时
  • 传感器:

SICK NanoScan3安全系统(2个)
3D相机(2个)

 

  • 高度敏捷、擅长在狭小空间行驶移动
  • 无需铺设轨道,不改变物理环境

 

对于公司的后续发展,张愉称:“2021年Q1,MiR在全球范围内实现了55%的销售业绩增加。在中国市场,MiR的销售渠道已经逐渐趋于成熟,合作伙伴拓展稳定。未来MiR将深耕电子制造领域,并进一步深化生物医药和光伏新能源等新场景的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