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25日9时49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独立研制的天问一号探测器环绕器有效载荷—火星磁强计的伸杆实施了在轨展开,遥测参数显示伸杆展开到位,返回科学数据显示产品运行正常,火星磁强计即将开启对近火空间矢量磁场的科学探测任务。

 

天问一号探测器由环绕器和着陆巡视器两部分组成,作为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计划通过一次任务实现火星环绕、着陆和巡视探测。5月15日凌晨4时许,天问一号探测器成功实现环绕器和着陆巡视器的“两器分离”;5月15日7时18分,着陆巡视器成功着陆于火星乌托邦平原南部预选着陆区,是我国首次实现地外行星着陆,使我国成为第二个成功着陆火星的国家,标志着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着陆火星取得圆满成功;两器分离约30分钟后,环绕器升轨返回火星停泊轨道,成为着陆巡视器与地球的通信中继站,即将开启环火科学探测任务。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作为我国深空探测历史上首个承担单机级科学载荷研制任务的高校,其独立研制的火星磁强计是天问一号探测器中环绕器的7个科学载荷之一,其主要科学探测任务包括全面准确地测量火星空间边界层,探测火星南部局地岩层的有效剩磁及火星感应磁层,研究近火空间处的行星际磁场,同时还会结合其他载荷仪器对火星大气中的粒子逃逸等问题开展研究。火星磁强计的两个磁通门探头安装在一根长的伸杆上,伸杆的作用是使得探头远离卫星本体,从而减小卫星本底剩磁对探头所测空间磁场的影响,伸杆的成功展开标志着火星磁强计正式开启其科学探测任务。


中国科大精心组织火星磁强计科学探测任务,积极谋划布局深空探测领域未来发展,服务国家航天强国战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地球和空间科学学院空间有效载荷研制团队(该团队同时隶属于中国科学院近地空间环境重点实验室和中科院比较行星学卓越创新中心)正在组织开展在轨监视和卫星本底剩磁的识别和去除工作,全力保障火星磁强计后续长期在轨探测和科学数据分析任务。

 

在天问一号火星磁强计的研制基础之上,课题组开展了灵敏度更高的新一代磁测载荷技术的研制工作,为我国后续的深空探测任务,如木星系探测和太阳系边际探测等提供技术储备;同时,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先进技术研究院建设的空间载荷定标与地面试验应用工程技术中心,也将为今后深空探测任务中的空间粒子探测和磁场探测两类载荷提供地面验证和标定试验。

 

在航天事业中,登上火星比登上月球的难度要大很多,去年年末我们的嫦娥五号成功完成了探月工程的收官之战,我们一回溯就能发现,一路上我们登月之旅其实是循序渐进的,从一号到五号一步一个脚印踏上去的。所以大家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好奇,为什么我们冲击火星之时没有慢慢来?而是用一颗名为“天问一号”的探测器一举完成了“饶”和“落”的两个重大任务。

 

火星探测这个事情难度本来就挺大,至今人类历史上有过四十多次的尝试,然而成功的只有一小半儿,所以当年的失败也不算什么。明白了这个之后我们再往下看,我们国家关于火星探测的尝试,其实最早始于2011年,当年的中国受到了我们的伙伴俄罗斯的邀请,于是便紧急设计了“萤火一号”火星探测器,搭乘俄罗斯的火箭一起冲刺了一把火星。但不幸的是,我们的“萤火一号”出师不利,火箭升空还没多久就掉落烧毁了,我们的萤火一号自然也跟着遭了殃,而且还被带了一波节奏,这节奏怎么带的大家可以自行想象,总之不会有什么好的舆论就是了,然后我们中国就不再提及火星探测这个事儿了。

 

这几年我们在航天事业方面取得的成绩也是有目共睹的。这一次我们在太空探索领域可以说进步非常的大了,从发射天问一号到祝融号成功登陆,其实有不少的国家都难以相信我们能够办到这样的事情,毕竟美国实现这样大跨度的进度都花费了非常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