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相关数据显示,2012-2020年我国工业机器人产量呈逐年上升趋势,到2020年时我国工业机器人产量已达到了237068台,累计增长了19.1%,到2021年上半年,我国工业机器人的产量为136405台,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73.2%。总体来看,工业机器人发展趋势较好。

 

如果说机床是传统制造业的基石,那么,到了新时代,工业机器人就是智能制造业的基石。随着人口红利褪去,人力成本的上涨,国内制造业从过去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加速向技术密集型产业转变,对工业自动化、智能化的需求与日俱增。

 

国内工业机器人产业在经历了萌芽、兴起、高速发展、回落调整阶段后,去年下半年至今又迎来了明显回暖的阶段,由于疫情过后,下游需求回暖,国内工业机器人行业景气度持续提升,同时国产替代进程加速。

 

一直以来,尽管在高端市场国内机器人鲜少覆盖,在中低端市场经过多年的发展地位逐渐稳固。随着下游应用领域的逐步拓宽,国内工业机器人增量市场空间开阔,国内工业机器人有望凭借自身优势换道超车。

 

从资本市场来看,国内机器人蓬勃发展之势愈加明显,但雨后春笋般崛起的国内机器人新秀,也加速了行业内卷的现象出现。

 

国产化趋势明显

工业机器人产业链主要可以分为上游核心零部件、中游本体制造和下游系统集成三大方面。从成本角度来看,工业机器人三大零部件成本占比较高,分别是减速器、伺服系统和控制器。

 

纵观多年的市场行情,全球机器人市场一直被机器人四大家族占据,尤其是上游零部件和中游机器人本体制造环节。近年来,随着国产机器人自主化率不断提升,虽然外资仍占据优势地位,但国产企业凭借成本和服务优势逐渐向核心零部件领域发展,目前国内也涌现出一批实力较强的核心零部件企业。

 

例如,减速机,分为谐波减速器、RV减速器两种。在谐波减速器领域做的比较出色的国产企业代表绿的谐波,其较早的完成了工业机器人谐波减速器技术研发并实现规模化生产,实现对进口产品替代。而RV减速器代表企业有中大力德、秦川机床、双环传动等均可以满足本土市场的需求,由于中大型RV减速器技术门槛较高,国产化率相对缓慢。

 

伺服系统领域,本土化品牌龙头企业汇川、埃斯顿、雷赛智能等发展迅速,市场份额占比也在稳步提升。

 

控制系统主要包括软件和硬件部分,从目前情况来看,大部分控制器厂家只生产通用控制器,而有些成熟的机器人厂商为保障机器人稳定性选择自行开发控制器。在涉及到控制系统软件算法和二次开发方面,国内控制系统水平与国外仍有差距,限制了其在高精密型行业的应用,但国内控制器凭借其较高性价比在中低端领域占有一定优势。

 

在中游机器人本体领域,内资品牌的销售占比不断提升,尤其是国产龙头埃斯顿在2020年再次成为国内工业机器人出货量最高的内资企业,是唯一进入前十的国产工业机器人企业。

 

在下游工业机器人系统集成领域,集成商数量多,但规模小,且集中在中低端市场,外资品牌多集中在高端市场。

 

总体来说,国内机器人产业生态链基本形成,国产厂商在核心零部件及本体产品,无论是品质或是产能都可以很大程度上满足市场需求,国产替代从无到有的阶段已经过去了,而从有到精的阶段仍需打磨。长期来看,随着工艺的改进,需求的激增,我国工业机器人产业链从中低端市场逐步向高端市场渗透是必然趋势。

 

资本引爆行业热潮

随着疫情得到有限防控,国内经济上升态势明显,极大的提振业内信心,企业对于智能制造转型升级的需求强烈,机器人行业迎来春天,再掀融资热潮。

 

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上半年机器人行业的投资数量已经达到119起,累计金额超过百亿元人民币,其中,单笔融资金额过亿元的就超66起。而2020年全年机器人融资数量仅为115起,单笔金额过亿的仅有十几起。

 

在刚过去不久的6月,机器人行业相关融资就发生19起,过亿元融资11起,融资总金额达90.91多亿元,再创新高。

 

禾赛科技:6月8日,禾赛科技宣布完成超过3亿美元的D轮融资,本轮融资将用于为OEM客户大规模生产混合固态激光雷达,禾赛麦克斯韦智能制造中心的核心建设,以及车规级高性能激光雷达芯片的研发。

 

优地科技:6月9日,商用服务移动机器人优地科技宣布已于2021年3月完成最新一轮数亿元融资,将在科研技术、人才引进、渠道拓展等方面发力,将无人配送机器人覆盖到更多应用场景。

 

迦智科技:6月22日,智能物流机器人厂商迦智科技宣布完成亿元级B+轮融资,据悉,迦智科技已积累了近千个制造工厂大型智慧物流升级项目的成熟服务经验。

 

思谋科技:6月24日,新一代视觉AI公司思谋科技宣布完成2亿美元B轮融资,本轮融资将用于进一步深耕市场,加大智能制造产品技术研发投入,推动更多场景规模化落地。

 

大族机器人:6月25日,智能协作机器人厂商大族机器人宣布完成3.95亿元的B1轮融资,将用于智能协作机器人的规模化生产、研发投入及市场开发等。

 

法奥机器人:6月25日,协作机器人厂商法奥机器人宣布先后完成了A轮及A+轮融资,总金额达3000万美元,主要用于加速扩充产能,完善行业解决方案和加强客户支持等方面。

 

平方和:6月28日,机器视觉厂商平方和宣布完成总额达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本轮融资将用于团队扩张、业务范围拓展及制造加工中心的建设。

 

除此之外,还有一径科技、华天海峰、Gideon Brothers、智子跃迁、迈宝智能、创新奇智等机器人企业均完成大额融资,小编这里就不一一列举。通过梳理发现,这些机器人企业涉及众多细分领域和行业,包括激光雷达、机器视觉、移动机器人、协作机器人、手术机器人、智能制造等。

 

行业内卷现象显现

内卷是行业发展的必然,也是行业洗牌的必经过程,所谓内卷,指的是同行间竞相付出更多努力以争夺有限资源,从而导致个体“收益努力比”下降的现象,这一现象在机器人行业已经显现。

 

可以看到入局的机器人新生企业在大幅增加,直接让行业内卷速度大幅提升。不得不说,机器人领域的浮躁气息日渐蔓延,众多机器人企业融资像是开了挂一样,不少公司产品还没真正落地应用就凭借着豪华的团队背景拿到了几个亿的融资,估值的高低俨然也已经成为各家暗自较劲的因素之一。

 

当然,内卷还涉及到行业内企业在人才、资源、市场、客户等各方面的竞争,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打价格战,低端复制或同质化竞争严重,有的机器人企业会通过低成本、低利润来抢占市场。

 

2021年发布的《工业机器人行业报告》显示,由于SCARA(水平多关节)机器人技术门槛不高,各厂商之间价格战较为激烈,毛利率显著低于多关节机器人,因此头部企业均不把SCARA机器人作为重点产品,市场主要由各二线机器人品牌占据。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机器人行业实则还没有达到内卷的程度,顶多是竞争激烈的程度,尤其是协作机器人,目前在轻工业劳动密集型企业中还存在很大的增量市场,谈不上内卷。

 

无论如何,行业内卷所造成的影响是多方面的,甚至开始影响企业的良性发展,毛利润低对企业造成的直接影响就是研发投入的缩水,另外,不断压缩的利润已经让很多中小企业生存困难,有的直接倒闭甚至转型做新生业务机器人。

 

反观内卷化现象,也是一个大浪淘金的筛选过程,对整个行业的进步具有一定推动作用,行业内只有不断的推出新品和新技术,开拓新应用场景,向外开辟新的生存机会,才能有效避免恶性竞争。企业在拥有定义不同产品和解决方案的能力后,才能主动把握市场定价权。

 

行业浮躁也好、内卷重生也罢,这些都是我国工业机器人产业发展不可避免的阶段,所谓存在即合理,国产化加速我国机器人产业生态链逐步走向成熟,资本运作助力企业提升“内力”,内卷加速行业洗牌,可以预见的是,整个形势倒逼下的工业机器人产业圈未来几年“腥风血雨”的战国时代或将继续,并最终推动工业机器人产业发展驶入良性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