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以色列特勤局暗杀了一位著名的伊朗科学家。

 

据称,科学家Mohsen Fakhrizadeh是伊朗核武器计划的负责人。

 

据报道,Fakhrizadeh是被大约一千英里外以色列遥控的机枪打死的。

 

去年秋天,核科学家Mohsen Fakhrizadeh的死亡并不特别令人惊讶:自2007年以来,以色列情报部门已经杀害了五名伊朗核科学家,另有一人受伤。Fakhrizadeh被暗杀的惊人之处在于,据报道,他是被一把人工智能辅助的、遥控的FN MAG机枪射杀的。

 

美国陆军“疯狂科学家”和ABS集团高级顾问扎卡里·卡伦伯恩(Zachary Kallenborn)在接受《大众力学》(Popular Mechanics)采访时说:“以色列的人工智能狙击步枪不是一种完全自主的武器,但它说明了人工智能武器的前景和危险。”“核武器科学家不是显而易见的士兵。科学家的战斗服是一件实验服或只是一套西装和领带。”

 

本月早些时候,《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根据对美国、以色列和伊朗官员的采访,详细介绍了机器人技术,以及有关Fakhrizadeh被暗杀的其他细节。伊朗方面则否认这一说法。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色列一直将伊朗核弹视为对其生存的威胁。伊朗是以色列的死敌,向袭击该国的恐怖组织提供援助。伊朗长期以来一直试图发展核武器,以色列担心伊朗可能会直接用核武器攻击伊朗,或者将核武器交给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可能会对自己发动袭击。

 

以色列秘密情报机构摩萨德(Mossad)试图通过网络攻击、破坏和暗杀活动来减缓伊朗的核发展。核物理学家兼科学家Mohsen Fakhrizadeh被认为是伊朗核计划的头号人物,以色列过去曾试图杀死他,但没有成功。

 

2020年11月,伊朗新闻报道称,隐藏在卡车后部的遥控机枪杀死了Fakhrizadeh。报道援引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成员的话说,他们坦承Fakhrizadeh(也是IRGC成员)就在他们眼皮底下被一名机器人刺客杀害。

 

据一位熟悉该暗杀事件的情报官员说,这是一挺比利时制造的FN-MAG机枪,与一个先进的机器人遥控装置相连。这位官员表示,该系统与西班牙国防承包商Escribano生产的Sentinel 20没有什么不同。

 

Sentinel 20是一种遥控武器系统,与美国制造的CROWS系统几乎相同。CROWS(通用远程操作武器系统)是伊拉克战争期间开发的无人炮塔。它的产生是因为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机枪手驾驶着护送补给车队的悍马车,当他们携带武器时,会危险地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

 

CROWS是一种嵌入式系统,允许机枪手坐在悍马车里面,用操纵杆远程控制机枪。全天候摄像机允许机枪手放大感兴趣的目标,探测热源(如简易爆炸装置和敌军),并在夜间攻击目标。CROWS还具有一个自动引导系统,允许炮手对移动目标提前开火,以确保其被击中。

 

一个主要的障碍是整个系统必须被远程控制,否则,Fakhrizadeh的安全小组会迅速向埋伏者开火并将其包围。这不仅仅是猜测:至少有一名间谍已经被抓获并杀害。以色列人不想重蹈覆辙,他们想从《泰晤士报》所说的“1000英里以外的一个秘密地点”控制武器。

 

武器发射的滞后时间为1.6秒;换言之,现场摄像机用了那么长时间才将接近目标的图像传送到以色列,机枪手通过远程控制系统采取了行动。用电子游戏的术语来说,这是“滞后”。

 

《纽约时报》的文章将这种武器描述为“7.62毫米狙击机枪”。这在技术上是不正确的。机枪是为了显示一定程度的不精确性而制造的,目的是在更大的范围内散布子弹,压制更多的敌军。Fakhrizadeh车上的子弹图案表明以色列人在100码或更近的地方开火。

 

这挺机枪是比利时设计的FN MAG,是一挺皮带式7.62口径中型机枪,是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使用的同一种机枪。选择这种特殊的枪是因为它的穿透能力——子弹的威力足以轻易穿透汽车的安全挡风玻璃。

 

“使用人工智能引导武器有助于减少平民伤亡,尽管效果可能并不好。”

 

十多年来,美国军方和情报机构一直在进行有针对性的杀戮,但人工智能和无人地面武器系统的使用是不同的。特别是,人工智能不仅可以用来确保目标被击毙,还可以精确打击,使附近的其他平民和无辜者幸免于难。

 

以色列特工只用了15发机关枪子弹,在一辆行驶的车辆上杀死了这位科学家,却没有伤害到他周围的人。法赫里扎德(Fakhrizadeh)刺杀事件表明,我们已经坚定地处于远程控制的战争时代,时间和距离对杀戮几乎没有限制。

 

美国陆军“疯狂科学家”Kallenborn说:“自动武器无法分辨Fakhrizadeh先生是科学家还是士兵,但它杀死了他,却没有伤害他身边的妻子。”“这一事件支持了军事大国的观点,即使用人工智能引导武器有助于减少平民伤亡,尽管力度很小。用人工智能和面部识别杀人不是未来,而是现实。”

 

 

德黑兰,2020年11月,一块纪念被杀伊朗核科学家Mohsen Fakhrizadeh的广告牌。

 

 

2011年10月4日,星期二,在华盛顿特区的国会山,Bo Barbor在停放一辆悍马车的过程中展示了安装在悍马车顶部的CROWS,“通用远程操作武器站”,由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家公司Kongsberg Protech Systems生产。

 

2018年9月,巴林刘易斯·普勒号航母上正在发射的M240中型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