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根本想象不到,现在机器人为了能被人类社会接纳有多努力。

 

像Siri和扫地机器人一样成为人类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是机器人们共同的愿望。

 

每年在北京亦庄举办的世界机器人大会,成了它们每年展示自己、接受检验、倾听人类意见的考场。

 

这次在大会场馆担任讲解员的,是一台神似爱因斯坦的仿生机器人。

 

 

凑近了仔细看,仿生硅胶材质的皮肤上不但有皱纹和血管,甚至连老年斑都模仿出来了。

 

这款仿生机器人全身有68个可动关节,说话时的嘴形和面部表情可以根据音频进行匹配。

 

为了能和观众顺畅交流,仿生机器人还跑去学中文。只不过一不小心学成了配音腔,导致场面喜感十足:

 

除了爱因斯坦之外,仿生机器人家族里还有鲁迅和乔布斯仿生机器人,这些人物形象版权来自大连一家蜡像馆,它们现在打工的地方是大连EX未来科技馆。

 

 

机器人从外貌、材质和声音动作上尽量模仿人类直至让人难以分辨,这种路线难度很高,毕竟要全方位按人类的标准要求自己。

 

适合更多机器人的还是用有限的能力专注于完成有限的任务,先做一个合格的机器打工人再说。

 

这只自动逗猫机器人就找到一个独特的应用场景,要在人类出门时做宠物的保姆。

 

虽然并没有猫,机器人还是对着一只模型猫兢兢业业地晃动着逗猫棒,时不时给出一粒猫粮。

 

 

除了自动逗猫和喂食,这只机器人也装了摄像头麦克风扬声器三件套,让人可以通过它实时观察家里的宠物、隔空交流。

 

 

只不过现场没有猫,很多功能展示并不直观。我问带它来参展的工作人员:“是不是场馆不让带真猫入场展示啊,挺可惜的。”

 

工作人员心态有点崩,说猫是带了的,但是人一多受到惊吓跑掉了……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也没敢问跑掉的那只猫是不是他养的。

 

 

这只逗猫机器人叫做“小胖丁Rocki”,算是服务机器人中做的比较成功的,甚至已经有一些销量了。

 

不过这次来参展的更多服务型机器人还在技术展示的原型阶段,离真正应用还需要一些努力。

 

仍需努力的原型们

看看这台端茶倒水的机器服务员,移动灵活、动作准确,手部的材质还是软的不会碰坏瓷制茶具。

 

作为一个原型表现还算不错,只不过当我询问工作人员判断茶杯位置用的是什么视觉算法的时候,得到的回答却是“位置是固定的,现在还没有视觉识别的功能。”

 

后来在工业展厅遇到的的辅助搬运机器人,也是没有视觉识别,需要人操作机械臂对准箱子,目前主要起到一个省力的作用。

 

emmmm……和我想的有点不一样。

 

这次参展的许多机器人确实能完成特定的任务,但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智能。

 

智能垃圾站上搭载了语音问答系统,问好了垃圾的种类对应的垃圾桶会自动打开,会有垃圾存量检测和自动消毒的功能。

 

如果不问就直接走向任意垃圾桶,桶盖会通过红外感应自动打开,这时要是扔错了也没什么解决办法。

 

 

做饭机器人是在触摸屏上选菜谱,菜还是自己切、调料还是自己放,和电压力锅上按菜谱定时的按钮比,进步好像也没那么大?

 

做出来的红烧肉看着不错,比会场中午卖的盒饭里的好,只是可惜不让试吃。

 

 

说实话,逛到这时我内心是比较失望的。

 

很多机器人技术上都有着独特的优势,但缺少的是真正解决生活中实际问题的能力。

 

不过换个思路一想,与这些机器人合作把硬件变成真正的解决方案,不正是AI软件的潜在机会?

 

交流互动机器人

除了闷声完成任务,还有一类机器人专注于和人交流互动,来看看它们表现如何。

 

在场馆门口,一群科大讯飞的蛋型机器人负责表演和接待,对话体验和Siri、小爱同学水平相当。

 

 

还有这只萌萌的熊猫机器人,除了走路、打招呼和对话,还能摆出各种Pose与现场观众合影。

 

 

它的原型正是前不久在上海人工智能大会上亮相的,会下象棋和给人按摩的优必选Walker X。

 

 

这次它扮成熊猫的样子是因为接了个大任务——去迪拜世博会中国馆当导游。

 

熊猫的外表,中英文对话,还会打太极、写书法,倒是挺适合去接待外国观众传播中国文化。

 

受限于成本,这些能互动的大型机器人,比较常见的打工地点商场、医院、银行等场所大厅里做迎宾接待,以及在展馆做导览讲解,离能走进人们家里还有一段距离。

 

想要抱回家的话,也有这种个头小一点,功能简单一点的可选。

 

 

还有一类要做人的延伸

这次来参展的还有一类特别的机器,它们放弃了自己的独立身份,更加依附人类作为身体或感官的延伸。

 

比如外骨骼可以帮人轻松提起重物,可用在物流、工业生产等需要重体力劳动的场合。

 

 

除了这种给人“加力量”的,还有一种“加耐力”的可以保护人类的老腰。

 

 

辅助身体的看完,别忘了还有辅助大脑的脑机接口。

 

戴上脑机接口帽子可以靠意念操控轮椅,让手脚都不方便的人也能自主出行,不过研究还处于早期阶段,目前还没做到连续移动,只能一段一段的“挪”。

 

 

在脑机接口展区还有一场意念打字比赛。

 

屏幕上的字母会以不同频率闪烁,只要盯着一个字母看设备就能捕捉到这个频率信号。而且一块屏幕可以支持多人同时使用。

 

 

来自清华大学的研究人员介绍,在非侵入式脑机接口里,这种方案是打字较快、准确率也较高的。

 

像布朗大学主导的BrainGate项目那种靠意念移动光标、以及今年登上Nature封面的直接在脑海中绘制笔划的方法,都得靠做手术在脑中植入电极阵列才能达到好的效果。

 

 

侵入式脑机接口要植入的那个电极阵列,大概长这个样子。

 

 

侵入式脑机接口高成本、高风险,后期设备老化还需要特别的维护,现在只适合长期瘫痪的患者使用。

 

所以我们看到,这次参展的各大学基本都选择重点研究非侵入式脑机接口,为了适用于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更成熟的是生产和特种机器人

这次来参展的工业生产和特种机器人,可能因为不用太考虑人类行为的巨大不确定性,显得更加成熟。

 

农业上有自动采摘机器人,抓取的部分是软管材质不会对水果造成损伤,不过此次现场演示的水果是道具。

 

 

工业上有自动流水线。

 

 

消防、排爆、救援等危险场景机器人也都代替人类各自发挥着作用。

 

 

消毒巡逻机器人除了在自己的展位参展,还直接在会场上开始了工作。

 

 

另外此次的参展商中除了做机器人整机方案的,还有许多产业链上的零部件生产商,电机、传感器、活动关节等应有尽有。

 

以及专注机器人“腿部”,做出可跨越各种地形的可移动底座,上可搭载多种“手臂”适应不同应用场景的平台型生产商。

 

工业、特种应用上的成熟机器人解决方案,商业场所上逐渐普及的机器人产品,消费领域像扫地机器人(不知道为什么这次都没有参展)、儿童教育和陪伴等市场也在快速增长。

 

 

再加上完整的供应链,以及各大学的科研支持,让我觉得机器人离能真正成为人们生活日常的一部分也不远了。

 

这还没算完,最让我感受到机器人正在且必将融入人类社会的,是出了场馆来到亦庄的街道上,一辆正在路测的无人车从面前驶过。